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孽深重

作者:叶暮了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4 章

      第二天早上,贤夫杨礼还在煮早饭的时候,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
      “礼哥,中山路大桥底下答应一起车祸,你现在过来一下。”
      “好的。”杨礼看了看锅里的鸡蛋还半生不熟的,也只能先熄火了。他上楼直接进了杨豪的卧室,这小子还像只猪一样睡得正香呢,杨礼轻轻的拍了一下他,杨豪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带着浓浓的睡音,“怎么了?是不是快迟到了。”
      “不是,刚刚单位来电话,我得过去了,锅里的鸡蛋还没熟呢,后续工作你能不能完成?”
      杨豪吧唧了一下嘴,“能,哥哥路上小心。”
      “乖!”杨礼揉了揉弟弟像鸡窝一样的头发,“辛苦了。”
      “不辛苦,这个我自己能做。”他边说着边起床。
      杨礼放心的去了,令他没想到的是出车祸的不是别人,而正是张婶和啊龙,张婶当场死亡,而啊龙还在昏迷当中,已经被送往医院,现场来看就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死者死因就是头部受到了严重的撞击和肺部穿透,而且车还是租来的,下雨天路滑,又是晚上,车速过快,然后车子就冲下去了,发生事故地段没有探头,但初步判断就是这样,“死者在事故发生的时候把她儿子死死的护住了,能联系上家属吗?其他家属?”。
      杨礼犹豫了一会,刚要张口,就有个警员说:“联系上了,是受害人家属,应该是父亲,说马上就过来。”。听他这么一说,杨礼也没再多说。
      差不多过了五六个小时,一个长相老实的男子一脸风尘仆仆的过来了,是啊龙的父亲,跟张婶和啊龙不一样的是这个男人第一眼看上去就非常老实,他一来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堆邹巴巴的钱,大的小的都有,全掏出来了,就求救就他儿子,让再场的人看得都于心不忍,纷纷当场组织捐款,杨礼也捐了,在啊龙这一家子上他们算是花了不少钱,但反过来想想人都这样了,就当是做善事吧,反正安然也经常做一些公益。杨礼捐钱也没有跟黎安然说,这件事也不打算说,以免她心里添堵。而且啊龙住院后,他们家终于安静了好多。
      但这也只是那么几天而已,阿龙两个星期就出院了,他一出院就又来找到了杨礼家了,一来就是伸手要钱,原因是,他妈就是在这里出事的,他们必须陪点钱,不然他就得天天来要。这终于让杨礼体会到了永远都别拿自己的教养跟流氓讲道理,因为这根本就是对牛弹琴,就连他那父亲都看不下去,过来劝了好几下,啊龙不要到钱就是不走。
      “你今天非得要钱是不?既然跟你谈不清楚那我们就去局里谈。”于是杨礼拿出手机二话不说就报警了。
      徐镇候听伊萌说杨礼报警了,还一脸懵逼,直到在调解室看到斯斯文文的杨礼一本正经的坐着,他石化了两秒,然后也立马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进去,“这是怎么回事?”
      “这人敲诈勒索我们家好几次,还经常来我们家骚扰我们,这对我们的正常生活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平时温儒文雅的杨礼,此时一脸恼怒。徐镇候是知道他真的生气了,他再看看另外一个当事人,越看越眼熟,“这不是前几天出车祸的那人吗?怎么扯上关系了?捐钱还给挪上了?”
      杨礼:“可不是吗?”
      啊龙眼一瞪:“这是他该给的。”
      徐镇候一愣:“凭什么?”
