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狂欢夜[无限]

作者:从0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人与猫

      这条河的水流并不急,到了河面结冰的冬日就更平缓了,按理说尸体怎么也不可能飘出那么远去。
      可他们就是没找到,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找到。
      
      有人说或许沈奶奶没死,只是鞋子和行李掉在了那里而已,那么……人没死的话,又去哪儿了?
      其他村民们还在猜测这一点,而宋辛则已经确信——这位老人一定死了。
      
      否则,这场游戏既没有凶恶的怪物,又没有吓人的阴魂,何必让玩家们直播给“它们”找乐子呢?
      
      她跟着男人们又朝下游多找了一段,依然没有任何发现,便返回了杨柳村去。其他人接着往下找,并请她过去通知马贵一声,让他赶紧过来。
      
      当她走进村子,正顺着小径朝马贵家走去的时候,两名蓝队成员忽然从后面追上来,拦在了她面前——
      
      他们的神色看起来有点慌张和心虚,两人的右手都背在身后,停在宋辛前面后,其中一人用胳膊捅了捅身边的男人。
      
      旁边的男人轻咳了一声,猛地一下将背在后面的右手拿了出来。宋辛看见,他手里握着一把小刀。
      另一个男人也跟着拿出手,手中同样握着一把刀。
      
      他们将刀尖对着宋辛,站在距离她三步远的地方,结结巴巴地说:“赶紧,赶紧把你们的线索都交,交出来,否则我……我们就杀了你!”
      
      宋辛歪了歪头,一言未发地与他们对视起来。
      周围一片寂静,白雪皑皑,三人站在雪地里,默默地对峙了大约三分钟。
      
      那两个男人在宋辛平静的注视下越来越紧张,其中一个忽然懊恼地大叫了一声,用力将刀子扔到了旁边积雪之中,抱头道:“他妈的,老子当了这么多年好人,突然要我来威胁一个女人,老子办不到啊!”
      
      另一个男人苦笑着放下了刀子,侧身朝旁边让去,对宋辛说道:“你走吧。”
      宋辛勾了下嘴角,默默迈步向前走去。
      
      她走出一段距离后,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两人正站在那边无奈地说着些什么。
      真可惜啊——宋辛心中闪过如此感慨。
      
      是可惜了两个善良的人被选入这种不得不互相残杀的世界,还是可惜刚才没有机会跟他们打一场试试看?
      或者,是因为他们一时手软放过敌人的行为将导致他们自己丧命这种可能性,而感到可惜?
      宋辛自己都说不上来,也许三者皆有。
      
      当她回到马贵家的时候,才刚进大门,就看见蓝队那个西装男人正坐在正上方的堂屋之中。
      
      在男人面前的位置有一盆炭火,马贵的声音从半开着的门后传来——
      听起来,他正在说关于沈奶奶的事情。
      
      宋辛微微皱了下眉,加快脚步走过去,直接推门进了堂屋。
      马贵见有人来,暂时停下了话头,向宋辛打了个招呼。
      蓝队成员也朝她笑了一下。
      
      宋辛走到炭盆前坐下来,伸出手对着炭盆烤起来,感觉冰凉的指尖恢复些温度后,才说道:“接着说吧。”
      
      马贵便继续往下说了下去,说出来的内容却还不如宋辛在少年那里听来的全面。
      在他口中,只说沈奶奶忽然成了个时好时坏的疯子,然后就开始吐槽起她疯了之后干的那些事情。
      
      马贵不懂她到底是怎么疯掉的,但宋辛和蓝队玩家都很清楚,她不是疯了,她只是病了——那都是老年痴呆症的症状。
      
      对于宋辛而言,马贵说的这些事情已经无法给她提供什么有用线索了,但蓝队玩家比他们后找到这里太久,所以这些话倒还能给他一些提示。
      
      但宋辛也不能因此而打断马贵,因为她将要告诉马贵的消息比他现在所说的这些,更能给蓝队玩家提供线索。
      
      好在没多久,李翠就神神秘秘地过来将马贵叫了出去。
      蓝队玩家则留在堂屋里,等马贵进来接着和他说,谁知马贵很快急匆匆走进来,说有急事要去办,就带着铁铲出了门去。
      
      宋辛看他拿铁铲,心里就大概明白了,估计是村里有人看到了外面河边找人的村民,回来告诉了李翠。
      堂屋内就剩下了宋辛和蓝队这个男人。
      
      男人坐在炭盆边没有动,两只手放在上面取暖,炭火发红的光倒映在他眼睛里,当他盯着宋辛看的时候,那目光中就像有一团熊熊烈火,看起来极为凌厉。
      
      然而他的视线再凌厉也没用,因为宋辛根本没有看他。
      她正低着头慢慢将湿漉漉的裤腿卷起来,一眼都没看过对方。
      
      男人颇有一种铁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他收回双手搓了搓手心,开口道:“看来马家出了些什么事,而且你早就知情。”
      
      宋辛抬起头来,朝他招了下手示意他靠近点。
      
      男人狐疑地眯了眯眼睛,慢慢凑过来。
      紧接着,宋辛伸出双手在他肩膀上抹了两下——又是水又是泥的手指立刻干净了不少。
      
      男人的表情变得很精彩,他不可置信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脏兮兮的外套,又瞬间抬头瞪向宋辛:“你干什么?”
      
      宋辛笑了笑,目光平静地回视他:“你们又干了什么?”
      
