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狂欢夜[无限]

作者:从0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计划

      房间里短暂地静了静,黑衣男人面色沉沉地开口问:“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做?”
      
      宋辛的目光向马惟看去,微微摇头:“天亮再说,先分两组守夜睡觉吧。”
      
      马惟这个人的存在其实约等于无,但至少守个夜没什么问题。
      天亮之后,他们才一起去了马贵夫妻两人的房间。
      
      那间房的房门是开在堂屋里面的,宋辛上前推了一下,发现房门从里面上了锁,无法打开。
      好在这只是木头门而已,两名男玩家拿了些工具来,没用多长时间就将门破坏掉了。
      
      这道门刚刚被打开的那一瞬,一股令人作呕的浓烈血腥味就立刻钻入了玩家们鼻腔之中,呛得他们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谁也不肯先迈进门去,马惟捂着嘴一直后退到了堂屋门口,转身就扒着门框吐起来。
      
      宋辛用衣袖遮住鼻子,使血腥味减弱了一些,无奈地第一个跨进了门去。
      
      她一脚踏进屋,就感觉到了不对劲——房屋地面上的泥土都成了稀泥,使她的鞋子稍微陷入了一点,抬起脚来时,原本白色的鞋边全染成了暗红色。
      
      她的视线顺着自己的脚尖方向向前看去,只见原本深黄色的泥土地面竟全部成了黑红色,不知是浸了多少血!
      
      再往前一些,最先出现在她视线中的,就是一颗歪斜在地上的人头。
      那是马贵的头。
      
      他的脸还保持着临死之前的绝望和恐惧,鲜红的血液将他整个面部完全染透成了红色,唯有那瞪大的双眼中的眼白,与被染红红的脸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
      
      还不仅是如此——马贵的嘴张得非常大,那是正常人绝对做不到的程度。
      
      宋辛踩着血地,慢慢地往前走了几步,才终于看清。
      
      原来他的嘴两端都被撕裂了,嘴巴几乎要咧到耳朵根,张大到极致的嘴里,只有被鲜血染红的牙齿,却没有……舌头。
      
      他的舌头不见了!
      
      宋辛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将视线从这颗人头上挪开,并看向更远的前方。
      
      一只女性的手掌,一把带着头皮的长发,一块带着碎肉的肋骨,还有一些内脏被像垃圾一样扔在一旁。
      在内脏上面,放着属于李翠的人头——她的嘴也和马贵一样大大张开,且同样没有舌头!
      
      地上还有些骨头碎渣,这让宋辛很快就联想到了一些更令人作呕的可能性。
      如此恶心又渗人的一幕,使心理承受能力远胜于其他人的宋辛,也终于产生了反胃的感觉。
      
      昨晚看到那两只发光的眼睛时,她就已经料到马贵和李翠凶多吉少了,但她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死得这么惨。
      
      身后传来一道低骂声,随即是连续不断的干呕声,宋辛转头看去,只见那两个男人正背对着这边,弓着身子不停呕吐。
      
      宋辛转身走了出去,从两人之间挤过去,一直走到堂屋外面,才放下遮住鼻子的衣袖,深深呼吸了好几口新鲜空气。
      
      那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使胸腔有些发闷,宋辛稍微站了一会儿,才回头向他们说:“走吧。”
      
      早饭自然是没得吃了,别说没人做饭,就算饭菜摆在面前,恐怕他们也都吃不下去。
      
      宋辛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又去汪明的房间里看了一眼。
      他的尸体和昨晚没任何差别,现在看来,比起马贵夫妻两而言,他的死状可要好看多了。不过也是因为玩家们赶了过去,如果当时没人理会,他恐怕会成为第一个被吃掉尸体的人。
      
      一夜之间,马家死了三个人,连带着这座房子里的空气都好像压抑了很多,让人一刻也不想多留。
      四名玩家都走出了马家大门,并走到一旁的小道上,远离马家之后,才停下脚步来。
      
      马惟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因为怕,身体一直在抖个不停,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她至少没再哭了。
      
      黑衣男人神情凝重地看着宋辛,沉声说:“马贵和李翠的尸体都缺失了很多,昨晚我们还听见了咀嚼的声音,我觉得,那东西肯定是把他们给吃了!”
      
      他没敢细看,只看到了这些,宋辛看到的比他还要详细。
      那东西不仅吃了两人的肉,而且连骨头都给嚼碎了。
      
      这到底是多么可怕的怪物啊?
      另一个男人面无人色,不安地蹲在一旁,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有汪明的事例在前,他现在非常确定下一个死的人会是他,刚才那血腥恐怖的场面,对他的打击远比别人要重数倍。
      
      马惟双手紧紧抱在自己的胳膊上,颤声说道:“怎,怎么办……这样的怪物,我们根本不可能赢得了啊!”
      
