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孽深重

作者:叶暮了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微波②

      “重明殡仪馆!”杨礼按照林局给的地址,一路导航过来的,他之前都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不过地方也是够偏的,植被都不错,入口还设保安站呢,他车刚到就被拦了下来,他降下车窗,拿出工作证,“你好,这是我的工作证。”
      那门卫看了一下他的工作证,二话没说就让他进去了。他到停尸房的时候,林局他们都在,除了他们报案的,还有几个人,其中有一个穿米色风衣的男子,倒让他多看了两眼,因为长得实在太……好看了,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在低声啜泣着,旁边还站着几个脸色不佳的人,“林局!”他打了声招呼。
      林局点点头,“小杨,你再从新检验一下死者尸体,家属对结果不是太满意。”
      这时,正在啜泣的女人抬起头来哭着说:“我闺女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坠楼,肯定是他们之前给她吃过什么才这样!”陈凤容指着经纪人愤愤说道。
      经纪人脸色就更不好了,“姐,之前尊重你,我们也念着陈茜茜生前是公司的人,把她的遗体送到全市修容最好的殡仪馆,想让她美美走!你倒好,还反咬我们,你知道陈茜茜一个工作人物,你刚刚的话对她影响多大吗?她人死了你都不让她安息,你为了钱真的,真的什么话都说得出口。”经纪人直接气得直发抖,在她看来,陈茜茜就是意外,而陈凤容为了五千万,一直闹不休止,要是被媒体知道了,倒时候就麻烦了。
      “哎!你这女人怎么说话的,你知不知道养一个女儿有多累,我辛辛苦苦一人个把她拉扯大的,她一分钱都没有回报给我,她就被你们害死了,你就不能说句人话?那五千万也只是最基本的,不然你以后让我怎么活?怎么活?”陈凤容越说越激动,居然还拿手里的包疯狂使劲砸向经纪人。
      “你干嘛?”
      “干嘛呢?有话好好说!”
      一阵鸡飞狗跳,激动的陈凤容被林局他们按住了,但经纪人的眼角却被砸出了血。
      在一旁的叶泽虹赶紧叫已经快吓傻了的徒弟们,“快去拿点纱布给这位姐姐。”
      那小徒弟赶紧拿纱布过来,陈茜茜经纪公司的赶紧给经纪人包扎。
      林局把陈凤容稳住,严厉的说道:“这不是你家,不是你想撒野就能撒野的,咱们有事说事,不要随随便便就动手,之前的调查就是陈茜茜是笑气吸多了,精神有些恍惚,才不慎坠楼身亡的,既然你质疑,我们就再从新调查一遍,要是还不服,你就直接上诉吧!”
      林局唾沫飞溅,陈凤容也被这气势吓了一跳,有些怯怯的不敢再闹了,林局这才放开她,对跟他来的其他警察说:“先把受伤的女士送回医院去。”
      “走吧!罗姐!”几个人把经纪人给扶走了。
      林局:“先去看看尸体吧!”
      几个人都进了停尸房,陈凤容没跟着过去,一下子人都走光了,就她一个人留在那里,她东张西望了一下,也自己走了。
      小徐看了一眼身后,然后对林局说:“林局,那女人没进来。”
      林局头都没回一下,“她进来干什么,进来再闹不就更麻烦!”
      走在最前面的叶泽虹笑了一下说:“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我怎么感觉刚刚那女人目的就是为了钱呢!”。
      林局:“嗯,目标明确。”
      叶泽虹:“她这目标还挺有排面的,非得搅着这么多少跟她折腾。”
      林局笑了笑:“话也不能这么说,只要群众有要求,我们必须一线为他们服务。”
      叶泽虹笑了笑,然后看了眼从一进来就不怎么说话的杨礼奇怪的问:“这位是?”
