他的偏执欲

作者:桃禾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绮梦

      第八章  
      
      乔臻被他语气的阴冷吓了一跳,她退后一步,被他的举动震惊到说不出话来,只诧异地看着他。
      
      韩斯衡轻哼了一声,欺身上前,拉近两人的距离。
      
      乔臻的睡裙是保守的款式,可胸前依然露出了一片白皙的皮肤,上面散落着她乌黑的头发。整个人带着沐浴后的玫瑰味芬芳。
      
      韩斯衡低下头甚至能看见里面沟壑的曲线,像山丘一样。
      
      他伸手,拉起她的一束头发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细滑又柔软。
      
      乔臻侧头,看着他沉默把玩自己的头发,嘴唇微张,刚要说些什么。
      
      面前散发着阴郁感的少年却先开口了。
      
      “我希望,我以后的另一半成熟、聪明、有智慧,最好有好听的声音。他不用很帅,但不要太矮也不要太胖。最重要的是人品要好……”
      
      “我希望,他不是因为我的外表而喜欢我。而是能在了解后因为彼此的内在相互吸引……”
      
      韩斯衡缓缓地低声说着,像是在背诵课文一样。
      
      乔臻一开始不明所以,可后来却越听越熟悉……
      
      这,这不是自己以前写的日记内容吗?
      
      她睁圆了眼睛,脸蛋因为羞耻感而涨得通红,连带着耳朵尖都变成了粉色。
      
      “你别说了。”乔臻别开脸。
      
      自己中二时期的日记就这么被人念出来,她又羞又恼,“你说这个干吗呀?!”
      
      乔臻没想到韩斯衡几年前看到的东西到现在还记得,更不懂他为什么突然要提起来。
      
      韩斯衡将手从她的头发丝上拿开,目光停在她粉色的耳朵上。
      
      他顿了顿,良久才哑声说道:“那个人不符合你的标准,你别喜欢他。”
      
      ……
      
      乔臻带着烧红的脸转身上楼,一到宿舍就爬上床将自己躲在蚊帐里。
      
      其他三个舍友都在做自己的事,没有人注意到乔臻的异常。
      
      还有什么比自己日记被人看到更尴尬的吗?
      
      乔臻双手捂脸,懊恼不已,记忆回到17岁的那年暑假。
      
      *
      
      她那时候有喜欢写日记的习惯,因为喜欢纸质真实又厚重的触感,乔臻一直坚持用笔写日记。
      
      那时候,她刚看了杜拉斯的《情人》,对里面的一段话印象很深。
      
      ——“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乔臻知道自己长得还不错,这本是婚恋市场的加分项,可她却担心这样的喜欢不会持久。她希望,自己以后的丈夫不是因为年轻漂亮的外表而爱她,能在她白发苍苍之际依旧对她如一。
      
      现在看来,17岁的自己太过于杞人忧天了。外表和内在同样是自己的一部分,没人能将二者完全剖离开来。
      
      可当时,看了众多文学作品的自己多愁善感。她正处在青春期,虽然不能早恋,对男朋友还是存有幻想。
      
      那天晚上,乔臻想了很多很多,一直写日记写到12点。
      
      第二天早上,韩斯衡来找她。当时她正在吃早饭,于是让他去房间等。
      
      等到韩斯衡已经进去一会儿了,乔臻才猛地想起自己的日记本还放在桌上没有收起来!
      
      她顾不上吃饭,连忙回去打开自己的房间门。
      
      “砰”地一声,房间门因为她太过用力而打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音。
      
      韩斯衡听到声音回过头来,他的身前,乔臻的日记本静悄悄地摊在那里。
      
      乔臻意识到自己的日记肯定被他看了,恼羞成怒,想要骂他没礼貌。
      
      可当她看到韩斯衡的样子时,责备的话被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哭了。
      
      那是乔臻第一次看见他哭,没有声音的哭。
      
      他乌黑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乔臻,眼周的皮肤泛红,大颗大颗的泪珠从里面不停地涌出来,划过他白嫩的脸庞,一滴一滴落下来,又消失不见。
      
      乔臻惊讶地和他对视,房间里静寂无声。
      
      “你……你哭什么?”良久,乔臻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自己还没哭,这个犯了错的小孩倒先哭起来了。
      
      韩斯衡伸手,用手背抹去自己的眼泪。他刚擦去一些,新的眼泪又流下来,他再擦,再流……
      
      这么来回几次,他的手和脸上全都湿了,根本擦不干净。
      
      乔臻实在看不下去,走到面前拿出纸巾递给他,“别哭了。”
      
      他不接,带着雾气的眼睛沉沉地看着她。
      
      她无奈,帮他擦去脸上的水渍,“我不怪你了还不行吗?”
      
      他看自己的日记是不对,但她自己也有责任,居然把这么私密的东西忘在了桌上。
      
      乔臻是个好脾气的人,说服自己不生气后就默默地帮他擦眼泪。
      
      韩斯衡的眼泪止住了,他紧紧拉着她的衣袖不放,想了很久还是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乔臻摸摸他的头,他立刻硬邦邦地接了一句,“但你不能早恋!”
      
