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逃离偏执狂[重生]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极度的恐惧爬上心尖,钱多多条件反射地低喃:“Louis……”

      男人眉梢一动,淡蓝色的瞳孔锁住了她的双腿,使她动弹不得。

      她站在翻飞的传单中间,头发被风吹到肩后,整张小脸暴露在空气里,然而那张脸上惨白一片,犹如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多多?你在干什么?”周乐乐的声音唤醒她的神识。钱多多双腿一颤,迅疾低头,避开男人的盯视。她以极致的速度转身奔向周乐乐。

      周乐乐扶住她,神情焦急地问道:“多多,发生什么事了?你看起来不太好?”

      “……我有点事,今天先不发传单了。”钱多多全身发颤,几乎站立不稳,扔下这句话就消失在了路口。

      周乐乐挠挠后脑勺,一头雾水。

      车厢里,男人用食指和中指夹起被风吹进车厢的传单,白皙修长的指节在传单上一掠而过。

      驾驶座上的司机恭谨地请示,“路总?”

      男人将传单折成整整齐齐的方块,嗓音疏淡,“嗯。”

      司机得令,不敢有半刻停顿,立即向前驶去。

      开车途中,司机偷偷地瞄了瞄后座的男人,思绪不禁飘到了片刻之前。

      片刻之前他在等绿灯,不想一堆类似传单的东西拍到了车窗上,不多久就有一个女孩过来收捡传单。风吹乱女孩的头发,她摘下眼镜,脱离了长长的刘海和厚重的镜片,浓密如蝶翼的长睫下,一双杏眼里如有细碎的星辰清亮夺目。

      在女孩站起来叠传单的时候,绿灯就亮了,可是他盯着女孩的眼睛,完全没有意识到,等他意识到的时候,赶忙看了路总一眼,唯恐耽误了路总的时间而触怒他。

      让他没料到的是,路总竟侧头降下了车窗。他惊诧不已,便停下了要开车的动作。

      没了车窗的遮挡,女孩的面容清晰地闯进他的视野。他在心底喟叹,可惜了一双好眼。皮肤怎么那么黑,身材也过于差了点。

      就在他惋惜的时候,女孩看着后座的路总却愣住不动了,犹如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

      这还是司机第一次见到这种状况。其它女人看到路总,哪个不是眼含倾慕,哪有像这个女孩这样的。更让他惊讶的是,女孩居然认出了路总,还念出了路总的名字。

      发音带着颤颤的奇怪语调,不像中文音调。他怔了怔,转瞬之间女孩就跑远了。

      女孩一走,路总就升起了车窗。他偷偷瞥路总。见路总把那飘进来的传单拿到指间轻轻折叠。

      路总的神色很平淡,像一潭没有任何波澜的湖泊。

      旁边的喇叭声将司机拐远的思绪抽回,他迅速握紧方向翻盘,集中精神开车。路总要去法国出差一段时间,他得准时把路总送到机场,要是迟到了他可就完蛋了。

      钱多多撑着墙,膝盖还在发软。良久过去,她的情绪才平复下来。紧接着,她掏出手机,借着手机看自己现在的样子。

      凌乱的头发,黑黢黢的脸,臃肿的身材。路易绝对不会看上这副模样的她。

      心下稍安几许,她长长地舒出一口气,继而捏紧传单。她打算等下跟公司说换个区域发传单。

      周末一到,钱多多就接了到金野的电话。

      “你在哪儿?”电话那头,他的声音很爽朗。

      “在寝室,有事吗?”

      “一起回家?”