      “喔,被这么一闹都给闹忘记了,这是我们市里最出色的法医,杨礼,他父母都是人民英雄,但都不幸为国牺牲了,这位是这殡仪馆管最出色的入殓师,叶泽虹,你们两的工作性质还是有一点相同的,都和死人打交道,可以相互了解一下!”林局介绍道。
      “你好!”
      “你好!”
      两人握了个手。
      这个殡仪馆很豪华,根本就没有一点死亡的气息,反而有种古香古色的私人别院的感觉,而且每一间房间放一具尸体,叶泽虹带着他们进了其中一间,一进去,冷气十足。
      “这就是陈茜茜!”
      杨礼一看,眉头有一皱,陈茜茜是从高楼坠楼而亡的,特别是她那张脸,完全是面目全非了,而现在却完好无损,气色红润,根本就不像一个死人,而像是睡着了般。
      林局:“这……”
      叶泽虹:“你们知道,我们收人的条件是什么吗?”
      其他人都看向他,他继续说:“我们这儿只收,死相惨不忍睹的尸体,因为我本人很注重美学,我觉得人是上帝创造最美的生灵,怎么出生就给怎么离去,虽然我做不到让他们回到最初从娘胎里出来的样子,但我能让他们永远保留在他们最灿烂的那个时候,就像这个陈茜茜一样,她死的时候五官都被砸得往里面凹了,下巴可能之前她自己垫过,摔下来后下巴已经没了,我又重新给了她一个完美的下巴,脸用黏土加特殊树脂从先塑造了一下,你们看,是不是跟活人一样,她只是睡着了!”
      其他人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并不是这冷死太冷,而是,这叶泽虹说这些的时候精致的脸上带着一种痴迷,感觉做这种事从里面得到的满足感已经深入骨髓里的一种癫狂,够诡异的!
      叶泽虹说完后也发现了他们的表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老毛病又犯了,就尴尬的假咳两下说:“不好意思,老毛病又犯了,吓到你们了。”
      林局和杨礼相视一下,然后说:“职业病,小杨也有些时候吃着饭都会跟我们聊解刨过程。”
      杨礼:“我看一下死者其他地方吧!”他掀开寿布,里面的陈茜茜已经被换上了一件白色礼服,他下意识的往脚腕处看,上面的那道勒痕已经不见了,“之前她脚腕处有一个红色勒痕,怎么现在不见了?”
      林局听了也心里也咯噔了一下,赶紧过来看,“对呀!”他看向叶泽虹。
      叶泽虹倒是不慌不忙的,“哦,在的,我只是给她遮起来了而已,用个卸妆水就擦掉了。”他拿了块卸妆棉,往上面一擦,果然露出了那道勒痕。
      杨礼再仔细的观察了那道勒痕,起码得有两厘米,但也只是表皮上的,跟坠楼没有一点关系,自己的验尸报告结合之前的视频,完全可以排除他杀的可能,“林局,我觉得之前
      给的尸检报告已经是最全面的了。”
      叶泽虹有重新给脚腕处上妆,“估计是那位女士盯上了经纪公司,这种事最好诉讼。后面就是经纪公司和家属的事了。”
      林局也思索了一下,“行吧,今天都幸苦两位了,我再去跟经纪公司商量一下。”
      两人出了房间,花园里的太阳暖暖的照在身子上,才把刚刚的寒意驱除掉。
      林局:“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疯狂吗?”
      杨礼哭笑不得:“我感觉我还挺正常的。”林局刚刚表面看起来很镇定,他估计心里肯定吓得一批!
      “我看你长大的,你正不正常我能不知道吗?”林局假怒。
      杨礼回到家的时候,以为家里的两个留守儿童会像往常一样在客厅打游戏呢,没想到客厅没人,而厨房倒是挺热闹的。
      “哎呀呀,又破了!”黎安然看着锅中刚刚糊好的饼又碎了,可惜道。
      “安然姐,我来,小心油溅到你!”杨豪自告奋勇。可惜他还一样,铲子一进去,糊好的饼又碎了,即使这样,两人的自信心依旧不减,还想再试一下,但杨礼已经看不下去了,因为他们旁边的垃圾桶里已经有好多“牺牲”品了。
      “你们在干嘛?”
