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今天的横滨也很核平!

作者:尹桃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炸

      
      “这家店已经打烊了呀。”
      
      Yoko抬起头,看着太宰治带她来的这家名叫“潘多拉的鸭子”的店面。
      
      路上两人已经互通过名字,相对少女不带姓氏的罗马发音而言,这位太宰君简直坦诚的过分,但也仅限在姓名这方面坦诚了。
      
      “太宰治?”
      
      太宰好似没听见Yoko说了什么,自顾自地看着旁边的大树,神情向往,目光沉醉,死水般黑魆魆的眼眸竟然透出一丝光。
      
      “这棵树真高大呢……嗯?小姐你说什么?”
      
      Yoko鼓起了腮帮,语气不虞:“我说,这家店关门了,老板下班啦!”
      
      “哦,这件事呀,不用担心。”太宰拿出手机播了个号码,仅仅过去半分钟,店内就亮起了光。
      
      “太宰君?”老板顶着一张殷勤笑脸,推开门:“你终于来了。”
      
      “麻烦你了呢,木村先生。”太宰掌心向上,将Yoko引荐给老板:“这位小姐想尝尝您的手艺。”
      
      “快请进。”老板的笑容更加热情了,他带着两人穿过堂食大厅,并没有安排他们坐下,而是将他们带进小院子里。
      
      Yoko反而迟疑了一下,眼神明晃晃地在说:你带我来的地方真不是传销窝点吗?
      
      太宰瞥着店长离开的背影,捂着嘴小声说:“小姐这么怀疑我,让我很受伤啊。其实这家店的老板欠我一个人情,一直想偿还而已。这次我带小姐来,老板还了这份人情,以后就可以跟我彻底划清界限了。”
      
      “你到底做了啥,搞得自己这么不受待见?”Yoko挪了挪凳子,离他远了一点,压低声音:“我突然有点担心,他真的不会给你下毒吗?”
      
      “在品尝美食时丧命,听上去真是个不错的死法呢,可惜木村先生不会这么做啦。”
      
      太宰的语气是真的蛮遗憾,随后话音一转:“木村先生为了做出地道的北京烤鸭,专门在中国修行了很多年哦。看小姐的样子,应该品尝过很多不同地域的美食吧?说不定您和木村先生很有共同话题呢。”
      
      “我只吃过横滨的东西啦。”Yoko十分可惜地说道。
      
      “诶?小姐没去过别的地方吗?”太宰显然很意外:“小姐面部轮廓比亚洲人要深一些,有点像混血儿,我还以为……”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后半句干脆没声了。
      
      大概是因为这座城市兼容并济的特质,少女有着一张精致的混血儿面孔,灯光下格外令人惊艳。
      
      Yoko瞥了他一眼,本来不想搭理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还是不太高兴地回答了他:“我是本地人哦,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原来是横滨人吗?那我们一定要喝一杯,都住在同城,以后要多多来往呀。”
      太宰笑眯眯地给Yoko斟了一杯二锅头,随后不经意般问道:“说起来,小姐真的是个狂热的横滨爱好者呢。”
      
      Yoko抿了一口酒,嘶……好辣!她再也不要喝啦!
      她大着舌头问:“怎么看出来的?”
      
      “这不是很明显吗?”
      
      太宰手撑在桌面,慢悠悠地分析道:
      “小姐头上的渔夫帽,这种特殊的砖红色,让我想起横滨独有的红砖仓库;帽子上两枚小徽章,一枚是黑色的平氏蝶纹,象征着横滨在现有文献中可查的最早起源——桓武平氏;另一枚是白色足球徽章,指的是七年后将在横滨举行的世界杯吧?”
      
      “小姐的耳钉,左边是红色牌楼,代表着中华街;右边是黑船,代表黑船来航和开港,我说的对不对?”
      
      “还有,小姐身上披风的颜色,就像大海和天空的过渡;披风的材质是丝绸,挂链上一边是海鸥,一边是齿轮,让我想想……唔,是因为横滨是日本最大的生丝贸易港和工业港吧。”
      
      “最重要的是——”
      太宰放缓了声线,嗓音听上去格外柔和多情:
      “小姐的眼睛真是美丽极了,湛蓝清透,让我想到哺育这方土地的大海,温柔而疏阔。”
      
      最后这句话,真该换个懂浪漫的人来听。
      
      可惜Yoko钢铁直女,压根没意识到自己被撩了,她的目光全部集中在刚端过来的、热气腾腾的烤鸭上。
      
      “二位请慢用。”
      
      等老板再次离开,Yoko才含含糊糊地说:“你挺博学的嘛。”
      
      太宰看Yoko眼睛都粘在了鸭子上,十分上道的把盘子推给她,解释道:
      
      “我并非饱读诗书之辈,只是深爱着脚下这片土地,想去多多了解她罢了。”
      
      Yoko拿筷子的手一顿,像是不可思议地重复了一遍:“深爱?”
      