      思及金野那张走到哪里都能招人眼球的俊脸,以及他现在校园风云人物的身份,钱多多毫不犹豫地回绝他,“不了,我还有事要做,你先回去吧,我这会儿有点忙,再见。”说完她就掐断了电话。

      收拾完东西,钱多多背着书包下了宿舍大楼。

      一出大楼门,眼前就出现了一辆熟悉的车。

      粉色的车身在大楼前尤其惹眼。她兀自怔愣着,车门忽然打开,金野走了下来。他穿着和跑车颜色一样的粉衬衣,上扬的墨镜遮住大半张脸。

      “多多。”他摘下墨镜,扬唇叫她。

      “我不是让你先走……”钱多多愕然。

      他说:“你有事,我就等你,反正我也没事。”

      钱多多清清嗓子,“我们又不顺路。”

      “怎么不顺路了?今天我要去你家,钱叔说要教我做潘安饼。”他凑近一公分。她闻到清淡的男士香水味,如旷野之中的日光,带着斑斑暖意。她屏息,问他,“你要跟我爸学做饼?

      “当然。”

      钱多多收下讶异。

      “上车吧,多多。”

      “不用麻烦你,我自己……”

      他打断她,两道长眉斜飞入鬓,“我跟钱叔说好了来接你,和你一起回去。”

      闻言,钱多多踟躇了一下,旋即急速扫视四周。周围的人还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她敏捷利落地上了车。

      “谢谢。”她系好安全带。

      金野翘起唇角,他打了个响指,“走了。”

      “诶,老钱,快看,那车有点眼熟?”

      正在小区的凉棚里打麻将的钱爸应声一瞥,果然看见一辆高档豪华的粉车进入了小区。他赶紧一推麻将,笑呵呵地对牌友说:“不打了,不打了,我得赶紧回家烙饼去!”

      他起身,牵起趴在旁边的小黄狗,说:“聚宝盆,走,接多多和小金去!”

      聚宝盆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舔了他一下。

      老远就看到一团圆滚滚的黄色物体炮仗似的朝自己发射过来,钱多多习惯性地敞开怀抱,不一会儿一团软面的物体就跳了上来。

      “聚宝盆,别乱动。”她按住不停地蹭她脖子的聚宝盆。

      钱爸拿着蒲扇,一面扇风一面道:“回来啦,诶,多多,小金,赶紧上楼去,这天儿热的。”

      他们住的小区有些旧,没有电梯,一路爬到三楼,钱多多出了一身汗。

      “多多,擦擦汗。”金野取出一块干净的帕子,递给她。她略略一滞,拒绝:“没事。”

      将这一幕收入眼底,钱爸的小眼睛闪了闪,面上划过一抹深思。

      金野跟着钱爸学做饼,钱多多就待在客厅里看电视。聚宝盆趴在她身边,时不时地蹭她的脚踝。

      电视剧演过一集,进入广告,一股食物的香味飘然而至。聚宝盆的反应比钱多多更快,小短腿儿一迈就飞了出去。

      “多多,来尝尝小金做的饼!”钱爸浑厚的嗓音从后方传过来。

      钱多多回头望去。钱爸将装着饼的盘子端到桌面,招呼她的同时大掌按压着不断往桌面上蹿的聚宝盆。

      盘子里的饼呈金黄色,看着让人食指大动。她吃了口,无意间对上金野貌似含着期待的眼神。

      咀嚼几下,她说:“很好吃。”

      金野似乎松了口气,眉目间轻松起来,“你觉得好吃就行。”

      钱多多明眸微弯,如一对月牙般明亮。

      眼光在金野和钱多多身上转了又转,钱爸若有所思地抓了抓脑门儿。

      /

      “这生发液有个屁用,还叫啥寸寸生,我看哪,应该叫用了更秃!还花了我六十块钱,呸!真是坑人!”

      一大早就听到钱爸在嚷嚷什么,钱多多打了个呵欠,“爸,怎么了?”

      “吵醒你了?哎,多多,大周末的,你多睡会儿。”钱爸收敛音量,略带歉意地对她说。

      既然已经醒了,钱多多也不打算再睡,她走近,看到钱爸拿着之前买的生发液,就问:“你在说这个?”