      “啊~”
      “啊~”
      他突然出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两人回头就看到杨礼有些尴尬的站门口。
      “哥你今天回来这么早?”
      杨礼:“也没什么重要事,你们要吃什么?我给你们弄吧!”
      黎安然:“我们在视频上看到有人做饼,就学着尝试一下,好像,不是太成功。”
      “哪个视频?我看一下,我试试能不能做出来。”杨礼走了进来。
      两人连忙把视频翻出来,“这个!”。
      杨礼眼神有些沉重,视频里的饼脆黄焦嫩的,明显有滤镜,但看两人期待的眼神他只能尽力而为了。
      最终杨礼还是把饼做出来了,虽然没有视频里那么好看,但两人吃得挺满足的。
      “好吃吗?”杨礼不太自信的问,要是平常,只要他做出来了,即使不好吃,杨豪也得给他吃下去,现在不一样。
      杨豪和黎安然点头,杨礼这才慢条斯理地喝了口汤。
      吃过晚饭后,三个人都坐客厅里,杨礼看了眼正和杨豪看动漫入迷的黎安然,犹豫片刻还是说:“你们知道最近有个女星出事了。”
      “嗯,出什么事了?”
      两人头都没转一下,异口同声的说。
      杨礼:“从酒店十楼坠落身亡!”
      这回两人都回头了,“谁?”
      杨礼:“一个叫陈茜茜的女星。”
      “啪嗒”黎安然手中的遥控器掉落在地,“不,不是吧,她最近才红起来,而且之前还做了一次采访。”她一脸的茫然。
      杨礼:“真的,她的尸检还是我验的。”
      杨豪思索了一会,突然惊道:“哦!那个陈茜茜?之前还在采访中踩安然姐呢,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人,死了活该!”
      杨礼眉头一皱,刚要训话呢,安然就说道:“不能这么说,人都有错,但我们也不能过于偏激,像这种风凉话就更不应该了。”
      杨豪委屈的低下头,“她之前还那么说安然姐呢。”
      黎安然随和一笑,“有些时候听过了就听过了,不要老记在心里,这样真的太累了。”
      杨豪抬起头,“安然姐,你真好!刚刚的话我以后不会再说了。”
      “这才乖!”
      杨礼有些意外,他弟有些时候就是无法无天的小混蛋,只要他认定的事就特别死,没想到黎安然对他的影响这么大。
      杨礼捏了捏杨豪的后颈,“小样,这回有人治你了吧?”
      杨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而黎安然倒有些忧心忡忡的。
      “怎么了?”杨礼问。
      黎安然叹了口气,“就是觉得可惜了,她之前还跟我合作过。”
      杨礼:“人各有命,但我希望我身边的人都好好的,当然也包括你。”
      他说完这句话后,客厅一片安静,黎安然耳朵有点红,有些慌忙的起身,“时候不早了,我先上去休息了。”然后赶紧上楼了。
      杨豪:“看不出来啊,哥?”
      杨礼语气有些慌乱,“别乱说,我只是平常的。”
      “乱说什么?你那么紧张干嘛,其实你两要真成了,我第一个最高兴,近水楼台先得月,你都不知道全国喜欢安然姐的人有多少,三千多万呢!你比人家多了一座楼,加油!弟弟我支持你!”杨豪不依不饶的怂恿道。
      杨礼一阵恼怒,“上次林局跟我说他儿子之前练习的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全套挺有用的,这两天给你也买一套吧,免得你也闲不住。”
      杨豪立马秒怂,“哥,你可晚做的饼真好吃!不,应该说之前都什么都好吃。”
      杨礼冷笑,看着弟弟怂兮兮的样子,手上拿着手机毫不犹豫的给他买了一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