      “嗯?”太宰卖萌般地歪歪头。
      
      “没什么。”Yoko不知想到什么,抿着唇摇了摇头。
      
      “是因为很少有人这样说吗?”太宰了然的笑笑。
      
      “确实……”Yoko夹了一筷子,又偏过头问他:“你不吃吗?”
      她的态度比之前和缓不少,似乎就是因为刚刚那句话的作用。
      
      “啊,多谢小姐关心。”
      太宰从善如流的盛了一碗鸭骨汤,却摆在了Yoko面前。
      “我有点好奇之前说过这话的人都有谁呢。”
      
      “一个喜欢说教的臭屁老头罢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人。”Yoko不以为然道。
      
      “的确,这座城市现在是有些乱。生活在这里的居民也总是抱怨不停,妄想着逃离火坑,却总是不肯努力为自己的生活多做点什么。”
      
      太宰深有所感的叹口气,他似乎吃不惯油腻的食物,汤碰都没碰,烤鸭也是浅尝辄止,却碍于礼节没有放下筷子。
      
      Yoko端着汤碗,沉默片刻后也叹了口气,十分苦恼地说:“是呀,太乱了,每天都有新的混战,每天都有人无意义的死去。说起来,我今天还遇到黑帮火拼了呢。”
      
      “您没有受伤吧?”太宰看到对面的少女挑起眉梢,马上又改口:“啊,我似乎问了一个蠢问题,那换个问题好了,您遇到的是哪几方火拼?”
      
      他循循善诱,将话题一步步引导到自己感兴趣的部分。
      
      “港口黑手党和GSS,他们在抢一枚U盘。”Yoko眼神里露出几分忧虑:“我的朋友不小心卷进去了,那U盘现在还在他那里,他都不知道怎么处理呢。”
      
      “哎呀,这可不得了!”太宰吃惊地睁大眼睛,“两边的风评都很差劲呢,说不定之后还要追杀小姐的朋友。”
      
      Yoko捧着脸,十分担忧“朋友”的处境:“唉,那怎么办?”
      
      “扔掉不行吗?”太宰出了个馊主意。
      
      Yoko连连摇头:“被人捡到情况会更糟糕吧,而且我那个朋友很善良,不想看到有人因为他的疏忽受害。”
      
      “唔……”太宰思考片刻,竖起食指:“听说军警内部有调解人,每个都是谈判专家,事实上,他们的存在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牺牲。您可以试试将U盘交给他们。”
      
      “真的吗?!”
      Yoko的脸色立刻放晴,随即又蔫下去:“可是我们没有门路,该去哪里找他们?”
      
      太宰沉吟片刻,像是在做什么考量,半分钟后,他突然放下筷子,表情也一下子正经不少。
      
      ”实不相瞒,在下就是一名调解人。”
      
      “哈——?!”
      Yoko眨了眨眼睛,上下打量着太宰,又眨了眨眼睛。
      “你是调解人?可是你看上去明明……”
      
      ——明明是个孩子啊。
      
      少年一本正经道:“很抱歉之前隐瞒您,其实我就是为那个U盘而来,我们调查那个东西已经很久了。原谅我不能向您说明里面的内容,这是工作规定。不过可以告诉您的是,那个东西对维持横滨稳定有着重大意义。”
      
      怕Yoko不相信,他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证件给她看。
      
      “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如果小姐信得过我,可以让您的朋友将U盘交给我。相应的,我们会为他提供安全保护。
      
      Yoko狐疑的接过证件:“种田修治?这才是你的真名?”
      
      “是的。”太宰拿回证件,微微颔首,“内务省异能特务科的种田长官是我的父亲。”
      
      “特务科的种田啊,我知道他。”Yoko抬头,眼看对面的少年笑容丝毫不变,她指尖扣了两下桌面,缓缓说道:“那个年纪轻轻就被发根女神抛弃的……啊,抱歉。”
      
      “毕竟特务科的工作比较繁忙。”太宰不仅笑容没变,还很有幽默感:“我会注意保养我的头发,争取不像父亲大人那样。”
      
      Yoko被这句话逗乐了。
      
      “嗯,实不相瞒。”Yoko学着太宰的口吻:“我刚刚说的我朋友,其实就是我自己啦。”
      
      她从披风内侧衣兜里,找出被她藏得严严实实的U盘,交给太宰。
      
      “我相信你,横滨未来的和平就靠你们啦。”她十分可爱的握拳给对方打气:“加油哦,小小军警先生!”
      
