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约会都遇到前男友[综]

作者:槡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该回去了,千绘。”站在门口的男子态度温和,又看了尤里一眼,“这是你朋友吗?现在……”
      
      他手看了手表,似乎只是表述事实,“如果有什么事的话,现在已经是乖女孩回家的时间呢,如果有什么没解决的问题明天再说会比较好。”
      
      他到了最后还加了一句:“再过多纠缠也没有什么结果的。”
      
      简直肺都能气炸。
      
      俄罗斯不良少年的习性被这一激,应该是很容易暴走的才对。
      
      “呵……”尤里站起身,从沙发旁拎起自己的背包,宛如还是从前骄傲又乖戾的少年,不屑一顾的瞧着朝日奈千绘,“假装不认识我……这几年,看来你过得还不错。”
      
      像极了一只傲娇的猫,尤里推着行李箱气势汹汹地走了出去,朝日奈光甚至在他走过去的时候听到了一声类似猫咪发出警告的‘哈——’声。
      
      等到人走没影了,朝日奈光主动询问,“那是尤里普利塞提?不用解释没关系的吗?你之前不是……”
      
      朝日奈千绘起身,尽量表现的云淡风轻打断他的话:“你也说是以前了。”
      
      朝日奈光不再追问,“走吧。”
      
      飞机场——
      
      “你现在在哪儿,”戴着口罩的男生面无表情的给维克托打电话,另一头温和的男声回答他,“在勇利家呢,这温泉泡的真舒服。”
      
      尾声莫名色气的带着波浪线。
      
      “那我就先不回去了,”尤里拉着行李箱去买了机票,听到电话里头那端传来的勇利羞赧着和维克托说话的声音,他忍不住发起脾气对着那头大吼,“给-我-准-备-好-房-间,不要发出这种奇怪的声音啊!!八——嘎!”
      
      不顾旁边人的眼光,俄罗斯不良青年斜眼一扫,“怎么,有事吗?”
      
      没人敢说话,尤里利落地把外套帽子戴上,拉杆箱在手里转了几圈,耍完帅的尤里跨着乖张的步子走了。
      
      等到晚上,勇利刚洗完澡出客厅喝茶的时候,外面的门被猛地扯开,背包甩了进来,勇利吓得这口水没来得及咽下去,尤里一脸不爽的朝着勇利喂了一声。
      
      “尤里奥……”勇利放下茶杯过来给他拿包,仍然是大男孩羞涩的性格,笑着和他搭话,“本来以为你会明天到……”
      
      尤里眼睛一眯像是又要发脾气的样子,勇利急忙摆手,“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不过你吃晚饭了吗?”
      
      “吃了。”
      
      尤里拉着脸拎着行李箱,另一只手拎着自己的鞋子,傲娇劲还没展露完,肚子非常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
      
      尤里:……
      
      勇利善解人意的挠了挠头:“还有炸猪排饭,我让妈妈给你热一下。”
      
      尤里哼了一声,乖巧的坐在了桌子旁边等饭。
      
      “你找到千绘了吗?”维克托在旁边抱着茶杯笑意融融的问道,“看样子情况不太好呢,尤里。”
      
      勇利听到橘千绘的消息,稍微来了精神,同样是中老年养生抱杯动作,但是比维克托要多一分小心翼翼和紧张,“千绘……过的还好吗?”
      
      尤里腮帮子里鼓满了食物,等他解决了食物擦了嘴,才用着和平日里完全相反的平静回答,“很好。”
      
      勇利愣了一下。
      
      下一秒——
      
      长发青年用力锤了桌子,声音提高到了一定的高度,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非——常——好!”
      
      “简直好极了!!”
      
      维克托还是抱着杯子露出老年人和蔼笑容和勇利说话,“看这样子,千绘应该是过得不错的,勇利不用担心。”
      
      憨厚老实的勇利挠了挠头,干笑了一下,“这样啊。”
      
      勇利戴着眼镜望着杯子里冒出的热气,沉下心来,“毕竟,千绘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突然消失找不到人的确很令人担心……”
      
      “美奈子老师听到这个消息后应该能安心一些。”勇利的眼镜片被热气呼白,仿佛还在那间被阳光照进的教室,被美奈子压腰的女孩子在低头朝他笑,无声地喊着他的名字,“勇利。”
      
      “我先去睡了,”尤里打断回忆,撑着桌子站起身,勇利从下方看到尤里奥绷紧的下颌线,乖张又倔强,“我可没时间陪你们回忆以前的事情。”
      
      随着门被关紧的声音,维克托轻轻叹了口气,“找到人就好。”
      
      勇利看着夜晚下被灯火照耀着的远处,“千绘认得回来的路吧。”
      
      没人回答。
      
      是很好的天气,尽管刚冬季已经过了一半,但也不碍他们想要出去走一走的心。
      
      特别是某人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越是要厚着脸皮将傲娇的某人拖出去散散心。
      
      戴着针织帽的尤里瞪着死鱼眼跟着勇利走着,过了桥,维克托往后偷瞄了一眼,看到尤里侧着脸瞧别处,扯了扯勇利的手腕,“勇利。”
      
      勇利怔愣应了一声,“怎……”
      
      维克托弯着眼睛笑,突然左腿一伸猛地踢在树干上,拉着勇利的手跑的飞快。
      
      听到动静转头的瞬间,尤里被树上坠落的雪盖得严严实实,他艰难的吐了口气,跑远的维克托还能听到从后面传来的怒吼声。
      
      “我要宰——了你们啊!”
      
