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他丧心病狂[穿书]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调换座位(修)

      “你是村,”齐周顿声,提高音量,冲她大声道,“你是许耐耐?”

      隔着不远的距离,许耐耐点点头。齐周压下一句卧槽,两眼放光地盯她,“啧,没想到,没想到。”

      秦刺抱臂,对许耐耐说:“拿过来,许耐耐。”

      他的语速很慢,轻飘飘地通过炎热的空气渡至她耳中。

      许耐耐抿抿唇角。他是不是有病。明明她踢给他了,他又把球踢过来。

      咽下郁气,她俯身,抱起篮球,一步一步朝他走去。

      在离他一步之远的距离站定,她一言不发地把球递给他。

      他没接。

      感受到他的目光在她面颊上来回逡巡,她有一种锋利的刀片在颊边游移的冰凉感。

      “球。”她出声提醒他。

      秦刺依然不接球。他睨向两眼粘黏到许耐耐身上的齐周,语气略凉:“去操场等我。”

      齐周没动,他还想欣赏美女呢。

      “嗯?”秦刺不耐。

      眼瞧着他有发火的迹象,齐周赶紧抬腿,恋恋不舍地去了操场。

      他一边往操场走,一边琢磨,不对,刺哥怎么知道那是许耐耐的?

      还有,刚刚刺哥第一次是故意把球踹到许耐耐那里去的吧?这会儿还又把他打发走了。他困顿地挠了挠后脑勺。

      彼时许耐耐又重复了一遍方才说的话:“你的球。”

      他终于抬手,却没有立刻接球。他比她高很多,站在他面前几乎盖住了她的影子,她不着痕迹地往外挪,想要挪出他的阴影覆盖之下。

      许耐耐胳膊犯酸,只盼他快点把球拿走。在他托住篮球边沿的时候,她不动声色地松了松气。气还没缓匀,手背忽然一凉。

      他的手指很凉,犹如古井中的凉水滴落到她指尖。

      她触电似的急急要缩回手,却被他握住了手腕。

      篮球从她掌中砰地一下砸落,在落叶间弹跳起来。

      她的心跳就如同跳起来的篮球,砰砰砰地撞击着她的胸口,她紧张害怕到结结巴巴地说不出完整的话,“你……你……”

      秦刺歪头,定视她片刻。

      没有了口罩的遮挡,她的脸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他的视野里,如白雪般轻软细腻的肌肤如凝脂,吹弹可破,仿佛一碰就会留下印子。

      他打量着她,缓缓勾唇,喉间逸出一声轻笑,“许耐耐。”

      少年好看的眉眼间渗透出浅浅笑意,将锋锐的戾气冲淡。

      许耐耐表情一滞。他念她名字的时候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她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

      “请松开。”她后退。

      他轻轻地握了握掌心的温软滑腻,霍地放开她。一得以自由,许耐耐立即扭身远离开他。

      见她像后面有猛兽在追一样慌慌张张地的跑远,秦刺哼笑一声。他饶有兴致地目送她走远,然后抽出一支烟。

      尼古丁麻痹着他的感官,将下腹蹿升的火热湮没。

      许耐耐打开瓶盖,凉水哗啦啦地灌入似要冒出干烟的嗓子里。她拍拍心口,想要把几近要跳出胸口的心脏按回去。

      抬起手腕,她捏住被他碰过的地方。少年眉宇间的浅笑霎时划过脑海,她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喝完水,她返回操场,无意间看到篮球场中央奔跑的少年,她头皮一刺,夹起书就往篮球场看不到的死角而去。

      许馨偷偷凝视篮球场里健步如飞动作敏捷的秦刺。他穿着黑色球服,肩宽腰窄,长腿笔直,在一众男生之中尤为突出显眼。

      她知道自己不该喜欢这样的男生,他是不良少年,是不能招惹的那一类人,可是没办法。从她第一次看到他,她就喜欢上了他。

      她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她痴迷地注视着他,密密麻麻的悸动铺天盖地地升席而至。

      体育课结束,班里的人陆陆续续地进入了教室。

      许耐耐瞅到教室后门有一处没人坐的空课桌,她凝思片刻,心下盘算一番。

      空位旁边坐下一个带着眼镜的女生。许耐耐靠近女生,说:“你好。”

      女生推推眼镜,看到她时双目一怔,“有事吗?”

      “我能坐你旁边的空位吗?”许耐耐不好意思道。

      “可以。”女生怔忪。

      “谢谢。”许耐耐冲她一笑,然后去了班主任办公室。得到班主任的同意,许耐耐一刻也不停地把东西全部搬到女生旁边。

      不用再如坐针毡地坐在秦刺前面,许耐耐如释重负。

      上课铃已经打了许久后,秦刺和齐周慢悠悠地出了操场。他右臂和腰侧携着篮球,缓步踏进教室。

      秦刺把眼睛送到了窗边,搜寻窗边的人,然而窗边却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眉间微拧,视线在教室里扫荡一圈。触及挨近后门倒数第三排的位置,他慢慢地将黑眸眯成了一条线。

      他抹了把额间,将略湿的头发撩到后方,随即毫无预兆地发泄似的用力把篮球扔了出去。

      “哐当!”

