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记

作者:和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周庄梦蝶

      像是经历了一场极度深沉的睡眠,墨桐缓缓地苏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我怎么样了?
      
      她“看”见了一条巨大的山脉,群峰竞秀,层峦叠嶂,巍峨的险峰在浓密的雾气中若隐若现,幽幽的深谷遍布绵延,深不见底,茂林修竹,奇花异草,珍禽异兽无数,到处洋溢着无限的生机。而她面前的这座山峰极尽秀美,让人望之迷醉……
      
      西月峰……
      
      墨桐莫名的就知道了这座山的名字。
      
      这种“不劳而获”或者说“无师自通”的神通并没让墨桐感到好受一些,相反的,她更心累了。
      胡三儿,你在哪里,你给我滚出来,说个明白。
      
      啊,想到了胡三儿,那个孩子呢?墨桐四下里寻找了起来,几乎连一秒的功夫都没用到,她就“看”见,那个襁褓好好地躺在地面上。
      
      那个粉嫩的婴儿抿了抿小嘴,睡得正香甜。
      
      墨桐顿时松了一口气,下意识地伸手去抱那个襁褓,可是她的身体呢?她下意识地“看”向自己
      双手所在的位置,那里是一片虚无。
      
      墨桐心中泛起一阵古怪,她的手呢?她的身体呢?
      
      可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虚空之中,有一种奇妙的感应,萦绕在山间的白雾翻腾着向她的方向涌来,慢慢地一双精致而美丽的手出现在了虚空之中。
      
      墨桐心中一惊,脑中顿时一片空白,那双手立刻就消散不见了。
      
      这是?
      
      墨桐想不明白,可是又有一种本该如此的了悟,她定了定神,心中对自己说,“这,是我的身体。”
      
      白雾再次凝聚,一个女子的形体,在其中慢慢形成,然后有了浓密柔顺的黑发,有了深邃的眉眼,有了英挺的鼻子,有了嫣红的嘴唇。
      
      墨桐低头看了看自己焕然新生的身体,轻轻地说了一句,“来件衣服。”
      
      于是白雾再次萦绕在她的周身,一件精致的长裙笼罩了她的全身,款式,是她刚看上的某款高定。墨桐伸手摸了摸,材质柔滑细致,与实物并无不同。
      
      “这功能,真是大写的赞。”墨桐自言自语。
      
      那些白雾翻腾着,似乎在雀跃,然后悄悄地散开了去。
      
      墨桐伸手抱起了草地上的襁褓,那孩子似乎被惊动了,睁开了眼睛,看向墨桐,然后嘴角一翘,便露出了一个天真无邪的笑意。
      
      看得墨桐心都快化了,“胡三儿真是烧了高香,能生出你这么个可爱的小东西出来。”
      
      墨桐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对了,还不知道你是男是女呢。”她伸手打开了襁褓,那满脸的姨母笑顿时就僵在了脸上。
      
      敞开的襁褓里,哪里是奶娃娃藕段般的白胖身子,而是一个毛绒绒的像小老虎般的身段,甚至下面还拖了一条花纹斑驳的毛绒绒的尾巴。那尾巴轻轻地摇晃着,似乎感觉到墨桐在注视着它,慢慢地盘成了蚊香型,像个彩虹棒棒糖一样,盖住了两条后腿之间的小丁丁。
      
      墨桐傻了眼,沉默地站在那里,开始深刻地怀疑人生。
      
      莫不是她打开襁褓的方式不对?
      
      呆站了许久,她将那襁褓再次包了起来,然后认真地看着那个“孩子”,“我再打开一次,你给我小心点。”
      
      那个“孩子”直直地看着她,似乎听懂了她的意思,嘴角抽搐着开始下撇,眼看就要哭出来。
      
      墨桐心里一急,身体砰的一下,再次散成了云烟,那个襁褓也掉落了下去,在半空中,那个孩子扭了几下,挣脱了襁褓,身子一翻,稳稳地落在了地上。等他落地的时候,已是完全的兽型,胖嘟嘟圆滚滚,看起来像是一只小老虎,可是又像一只奶豹子。
      
      墨桐非常确认,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动物。
      
      那“孩子”轻巧地往前跑了几步,便幻化成了一个可爱雪白的奶娃娃,四肢并用,向墨桐这处爬了过来。
      
      墨桐觉得自己居然还能如此镇定,简直是比这不科学的遭遇更不科学的事情。
      
      白雾再次涌来,墨桐一回神二回熟,幻化出了一个长裙曳地的形象,她缓缓地蹲下身体,向那个奶娃娃伸出了双手。那个奶娃娃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她的怀里,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衣襟。
      
