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偏执欲

作者:桃禾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择偶标准

      “臻臻,在和谁聊天呢?”
      乔臻回头,只见宁语檬坐在床上冲自己挑挑眉,笑得不怀好意。
      
      “是不是在和我们章鱼学长呀?聊了这么久,看来有进展哦。”
      乔臻将手机一扣,边去洗漱台边说:“不是啦。”
      
      “唉,你们进展好慢啊!想想我们405,堂堂4个小仙女,居然都是单身狗,混得也太惨了吧!”宁语檬长吁短叹。
      陆单凝受不了,砸了一个枕头到她床上,“老子谈了好多个好吗?请不要拿我和那两位纯情少女相比。”
      
      纯情少女自然指的是何秋燕和乔臻。
      何秋燕家境不是太好,一副黑框眼镜,黑色的短发,从不打扮,一直以来都是刻苦学习的学霸。就算现在上了大学,她还是坚持每天去图书馆,年年拿国家励志奖学金。她不谈恋爱一点都不奇怪。
      可乔臻出身城市,长得好看,家境小康,性格又好。舍友们都奇怪她是怎么到现在连个初恋都没有的。
      
      “我说臻,你说父母不让你早恋。那你偷偷谈不就好了?”宁语檬好奇,她就是这样和前男友发展了3年的地下恋情。
      乔臻洗完脸,用棉柔巾擦干。
      “不行啊,瞒不了。我邻居和我一个高中的。每天下晚自习一起回家,没时间谈。”
      
      韩斯衡高一的时候,晚自习明明比自己少一节。可他偏偏不走,硬是留在教室和住校生一起再上一节晚自习,然后再去高二楼那里等乔臻一起回家。
      在他的严密监视下,乔臻根本就没有发展“奸情”的机会。
      
      “邻居?男的女的?”陆单凝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乔臻“噗嗤”一声就笑了,一边往自己脸上抹护肤品一边说:“我邻居比我小4岁呢,是弟弟,想什么呢?”
      
      “那上大学以后呢?我记得有好几个人追过你啊。”宁语檬想了想说道。
      “比如我们班的曹某某?”她举了个例子。
      ——“太矮太瘦,抱起乔臻估计他腿要断。”陆单凝抢答。
      
      “国贸的陈某?”
      ——“太胖。你想他在压死乔臻啊?”
      
      “物理的赵某某?”
      ——“太笨了。特长生进S大,期末挂了好几科。你想乔臻以后的孩子遗传这种智商?”
      
      “我的天,单凝你的嘴也太毒了吧?”宁语檬大叫,将陆单凝的枕头扔回去,“哪有这么夸张!”
      “照你这样说,整个学校也没几个能入眼的了。”
      “所以喽,大家都单身保平安好了。”陆单凝耸肩。
      
      “那建筑的郭学长呢?他长相身材都还行吧,成绩也不错。”宁语檬想起来。
      ——“他家是农村的,穷不说,家里弟弟妹妹好几个,乔臻如果嫁过去有的烦呢。”
      
      “谈恋爱而已,想那么多干嘛呀?没准谈不到毕业就分了呢?”宁语檬对陆单凝的观点很是不理解。
      “那你问乔臻干嘛不答应。”陆单凝摇头,太天真了。
      
      两个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了乔臻身上。
      乔臻语塞,“额——”
      这让她怎么说呀。
      
      “啊,你是觉得他家太穷,和你不门当户对吗?”宁语檬见乔臻一脸为难,猜测道。
      “不是……不是这个原因……”
      乔臻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绯色。
      
      “你脸红什么?”老司机陆单凝立刻想到了不健康的东西,“难道你觉得他‘不行’?”
      “什么‘不行’……你别乱说。”乔臻急得跺了下脚,脸上红色更甚。
      
      “到底是什么呀?说出来我们给你参谋下。”宁语檬急了。
      “哎呀!”乔臻双手捂脸,自暴自弃道:“就是……”
      “我有一点声控。”
      