      教室里陡然响起一声巨响,正在上课的老师正肃起脸准备厉叱,却在看到秦刺和齐周的时候把话吞了回去。

      真是一群祖宗!老师想骂他们,偏偏又得忍住。秦家和齐家他都得罪不起,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不太过分。他镇下怒气,把被巨响吸引走注意力的同学全部叫回来,“不要走神!”

      齐周被这突然的声响惊到了,他瞅了瞅停在墙边的篮球,对于刺哥毫无征兆的发脾气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心有余悸地把篮球踢到墙角,忽然发现哪里有些不对。

      村……咳!许耐耐去哪儿了?

      许耐耐悄悄地瞄向窗边。她心想这秦刺也太大胆了,老师在这儿都能如此放肆,完全不把老师放在眼里,他似乎什么都不怕。

      对她来说,什么都不怕的人才最为可怕。

      还好,还好她已经远离开他了。以后不坐他前桌,他们也不会再产生任何交集。

      然而有些人却偏不如她的愿。

      课间休息的空档,她听到有人说:“起开。”

      她的新同桌看着站立在她旁边浑身凌厉的秦刺,害怕地说不出话来。

      “没听到?”他不耐烦,仿佛下一刻就要把桌子踹倒。

      女生忙不迭收拾书包,步伐慌乱地留下了空空的课桌。

      他把女生的凳子踢走,换上自己的凳子,随后偏过眼角。

      他定住许耐耐的目光,扫视她许久,“为什么换座位。”

      细细思忖半晌,她回道:“原先离黑板太远,看不太清楚黑板。”

      他双臂抱胸,若有所思地侧对她,没说什么。

      许耐耐有那么一瞬间想立马收拾东西回到原来的座位,可是那样不就表现的她不待见他,才换座位的吗。

      一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懊恼生了出来。

      “你行啊,许耐耐。”沉默良久,秦刺猝然开口。

      许耐耐瞳孔剧烈收缩,她的呼吸急促起来,抿嘴看向秦刺。他挑高眉梢,神情渗透了几分她看不懂的情绪。

      她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她清清喉咙,用手挡住自己的侧脸,一笔一划地开始写作业。

      瞧着恨不得把脑袋贴到书里的许耐耐,秦刺轻敲膝盖,眼神愈发幽深。

      被抛下的齐周目瞪口呆,旋而拿起东西把秦刺后面的男生赶走,“去坐我那儿。”

      男生虽有不满,但不敢反抗,按照他的指示搬了位置。

      齐周入座后,视线在前边的秦刺和许耐耐之间来回转。一个念头以排山倒海之势冲上灵台。

      这他.妈的,刺哥对许耐耐有意思!他匪夷所思地搔搔下巴,心道原来刺哥好许耐耐这口。

      不过许耐耐这么漂亮,他觉得比那什么校花还要漂亮几倍,刺哥能看上似乎也没什么意外。

      不过可惜了,他还准备追许耐耐呢!可是刺哥看上的人,他哪里还有抢的机会。

      颇不甘地收敛起对许耐耐的念想,他掏出游戏机,把心神集中到游戏里。

      /

      许耐耐侧眸,斜靠着车窗听听力。

      察觉到来自旁边的锐利的怒瞪,她向许馨投以一瞥。

      莫名其妙,瞪她做什么。她闭眼,调换了耳机里的听力。

      许馨拼命控制住从心底里蔓延上来的尖锐情绪,她怕她下一秒会把巴掌扇到许耐耐脸上。

      秦刺为什么会和她坐在一起?

      秦刺为什么会专门去和她一起坐?

      他从没对任何女生有过亲近,突然主动和一个女生坐一起,还能有什么原因?

      她拒绝已然很清晰明了的答案。

      不,不会的,一定是她想错了,怎么可能是许耐耐,怎么可能是她这么一个土鳖。她使劲摔下车门,指节不小心划到了车门边缘。

      伴随一阵刺痛,鲜血溢了出来。她低视鲜艳的血,又瞟了下许耐耐,顿时计从心来。

      等许耐耐进了房间,许馨去往厨房。

      许母正在煲汤,听到身后有人靠近,她转身。

      “馨馨回来了。”她笑道。

      “妈你在煲什么汤,好香。”

      “是莲子……手怎么了?受伤了?”许母猛地发现她指间的血迹。

      许馨把伤口藏到背后,“没什么的。”

      “馨馨,拿出来给我看看。”许母严肃道。

      “没事。”

      许母一把拉出她的手,皱眉看她的伤口,“怎么回事?”她一边说话一边给她清洗伤口。

      见许馨吞吞吐吐犹犹豫豫,半天不说话,像是要掩盖什么,许母面色愈发严肃,“到底什么回事。”

      “都是我的错,妈,你不要怪耐耐。”许馨双目泛起莹莹泪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秦.大佬.刺:”老子天生脾气爆,不好惹,谁要敢在老子面前唧唧歪歪,老子就弄死他。”
    许.小可爱.耐:”唧唧歪歪。”
    秦.大佬.刺:”……真香。”
    这篇文的甜度和长度,取决于你们的热情,所以,你们明白了吗?(* ̄︶ ̄*)
    至于wb,你们想先看谁的番外我就写谁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