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一个死太监的女人

作者:无妄之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徐姣想通之后,看那一马车贿赂顺眼了许多。
      
      象牙、翡翠、珍珠、人参……瞧着这些稀有之物被四五个家童搬进西侧的库房,徐姣用手肘拐了一下怵在一旁的符子高,“罗赣送了你这么多好东西过来,到底求了你什么事?”
      
      徐姣眼神晶亮,带着好奇的目光,总算没有像之前那般推诿,符子高松了口气说:“少府总管着皇家陵墓、和宫殿的事宜,先皇在世时,要求修建了许多宫殿,少府完不成,但因为忌怕先皇的威严,硬着头皮做。如今亏空严重,罗赣压不下来,只能认罪,我念在他还有几分本事的份儿上,就请求陛下赦免了他。”
      
      在千古一帝这本书中,罗赣虽然不是很清廉,不过最后,他释放了八十万刑徒,还领着他们与叛军作战,虽然最后也死了,但是比起符子高的弟弟符辰那些奸佞小人,到底还算个人物。
      
      想到这里,徐姣挑了下眉:“我听说罗赣手下有几十万刑徒。既然少府亏空,那这些人的口粮怎么保证,他们饿极了,造反怎么办?”
      
      徐姣本来就和其他女子不同,句句话戳到点子上,符子高并不奇怪,只是有些讶异,她竟然没有生他气,反而忽然关心起他的事情。
      
      他暗暗将欣喜藏在眼底道,“确实该防着点,我明天就让罗赣加派看守。”
      
      天呐,这不是加剧矛盾么,徐姣赶忙阻止,“那些陵墓宫殿摆着就是个死物,那么劳民伤财干什么,我觉得咱们应该赦免部分被连坐的人,余下的就让他们去干点其他对百姓有利的事情,”
      
      释放刑徒这件事情,长公子兰若就提过几次,当时他嗤之以鼻,只觉得可笑。
      
      例如他母亲符氏那种罪犯,根本不该赦免,最好被活活累死,不过近来少府亏空,罗赣和崔望都有这个意思,符子高也正在考虑,此刻徐姣部分赦免的提议倒是不错。
      
      “行,那我明早向陛下提议,陵墓宫殿暂缓修建,将这批人派去修通往南越和岭南的直道。”
      
      谈完这些,两人之间忽然变得安静下来。
      从前,他们的相处的模式就是符子高像老师一样批评徐姣,徐姣像一个顽劣乖巧的学生一般敷衍,如今,当符子高放弃对徐姣那些要求,他们之间忽然就没了话茬。
      
      马车里的东西林林总总有几十箱,有的是上好的药材,有的是稀有的燕窝和补品,还有一些是珠宝玉器,这些东西都要分门别类的摆放,并录入造册。
      
      徐姣所住的院子里配备了两个丫鬟,四五个跑腿的小厮,和一位管事嬷嬷。
      因为之前徐姣的消极怠工,李嬷嬷虽然管着事情,但是一直未被引见。
      
      此刻,她跪坐在长案前,用毛笔在竹简上将所有货物记录清楚,接着就拿在手里,主动来到徐姣跟前,“老奴李氏见过夫人,库房里的东西皆记录在此,请您过目。”
      
      她的过来,打破了僵硬尴尬的局面,徐姣象征性地拿过来看了几眼,接着便道:“前几日,我刚过来,还不熟悉环境,没来得及见过李嬷嬷和大家。今日中丞相送了我许多好东西,是个不错的日子,有劳李嬷嬷看赏的同时,把大家都给我介绍一番。”
      
      对于主院这位夫人,下人们盼见已久,如今听到打赏,各个欢欣鼓舞地上前,希望博个眼熟。
      
      “奴皓见过夫人。” 皓眉目清秀斯文,不仅会写字,还会些拳脚功夫,主要负责陪同徐姣外出采买,并保护她的安全,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管事。
      