      对声音的格外偏爱,一直是她心里的小秘密。
      她从小就喜欢去爷爷奶奶家玩。老人家没什么爱好,平时就喝喝茶种种花,听听收音机看看报。
      无数个夏天的午后,小乔臻就趴在奶奶的腿边,各自看着报纸。遇到不认识的字,乔臻会抬头问奶奶,奶奶就戴上老花镜,告诉她这个字的读音和意义。
      
      旁边的缝纫机上放着老式收音机,里面不时传来男主持富有磁性的声音。耳边是经典的老歌金曲,奶奶偶尔会跟着哼一两句。鼻尖处是报纸自带的淡淡油墨香。立在一旁的是用了几十年也没坏的老式电风扇,给祖孙二人带来一抹夏日里的清凉。
      
      有时候,看腻了报纸,乔臻就去书柜里翻看爸爸姑姑留下的书,武侠言情各种都有。偶尔,奶奶会用她苍老的声音缓缓给乔臻讲爸爸和姑姑小时候的趣事,讲她和爷爷的爱情故事。
      伴随着这些声音和报纸书籍,乔臻消磨了一个又一个暑期的空闲时间。
      
      没有空调没有电视也没有网络,陈旧的时光悠长而惬意。
      纵使过去了很多年,每次想起童年,乔臻依旧很怀念那些和爷爷奶奶一起度过的时光。
      
      也许是听收音机听多了,后来的乔臻渐渐发现自己对于声音好听的人会格外有好感,特别是字正腔圆、低沉有磁性的男声。
      高中那次,她有好感的男生就是这样。可惜她有贼心没贼胆,在韩斯衡的恐吓下没有发展成功。后来那男生很快有了女朋友,她也就彻底地断了心思。
      
      那个郭学长人是挺好的,可是他讲话不标准又带家乡口音,还有点口齿不清。这其实算不上什么缺点,但对于乔臻这样的声控来说,实在有点接受无能。
      她不好意思和人家说实话,只能找其他理由婉拒了他。
      
      乔臻说完自己是声控以后,分开捂住脸的手指,露出两只害羞的眼睛。
      床上的两个人听到这个理由,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宿舍里陷入了一种不尴不尬的沉默。
      
      “什么?你声控?你怎么不早说啊?”宁语檬突然反应过来,“你当初就不应该去加入那什么《S新闻》,应该和我一起去广播台啊!”
      “算了算了,我帮你在台里物色吧。我们台好几个声音好听的呢,等我打听一下他们有没有女朋友。”宁语檬说完眨眨眼,“放心,肯定好听,能让你耳朵怀孕那种。”
      乔臻:“……”
      
      “不用啦语檬,这种事随缘吧。我也不是一定要找声音很好听的,只要不是太难听就行。”乔臻觉得没必要,声音是加分项,但更重要的还是人品性格。
      
      “那章鱼呢?他讲话挺清楚的。”陆单凝想起乔臻的最新追求者。
      “是哦。”宁语檬也点头,“章鱼学长的声音虽然没我们台里的人好,但比郭学长好多了。你先和他接触吧,我就不擅作主张啦。”
      章俞吗?说是在和他接触,也不过是偶尔聊会儿微信罢了。言语之间和普通朋友一般,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几天,乔臻经常抽空去操场看她带的班级学生军训情况,会帮着班长买水发水,休息的时候就给她们解答关于大学的疑惑。
      让她倍感欣慰的是,韩斯衡确实在乖乖跟着军训,没有再出什么幺蛾子。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眼中听话的人最近的心情并不好。
      “今天那个会计系的美女班导没来啊。”休息的时候,韩斯衡听到前面有人在说。
      
      计算机系和会计系的方阵是相邻的,每次乔臻来的时候他们都看得到。
      休息的时候,班里男生不自觉就会把目光放在前面的漂亮学姐身上,这让他很不开心。
      
      “为毛我们系的班导都是男的?不能也找个学姐来吗?”
      “有啊,三班班导就是女的。”
      “……”
      
      “三班那个……和男的有毛分别?”
      “……”
      
      前面男生的议论不时穿到韩斯衡的耳朵里,他双手握拳,眼睛死死盯着操场入口的方向。
      今天的军训都快结束了,她还没来。
      
      一天都没看到她了。
      好烦,她什么时候才能是自己的?
      
