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孽深重

作者:叶暮了了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天使和魔鬼之间,就只是一双手的距离!
      盯着罗羽陈的那些警察也没想到,前一秒还在跟其他病人一起在院子里晒晒太阳,玩捉迷藏的人,明明看着跟院子里的人没什么区别,一下子就借着捉迷藏的幌子,从较矮的墙,翻出去了。
      “让你们一天到晚就跟个人也能跟丢?一天干什么?看到往哪个方向跑的了没?”
      隔着手机屏幕都感觉到了林局的怒意,那几个警察被骂得脖子一缩,赶紧说道:“看清了,他往城西方向跑了,但是他刚刚翻墙的时候脚好像扭了,一扭一扭的跑了。”
      “扭脚了还能让人跑了?你们先跟过去,保持联络,我们马上支援。”林局两眼发亮。
      小余不解:“林局,人都跑了,为什么,你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林局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也案子快破了,我能不高兴吗?”
      小余挠挠头,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林局:“快点!别在发愣。”
      “呼哧!呼哧!”
      罗羽陈不停的跑着,他们这几天一直都盯着他,虽然很隐蔽 ,但他就是知道,当他翻墙开始,身后追过来的那三个人就证实了自己的直觉没有错。一开始只有三个人,可后面他听到了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警笛声,他知道他跑不掉了,但一开始他也没打算跑,世界那么大,从来都没有过他的立身之处,而且······他讽刺的闭上眼,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天这句话是落在他身上了。他跑到垃圾焚烧处就不跑了,愣愣的站在那里。
      “站着不许动!”后面追上来的三个警察也追得气喘嘘嘘的,见罗羽陈停在了垃圾堆旁,也不敢贸然上前,没一会闪着警示灯的警车从四面八方过来,把罗羽陈围住。
      “罗羽陈,请注意,站着别动,请配合!”从喇叭中传来的声音在这郊外的垃圾堆显得十分空旷。车上下来了人,拿着枪对着罗羽陈,罗羽陈没跑,他双手做出投降状,慢慢转过身,空气中弥漫着从垃圾堆里传出的焦臭味,熏得他眼眶隐隐约约有些模糊。
      小余警惕的说:“林局,他这么配合会不会有诈?”毕竟对方之前残忍的杀害了两个女孩。
      林局看了一下他,“管他有没有诈都得过去。”
      事实上,罗羽陈就是不打算逃了,当冰冷的手铐铐上他的双手的时候,他都没有反抗,但要把他带回车上的时候,他却没动。
      小余:“走,别再想使什么花招,你是跑不掉的。”
      罗羽陈就是不动,就这么盯着这个垃圾堆,突然说:“你知道这个地方以前是做什么的吗?”。所有人都疑惑的互看了一眼,罗羽陈继续说:“这以前是我的家啊!”
      他这话一出,大家都愣住了,他们调查得知的信息是罗羽陈家遭遇火灾后,他就疯了,不,应该是说一直装疯卖傻到了今天,关于这个人的记录太少了,这些少得可怜的信息还是从大多年过半百的老人口中打听到的,对于其他人,罗羽陈就是一个睡大街的流浪汉,甚至连名字都怒知道。
      罗羽陈自顾自的说下去:“当年的我,成绩优秀,家中有父有母,但是,后来我没家了,父母也没了,那天我眼睁睁的看着家里着火,却没人帮我,当这儿成为一片废墟之后,他们就往这儿扔垃圾,之后就顺利堂皇的成为了公共垃圾堆,他们往我身上吐口水,扔臭鸡蛋,那些小孩,我不疯也被他们逼疯了。”罗羽陈陈述着以前的过往,淡神情已经麻木了,他那张像油布一样灰油的脸,看不到一丝涟漪。
      林局叹了口气,问:“那为什么要伤害那两个女孩?”
      罗羽陈无所谓的一笑:“她们也一样,那天我只是到亭子里小憩一会而已,她们两人过来就说我。”
      林局:“说你什么了?”
      “她们说:‘你看那个人,这么脏还睡亭子里,真没素质。’那个年轻一点的还对我吐了口水。”
      “所以你就把她们杀了?”