      “就凭他是黎安然的对象。”
      “这跟他是黎安然的对象有什么关系,人家又不是你对象,也不欠你。”徐镇候听他这话又点想笑。
      “可他是黎安然对象,黎安然是我们村的,他就得帮我。”啊龙理直气壮的。
      局里所有人都被他这逻辑给震得无语了,杨礼也特别无语,“实话跟你们说吧,也不怕你们笑话,之前他们母子两就突然找上门,先一创业名义借走了五万,后面一直陆陆续续来借钱,这完全把我们家当取款机了。”
      “你们家有钱借一点还不成了?城里人就是这么小气。”啊龙在一边直嚷嚷。
      而一旁的阿龙父亲一脸难堪,一听到自己儿子之前就跟人家借过钱了,原本微弯的腰有弯了一些下去,他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这两年你妈是怎么教你的,祖宗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阿龙却一脸毫不在意的,“我妈教的怎么就丢脸了?她教我能在这大城市赚钱,你?你就一天天只知道种地,除了种地还是种地,老古董活该穷一辈子,我可不想再跟你一样。”
      “你····你我就算种一辈子的地我也不偷不抢,也没伸手跟别人要,我活的坦坦荡荡,有尊严的活着。”阿龙的父亲激动的说。
      阿龙:“那直几个钱。”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阿龙这毫无底线的观念给震惊到了,同时也像杨礼投来可怜的目光,被这种人缠住就像是粘了狗皮膏药一样。
      “你····今天我要是不打醒你这个不孝子,我就没法跟祖宗交代。”阿龙的爸爸气得脸红脖子粗的,抹起袖子就上去教训他,阿龙对这个父亲也毫不忌惮,“ 凭什么?我妈都没打过我。”
      “别再给我提她,要不是她一昧的惯着你,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了?”
      “你最好就别管我!”
      两人在派出所就打起来了,其他人赶紧上去阻止。
      “哎,干什么?谁让你动手了,这是你爸。”
      “我不想要这样的爸!”阿龙一个用劲就把他父亲给推地上了。
      徐镇候一看就火了,他整个人,人高马大的,一只手就把阿龙提到一边,“你干什么?你当这儿是你家吗?你想撒野就撒野?这个社会是有法有规束的,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这么样?要是这个社会上谁都像你这样,这世界不得乱套了?还有你刚刚推的人是你父亲,生你养你的,在你出车祸,半死不活的时候第一时间拿着他所有,跪在医生警察面前求救你的父亲,没有谁比他更伟大,看看你现在,干的还是人事吗?”
      阿龙被徐镇候这么一提加这么一吼也被镇住了一下,而被推倒在地上的阿龙父亲坐在地上哭起来了,“警官,你们把他抓起来吧,我是管不了他,管不了了。”
      在场的所有人看着都无不怜悯,都这么一把年纪了,却有这么一个儿子,徐镇候按住他,“给我老实点,你就先在里面几天接受一下教育吧。”
      这下啊龙才慌了起来,“爸,我不要进去,我错了,你带我回家吧!”
      他爸坐在地上,摸了摸眼泪,“你就去里面反省反省吧,我是教不了你了,教不了了。”。
      就算啊龙再怎么求饶,还是被带进去拘留了,他父亲临走前,郑重的对杨礼说:“小伙子,我们家啊龙欠你的钱,我会想办法还上的几天正好在这里,当着各位警官的面,你们都做个证,欠下的钱我都会还清的。”
      杨礼:“没事不急,我相信你。”他当然不会说不要还之类,因为一看着啊龙的父亲就是个老实正直的人,自尊心特别强,把尊严看的比什么都重,所以要是说不用还了就是看不起他。待这微弓的背影走出派出所的大门,大家的心都无法平静,“真的是一对父子,差距怎么这么大?”
      “不知道。”
      “礼哥,他是怎么找到你家的?”
      杨礼无奈的说:“上次在医院里碰到了,后面就跟着车找过来了。”
      “哇这种人真可怕。”
      “啊,我想起来了。”伊萌突然说道。
      其他人:“想起什么来?”
