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约会都遇到前男友[综]

作者:槡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千绘换了睡衣躺在床上打电话,时不时应了一声,声音淡淡但压不住少女自带的软甜气息。
      
      “在名古屋住几天,”她眼里意味不明的盯着天花板上那盏灯,似乎是觉得有些刺眼在柔软的大床上翻了身,衣摆因为转身的动作稍微掀了起来,露出莹白的腰身,“我好像啊……”
      
      她的语气里充满着压制不住的高兴,但在电话里的另一个人听来,那种情绪不同于常人,更接近一种他经常接触过的犯罪者异常的波动,朝日奈光没有说话,耐心的听着电话那头的女声断断续续的传来。
      
      攥住被子的一角,千绘声调尖细了一些,不是很明显但是对于朝日奈光来说,这点变化便很刺耳,“——快要找到了。”
      
      至于找到什么,大概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朝日奈光终究还是说话了。
      
      “千绘,”他喊着她的名字,声音里透着认真的意味,“一切小心。”
      
      “我会的,我会的……”
      
      重复着,似乎这样能确保自己能完成目标,然后挂掉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火神大我和黑子哲也出房间的时候听到了隔壁关门的声响,不同于他们作伴的情况,对方单薄形影独只的身影便格外的明显。
      
      因为是篮球主力,这次是难得的放假,过来看三重大学和爱知大学之间的篮球比赛,因为对声音和动作敏感,两人同时转头望千绘的方向看去。
      
      走了两步,千绘察觉到视线也抬起眼睛回看过去,因为有昨天晚上的尴尬经历让黑子瞬间就略显愧色的低下了头,耳尖慢慢染上红晕。
      
      “黑子……”火神收回看下千绘的目光,对于他来讲,那可能只是一个长得比较漂亮的女孩子,但旁边的同伴看起来有些异样,“你在干什么啊,比赛快迟到了。”
      
      “啊……嗯,好的。”
      
      千绘率先往电梯方向走去,对于黑子来说,当事人似乎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但仍旧保持充血状态的耳尖却暴露着他还在意着这件事。
      
      四个电梯,千绘等待的一号电梯叮了一声开启,火神不太想等其他的电梯,一把扯过黑子也跟着踏了进去,嘴里抱怨道:“你到底在磨蹭什么。”
      
      黑子干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只是用余光下意识的看了千绘的方向一眼,而这细小的动作被火神大我看到了。
      
      虽然没有恋爱过,但是也不妨碍他了解男生的微表情,毕竟他也是男性,也在青春有过难以掩饰的躁动。
      
      出了酒店,火神一把搂住了黑子的肩膀,眼里的调侃很是明显,他挑了挑眉,“没想到黑子也会有心动的时候啊,男生嘛,喜欢就去追啊。”
      
      “遮遮掩掩干什么,我都看出来了。”
      
      “才不是,”黑子哲也相对弱气的反驳着,“火神你才不要乱想啊!不是说比赛快迟到了吗,快走。”
      
      倒也是,火神脚步走的快些,篮球比其他东西来说要更有吸引力,“黑子你走快点啦!”
      
      黑子无奈,“嗨——”
      
      “啊……我们住在公司附近的宿舍里,虽然说是宿舍,但是好像有一段时间没人住了,很……空旷。”
      
      “北名就住在最左边的房间,201。”
      
      ——201
      
      宿舍那扇铁门锁住了,因为声优们的离去再次封闭。
      
      进去对千绘并不难,周围仅有的一个摄像头因为宿舍的荒废也没有开,她轻而易举的进去了,鞋子踩在了新长出的嫩草上。
      
      里面的门只是虚掩着,或许是关的匆忙,锁栓都没有扣住,这也给了千绘很大的便利。
      
      宿舍不大,房间也不是很多,但是装修不错,西方简易风,欧式风格。
      
      201很容易被找到,就算是朝日奈椿没有告诉她房间号,门上有封条的痕迹,应该随后又被撕掉,但撕的并不干净,还留有些许纸屑黏在上面很是明显。
      
      她推开了门,一丁点的门缝金属构件发出的声响在这栋宿舍里格外明显,但也只有千绘一个人听到了。
      
      这里没有其他人了。
      
      很好的保留了住进来之前这间房间里的布置,浅灰色墙面,偏红褐色的木质地板,还有应该存在的家具,很简单但也足够了。
      
      从门的右边开始巡视,指尖在墙面上呈弧线划过,她在房间里走的很慢,一步又一步,跳过窗户,打开了柜子从低到高看了一遍,直到所有的东西都看过以后,只剩下了在西北角方向放置的那张床。
      