      他跳了两级,还是和她差了一届。
      如果,他当时再跳一级就好了。
      他本来想在高中再跳一级的,可是学校说什么也不同意,他只好作罢。
      
      好不容易熬到军训结束,韩斯衡立刻拿起手机打电话给乔臻。
      “斯衡?什么事呀?”乔臻的声音比较柔,讲话还喜欢加啊、呀、哇之类的语气词,听上去带着几分南方的嗲。
      
      “我想和你一起吃晚饭。”韩斯衡低头,自己一身汗,得换身衣服。
      “嗯,好呀。你应该刚结束军训吧?”乔臻答应得很爽快。
      
      “嗯。我要换身衣服。”他怕自己身上有味道。
      “那你换好衣服再电话我吧,我请你去西区的二食堂吃。”
      西区的二食堂是学校价格偏贵的一家食堂,已点菜为主。很多社团或班级聚餐会选择在这里。
      
      乔臻在楼下见到韩斯衡的时候,他穿着白T恤和黑裤子,像棵小白杨似站在花坛旁。走近了才发现,他的头发微湿,身上还有很淡的沐浴露香味。
      “你还洗澡了?”乔臻意外。这么爱干净的吗?
      韩斯衡点头。
      
      “那你头发要擦干呀,不然被风一吹容易头疼。现在是夏天还好,冬天这样会感冒的……”乔臻叮嘱。作为学姐加邻居,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多指导一下。
      韩斯衡垂下眼,看她的嘴唇在一张一合,说的话断断续续入不进脑子。
      
      她今天穿了件淡紫色的连衣裙,显得皮肤更白了。她的睫毛很密,下巴小巧圆润,脖颈修长,抬头的时候会凹起好看的弧度。她不喜欢穿高跟鞋,头顶只到自己的肩膀处。
      如果接吻的话,他得弯下腰,低头……
      
      “听到了吗?”乔臻见韩斯衡没反应,抬头追问了句,眼睛里带着关切。
      什么?
      没听见。
      
      “知道了。”收回绮丽的非分之想,他哑声回复了句。
      嗯,还是挺听话的。
      乔臻安慰不已。
      
      到了西区二食堂,人并不多。乔臻点了三菜一汤,然后坐在韩斯衡的对面等着叫号。
      等菜间隙,食堂入口处突然传来一阵嘈杂。
      
      乔臻望过去,是有社团来聚餐了,男男女女的十几个人。
      其中,还有她的舍友宁语檬。乔臻了然,那应该是广播台的聚餐了。
      
      正想着,叫到他们这桌的号了,韩斯衡起身去取餐。
      “臻臻!”宁语檬一进门就发现了自己舍友和一个男生来吃饭,而且那个男的貌似还很帅。于是兴冲冲地跑过来打招呼。
      
      “这是谁啊?”宁语檬小声问。
      韩斯衡正好取完餐,正端着托盘往这个方向走。
      宁语檬倒抽一口气,“这么帅!咦,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呢?”
      