      太宰接过时愣了一下。
      这U盘上,还残留着少女的体温。
      
      “啪嗒——!”
      
      角落里有什么东西被打翻了。
      Yoko回头,只看见一个匆匆离去的少女背影,那背影有点眼熟……
      
      “是木村先生的女儿小麻,她有些内向怕羞。”
      太宰不甚在意道。
      
      Yoko皱了皱眉,刚想要说什么,太宰突然站了起来。
      
      “小姐对不起,我得去处理这个U盘了。”他看上去十分头疼的样子:“啊,想到之后的麻烦事,真希望一头扎进横滨港再也醒不过来。电话号码您记住了吧?有什么事一定记得联系我。老板——再给这位小姐上一只鸭子!”
      
      Yoko茫然地回看他:“诶,不用啦,军警先生太客气了。”
      
      “应该的,毕竟……”太宰垂下眼眸,语气有那么几分高深莫测:“您帮我省了不少事呢。”
      
      Yoko注视着少年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暗里,良久,她低下头,突然伸手捂住脸,笑出声。
      
      气温莫名下降不少,枝头一只小鸟被笑声惊动,扑腾一下飞远。
      
      她慢慢抬起头,指缝间的眼眸仿佛酝酿着雷雨。
      
      “撒谎精。”
      “嘎嘣”一声,鸭头被她捏碎。
      
      “别再让我看见你!”
      
      ·
      
      太宰治悠闲地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溜达。
      
      “这座楼的高度好棒啊。”
      “那条街也不错,车真多呢~”
      “前面好像有条河,水蛮清澈的样子——”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撇撇嘴,按下接听:
      “森医生,怎么了?”
      
      森鸥外:“太宰君,来治疗烧伤的‘患者’已经走很久了哦。”
      
      “知道啦知道啦,我这就回去。”太宰拖着长音回复着,一脚踏上路边的红砖围墙。
      “嗯,已经到手了。”他一蹦一跳的往前走,“新型毒|品的提炼方法。”
      
      回到诊所,森鸥外为他打开门。
      “太宰君真慢啊,我还以为又要去哪个自杀圣地救你了呢。”
      
      “因为这次的目标很难搞啊。”太宰扒拉着手指,不满道:“身体结实过头了,不好杀掉;行事谨慎,想偷都没机会下手;不吃男女那一套,甜言蜜语都是徒劳;不喜欢喝酒,没办法灌醉,硬劝一定会被察觉;汤倒是喝了不少,蒙汗药却完全没起作用;好在之前伪造的证件没扔,她又是个横滨爱好者,我只好用骗术了。”
      
      “森医生总是给人家安排些麻烦的事情呢,之前说好的无痛自杀方法,现在该兑现了吧。”
      
      太宰不高兴的抱怨着,打开电脑插|入U盘——
      “咦,怎么显示不了?”
      
      他的目光沉下来,拔下U盘,盯着插|入口,又凑到鼻尖嗅了嗅。
      
      “这……原来如此,竟然如此。”
      
      他原本低着头,因过度压抑自己而微微颤抖着,忍耐到最后,像是放开了什么,夸张地大笑起来。
      
      “怎么了,太宰君?”
      森鸥外凑到这个阴晴不定的少年身边。
      
      “呵,没什么,被摆了一道而已。”
      他重新冷下脸,跟扔垃圾一样,将U盘“啪”地一声扔在桌上。
      
      森鸥外拿起U盘,重复了一遍太宰的动作:“里面的芯片被烧焦了呀。这反倒省了我们不少事呢,回去拿给首领,就说是GSS弄坏的好了。”
      
      屋内灯光昏暗,医生的脸一半浸在明光中,一半藏于黑暗里。
      “这种提高成瘾性三十倍的毒|品,绝不能出现在横滨的黑市上。”
      
      太宰对此兴致缺缺,他恹恹地瘫在椅子上,语气没精打采:
      “反正那个发明出提炼方式的外国军官已经死了,倒是那位小姐不伤害U盘表壳,只烧毁芯片的方法,我更感兴趣。”
      
      随后想到什么,他眯起眼睛:“啊,对了,她似乎还能让风乖乖听话?唔,是操控空气类的异能力吗?有机会要触摸她一下试试呢。”
      