      乔臻:“……”
      
      *
      
      此时,躺在宿舍床上的韩斯衡同样想起了这一段往事。
      
      当时他才13岁,上初三。班里已经有好几对情侣。
      
      他在学校是名人,经常有初一初二的女生给他递情书。他统统都扔掉了。
      
      他对这种事没兴趣,对那些女生更没兴趣。
      
      在这个世界上,他只喜欢乔臻。
      
      从8岁开始,至死方休。
      
      8岁的那天,他照例被母亲暴揍。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家庭暴力,棍子落在身上只有身体的疼痛,他的内心没有一丝波动。
      
      可是突然,门口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女声,棍子停了。
      
      又饿又疼的他转头,恍恍惚惚的目光落到门口那道白色身影上。
      
      他是被打出幻觉了吧?不然为什么能见到天上的仙女?
      
      白色的纱裙,好看的脸,轻柔的说话声,还要带他离开这里,这不是仙女是谁?
      
      他看得出来,仙女也怕他的母亲,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可她依然倔强地站在他面前,要带他走。
      
      他当然愿意和她走啊,不管到哪,不管去多久。
      
      乔臻是个乖乖女,一直很听父母的话。
      
      他知道,她不敢早恋的。
      
      可那天,他无意间看到乔臻的日记,他才第一次知道,原来心脏真的会像被撕裂一般的疼。
      
      喜欢成熟的?比自己大一点的?
      
      那他怎么办?
      
      内心惶惶然不知道怎么办,生理却先行一步做出了反应。
      
      被母亲打得半死的时候他没哭,被同学嘲笑没爸爸的时候他也没哭。他以为自己没有眼泪这种东西。
      
      原来不是的。
      
      他从不知道自己身上会有这么多的眼泪……
      
      韩斯衡摸了摸自己的脸,干干的。
      
      可他似乎还能闻到那时眼泪的味道。
      
      夜里,韩斯衡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他缩在一个矮小的身体里,心里的声音不停在喊:“快长大!快长大!”
      
      他想冲出这个桎梏,可怎么也逃脱不开。
      
      身体里的有什么东西想喷薄出来却不得法,扰得他心痒难耐。
      
      场景一换,他长大了。
      
      梦里的他在和乔臻接吻。
      
      她面若桃花,乖巧地闭着眼睛坐在他怀里,睫毛轻轻颤抖像是蝴蝶飞舞的翅膀。
      
      他扶着她的后脑勺,慢慢靠近她红润的唇瓣。
      
      两唇接触的那一刻,他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
      
      一个吻,从温柔到激烈。原本是和风细雨,渐渐失控变成了狂风暴雨。
      
      有野兽在他的身体里肆虐,欲念在不断升腾。刚刚憋在体内的东西像是终于找到了出口,畅快地喷涌而出……
      
      第二天早上,韩斯衡皱眉看了眼自己的内裤,去厕所默默将它换下洗了。
      
      *
      
      “诶,你们要不要报运动会?”躺在床上玩手机的卢怀安突然问道,体委在班级群里通知了。
      
      “不报。”柳承之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舍长你去报嘛!我看你骨骼清奇,是个运动奇才,一定能代表我们计算机系取得好成绩,迎娶白富美,成为我们203宿舍之光。”刘牧坐在床头,床上支起一个桌子,上面的电脑正在播放电影。
      
      “光你妹,我只喜欢打篮球。”卢怀安拒绝。
      
      “老四呢?你一个人在下面干吗?”卢怀安从床上探出个脑袋。
      
      “卧槽,你又在洗东西!你洁癖啊!”
      
      学校里哪个男的不是积一堆袜子再洗,这个学霸小弟弟为什么就不能加入他们“臭男人”的行列呢?
      
      长得帅,学习好,还爱干净!让不让他们其他人活了啊!
      
      韩斯衡没有理他,默默将自己洗好的内裤晾在阳台。
      
      “我没看错吧?你洗的内裤?”刘牧瞪大眼睛,他昨晚洗好澡不是洗过了吗?
      
      柳承之嗤笑一声,“我们懂我们懂。唉,年轻就是好啊!”
      
      “卧槽!哈哈哈!老四你……”
      
      卢怀安也反应过来,笑个不停。
      
      “哎呦我去,哈哈哈……”
      
      “闭嘴!”韩斯衡恼了,走到书桌前打开电脑。
      
      “没事没事,精满自溢嘛……”刘牧作为过来人安慰道。
      
      “神踏马精满自溢,哈哈哈哈……”卢怀安终于发现韩斯衡“正常人”的一面,乐不可支。
      
      韩斯衡刀子般的眼风扫过去,他瞬间萎了。
      
      “那你到底去不去参加运动会吗?”
      
      “不去。”韩斯衡没好气地说。
      
      话音刚落,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三人惊讶地发现,底下的人在看到手机的那一刻立即收起了戾气,表情变得柔和下来。
      
      只见他接起电话,“嗯嗯”了两声,接着有些焦急地说:“那我陪你!”
      
      “我运动会要跑步的。”
      
      其余三人:“???”
      
      ……
      说好的不去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宿舍做梦被发现了怎么办#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