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他丧心病狂[穿书]

作者:雪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欠我钱(修)

      离开那群不良少年好长一段距离许耐耐才停下脚步。她舒了舒气,正要继续向前走,肚子蓦地叫了两声。她扶住小腹,想起自己的泡面忘在小卖部后面了。她回身,朝后面望去。

      一转身就看到那群不良少年勾肩搭背地离开了小卖部后方。她躲到树干后,等他们走远了才快步原路返回。

      泡面还飘着淡淡的热雾,许耐耐两步并作一步,停在泡面前。她弯腰,还没碰到泡面桶,神经突然一紧。

      僵直地抬起眼帘,触及泡面后面几寸远的少年,她的瞳孔剧烈地收缩。

      黑衣少年倚靠在柱子边缘,高挺的鼻梁隐没在阴影之下。他叼着烟,衬衣袖口半卷叠堆,高大颀长的身躯像一座山给她强烈的压制感。

      他怎么没走?

      许耐耐脑海里滑过之前他狠狠地把烟头杵到别人手里的画面。她不受控制地后退几步,后背升起一股凉意。

      过了几瞬,她再次勾腰。刚刚要去拿泡面,一双白皙修长的手出现在视野里,将她的泡面缓缓端起来。

      她的动作卡在半空中,错愕地与对面的人对望。

      “这是……这是我的。”她低低道。

      他单手托着泡面,指腹点了点发热的底部,视线虚淡地掠过她,他说:“你的?”

      他的声音略低沉,有种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磁性,略扬的尾音擦到她耳际,让她不自禁地抖了两下。

      “嗯。”她憋出一个字。

      掠过她恨不得垂到地缝里的乌黑发顶,秦刺把手揣进了裤兜里。

      岂料他这突然的动作把她惊到了,她如同受惊的小鹿,双肩往后一缩,全身倒退着。

      狭长的眉骨微微收起,他从裤兜里掏出一个东西。

      “我要了。”

      正在后退的许耐耐听到他说,紧接着眼前递来一张钱。她怔愣,明亮的眸子里闪过疑惑,有点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他把钱放到她怀里,端着泡面一言不发地走开。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许耐耐才从呆滞中抽回神来。

      手里的一百块钱犹如一块烧红的铁块,烫着她的皮肤。他这是做什么?用一百块买了她的泡面?

      她抓抓头发,思绪混乱地把这张钱塞进了口袋里。

      烟雾缭绕的房间里,齐周翘起二郎腿,整理了好几把牌,还不见秦刺回来,他向门口投以一瞥。

      刚刚他们教训完三班那小子,刺哥让他们先走,他以为刺哥要独个儿抽会儿烟,所以就和兄弟们先走了。可是这都多久了,刺哥怎么还不回来。他正准备给刺哥打个电话,门边就骤然一响。

      瞧见刺哥端了桶泡面,齐周丢下牌,说:“刺哥你怎么吃起这玩意儿来了?”

      不对,这泡面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

      “饿。”秦刺连眼角也没施舍给他,他把泡面放到桌前,修长的左腿屈在椅子上。

      他定定地凝视着泡面,鼻翼微张,快要消散尽的食物香气钻进鼻腔。许久过去,他捏住叉子,如同试探一般,缓慢地吃了一口。

      许耐耐吃完面包才进教室。她盖好矿泉水瓶盖,踩着最后一声上课铃冲回教室里。

      她吃力地听着老师讲解从未学过的物理公式,听着听着大脑都快爆炸了。对于一个只在初中和高一才学过物理的文科生来说,这些内容实在是太难为她。

      课上到一半,教室后门进来了两个人,许耐耐咬着指甲整理老师讲的内容,并没有注意到身后一直空着的两个位置坐了两个人。

      下课后,她合起书,一抬眼就看见许馨朝她走过来。她以为许馨是要找她,却见许馨直接越过她,朝她身后道:“秦刺,你的练习册。”许馨的声音很细柔,娇娇脆脆的,掺杂了几分羞赧。

      许耐耐浑身一凛。

      秦……秦刺?小说里的那个变态神经病男主?