      墨桐仔细地打量着他的五官,却发现,他其实没有一处跟胡三儿相似,要是胡三儿抱着他,倒是是拐了别人家的孩子似的。
      
      奶娃娃见墨桐肯抱着他,张嘴打了两个呵欠,将头往墨桐的怀里一埋,居然睡了过去。可是没一会儿,又变成了圆滚滚的小豹子样。
      
      墨桐无奈地摸了摸他身上细软的绒毛,“得,便叫你豹宝得了。”
      
      抱着豹宝挑了一块干净的大石坐下,用那块捡起的襁褓给他盖好。豹宝睡得呼噜呼噜,完全像个小兽,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
      
      墨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他又搂得更紧些。
      
      都说浮生若梦,水月镜花,可是此刻的她,便如周庄梦蝶,她是谁,谁又是她?
      
      胡三儿是谁?
      
      豹宝又是什么来历?
      
      这里又是哪里?她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墨桐伸出自己的一只手,静静地注视着,那只雪白的手,随着她的心意,幻化出了云雀、花朵、松果,然后是蛋糕、咖啡和方便面,甚至可以是剪刀、匕首和枪支……
      
      墨桐越看越好奇,她手轻轻一扬,无数的钞票洋洋洒洒地从半空中飘落了下来,在地面上越堆越厚,连那些浓密的青草都被压弯了腰。她心念一转,哗啦啦一阵声响,无数晶亮璀璨地钻石如同雨滴一般的落在了那片钞票上。
      
      墨桐伸手接了一颗冬枣大的钻石在手里。钻石入手冰凉,沉甸甸的,有些坠手,折射着山中的光线,光华璀璨,耀眼夺目。
      
      墨桐却又叹了一声,将它放在一旁的青石,然后挥了挥手,那厚厚一层的钞票和那堆钻石便无声的化作了一阵云烟。
      
      在那个世界里,所有人都对这些朝思暮想,梦寐以求,可是如今,便是再多,对她来说,跟这山中的野石又有什么区别。
      
      带着无数的疑问,墨桐抱着豹宝在这西月峰上闲逛了起来。这西月峰陡峭险峻,有无数的芝兰馥桂,奇花异果,是无尽的飞鸟走兽的乐园,并没有供人行走的道路。只是,这个如今对墨桐来说,并非难事,她完全可散开身形,转瞬便可直达峰顶。可是,她这三十多年,做人已经习惯了。于是随着她的心意,她想要前去的方向,那些白雾便凝聚成了一朵朵憨态可掬的野石,任由她的双足轻轻地踩踏而行。
      
      山间的野兽见到了她,无不欢喜鸣叫,匍匐在地,似乎在向她行礼;无数的雀鸟粉蝶也渐渐地聚集而来,在她的裙边翩翩起舞。墨桐随意地伸出手去,便有一只羽毛华丽的小鸟,啾啾地轻啼着,落在了她的指尖。
      
      墨桐心中涌起一阵欢喜的感觉,便是初来乍到的不安和惊慌,也都散去了几分。
      
      一日过去了,日落虞渊,星辰坠地,西月峰上只有月华如水,墨桐抱着豹宝重新回到了那块青石便上,她幻化出了一个婴儿的床榻,帘帐被褥无不齐全。她将豹宝轻手轻脚地放在了小巧的床榻里。看着豹宝那圆嘟嘟毛绒绒的兽脸,也分不清他到底是个什么表情。
      
      墨桐叹了一声,用柔软的被褥给他盖好。不知这一夜过去,她是否还会如那清晨间的白露,重现在这片山林里。
      
      不过,这一生,能有这样的奇遇,倒也没什么遗憾了。
      
      墨桐将那小床的帘帐放好,便散去了身形,只留下一缕一缕的白雾,消散在山风里。
      
      
    插入书签 



    和露映春庭
    一点如漆,万载成真,自此,丹青有主,风月无边



    食梦记
    一个(不正经的)神仙(回归)的故事……



    野棠如炽
    陆琅琅是个刁钻险恶的好姑娘……



    风水师不务正业日常
    一个转世风水师不务正业的日常



    星客
    她有一个星际浪子兼顶尖科学家的短命爹; 她有一群特种尖兵兼各种不靠谱的启蒙老师; 她有一堆深井冰、叛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