      被子被掀开,枕头也拿了起来摸索了一番,没有。
      
      她趴了下来,掀开了垂落在离地面仅有一尺距离的床单,打开手电筒往里面看去。
      
      在床板的夹缝里,有个东西露出了一点光亮,像是一枚硬币,她伸手去摸。
      
      卡的很紧,千绘努力抽.了出来,叮铃的碰撞声还有手掌接触的冰冷铜制金属感在告诉着她这是一条项链。
      
      从地上站起,借着窗户照进来暖洋洋的朝阳,项链在半空中坠落最后绷紧往上反弹了几下,圆形坠子旋转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停了下来。
      
      从窗户外面的阳光方向看,千绘右眼的位置被坠子挡住,坠子里面的东西也展露了真实面目。
      
      “又不见了。”千绘收好链子放在口袋,相比于之前的兴致高昂,如今失落有点大,“还以为……”
      
      她将房间收拾成原来的模样,本以为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解决,待在这里也没有多少意义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不能浪费椿的一片好意,至少在这周围逛一下也不错。
      
      所幸今天天气还不错,出门的时间也较早,因为是晚春,只是在外面披了一件棉外套就已经足够抵挡还不够暖和的天气了,在树下走动的除了她,还有一群笑得天真浪漫的女孩子,怀里抱着书谈论着什么。
      
      同样穿着短裙的千绘望着她们的背影,听着女孩子们讲话,那是一种她无法感同身受的,对校园生活的乐趣,于是在毫不知觉地情况下,她也默默的跟了一路。
      
      “三重大学的野原听说也来了呢,等下我们还是翘课去篮球场看比赛吧……我可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篮球赛……吗?
      
      在以往的经验里,除了自己擅长的芭蕾教室,还有勇利经常去的滑冰场外,她鲜少去观看其他的运动比赛,也不是说没时间,只是不感兴趣而已。
      
      特别是分了手之后,芭蕾也没有再碰过了。
      
      她跟着女学生一起进了爱知大学的侧门,可能是因为今天有一场值得观看的联谊篮球赛,校门敞开着并没有去检查他们的学生证,千绘也因此好奇的跟着走了进去。
      
      大学……原来是这样子的。
      
      千绘看着四周的建筑,周围的学生陆陆续续的往室内篮球场走去,她在外面晃荡了一会,也随之跟着走了进去。
      
      比赛应该是开始了有一段时间了,观看位置都挤满了人,已经不是没有位置坐下了,而是没有位置往里面再站了。
      
      边上虽然有位置,但毕竟没有中间的观看位置清晰,下面的篮球场打的热火朝天,场上的观众也跟着沸腾不已,千绘站在角落里,那里离场下很远,所以并没有人和她挤着,千绘也乐得远远的看了一会。
      
      不是特别有意思,但因为对一个篮球的争夺,比分的竞争,让人能产生强烈胜负欲的比赛变得无法忽视,也因为男生帅气的动作,扣球跳起来的高度而紧扣心悬,驻步停留。
      
      爱知大学赢了,伴随着在场内的学生们欢呼声中千绘悄然离场。
      
      她看到了之前在电梯里碰到的那两个男生,为避免尴尬她还是在对方发现之前离开会比较好。
      
      果不其然,在千绘走了没多久,火神大我和黑子也开始在人群里一起离开场地,当然其中会伴随着火神对这场比赛中各个队伍的配合默契程度不由得产生一定的自豪感,“果然还是不够默契啊,如果是我和黑子上场的话……”
      