      她惊愕不已,迟疑地歪过脑袋。倏尔间,她惊恐地睁圆了眼睛,瞬即又飞快地正回身体。

      黑衣少年,秦刺。

      秦刺,黑衣少年。

      可是这怎么可能?或许他并不是她所想的那个秦刺。

      小说里的男主秦刺虽然变态了些,但也是一个精英型的霸道总裁,而且他是豪门富家子弟,是川城商业巨头秦氏的未来继承人,以前怎么可能是一个不良少年。

      这也太违和了。

      不过……想起刚刚黑衣少年在小卖部后面的凶狠,她又莫名地觉得他跟小说里的秦刺有那么一些相似。

      心脏突突狂跳,她回忆起小说里男主像一个施虐狂一样变态地折磨女主,就止不住地全身战栗。

      她安慰自己,应该不是,应该不是他。作者没写过男主的过去,也没说过女主和男主曾经在一个班。所以,身后的少年大概是一个和男主同名同姓的人。

      “秦刺,你的练习册。”被人彻头彻尾地忽视,许馨面子有些挂不住,却仍然坚持问秦刺要练习册。她抿唇,看了看窗边神色冷淡的少年。他抵着额侧,流畅的面部线条被光影朦胧化,英气俊逸的眉目却十分清晰。

      齐周看不下去了,他啧了啧,轻笑道:“班长,你怎么不问我要练习册啊。”

      许馨面色微红,立马道:“练习册。”齐周耸肩,语气漫不经心,“练习册啊,我想想,谁知道跑哪儿去了。”

      许馨咬咬唇,再次看了秦刺一眼,最后还是放弃了。她恹恹地回了座位。

      “刺哥,人班长对你有意思啊。”齐周摸摸下巴。

      秦刺依旧神情冷淡,他把打火机掷到了齐周身上。

      尽管告诉自己身后的人可能只是与男主同名同姓,但是许耐耐还是稳不下激荡的心情。

      她捂住剧烈跳动的心口,脑中赫然闪过白光。她转了一圈眼珠,而后假装站起来去挽窗边散落的窗帘。

      起身的那一瞬间,她用眼角余光去瞥他,触及他右边眉尾的一颗微不可察的淡痣,她喉头一哽,还未转移开眼睛,就被一双清冷的眸子锁住了。

      两人四目相接。

      被人当场抓住偷看,许耐耐赧然不已。她清清嗓子,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三两下挽好窗帘回了座位。

      此时此刻,她大致已经能够确定,黑衣少年就是小说里的秦刺。原文里的秦刺眉尾有一颗很淡很淡的小痣,而身后的秦刺在同样的地方也有一颗痣。

      同样的名字,同样的痣,若说是巧合也未免太巧了。她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他们只是同名同姓而已。

      身后的少年,以后会成为一个以折磨人为乐的大变态施虐狂。思及他在小说里是怎么折磨女主的,她不禁头皮发麻。

      按照原剧情,六年后她会被送到他那里去,被他折磨至精神崩溃后自杀。一想到自己面临的结局,她就忍不住全身发凉,犹如堕入冰窖。

      不,她不会让自己沦落到那般地步,她不是原身,她不是原来的许耐耐,她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

      抓紧裙带,她挺起了胸。

      秦刺眯眼看向前方的女孩,触及她发尾底端的雪白时,他微微一滞。

      白皙细腻的后颈肌肤被扎起的马尾半掩住,像草丛里缀出的雪,剔透晶莹。

      眸光焦点聚集在那片软白滑腻之间,他定神,舌尖慢慢地舔过后槽牙。

      心不在焉地上完一堂课,许耐耐记起她兜里还有他的一百块钱。将将抽出钱想还给他,她又登时把钱揣了回去。

      她仔细思忖半晌,心想为了不和他有任何交集,她还是趁他不在的时候再把钱悄悄塞进他桌子里吧。

      /

      在踏进家门槛那一刹那,许馨又挽住了许耐耐的小臂。许耐耐皱眉,用力抽回手。

      许馨瞳中滑过讶异,继而冷哼一声,径直朝许母走去,她收起厌恶与冷意,嘴角荡漾开甜美乖巧的笑,柔柔唤道:“妈。”

      “馨馨回来了。”许母宠溺地拉住她。她歪在许母怀里,撒着娇,“妈,芙蓉糕做好了吗?”

