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记

作者:和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来寻你

      一夜之间,风云突变,消停了数千年的天界和魔界战火重燃。
      
      魔界对此一役早已做了若干的准备,甚至不惜将魔界的奇果-失魂果种遍酄屿界。
      
      失魂果并没有太大的毒性,而且味道还不错,但是在魔界的樱芸香的配合下,能够使服用者灵关失守,魂魄离体。
      
      这个季节,正是失魂果成熟的时节,遍地都是,唾手可得。驻守在酄屿边界的天兵天将们闲来无事,因服用了数百年都未曾出过差错,所以常常食用消遣。故而,以有心算无心,天界数个营地都中了魔界的暗算。
      
      天界损失惨重,几乎全线溃败。而不幸中的大幸,无南圣君和墨瞳上神巡游至此,察觉了魔界的阴谋,两位联手,逼退了魔界的先锋。
      
      但为此,无南圣君重伤,墨瞳上神坠入魔族为了潜行而强行撕开的芥子空间,不知所终,踪迹难寻。
      
      自此,酄屿界再次陷入了一片腥风血雨。
      
      而重伤的无南圣君被送回了天界休养,结果在半途苏醒后,直接就转回了战场,疯了一般四处寻找墨瞳上神的下落。
      
      天界原本对二人的八卦还有些戏谑的情绪,可当那些轻嫣淡粉的传闻变成了血腥勇毅的生死守候,众仙脸上的暧昧笑容便成了唏嘘和感叹。
      
      只可惜无南圣君将战场扫荡了数回,却仍然没有找到任何一丝线索,只得转回天宫,直奔众神殿而去。
      
      众神殿除了是天界发生大事时的议事场所,其侧殿更留有天宫众神的命灯。
      
      这场突如其来的仙魔之战,已经有数盏命灯熄灭。每日守灯侍者都会取走一些熄灭的命灯。
      
      无南扶着明鹭的肩膀,强撑着走入侧殿时,看到的就是守灯侍者无比惨淡的表情。
      
      他问守灯侍者,“墨瞳上神的命灯如何了?”
      
      那侍者恭声回答,“圣君请安心,上神的命灯不久前虽然暗淡无光,但终究没有熄灭。如今瞧着,竟然一日比一日更旺盛了些。”
      
      无南闻言,一直焦躁不安的心顿时放下了一半,“若是上神的命灯有了异常,还请立刻让我知道。”
      那侍者知道墨瞳上神是救天宫将士而出的意外,心中很是尊重,“圣君放心,我必定日夜警醒。”
      
      无南道了声多谢。那侍者便退开任由他自便。
      
      无南忍不住取下那盏摇曳不定的命灯,端在手中细细打量,心中却想起了战场上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那个劫杀他的凶兽便是在三界凶名赫赫的朱厌,朱厌本不是魔界生物,却跟他一直是生死大敌,也不知道魔界是怎么请动了他,来劫杀自己。
      
      若是以前的墨瞳上神,正面杠上朱厌,他一点也不奇怪。
      
      可是这是阿墨啊,一个天天抱着典籍学习,连隐身术都用得极不熟练的姑娘,却豁出了性命为他挡下了朱厌的绝杀……
      
      无南闭上了眼睛,遮住了双眸里显而易见的痛苦,他忍不住伸出手指,轻轻的摩挲了一下命灯上刻着的名字。手指划过阴刻的古文字,可意料之外的触觉让他不由得一低头,他意外地发现,那里的名字并非“墨瞳”,而是“墨桐”二字。
      
      这?
      
      无南沉思了许久,心中隐约猜到了缘由,却又无法确认。最终,只好将命灯放回了原处。
      
      他返身向殿外走去,却在殿门外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昌邑神君看着他,脸色忽青忽紫,极为难看。可到底还是给他行了一礼,“圣君,不知可有我爱妻的下落?”
      
      “你的爱妻?”无南觉得这两个字格外的刺耳,不由得心情大坏,“不知神君说的是哪一位?”
      “我的爱妻自然是墨瞳上神。”昌邑神君觉得自己的脸色简直要跟头顶一样绿了。
      
      无南冷冷地道,“神君这句话,问得晚了。最少也晚了五千年了。”
      “什么?”昌邑神君一愣。
      
      “墨瞳上神五千年前就已经身殒,神君竟然不知道?”无南冷冷地嘲讽。
      “什么?!”昌邑神君大惊失色。
      
      无南不愿意再搭理他,扶着明鹭的肩离开了。
      
      昌邑神君望着无南的背影,面色难看至极。他回头朝着偏殿内的命灯架看了一眼,墨桐命灯的位置依然还亮着。他气得连连咒骂,“胡言乱语,欺人太甚,早死早好,省得丢人现眼。”
      
      说完,竟然连偏殿的门都没进,就转身离去了。
      
      无南没有回炎天界养伤,而是直接去了各处战场,每日四处寻找墨桐的下落。不久之后,战局稳定了下来,无南的伤势好了一些,能够自己独立行动,便向天庭告假,转交了军务,径直去寻找墨桐的下落了。
      