      男人愣了愣——他知道宋辛离开杨柳村去大河村的事情,也因为这个才查到了马家来,在他到马家之前,他就让另外两个队友守在了村头附近,告诉他们等宋辛回来后一定要让她说出线索,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行。
      
      而刚才他却看到宋辛毫发无损且神色淡然地走了回来,所以他还以为是两个猪队友根本没按照他说的话去做。
      可现在听宋辛这么说,他才明白,她应该是和那两人遇上了的。
      
      既然她表现得这么平静,那是不是说明……他那两个猪队友都被她打败了?甚至有可能,已经被她杀了?!
      
      男人的脸色变了好几次,最后猛地站起来,拔腿便往外走——之前这个女人就反应最快,抢先摸走了尸体上的道具,现在她一个人就有两种道具,他还是不要硬碰硬比较好。
      那既然她不好对付,当然还是先去外面看看马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更重要。
      
      宋辛没有阻拦,她也拦不住。
      大河村来了十来个人沿着河道往下找,这么大的动静,就算这个人暂时不知情,其他玩家也很快会注意到,根本不可能一直瞒着蓝队。
      与其想方设法隐瞒线索,不如赶在他们之前尽快找到完成游戏的方式。
      
      宋辛看着男人走出大门,才慢慢站起来,向着村长家的方向走去。
      既然她能在马四家中找到线索,那么蓝队所居住的村长家,或许也有什么线索。
      
      村长得知了沈奶奶失踪的事情,此时已经赶去河边了,不在家中。但他妻子在家,宋辛询问了关于村里最近发生的怪事,但对方并不回应,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就像之前宋辛去刘家时一样。
      
      虽然没能得到切确信息,但这却证明了在村长家的确有线索存在。
      
      天色渐渐暗下去,宋辛返回马家不到十分钟,就见马惟抱着猫儿回来了。
      
      她只看了宋辛一眼,就又低下头去跟猫说话,那副温柔爱怜的样子,活像怀里抱着什么稀世珍宝。
      
      宋辛一直在看着她,但马惟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猫身上,完全没有要交流的意思。
      反倒是马惟怀里的猫,始终在用那双圆圆的棕色眼睛盯着宋辛。
      
      它的瞳孔细得只剩下细长的一条线,两只耳朵高高竖起,看起来对宋辛充满了敌意。
      
      宋辛有些奇怪,她也喜欢猫狗,以前在路上遇到小猫小狗的,还经常停下来逗逗它们,那些小动物也表现得很温和,从来没有像这只狸花猫一样对自己抱有这么大敌意的。
      
      而且……她有哪里得罪过这只猫吗?
      
      这时候,堂屋外传来低低的一点声音,宋辛抬头看去,见汪明站在外面朝她偷偷使了个眼色。
      宋辛看了马惟一眼,起身走出门去。
      
      汪明伸手就来拉她胳膊,拽着她快速朝下面的睡房走去,等走进门宋辛才发现,另外两个队友也都在这里等着了。
      
      那两人的神色看起来和宋辛一样茫然,汪明转身把门关了,才神情凝重地低声说道:“你们知道我跟在马惟后面看到了什么吗?”
      
      黑衣男人说:“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啊!”
      
      汪明目光从三人脸上一一扫过,开口道:“我看见她抱着猫直接走去了后山坟地,我不敢跟太近,就看见她一直往坟地里面走,最后在一堆雪那里停下来,把猫放下就开始挖。”
      
      在马惟疯狂挖雪的时候,那只猫又转身奔向了这头,吓得汪明赶紧往后躲了躲,等他再看时,正好看见猫从那个有洞的坟包里钻出来,嘴里还叼着一只死老鼠。
      
      猫坐在马惟身边将老鼠吃到一半时,马惟挖雪的动作就停了下来。
      
      汪明隔得有些远,一开始都没看出来马惟到底从雪里挖出了个什么,只能看见一长段黑漆漆的东西。
      
      但很快,他就看见了恐怖的一幕——
      
      那只狸花猫放下了嘴边吃到一半的老鼠,喵呜一声大叫,四肢猛地跃起,向那东西飞扑而去!
      
      就在它从那东西上面跃过去的同时,它忽然就像猝死了一样砸落到了积雪之中,没有再发出任何一点动静。
      
      反倒是那东西……
      汪明看见它动了动,然后直挺挺地从地上坐了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这被马惟挖出来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人,一个头发花白,身形佝偻的老人!
      
      他当时又惊又怕,连逃跑都忘了,就呆愣地盯着那边看,只见老人坐起来之后又抬起右手伸至嘴边,做出了像猫舔爪子时一样的动作!
      
      紧接着,她又四肢着地,向那半只没被吃完的老鼠扑过去,并埋下脑袋,用双手抱着死老鼠,大口大口地啃咬起来……
      
      在这段诡异恐怖的场面发生之时,马惟就一直微笑着站在旁边看,甚至当老人去吃死老鼠的时候,她还爱怜地伸手在老人花白的头发上摸了几下——仿佛在抚摸一只宠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这里就可以说了,这个故事灵感就是来自猫脸老太,但是改得很厉害~
    非常感谢大家给我投的雷还有营养液!我怕作话太多影响阅读,所以就没在作话里列名单,不过今天要单独感谢一位小天使渔筝筝。!因为我收到了有史以来第一个深水!
    来个简单粗暴的感谢方式:明天加更一章~
    然后评论有希望多更的,由于现在这本文还没上推荐,所以得慢慢更新养一下点击追看什么的,等后面上推荐了我会看情况加更的~
    再次感谢大家,让你们破费了,么么哒!



    吾妻阮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