      森鸥外十指交叉,默默观察了太宰良久,突然出声:
      “太宰君,如果你能打听出她的底细,我可以给你哦,无痛自杀的方法。”
      
      他停顿片刻,又加了一句:“这次一定会兑现,我发誓。”
      
      “真的吗?!”
      太宰猛地从椅子上爬起来,眼睛都亮了。
      
      ……
      
      擂钵街。
      
      Yoko挑了处能沐浴到月光的高地,坐了下来。
      
      这个位置,原本是能看见海的。
      
      七年前一场异能爆炸,给横滨留下了一处永恒的伤疤——直径两千米左右米的半球形盆地。
      
      这么多年过去,拾荒者、黑户、孤儿、妓|女、非法入境人口……各种三教九流在盆地上扎根,挖了地道,盖起铁皮房子,算是在这座混乱的城市中安了一个小家。
      
      这个街区,也成了横滨名副其实的贫民区和三不管地带。
      
      打包好的烤鸭就放在Yoko手边,她看着凹陷的盆地,伤感地喂了自己一大口肉。
      
      嗯,真香。
      
      几道黑影借着夜色遮掩,慢慢接近。
      
      一个凶狠的回旋踢携卷厉风,狠狠朝yoko脑后袭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改主意了,三万字以内日更么么哒~
    记太宰的第一次翻车。
    如果这是攻略游戏,那么女主对他的好感度大概是-99999
    文文好看吗?记得收藏评论哦~
    ———这里是小剧场的分界线———
    太宰:实不相瞒,我是骗子
    Yoko:实不相瞒,我也是。
    可怜的、秃顶的、喜当爹的种田长官:滚,老夫没有你这么大儿子!
    特务科的工作吧,哪里都很好,就是干着有点令人头秃。
    所以安吾,珍惜现在想睡就睡的时光和掉也不心疼的头发吧!
    ———这里是考据的分界线———
    木村和小麻这两个名字,出自太宰治《潘多拉的盒子》,当然人物和原作没什么关系,只是用一下名字。
    女主的外貌设定结合了现实的横滨和文野的横滨,每个细节都有出处。以及太宰没说女主身高——156.8cm,参照了市内最高的山峰,大丸山,海拔156.8米。
    下面是具体设定,懒得看的可以不看,不影响本文阅读。
    ————————
    Yokohama—横滨
    衣:
    低而短的双马尾麻花辫,金发(阳光落在海面波光粼粼)眼睛是海水蓝。
    戴耳钉,一边是红色牌楼——中华街,一边是黑船——开港
    身高:156.8cm——市内最高的山峰是大丸山,海拔156.8米。
    海蓝色和天蓝色渐变的真丝披风;胸前两根固定披风的链子,尾端一边挂着小海鸥,一边挂着小齿轮;披风里面是白色水手服和短裙,裙子和披风同色系,略深,披风长度到裙角。
    披风颜色和水手服——横滨是蓝色的城市,象征着大海和蓝天,还有足球队(横滨水手队)
    真丝布料和齿轮——1859年7月1日(旧历安政6年6月2日)横滨港开港,是生丝贸易港、商业港、旅客港,也是工业港。
    砖红色渔夫帽——横滨红砖仓库,帽檐上斜着别了两枚小徽章,一枚黑色平氏的蝶纹徽章——横滨的起源在文献记载上可以追溯到11世纪,据说出身于桓武平氏;一枚白色足球徽章——1998年全日本容纳最多观众体育场横滨国际综合竞技场完成,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决赛在这里举行。
    食:
    没有正常人类的饥饱度,毕竟是城市
    住:
    不睡觉,没有困意,也没有住所,就在外游荡
    行:
    海港城市特有的热情,开放,兼容并包,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等,以及异能者聚集地——
    武斗派,路子野,活力四射(会踢足球!)走路蹦蹦跳跳的,笑起来会露出一颗调皮的小虎牙。对小孩和女性更有耐心和包容心。
    好奇心强,喜欢尝试人类的各种食物和娱乐设施,包括一些很“非人类”的项目,都会觉得有意思。
    某种程度上又很自我,高高在上带着点小任性(毕竟是一座城市的意志)
    有些人类的词语掌握的不太准确。
    特殊能力:
    掌控——只能在横滨使用,能掌控自然界事物,如本地的风雨雷电,植物,土地,空气,水等,人和人工物品操控不了,可以召唤植物动物帮忙。
    全知——可以察觉到这个城市发生的一切(但由于每天发生了太多事,除非特别注意,否则不会什么事都知道)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