      自此,很长一段时间里,三界再无他们二人的音信,便是有人偶尔提起,也是感慨二人相逢恨晚,情深缘浅。
      
      可墨桐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
      
      她当时拼尽全力拦下了朱厌的致命一击,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筋骨全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她再醒来,已经浑身狼藉,仰面躺在飞舟里,豹宝也晕倒在一侧。
      
      墨桐闭了闭眼睛,深深地呼吸几口,只觉得这空气里一股说不出的怪味,跟炎天界那让人身心轻盈的空气差得太远了。
      
      她伸手过去摸了摸豹宝,豹宝并没有明显的外伤,胸口还在起伏,应该只是晕了过去。
      
      她皱了皱眉,感觉自己身体虽然虚弱,但是并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凄惨。于是她爬了起来,走到舟首,四下打量。
      
      飞舟在顺流而下,河流两岸尽是参天的树木,枝叶浓密,一眼看不透。
      
      墨桐休息了一会儿,便让飞舟停了下来,她下了飞舟,走到了一棵参天大树旁边,伸手摸上了它的枝干,凝神屏气,想用元神跟它沟通一番。但是很可惜,这棵大树并没有神智,只是能感觉它的一些友善的意思。
      
      墨桐苦笑着拍了拍它的树干,表示一下友好。
      
      她重新登上了飞舟,在船头盘腿坐了下来。然后让飞舟升高一些,一直升到了森林之上,可是一眼望过去,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随着山势起伏的茂密的森林,根本无法辨识来处和去处。
      
      墨桐静下心来想了想。既然方才飞舟是顺流而下,虽然不知道已经走了多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来到此处的着陆点必定是在上游方向。
      
      “那我们就试试看吧。”墨桐自言自语。调转了飞舟的方向,逆流而上。
      
      河流两岸看久了,也没有什么不同。她枯坐在船头,百无聊赖,垂在腰间的手突然就摸到了无南送给她的白玉短笛。她下意识地摸了两下,突然想起来,无南曾经说过,只要吹响这白玉短笛,万里之内,他都可以听见。
      
      墨桐忙举到唇边,连吹了好几声。她并不会什么乐器,当年电子琴不过练了一个暑假而已,五线谱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白玉短笛响是响了,却稀稀拉拉不成调。可是许久,也没有任何的声音。
      
      墨桐盯着那短笛,低声质问,“你不是说,万里之内都能听到吗?而且还可以传音!你倒是吱一声啊?”
      
      短笛沉默地躺在她手心。
      
      墨桐鼻子一酸,“算了,我倒是情愿你还在万里之外,听不见这个笛声,也不希望,会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豹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化成了人形,却还是个宝宝的模样,举着白嫩嫩的手,给她擦掉了眼泪。
      
      墨桐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幸好还有你陪着我,不然……我可真要疯了。”
      
      豹宝偎进她的怀里,用额头抵住她,墨桐突然就看到了一副画面。
      
      那还是在那个边界的营帐里,赶着要去开战的无南,在离去之前,还在飞舟上施了一道逃生符咒;而后,在她被朱厌击飞后,飞舟便如流星一般赶去接住了她,只是,那个时候已经太晚了,他们连着飞舟一起掉进了芥子空间的裂口。
      
      “原来如此,亏是他处处为我着想,便是那会儿都没忘帮我再加上一道救命符,若不是他,只怕我这次是真的没救了。”墨桐望着豹宝说。
      
      豹宝伸着白嫩嫩的手臂,搂紧了她的脖子,以示安慰。
      
      墨桐搂着豹宝哭了一会儿,将心里的那些烦躁和不安尽数发泄了出来,人也精神清明了些。
      
      “来,我看看,无南在这白玉短笛里都留下了什么。”
      
      她用元神一探,不由得大吃一惊。这白玉短笛里是个无比庞大的空间,所有的典籍如星斗一样悬浮在其中。还有一些盒子,完全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绝对不像他说的只有几百本典籍。
      
      这要看到猴年马月,墨桐索性一下子亮出了四相法身,各自取来一些典籍阅读。可是又想起来上次自己胡乱分开元神差点出事的事情来,于是她小心地查看自己的真身情况,许久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样一来,她索性将三个元神留在了白玉短笛里面参读经典,只留梦貘的元神法相在真身体内,继续寻路。
      
    插入书签 



    和露映春庭
    一点如漆,万载成真,自此,丹青有主,风月无边



    食梦记
    一个(不正经的)神仙(回归)的故事……



    野棠如炽
    陆琅琅是个刁钻险恶的好姑娘……



    风水师不务正业日常
    一个转世风水师不务正业的日常



    星客
    她有一个星际浪子兼顶尖科学家的短命爹; 她有一群特种尖兵兼各种不靠谱的启蒙老师; 她有一堆深井冰、叛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