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一个死太监的女人

作者:无妄之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齐腰的浴桶里冒着腾腾白雾,符子高站在一旁,将自己的衣服脱掉,挂在一旁的翠竹横屏上。
      
      “哗哗——”的水声一响起,阿安抱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走进来,垫着脚尖挂在屏风上。
      
      “中丞相,阿安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徐夫人主动关心你,你反而生那么大气?”
      
      温热的水没过了胸口,将人骨子里散发出的阴寒逼走,符子高微微仰着头,将整个脊背放松地靠在湿润的桶壁,“哼!她会主动关心我,只不过是因为我不管她,一时高兴而已。”
      
      阿安十六岁,刚成婚一年,闻言不由噗呲一笑,“中丞相,女人就是就要是哄的呀,哄得开心才会对你好。我家那位就是,稍一不顺心,就指着我的鼻子骂,生气了还直接用鞋底追着我打,但是只要不反抗,等过后买个漂亮的发簪哄一哄就好了。”
      
      “这…这怎么一样,徐姣她又不是普通女人。”符子高忽然掀开了眼帘,盯着泛着波纹的水面发怔。
      
      六岁时,他的父亲就死了。记忆中,这个文弱的男子一直被自己的母亲符氏拿捏得死死地,看见他被打,只会低声的劝说,根本不敢上前阻拦。
      
      当时,他捂着受伤的胳膊,就想,长大以后,一定不能要成为这样懦弱无能的男子。
      
      一直以来,他都这样告诫着自己,然而不知不觉之间,他的性子竟然同他憎恨的符氏越来越像。
      
      因此,当容易妥协退让的徐姣出现,他的脑海里不可避免的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善良、退让、不懂得争取……身上出现这些弱点的人根本活不下去。
      
      徐姣决不能像自己的父亲那样,必须让她把这些缺点改掉。
      
      他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然而现在……
      
      水面的热气渐渐将眼睫打湿,啪一声掉到符子高的眼睛里,这令他瞳孔瑟缩了一下,瞬间醒过神来。
      
      “寻常夫妻到底是怎么相处?阿安,你给我说说。”
      “不就是床头打架床尾合么。丞相,奴给你举几个例子。”阿安很高兴能给英明伟大的中丞相解惑,话匣子一打开,直接从少男少女你追我赶的游戏,再说到夫妻间的磕磕绊绊。
      
      这些东西琐碎而有趣,是符子高从来没有关注过的一角。他扬起嘴角,津津有味地听着,恍然间似有所收获一般,跟着点点头。
      
      水温渐渐凉了下来,符子高穿好衣服,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来到外面,只见徐姣摆着一个慵懒的姿势靠在榻上,手里拿着一卷竹简看着。
      
      “你洗完了?”她忽然抬起头来,纤长的眼睫像小扇子一样展开,举着黑曜石一般澄澈的眼睛向他看来。
      
      “嗯。”他点了点头,走到书案边,拿起一卷竹简看了起来。
      
      灯火摇曳,他身姿态笔挺,一头湿漉漉的头发披散下来,打湿了轻薄的衣衫,隐隐约约映出胸膛的两朵红梅。
      
      徐姣的目光不由黏在了上面。
      
      “阿高,你头发这么湿着怎么行,我给你擦擦。”她翻身从榻上起来,阿安立马递了一块长帕子给她。
      
      徐姣拿在手里,三两下走到符子高身边,将布帕盖在他的头顶上,“其实,你偶尔想管一管我,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头上一沉,一种棉布轻柔的触感传来,符子高脊背一凛,将目光死死地停在一个墨黑的小字上,“你很好,不需要管,该改变的人是我。”
      
      徐姣拿着帕子在符子高的头上狠狠地揉了几下,“符子高,你够了啊。不要以为装卑微可怜,我就会心软。我跟你说,今天晚上,你阻止不了我。”
      
      说着,将帕子一扔,小手滑落到符子高的衣襟里,在上面揉了揉。
      
      身上传来一股战栗的感觉,令符子高手里的竹简啪的一声掉落在地上。
      
      “徐姣,你冷静点。” 符子高一把捉住她乱窜的手掌,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么,那种被长久拴起来的麋鹿,它们被乍然放开之后,反而会乖乖呆在原地,忘记逃走。你现在的状况也是如此。从前我管着你,逼迫你,让你忘记了自我,所以你现在来找我,不过是习惯使然。我相信,等过两天就好了。”
      