      维克托笑得跑不动路。
      
      “要喝点什么吗?”维克托略表歉意的望着尤里,无视对方的生人勿进气场,笑得纯良无害,“噢尤里,还在生气吗?”
      
      尤里瞪了他一眼,双手插.在口袋里,转身往街道的另一边走了。
      
      “他好像……”勇利凝望着尤里的背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昨天过来就很低落的样子。”
      
      维克托收敛了笑容,将店员递来的茶放在勇利的手中,“应该是千绘和他说了什么吧,自从三年前他瘸着腿回来找不到千绘的时候,那个时候……”
      
      勇利还是忍不住为千绘担心,“如果那个时候我没去俄罗斯……”他停顿了一下又转移了话题,“我一会去找美奈子老师。”
      
      维克托回答:“好。”
      
      路上没看到尤里的踪影,勇利甚至去小巷子里找了一遍,最后在街尾的发廊店里找到了尤里。
      
      他睁大眼睛看着理发师捞起尤里的一束长发,顿时失声,“尤里……尤里奥。”
      
      尤里老实的坐在凳子上,回头看他们俩,似乎对自己留了几年的长发毫不在意的模样,“啊,是你们啊。”
      
      “怎么……怎么突然就想,”勇利干笑一声,“不是留了很久的头发……”
      
      别人碰一下就被俄罗斯流氓拎刀说要砍掉手的长发,现在被它的主人不甚留念的在一家普通的理发店里准备处理。
      
      反差有些大。
      
      尤里冷着脸,想要摆出轻松笑却硬生生咧出了阴森的既视感,“啊,不过是头发而已。”
      
      不过是头发而已。
      
      才不会因为一句——我最喜欢看尤里长发的样子,而因此有多珍惜。
      
      带着不知道是不甘还是爱意的心情护理了三年的头发,在昨天得到一个天大笑话的回答后,也不过是一剪刀下去的事情。
      
      再留下去,那他得多蠢啊。
      
      尤里捂着脸笑出声。
      
      理发师惊悚的拿着剪刀退后三步,“我不,不接这个单了,客人……”
      
      尤里咧开嘴往后看,“你再说一遍,嗯?”
      
      半个小时后,美奈子看到了强颜欢笑的勇利,还有明显处于暴躁期的尤里。
      
      “噢,维克托……”美奈子似乎对站在后面的维克托情有独钟。
      
      “喂喂喂!”这是来自长发尤里的无礼问候。
      
      “美奈子老师。”勇利乖巧的打着招呼,似乎有什么话想讲。
      
      美奈子摊开手,“进来吧。”
      
      “我这里只有酒,”美奈子摇了摇还剩半瓶的酒,侧着头望着维克托,“或许你陪我喝一杯?”
      
      “喝茶自己倒,就在橱柜左边第三排。”但维克托表示小酌一杯后,另外两个人被安排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勇利自告奋勇的倒了几杯茶,看见美奈子迷蒙的眼神又苦口婆心,“美奈子老师还是少喝一点吧……”
      
      趴在桌子上的女人摇了摇酒瓶,“不过才一瓶,你不用担心~勇利越来越像宽子了……”
      
      勇利无奈的把茶推过去,“美奈子老师……”
      
      “话说啊,”美奈子转过脸趴着,又喝了一口酒,“你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勇利被问的一怔,“啊,是的……”他喝了口茶,还是酝酿了情绪才开口,“千绘,找到了。”
      
      美奈子手一松,酒瓶掉在了桌上,勇利手忙脚乱的将瓶子放正了,又扯了纸巾擦桌子,“我也是昨天才……”
      
      双手撑着桌子,美奈子将自己上半身支起,紧紧盯着勇利,“千绘,她在哪?……你告诉我,这兔崽子跑去哪了!”
      
      “东京。”
      
      尤里开口,十分平静的回答美奈子的话,“她在东京。”
      
      “东京?”美奈子重复了一遍,话也没听完起身往屋内走。
      
      “你猜……”尤里咧开嘴笑,低头看着自己没剪成功的头发,瞳孔缩小着显示着他的怒火,“你猜我找到她第一句和我说什么……”
      
      没有人接话,尤里自顾自又开口,掐着嗓子学着千绘的语调,“尤里先生,第一次见面。”
      
      他低低笑着,拳头在桌上使劲敲了两记,面目狰狞,“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
      
      “尤里,”维克托扶住他的肩膀,认真的问道:“你确定那是千绘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排榜更新暂时会两天一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centrosome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