      罗羽陈:“杀了!我一直处处想躲掉世人对我的伤害,可他们偏偏不放过我,这世上就没我的立足之地,可我是人啊!活生生的人,所以,他们看不起我,嫌弃我脏,我就用了一个办法解决了这一切,以后他们都不会觉得我脏了·呵呵!”这下的罗羽陈是真有点魔障的感觉了。
      “这不能只怪他们,你要不在这装疯卖傻,自暴自弃,生活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你不该用这么极端的·····”
      “你又不是我,又没经历过我的人生,没受过我之前所受到的屈辱,怎么会明白?别老一副圣母样子,我实在看的恶心,人死了办案的时候你们比谁都积极,我受到伤害的时候谁站出来帮我了?谁?有谁?”罗羽陈到后面已经完全失控了,他愤怒的咆哮着。
      在场的人却没人能回答他,他们的使命的确是为人民服务,但也不是神,没有预知各种社会不公的事。如果有这个能力,他们肯定会伸出力所能及的手,避免今天的悲剧发生。
      林局等他情绪稳定些了再问:“那我们说点别的,纪月缺失的身体部位呢?”
      罗羽陈扬着下巴,语气讽刺的说:“你们不是挺能耐的吗?说不定把这里挖深点就能挖到了。”
      这样的态度——“到底在哪里?”林局再次问道。
      罗羽陈:“我都说了,挖不挖就随你们了。”
      “你···”小余的脾气上来,虎着脸就要上去,林局拦住他,额头青筋有些凸起,暗示着他也是极大的忍耐着,但也只是说:“把他带回去继续审问,留一部分人就在这里找,掘地三尺也要把头给找着。”
      审讯室里!
      小余:“说说你是怎么杀人的?”
      罗羽陈:“给她们打了点麻醉药,后面就动手了。”
      “可罗莉在两个月之前就消失了?这中间她在哪。”
      罗羽陈往后靠在椅子上,“在郊野的小废屋里,一开始我也只是吓吓她们而已,只要她们道歉了我也就放了她们,没想到那两个臭娘们嘴不仅臭,还硬,不仅不道歉,还威胁我要找人收拾我,慢慢的,我耐心被耗完了,两个月,我给过她们时间机会的。”
      “那你手段这么残忍?药又是哪里来的?”
      “小工厂偷的,说真的,他们的安全防范措施一点都不好,厂房谁都可以进。还有什么要问一次性。”罗羽陈虽然铐着手铐,神情倒是一点都不紧张,根本就没有一个杀人凶手被抓捕的慌张或者是一丝内疚,全程就跟在接受采访一样随意从容。小余是真的想过去给他两拳,那毕竟是两条命,他怎么还能这么理直气壮?但他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他来这儿已经有一年多了,不能再这么冲动。
      他喉结动了动问:“那你一次性说清楚,为什么后面又把罗莉的尸体扔王文强家里,而把纪月扔垃圾堆?”
      罗陈羽:“其实我两人都想解刨了的,可是时间来不极了,我就把先解刨的那具尸体扔了,他们家院子还挺方便的。”
      “你跟受害人之前认不认识?”
      “长官,我之前就说了不认识?”
      “那那条微博怎么回事?”
      “我把手机拿出来翻了一下就知道了,原来两人之前就有过节,我就将计就计咯!”
      小余:“那么人是你杀的,还有没有共犯?”
      罗羽陈无所谓一笑,有些轻蔑的说:“要什么共犯?反正就算我杀了人那么又不能拿我怎么样?”。
      小余:“你什么意思?”
      罗羽陈伸着脖子轻声问:“请问,那颗头找到了吗?”
      审讯室一片静寂,过了几十秒小余才咬牙切齿的说:“你耍我们?”
      “哈哈哈哈··········多可笑,你们永远都找不到那颗头颅的,哈哈哈哈!”
      面对罗羽陈的嚣张,小余真的忍不住了冲上去就想给他点教训,外面赶紧冲进人,把他拉住,“放开我,今天不给他点教训我就不姓余!”
      “冷静点!”