      “早就做好了,知道你爱吃,我就多做了些。”

      “妈我最爱你了!”许馨亲了亲许母的脸颊。

      看见母女俩温馨的一幕,许耐耐站定不动,心脏突地弥漫开尖锐的刺痛。她很快明白过来这大约是原身残留在身体里的潜意识,是属于原身的难过和委屈。因为是同一具身体,所以她能对原身残留的情绪感同身受。

      明明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却不喜自己,反而喜欢那个顶替了自己的身份十多年的假女儿。她扭过身,拎起书包越过她们。

      许母这才注意到许耐耐,对于自己刚才的疏忽她有点懊恼,正要喊她,身畔的许馨忽然扬声道:“妈,带我去吃芙蓉糕好吗?”

      许馨眨巴着亮亮的眸子,漂亮的小脸上全是央求。

      许母最受不得女儿这般撒娇,心里一软,立刻把许耐耐忘的一干二净,“好。”

      甜甜地笑了笑,许馨瞟了一下已经走近房间的许耐耐,唇角滑过得意的冷笑。

      把书包挂好,许耐耐将自己扔到被窝里。她在被窝里滚了一圈,呆呆地凝视着天花板。

      晚间吃饭,许父许母给许馨夹了菜之后才想起自己的亲生女儿,两人一前一后地给许耐耐夹了菜。

      “耐耐,你……喜欢吃什么就多夹点。”许母笑的很勉强。说实话,她和丈夫一样,并不怎么喜欢这个亲生女儿。

      除了容貌与自己相似,她一点都不像自己的女儿,她是村沟里长大的小女孩,胆怯又自卑,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仿佛脱不掉的泥土气让她很不喜。而馨馨才更像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的女儿就应该是馨馨这样的才对。

      纵使对这个十多年未见的亲生女儿有些许抵触,她到底是自己亲生的,她也得努力去接受她。

      许耐耐挑开碗里的菜,她弯起明眸,说:“谢谢爸妈。”

      这话一出,许父许母俱是一震。两人对望了一眼。许母微愣,耐耐她把口音改过来了?盯着女儿如点了碎星的黑眸,她的心里生出莫名的暖流来。

      “多吃点这个。”许母连忙又给许耐耐夹菜。

      许母身侧,许馨握紧筷子,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翌日。

      许耐耐进教室之前瞥见窗边趴在桌面上睡觉的少年,她舔舔唇,放轻脚步去了自己的位子。

      摊开书没看多久,背后响起一声“喂”。

      熟悉的男声让她精神霎时紧绷。她佯装没听见,继续看书。

      “喂。”她的背被什么东西抵住。这下她再也不能假装没听到了。她硬着头皮,转过头。

      秦刺抱起双臂,抬着下颌看她。

      “有什么事吗?”她颤颤道。

      眸光在她口罩上逡巡许久,他从胸腔里逸出一句话,“一桶泡面多少钱?”

      许耐耐懵了懵,随后答道:“四块。”

      “昨天我给了你多少?”

      “一,一百。”

      他用食指敲了敲手边崭新的书,“所以,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些什么?”

      许耐耐这下明白了。他是想说她多收了他的钱?她没料到他会计较这一百块钱,昨天他一把钱给她就转身走了,她还以为他不在乎这一百块钱。

      “我……我把钱还给你了。”她压低音量。

      秦刺神情不变,下一刻,他挑高好看的眉梢,“是吗?”

      “我放你课桌里了。”许耐耐急忙道。

      触及她因为急切而染红的耳廓,明丽地如同朝霞映雪。他的视线在她耳廓间短暂地停留半秒,随即松开抱在一起的双臂,口吻散漫,“没看到。”

      “就在课桌里的。”她指指他的课桌。

      “我说,”他抵了抵上颚,尾音拖长,“我没看到。”

      许耐耐还要说话,却猛地止声。她沉默好半晌,而后往书包里摸了一圈。她只有不到五十的零钱。

      “不好意思,我今天钱没带够,明天再还你。”她说。

      他没回应。

      须臾,他说:“不用还钱。”

      “呃?”许耐耐被他弄糊涂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