      “你……”徐姣面色瞬间黑了下来。
      符子高这个狗东西,之前巴巴死缠着她不放,现在她回头了,他反倒整出一副心如止水的样子出来。
      
      “两天就两天,等两天,我要还不好,我来找你,你再拒绝我,那我绝对搞得你下不来床。”
      
      徐姣这句话简直放浪形骸至极,令符子高脑袋轰地一下炸开了一般,只剩下震撼。
      
      他手指颤抖地推开徐姣的手,“你还是个女人么怎么说出的话比无赖还下流。”
      
      见符子高终于破功,恢复了点本来的样子,徐姣眸子里透着一股暗戳戳的兴奋,“我这怎么就下流了?之前,你在我手底下,浑身布满红光,不知道有多陶醉,怎么一穿起衣服来就不认账了。”
      
      论无耻程度,符子高怎么也比不过徐姣,于是他捡起地上的竹简,不再搭理徐姣。
      
      他出身贫贱,母亲符氏那种性子根本上不的台面,他每天忙完朝廷的事,还要打理整个丞相府的事情。
      
      眼前,是汤阳清河县一处田庄和产业的账本,上面的账记得乱七八糟不说,里面的银钱数目也不对。
      
      这种小事,他没工夫细纠,没想到他们竟然越来越肆无忌惮。符子高瞧得直皱眉,忽然一截蓝色的袖子映入眼帘,“看书看这么晚,太伤身了,还是早点歇息吧。这种管理田庄的事情就交给我,我保证给你处理得漂漂亮亮。只是,两天后,你可不许躲我。”
      
      手中的竹简被徐姣笑眯眯地握住,符子高抬起眼帘看了一眼,缓缓地放开,“你不喜欢这种事,何必勉强。等过几天我相看好了新夫人,让她来管。”
      
      换做之前,徐姣绝不管,甚至还乐意,可是现在……
      
      徐姣将竹简抽出来,啪地一声往桌面上一扔,“符子高,你不要得寸进尺呀,你之前逼得我成为你的女人,请余嬷嬷来教我,不就想让我替你管家,成为府里的女主人么?”
      
      徐姣理直气壮的样子,一下子将符子高心底的怨气点燃了,“徐姣,从前……从前我逼着你,你百般不愿意,如今我好不容易放下,你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难道你就那么喜欢和我反着干?”
      
      符子高双眸通红,眼眶通红地瞧着她,像只气红了眼的小兔子,徐姣不知为何噗呲笑了一下,“我发现直接和你反着干,确实很爽,比以前畏畏缩缩,开心多了。”
      
      符子高解开衣襟,深深喘了几口气,将满腔的怒火压下,“行,你开心就好。”
      
      徐姣抿着嘴角,伸出手挽着符子高的胳膊,“你不是也喜欢和我抱一起睡么,走,咱们去睡觉。”
      
      符子高这一天情绪起起伏伏,被折腾得不行,实在没力气再和徐姣闹。
      
      再说,面对她主动窝过来的娇软身躯,他也有点舍不得推开。
      
      长夜漫漫,试过有人依偎的感觉,一个人哪里还呆得习惯。
      
      很快,符子高揽着徐姣睡了过去。
      
      ……
      翌日,清晨,符子高醒过来,徐姣整个脑袋都埋在他的胸口,浅浅地呼吸打在他的心窝,令他的心脏莫名跳动了起来。
      
      也许,昨天她说的那些话,不过一时激动,但他还是忍不住存了期待。
      
      他轻轻将袖角抽出,轻手轻脚走出房门,等洗漱完,立马向阿安吩咐,“你去和赵管事他们交代一声,让他们听候徐夫人的吩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这本我准备很久,但其实我一直卡住了一般,没有进展。
    现在写成这个样子,其实有点不符合文案。
    对不住大家了。
    我尽量按照我的想法写。(╥╯^╰╥)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