      徐姣记下之后,又着重问了厨房的人员,主要关于他们会做什么菜,是哪个地方的菜。
      
      “夫人,奴杨顺,是巴蜀人,擅长做一些蜀菜,如今正到了晚膳时间,不如让奴给您露一手。”
      
      听到蜀字,徐姣不由想起了四川,想到四川,不由想起了辣椒的味道。
      
      一瞬间,嘴巴馋得直流口水,肚子也咕咕叫唤了起来,然而现实是,大殷根本就没有辣椒,甚至连现代常见的调料都没有。
      
      徐姣郁闷得直叹了口气,杨顺见状,还以为夫人被自己不满,连忙跪了下去,“夫人,你千万别赶奴走,奴会的可不止蜀菜,南地和北地的菜都会一些。”
      
      “不管你的事,是我胃口不好。” 徐姣神情怏怏地,有些闷闷不乐,符子高静静在一旁看了半会儿,一直在思量要用什么样的语气同徐姣说话,如今,终于找到了切入点,连忙上前道,“我记得你以前经常求着我给你做糯米莲藕、红薯丸子,你想不想吃?要是想吃,你求我,我亲自给你做。”
      
      徐姣在现代是个独生子女,只会点外卖,哪里会做饭,到了古代,他们的工具有原始又落后,她就更不会做,每次嘴馋了,只能央求符子高帮忙。
      
      这个男人有时候很讨厌,但真的是个学霸级别的人。他文才几乎可以与右相姚司并列,武功几乎无人能及,其他方面的才能,例如弹琴、下棋这些,更是信手拈来,就连厨艺,都比徐姣遇到过的名厨好。
      
      两厢对比下,徐姣一个现代的成功女性,愣是被衬托得一无是处。这种落差感本来就令她很不是滋味,再加上符子高的奚落式的教导,令她越发不自信的同时,逆反心也就更强。
      
      久而久之,面对他强势的爱护,她反而愈发想躲,有时候甚至觉得符子高像书里那样死了才好。
      
      徐姣陷入回忆里,不由为当时自己的冷血自私感到害怕。
      
      符子高瞥见她骤然变白的脸色,一时之间不知该靠近,还是该离远一点。
      
      其实她一直都很反感他,是他自己无法接受,步步紧逼在后面而已。
      “好了,你不用求我,东西我做出来,吃不吃随你。”符子高有些心冷地转身,一只小手忽然拉住了他的胳膊, “再添一道红烧猪蹄行不行?”
      
      大殷的人只会煮菜和烧烤,哪里听说过红烧猪蹄,那些个下人一个个睁大了眼睛跟在符子高身后,小心的伺候着。
      
      厨房里一直放着一口铁锅,下人不知道用法,一直拿它来煮菜炖肉。
      当符子高挽起袖子,往里面丢了一块肥肉,炸出油,然后取出,再往里倒入莲藕,众人闻到一股特别的香味,这才恍然过来,原来铁锅竟然是这样用。
      
      “没想到中丞相不仅文武双全,竟然这么会做菜。”杨顺聚精会神地盯着看,一点点记在心里。
      
      这种做菜的方式他若学会了,以后不愁没有主人欣赏。
      
      一会儿的功夫,符子高就把徐姣点的那几个菜做好。考虑那些东西过于油腻,他又煮了个青菜汤,清炒了一盘葵菜。
      
      徐姣坐在屋子里,捧着一碗茶水,眼巴巴盼了半个时辰,终于,见到符子高领着两个端着菜盘的下人过来。
      
      嗅着一股香浓带甜的红烧猪蹄味,徐姣眼睛放光地凝视着托盘,看它们被下人盛到桌案上,她立马拿起筷子。
      
      “阿高,你辛苦了,来先吃一块。”她先犒劳了一下功臣,接着奔着色泽鲜亮的猪蹄就开始大快朵颐。
      
      符子高瞧着碗里的肉,并没有吃,而是瞧着徐姣粗鲁的样子,轻轻地皱起了眉。
      
      换做从前,他早就骂她像狗啃骨头,但是现在,他已经不奢求她改变,所以拿起身边的刀子,主动帮她将肉切成小块。
      
      “你慢点吃,别光顾着吃肉和莲藕,青菜和葵菜也兼顾着点。”符子高声音如玉石,冷冽起来,令人骨子发凉,但是温柔起来,又会像溪水一般动听。
      
      徐姣用筷子夹着符子高为她切好的肉、又喝了一口他盛的汤,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
      
      符子高今天怎么没骂她,还这么温柔?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引诱我做?”徐姣吃饱喝足之后,一脸满足地接过白兰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嘴。
      