      罗羽陈更是嚣张的指着自己的头叫嚣道:“来呀!就往我脑袋上打,就往这,我保证不跑。”
      “都在干什么?当这儿是养猪场吗?”林局一声怒吼,顿时审讯室又安静了下来,林局看了一眼小余说:“你先出去,换我来。”。小余胸膛依旧大力起伏着,但也没说什么的出去了,只不过关门声音很大。
      林局重新在小余之前坐的位置坐下,好好的看了一下罗羽陈,才开口:“罗羽陈!”,被叫的人看向他,林局继续说:“现在的你真的没有一点小时候的样子,我是结合回忆和访问才弄清楚的。”
      罗羽陈狐疑的看向他:“一脸神神叨叨的,什么意思?”
      林局十指相交放在桌子上说:“你初中表彰大会上的颁奖仪式你还记得吗?”。
      罗羽陈沉默了一下,然后慢慢太起头,一脸不敢置疑的看着他。林局:“都过去那么久了,我那个时候还只是个刚刚进局的小菜鸟呢,但你的奖是我给你颁发的,你们学校邀请了我们局里的人。那个时候我觉得你以后会大有出息·····没想到你···”
      “那又怎么样?那都是那么多年过去的事了。”
      “也对。”林局停顿了一下又突然问:“你父母到底怎么死的?”
      “不是说了嘛,死于火灾···”
      “我要的是实话!”林局突然大声道:“据了解,当时发生火灾是真的,但你没有叫人帮忙,你之前说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是假的,反而是发生这么大的火灾后,你也没说报案,就任由你父母就烧死在里面。之后你又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回来就是这幅样子,所有人都以为你疯了,你父母是怎么死的?”林局在说着些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他,这一刻在罗羽陈之前无所谓的脸上终于找到了一丝破绽。他嘴唇动了一下,手指也相互搓了一下,这些虽然很细小,但全落落入林局的眼里。
      罗羽陈又沉默了一会终于说:“也是我杀的。”
      虽然之前已经猜测到,但亲耳听到还是震撼无比,还有不可思议,“那是你父母······”
      “他们不配!”罗羽陈情绪有些失控的吼道,“一个嗜赌如命,一个不守妇道,他们有哪一天花一分心思看过我,我什么事都努力做到最好的,但是他们只爱自己,他们把我生下来做什么?后面我已经麻木了,我也想只爱自己,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脱离这个家,可是·····他们把我的助学金全败完了。”说这句话的时候罗羽陈眼里都是深深的恨意。林局看得出来,这个时候的罗陈羽是真的只爱自己了,那笔奖学金应该是他最后一根稻草,但·······
      “纪月的头在哪里?”
      罗羽陈含着泪水的眼睛有些空旷的看着他,但林局感觉他根本就没在看他,他说:“你们永远也找不到,我是不会说的。”
      罗羽陈说不会告诉他们纪月的头在哪儿,说不说就是不说,任凭谁进去审问就永远一句:“我是不会说的。”
      林局他们把垃圾堆翻了个底,还到之前罗羽陈说的那个废屋里,还有王文强中都没找到,而王文强也始终表示自己是冤枉的,没有找到头,始终无法结案。
      而黎安然他们这边本来说去两天就回来,但要回来的那一天刚好遇到了下大雨,引发山体滑坡,路封了,杨礼没办法又给杨豪请了假。道路一通杨礼就赶紧去接两位小祖宗,在回来的路上接到了林局的电话。
      罗羽陈自杀了,用磨尖了的牙刷,但是纪月的头没找到。
      “怎么了?”看到杨礼有些疲惫的脸上带着不可思议,黎安然担心的问 。杨礼挂掉电话,突然一把抱住了黎安然,在杨豪的面,“没事,你们都安然无恙的回来太好了。”明显有事,但他不说,黎安然也不好问,也回抱住他,这时第三双手突然也抱住了他们,两人奇怪的一看是杨豪,他从后座伸了大半个身子出来,努力的把两人抱住,还轻轻的拍了拍两人,一副小大人般的:“一家子这么能把我忘了呢?哥哥开车,安然姐你先睡一会,晚上的碗筷我包了。”
      什么跟什么呀?两人哭笑不得。
      “行了,回家吧!”杨礼重新驱动车,只要他们一家子好好的,这比什么都重要,幸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