      “闺女,真是气死我了,这玩意儿不顶用,买回来没用多久,头发没见多,还少了些,还买这么贵。”

      “那就别用了,爸,等咱有钱了,咱植发去。”

      “植发?”钱爸摸摸没剩几根头发的头顶,“那得多少钱啊。”

      “不要多少,等我以后工作有钱了,咱就植发去。”

      “那是你辛辛苦苦挣的钱,拿给我去植发干嘛,你自己好好存着,我还是多卖些饼自己多攒点钱吧。”钱爸又摸摸头顶。

      钱多多没再吭声,心道到了那时候,她再把钱爸带去医院就行,这会儿说,钱爸肯定还是不愿意。

      “现在还早,你再睡会儿,我摆摊去。”钱爸又说。

      “睡不着了,一起去吧,爸等我洗漱洗漱。”

      钱爸在离小区不远的地方买饼,一般顾客都是小区里的住户和要经过这里的人,生意还算行。

      “等等,我差点忘记直播了。”

      饼刚下了锅,钱爸忽然说道。钱多多以为钱爸新鲜了几天就没再弄直播了,哪曾想钱爸坚持得还挺久的。

      “虽然还没火,但我有预感,总有一天老钱家的潘安饼会火的。”钱爸仍然很自信,尽管直播了将近一周都还没人看,有零星几个进入直播间的还嘲讽他长成这样子,做出来的饼凭什么叫潘安饼,他也不气馁。

      “肯定会火的。”钱多多点头。

      “小伙子,你要几个饼?”见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盯着自家女儿不移眼,钱爸习以为常地提醒。

      “一……不……十个!”

      “你要十个?吃的完吗?”钱爸问。

      男生结结巴巴,“能,能吃完。”

      给男生包好饼,递给他,男生羞涩地把钱递给了钱多多。

      钱多多还没找零,男生就嗖地一下不见了踪影。钱爸见怪不怪。只要女儿有空来帮自己卖饼,自己的生意总会好很多,还老是会出现刚才那样连找零都不要了的年轻小伙子。

      女儿越长越大,越来越漂亮之后,钱爸就很少让钱多多来帮他忙了,他可不愿为了这点儿钱让自家宝贝女儿跟抛头露面似的给这些小子看了。

      今儿还是多多执意要来帮忙,他拗不过才同意的。

      “多多,你带聚宝盆去打疫苗,这里不要你帮忙,又不是很忙,听话,快回去。”

      听钱爸说要给聚宝盆打疫苗,钱多多摘下手套,“行。”

      女儿一走,那些正要过来买饼的小伙子立即驻足,而后脚风一拐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状,钱爸切了一声。这会儿空闲了,他随意一瞥手机屏幕,却发现自己的直播间好像炸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文写到头秃的萌某人也要炸了。
    推荐一下基友的文儿《重生后,我成了爱豆亲闺女》BY.溜溜猪
    文案一
    前一世靠着盛倪在幕后替唱,姐姐年少成名,名利双收之后,摇身一变成为影帝孟晗的女儿。
    而盛倪却因一场意外火灾,被从前满口亲情的母亲姐姐扔到无照经营的黑医院苟延残喘。
    重生后被扒出来女主周边......
    养大盛倪的那个糟老头原来是大咖孙琴赫大师。
    吃土校霸穷男友竟然是海城首富。
    一直拉的破旧小提琴竟然价值连城.......
    而她们还指望我崩人设被打脸。
    啧啧啧~
    文案二:
    短暂失忆后盛倪醒来后她躺在一张粉粉的大床上,屋子布置是她最喜欢的迪士尼米奇屋,限量版的东西随处可见。
    最最喜欢的偶像孟晗一张帅到掉渣的素颜大脸,近距离看着她,目光中柔情无限.......
      哇,苏到爆炸,炸到心脏都要停掉了。
      盛倪顿时眼红心跳停止呼吸:啊,孟晗大大被我睡了吗?
      孟晗亲亲抱抱小闺女:宝贝,起床上学了。
    盛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