      乔臻压低声音,“那个流川枫。”
      “哦!对!”宁语檬也想起来了,“你们认识?”
      乔臻小幅度点点头。
      
      “你居然不告诉我!哼!”
      “你现在知道啦,以后我再和你说。”眼见韩斯衡离她们越来越近,乔臻急匆匆地低语道。她扯扯宁语檬的衣服示意。
      
      “Hi!”宁语檬站起身,对走到桌边的韩斯衡打招呼。
      韩斯衡点点头,看向乔臻。
      “额……这是我舍友……”乔臻简单地互相介绍了一下两人的名字。
      
      “学弟什么专业的啊?”宁语檬一点也不见生,直接聊了起来。
      “计算机。”
      “不错,有前途。我们学校计算机专业很好哦!”
      “你们班几个女生啊?”
      “8个。”
      ……
      
      宁语檬笑眯眯地问了好几个问题,然后进入了正题。
      “后天社团就要招新了,你有没有想去的啊?我觉得你声音条件很好,来我们广播台吧!”
      
      乔臻一脸惊讶地看着宁语檬。
      敢情她说个不停是在听韩斯衡的声音?
      
      宁语檬拍了拍乔臻的肩,对着韩斯衡说道:“你好好考虑考虑。有意向的话后天来广场填报名表。不打扰你们吃饭啦。”
      她说完就去找广播台的人吃饭了。
      
      乔臻问韩斯衡有没有想去的社团。
      他摇头,“不感兴趣。”
      “大一的功课不是很多,如果想多接触接触同学或者锻炼自己的话,可以考虑参加社团的。”
      韩斯衡的动作一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再说吧。”
      
      话音刚落,乔臻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一声。
      乔臻拿起来,是宁语檬的微信。
      
      【你不是声控吗?眼前现成的人选,好好把握[阴险][阴险]】
      【嘿嘿嘿】
      【这绝对是能让你腿软的声音[色][色]】
      后面跟着一个很污的表情包。
      
      乔臻一股热流冲到头顶,烧得脸红。
      这人,在想什么呢?
      
      晚上,回到宿舍的乔臻免不了被宁语檬一番拷问。
      乔臻将韩斯衡的情况如实告知,着重强调他今年才16岁,是比她们小4岁的弟弟。
      
      “才16啊?”宁语檬惋惜,“他的声音真的很好,一点口音都没有,还自带音响效果。以我这么多年在广播台的经验,他的声音经过话筒广播会更加好听。臻臻快劝他加入我们广播台!我们需要这样帅气的小学弟。”
      
      “说起声音,我想起来。我以前交过一个男朋友,结果上/床的时候他一激动冒了句家乡话,差点把我笑喷了!”陆单凝突然开起了车。
      “然后呢?”宁语檬瞪大了眼睛好奇。
      
      陆单凝勾勒着黑色眼线的凤眼一瞥,红唇轻启——
      “他软了。”
      
      “噗。”
      “咳咳。”正在喝水的乔臻差点被呛到。
      在一旁写作业的何秋燕没有加入她们的话题,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自在的红晕。
      
      “所以和声音好听的男人上/床是不是更有感觉?”宁语檬当起了好奇宝宝。
      “恩……”陆单凝细眉微拧,想了想回答,“还好。不过嘛……”
      陆单凝突然看着笑得很邪恶,“对于声控来说,估计人家一个喘息就有感觉了,哦?”
      
      “什,什么……”乔臻结结巴巴,脸红得滴血,“我,我没想过这些。你们不要这么邪恶好不好……”
      自己只是喜欢好听的声音,为什么被陆单凝这个老司机说得像是肉/文里的女主角一样? 
      见乔臻快要无地自容了,舍友也就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
      
      “不过说真的,臻臻,你就一直没发现你的邻居弟弟除了年纪小一点,声音真的很符合你的择偶标准吗?”宁语檬问。
      乔臻微怔。
      斯衡的声音?
      
      他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从一开始的童音到后来变声期的少年音,再到现在……
      她听了8年,习惯成自然,居然从没注意过他声音的变化……
      
      乔臻打开某度,搜索——
      “男生的变声期什么时候结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衡衡:我觉得我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有成熟的声音了。
    臻臻:不,你不是。你没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