      “上次我们在医院的时候,是有一个女的来找安然要钱,当时安然还给了两万呢,礼哥,是不是就是他们母子两。”
      杨礼点点头。
      “哇塞,这年头什么人都有,以为别人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脸都不要,早知道那天就不给他捐了。”
      “好了,你们也别废话了,该做什么作什么去。”徐镇候开始赶他们,他们这才散开,然后徐镇候回头无语的看向杨礼,“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杨礼:“我也很无语。
      听到阿龙被拘留一段时间之后,杨豪都感觉轻松了不少,“终于,他再来闹,我都怕他找上学校。”
      杨礼:“没事有我呢。”
      黎安然:“早知道当初在医院就不应该给他们钱。”
      杨礼安慰道:“谁知道他们这么贪得无厌,现在没事了,过好我们的日子就行了。”
      “嗯。”
      他们是想好好过日子,可是有人不想,在看守所里学习了几天被放出来的阿龙,在里面不仅没有改过自新,反而对黎安然的恨意就更深了,他想要是当初黎安然干脆一点拿钱,他也不会天天去她家要,更不会被送到看守所,阿龙是个非常会看形式的人,吃软不吃硬,经过上次的事,他终于相信杨礼是跟警察局有关,他是不会再去招惹他了,也不敢去招惹,所以他把目光放在了黎安然身上,他就不信他还弄不过一个女的。
      因为之前他让黎安然给他安排一个助理位置的时候,黎安然让他去找她老板,给过他地址,所以他又去租了一辆车,天天跟踪黎安然,等待机会下手。他租的车子很大众化,就停在黎安然公司门口比较偏僻的绿化带旁边,不容易被发现。
      经过几天的跟踪,终于让他逮到机会了,平常的黎安然要不是公司保姆车接送,就是杨礼接送,今天终于让他看到她落单的时候,他看到黎安然从公司出来,进了自己的车,然后开始行驶,他也赶紧打火火跟上。而就在两辆车前后启动的时候,早早下班的杨礼为了给黎安然一个惊喜,也到了公司门口,只不过他刚到就看到黎安然的车已经启动了,他刚想开过去,却发现一辆普通的小车也从里面的绿化带里开出来,直直插进了他和黎安然的车之间,然后跟着黎安然的车方向行驶,他觉得有些不对劲,而且黎安然开的方向也不是回家的路,一种莫名的不安感让他也没打电话给黎安然就这么跟着去了。
      黎安然的车子在市区兜兜转转,转了好长时间,然后出了城,啊龙也毫不犹豫的跟上,出了城的黎安然车速突然快了许多吗,啊龙毫不迟疑的踩下油门也跟了过去,因为他的车紧跟着黎安然的车,前面是一片盲区,而黎安然一直在加速,啊龙也一直跟上,突然在阿龙猝不及防下,黎安然突然一个急转弯,后面的阿龙看向前面的路况时一脸惊恐,但已经来不极了,他慌乱的踩下油门,但都无动于衷,在他惊恐的眼神中,车子起飞,在到坠落,也就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
      而在保持在一段距离的杨礼目睹了这一切,同一时间他踩下了刹车,黎安然的车子没有做任何停顿,拐弯就走了,杨礼在车里捂住了嘴,他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周围,这已经是算得上荒野郊外了,这个时候没有车,他放下捂着嘴的手,缓缓下了车,他慢慢走到了阿龙车子坠落的地方,不是很高,但是车子连人都进去了,他现在往下看,腿有点软。
      杨礼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黎安然和杨豪照常点了外卖,每次杨礼不回来煮饭时,他两就是这么过的,见到他回来了,两人都高兴的迎了上来,“你这么现在才回来,再不回来替你点的那一份都要被小豪偷吃完了。”
      “安然姐你这么这样?不能我一个人背锅,明明你吃得也不少。”杨豪不服气的说。
      “哎,你手怎么这么凉?”黎安然拉着他的手感受到了他手上异常冰冷的温度。
      杨礼不动声色的,“刚刚回来的时候开了车窗,一路上被吹的,小豪你吃饱了没?”
      “早就饱了,我上楼复习了,你两继续。”说着就上去了。
      杨豪的身影一进房间,杨礼突然整个人压抱在黎安然,黎安然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杨礼的头埋在黎安然的肩膀上,把她抱紧了些,有些撒娇式的说:“你以后一定要多爱我一些。”
      这样有些缺乏安全感的语气和举动,黎安然有些哭笑不得,她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当然,你是我的爱人,我不多爱你些,去爱谁?”
      杨礼还是静静靠了一会,然后起来,突然说:“等这学期结束后,我们把小豪送到国外吧!”
      黎安然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快?”
      “反正早晚都得出一次的,早送早让他习惯。”
      黎安然思考了一下,“也行,不过他肯定要闹小脾气吧。”
      “没事,他这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
      “嗯,你···今晚,有点怪。”
      杨礼微微一笑,“哪里怪,只是有点累而已。”
      黎安然也笑了一下,“那就先吃饭,早点休息,刚回来就干嘛那么煽情。”
      “我爱你!”
      “我知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