      黑子只是听着然后做适当的回应。
      
      他向来是个温柔的性格,尽管容易被忽视。
      
      千绘在名古屋逗留了几日,也为了应付朝日奈椿和朝日奈梓,她还格外去一些景点让路人给她拍照做留念,当然照片里的女孩子笑容灿烂,漂亮的过分。
      
      似乎明川那部电影拍完了,她收到了相应的薪资,数额比朝日奈风斗之前说的还要多一些,也许是安抚费又或者是其他,她仔细的存了起来,然后数一遍余额,最后满意的回家了。
      
      交任务一样把手机里的照片发给了朝日奈椿,表示自己玩得很开心。
      
      “哦对了,”在家休息的椿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情,放下手里的东西,他翻阅起自己的备忘录来,“你走的第二天,有一位警官来过。”
      
      千绘不动声色的看了他手机一眼,一边问起:“是山田警官吗?”
      
      “我记得好像不是,”椿努力回想一下,然后低头看自己的备忘录,翻了一会才找到自己那天留下来的讯息,“对了,”
      
      他眼前一亮,“羽仁,他说名字是羽仁,至于事情的话……”
      
      他往下一拉,看到了一个电话,“让你回来的时候给他打电话呢,好像有什么比较重要的事情。”
      
      行李箱没来得及整理,她拿着手机往门外走,又换上刚换下来的鞋子,“我还是去警局一趟吧。”
      
      “我送你。”椿也拿了外套走下来。
      
      对上椿眼里的坚持,千绘没有拒绝,“今天不忙吗?”
      
      “这一周应该都在家,”椿穿好鞋子往外走,因为千绘没跟上又放慢了脚步,回头看她,似乎是斟酌了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他问的应该是警察会来找她的原因,千绘抿了抿嘴,并不想让太多人介入进来,于是摇头拒绝,“我没有什么麻烦,可能……只是问几个问题吧。”
      
      到了警局,千绘才发现自己想的有些过于简单了。
      
      她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警官,还有很久不见的……美奈子。
      
      终究还是碰面了。
      
      千绘和警官打了招呼,然后坐在了美奈子的右边椅子上,她挪动了一下,似乎将两人的距离拉得远了一些。
      
      “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在长久的沉默中,千绘在几人的注视下没忍住开了口。
      
      朝日奈椿坐在千绘旁边,也看向了羽仁,那位步入中年的,不苟言笑的警官。
      
      美奈子突然伸手触碰了千绘放在桌子上的手,像被针扎了一样,千绘猛地缩回了手。
      
      这一场景刺痛了美奈子的心,她说了一声抱歉后靠在椅背上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千绘缩回在桌子底下的手抖了抖,摇着头说没关系。
      
      羽仁把那张寻人启事摊开来,朝日奈椿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他随即看了千绘的神色,又快速的扭头,敲击着桌面,“你这是……什么意思。”
      
      羽仁也显得有些难做,但还是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这位美奈子小姐想要和千绘小姐见个面……”
      
      “是我要求警官见一下这个孩子,”美奈子快速的看了千绘一眼,觉得看不够一样,再次深深的看着低头的千绘,努力扯出一抹笑,那是千绘见过美奈子最牵强的笑容,“因为没能照顾好自己的孩子,所以想要满足自己这几年的妄想……实在是抱歉。”
      
      千绘攥紧了自己的手指,没有开口。
      
      “我能,”美奈子温柔的注视着千绘,又有些期待和释然,“抱你一下吗?”
      
      “你也可以拒——”
      
      千绘站起身抱住了她,那是很熟悉的拥抱,但美奈子浑身僵硬,似乎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手臂慢慢合拢,美奈子眼眶通红,“真……好呢。”
      
      如果千绘还在,该有多好。
      
      回去的路上,椿时不时看千绘的脸色,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他斟酌着,“刚刚那个……”
      
      “不认识。”千绘似乎知道他会问什么,直接给了答案。
      
      “哦,这样啊。”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再开口。
      
      三年前千绘来的时候,似乎就是刚刚那张纸上日期重合,而且样貌还有名字,似乎……
      
      就是她本人没错。
      
      不过,既然她不愿意说,他也不能做什么。
      
      两人沉默到了家,直至第二日,右京做早餐的时候,电视里播放着的新闻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今日上午凌晨四点,渔船在东京湾海边捞起了一具女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日常笔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