      宋辛在雪地上走了几圈,让积雪替她擦干净了鞋子上的血。
      当鞋边再次恢复成白色,她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三人,开口道:“想活着完成任务就按我说的做。”
      
      十分钟后,玩家们回到了马家。
      
      两个男人负责去收拾马贵夫妻二人的残余尸体,马惟被宋辛叫回了房间待命,而宋辛独自一个人去厨房拿了把菜刀,并进入了汪明的睡房中。
      
      当两个男人惨白着脸一边干呕一边走出堂屋大门之时,宋辛也刚好走过来。
      
      黑衣男人用力吞咽了一下唾沫,说道:“按你说的做好了,残余的尸体全被裹进了棉被里,一点儿都没留。”
      
      宋辛点点头,指了指院子一角:“挖个坑,埋了吧。”
      “能说说这么做有什么用吗?”黑衣男人问道。
      另一个玩家显然也有同样的疑惑。
      
      宋辛朝马惟所在的房间方向看了一眼,只说道:“等会儿我会告诉你们的。”
      
      两名玩家虽然好奇,却也只能压下疑虑,按照宋辛所说的来做了。
      
      那些残余的碎尸被全部埋到了厚厚的泥土底下,他们又将积雪重新覆盖上去,乍一看根本看不出下面有被挖开过的痕迹。
      
      等他们做完之后,宋辛叫上二人一起离开了马家,走到房子外面后,才低声将自己的计划大概说了说。
      
      片刻之后,宋辛打开房门,对坐在炕上脸色苍白的马惟说道:“差不多该出去找线索了。”
      
      马惟愣了一下,不安地说:“还要出去找吗?应该没什么能找的线索了吧?”
      
      “还有近两天时间,不找线索难道就在这里等死吗?”黑衣男人站在宋辛身后,狠狠瞪了马惟一眼。
      
      马惟只好下了炕,不情不愿地走了出来。
      
      宋辛说:“还是分头行动吧,我去马老大家走一趟,问问有没有什么线索。”
      
      马惟问:“他能知道吗?”
      
      “有可能。”宋辛认真道:“李翠说过,沈奶奶去大河村住的时候会带上猫一起,那只猫也在马老大家住过一段时间了,他多少该了解一点情况。”
      
      她说完,看向两个男人:“你们叫什么名字?”
      
      “贺毅。”黑衣男人说。
      “我叫贾仁。”
      
      宋辛点点头,对贺毅说:“你就负责去跟着蓝队的玩家吧,尤其是那个穿西装的,盯紧点。贾仁就在村里挨家挨户再询问一遍与沈奶奶和猫相关的事情,马惟你……”
      
      马惟哭丧着脸,泪水已经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宋辛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你不拖后腿就行了,去村里随便走走吧,待在这里不安全。”
      
      贺毅拍了下手掌,大声道:“行了行了,大家赶紧行动!”
      
      他说着,第一个朝门外走去。
      宋辛和贾仁也跟着走向大门,在跨出门槛之时,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一眼。
      
      贾仁向她眨了下眼睛又点点头,仿佛在说:放心吧,没问题——只有马惟一个人不知道,他今天真正的任务不是询问村民关于猫的线索,而是跟踪马惟。
      
      当只有马惟一个人在的时候,那只猫很有可能会现身去找她。
      
      贺毅回头朝宋辛看了一眼,加快脚步向着村长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宋辛则落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走向村头。
      
      她和贺毅的方向暂时相同,只见对方在走到一座房子拐角处的时候脚步就慢了下来,双手也放进裤兜里,并微微低下了头,继续往前走着。
      
      很快,贺毅就和前面走过来的蓝队成员迎面遇上了。
      那是蓝队里唯一的一个女性玩家。
      
      贺毅神情凝重地抬头瞥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步子缓慢地与对方擦身而过,随即他脚下一顿,回头道:“等一下。”
      
      那名女玩家停下脚步,转头警惕地看向他:“怎么了?”
      
      贺毅双目沉沉地盯着她,沉声问:“那个,你们队昨晚没出什么事吗?”
      
      女玩家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看来是没有了。”贺毅目光闪了闪,扯出一丝笑来:“没什么,再见。”
      
      他说完转身就走,反倒勾起了蓝队玩家的好奇心。
      
      她叫住他,问道:“到底怎么了,你们队昨晚出事了?”
      
      贺毅没看她的脸,目光落到地面的积雪上,说:“没啊,当然没有。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转头就走,脚步也变得急促起来。
      
      这样的表现,就更加让人觉得他的话不可信了。
      蓝队女玩家犹豫了一下,调转方向,朝来时的方向快速赶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又崩了,嘿嘿嘿嘿嘿



    吾妻阮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