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末日本丸

作者:珂洛斯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不提刀剑们在内心挣扎中怎样度过了一整个夜晚,藤树倒是在刀剑们走后,把头埋进被子里直接睡到日上三竿,直到吃午饭时才被阳光晒醒了过来。
      
      藤树浑浑噩噩的梳洗好自己,一步入主厅,就见所有付丧神都齐齐转头看了过来。
      
      气氛在一瞬间凝滞了。
      
      藤树不理会绷紧了脊背的刀剑们,自顾自的走到主位上坐下,目光落在浅金色头发的小短刀身上,冷淡道:“五虎退,过来。”
      
      被叫道名字的短刀站起来,走到藤树面前跪下了膝盖。
      
      藤树向他伸出了手,手指触碰到五虎退软软的头顶时,小短刀虽然捏紧了手指却没有闪避,甚至还为了便于审神者动作把身体伏的更低了一些,一副任他处置的样子。
      
      看来还真是一点都不怕他,或者说,不管是审神者想要做什么,他都已经可以坦然接受了吧。
      
      相比起五虎退,骨喰藤四郎和小夜左文字已经紧张的站了起来,但是没有藤树传唤,也不敢直接上前,但眼睛却紧紧盯在藤树触碰五虎退的手上。
      
      明明是以胆小和软糯出名的刀,却因为想要保护同伴,而变得勇敢的惊人吗?
      
      藤树眼眸柔和下来,收回手从怀里取出小短刀的本体,递到五虎退的眼前,说道:“昨天忘记了,现在还给你。”
      
      “为什么……您真的,不折断我吗?”小短刀愣愣的接过本体,脸上出现了迷茫的神情。
      
      “我没有做任何伤害你们的事,你就因为怀疑跑出来刺杀我,确实很说不过去……但你是为了同伴在战斗吧?比起折断你,我更希望看到你为了保护我而战斗的那一天啊。”藤树趁着这个姿势可以居高临下,赶紧又揉了揉五虎退软软的发顶。
      
      “可我,我是噬主的刀……您真的愿意让我这样不洁的刀剑随侍您吗?”小短刀落寞的垂下了眼眸。
      
      “别说傻话,”藤树并不认同短刀的想法,目光柔和的看着他,说道:“昨天见到这把刀时就想说了,削骨如泥,真的是振好刀啊。”
      
      “所以不用怀疑自己,坚定,锋利,一往无前,对于我而言,你们就是最好的刀。”藤树弯起漂亮的眉眼,露出了笑容。
      
      五虎退蓦地睁大了眼睛,眼里好像有什么终于碎裂开来,沉默了几秒钟后,小短刀忽然抱住了审神者的手臂,将脸埋进审神者的手掌。
      
      到底还是小孩子的身体,容易受到“恙”的影响,情绪波动也要比成年付丧神激烈很多。
      
      “对不起……”五虎退哽咽着道歉。
      
      感受到手心上落下冰凉的东西,藤树拍了拍小短刀的头,说道:“别以为我会说没关系,吃过饭后去修复池把自己泡好,然后我会试着为你除恙,过程肯定很不好受,但你活下来的话,你刺杀我的事就算两清了。”
      
      “可以吗?”藤树问。
      
      “可,可以的,我会做好的。”五虎退拉着审神者的手臂,一边断断续续的抽泣,一边用力点头。
      
      花了点时间把哭到打嗝的五虎退哄回座位,藤树活动了一□□子,双手扣在一起抻了个大大的懒腰。再度将目光投向他的付丧神,才后知后觉的发问:“大家昨天都没休息好吗?”
      
      “……”
      
      付丧神们眼底挂着浓重的青黑,看着睡饱之后明显容光焕发心情愉悦的审神者,原本还有些忐忑的心情暂时褪去,只剩下莫名很想要噬主的冲动。
      
      压切长谷部端来午饭,藤树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他一边用筷子夹起天妇罗放在嘴里咀嚼,一边对刀剑们说道:“不单是五虎退,你们身上的伤放着不管会加重‘恙’的感染程度,一会儿我会把修复池开出来,退先来,剩下的人自己安排顺序,至少先把伤泡好。”
      
      藤树说完抬起头,却看到成年刀剑们都是一副复杂的样子,问道:“你们怎么都这个表情?”
      
      “不,只是……”笑面青江小心翼翼的说出了刀剑们的心声:“您真的不责罚我们吗?”
      
      “说什么呢?”藤树温柔的笑了笑,露出了属于成年人的狡诈嘴脸,“比起折断你们,难道不是把你们治好,让你们全心全意的为我工作,并且用一生的时间来后悔你们做下的蠢事,才更称得上是责罚吗?”
      
      享用了美味的午餐后,藤树指挥纸片式神把四种资源源源不断的投入到修复池中,直到池面都泛起浓郁的灵力雾气才停止。
      
      刀剑付丧神们全部去换上了白色寝衣,站成一排向审神者郑重地鞠躬致意,然后才一脸凝重的迈进修复池。
      
      “恙”产生于付丧神内心的黑暗,并且时时刻刻都在侵袭着付丧神的身体。但染“恙”的付丧神治愈起来是很麻烦的,不单是修补本体需要消耗掉成倍资源和时间的问题,泡修复池本身也会给付丧神带来极大的痛苦。
      
      不过付丧神们对疼痛的忍耐简直超出藤树的预期,就连短刀都只有在实在忍受不了时才难耐的动动身体,成年付丧神更是面不改色,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短刀身上,时刻看顾着他们。
      
      虽然付丧神们都表示他们并不需要审神者陪同,但藤树还是非常不放心的在池边转来转去,最后干脆趴到池边紧紧盯着他的付丧神。
      
      笑面青江等人被盯的浑身不自在,不过这种别扭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在修复池氤氲蒸腾的雾气中,审神者眼皮越来越沉,最后枕着手臂陷入了沉睡,袖子垂落到修复池里也浑然不知。
      
      压切长谷部默默上前,为审神者把袖子捞起来摊到一旁晾好,与笑面青江交和石切丸换了一个眼神。
      
      修复室内温度很高,倒不担心审神者着凉,但付丧神们还是或多或少的察觉到了问题,都对审神者的异常嗜睡表示了担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