      她嘴巴小巧,色泽鲜红,被擦过之后,泛着一层水润的光泽,符子高盯了一瞬,有种想吻下去的冲动,但是他最后克制住了自己。
      
      “没有,只要你不老是想着离开,以后我再也不会要求你做何事,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徐姣这个人吃软不吃硬。符子高忽然像只斗败的孔雀,乍然放下了自己的矜持和骄傲,用卑微无奈的语气和她说话,反而令她心软了下来。
      
      他那么要强自傲的人,竟然会被她逼得妥协,看来他真是爱惨了她。
      
      想到这里,她心头有些酸涩,但过后又泛起一股美滋滋的感觉。
      符子高不仅人长得高大俊美,还烧的一手好菜,她与他在一起,还不用忧心他像古代男子那样乱搞,更不由考虑生孩子的问题。
      
      嘿嘿,其实,换个角度想,他若不是个被炮灰的大反派,还真是个完美到不能再完美的对象。
      
      徐姣噙着嘴角偷偷笑了一下,暗暗将视线在符子高身上来回扫动,瞅着他笔直修长的大腿、精瘦的腰杆、宽阔的肩旁,解释挺拔的胸膛……
      
      越看越满意,越看越心痒,最后她将目光停留在那块精致性感的锁骨上,“阿高,是不是只要我不离开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呀?”
      
      听了徐姣的口气似乎有了转圜的余地,符子高心口一动,眸中骤然绽放出一丝惊喜的光芒,“只要你不离开,偌大的汤阳,随你折腾。”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徐姣再也忍不住矜持,一把抱住符子高劲瘦的腰,“阿高,你为我做饭,弄了一身油烟味,我帮你洗澡吧。”
      
      灼热的目光凝结在自己的胸口,符子高脑子里瞬间浮现许多旖旎的画面,耳根子红了起来的同时,整个脊背却僵硬了起来。
      
      身体残缺了,他自己不在意,更不削别人的鄙夷,但独独害怕暴露在徐姣面前。
      
      强迫她看那里时,他的内心充满了无奈和痛苦。
      他内心渴望她能够接受这样的自己,可是更惶恐她的拒绝,所以他最终选择了完全不给她拒绝的余地。
      
      “我说过了,以后,你随你自己的心意就好,不用勉强自己讨好我。”
      他说完,握紧拳头,生怕徐姣缠上来,砰地一声将房门带上。
      
      眼看到手的猎物就要跑了,徐姣追上去,一把将门拉开,大喊一声,“我没有勉强,你不要因为害羞,就给自己找借口。”
      
      符子高闻言,脚步顿住,蓦然回首,幽深的眼眸里有一种强烈的火光被死死抑制着。
      
      徐姣对他有渴望,甚至不嫌弃他,这不知令他不知有多开心。
      可是被触碰过后,他会控制不住心底那股潜藏的占有|欲,想要索取更多 ,然而当明白她其实并不喜欢他,只不过女人的本能时,他就会变得更加暴躁,会忍不住向她发脾气,妄想索取更多。
      
      “徐姣,你不是想要为所欲为,想要我不管你么,那你最好不要靠近我。”
      
      符子高眼眶发红,像一只即将冲破牢笼的凶兽,似乎只要她多一句话,他就会扑过来吞噬她,徐姣听了他的警告,骇然地停住了脚步。
      
      见状,符子高深深的握紧了拳头,敛了眼里情绪,掉头离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