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条锦鲤[洪荒]

作者:凤穿金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火烧寿仙宫

      “两位师兄,你们怎么来了?”通天趁机打断了多宝道人,笑盈盈的问着,只是那笑容里带着两分威胁。
      
      “咳咳咳……”多宝道人被呛得脸色通红,尴尬又震惊地看着自己师父,半晌没憋出一句话来。
      
      自己敬若神明的师父,为什么会扮成这个样子?!
      
      云中子倒是一脸了然,心下还嘀咕不愧是通天师叔,扮侍女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这会儿为了掩饰身份,居然还唤他师兄!
      
      哈哈哈哈……这么一想,他可不是占了师叔便宜吗?这一趟来得值了。
      
      却不想,锦小黎嗖的一下蹿过去挡在了通天前面,慌乱解释道:“多宝仙长,这只是迫不得已。因为这里是留仙宫,宫中都是女子,所以灵隐仙长才委曲求全扮成了这个样子,请你不要责怪他。”
      
      三人一怔,皆有些惊讶。
      
      锦小黎见多宝直愣愣看着自己小哥哥,还以为要发怒,急急说道:“还有那个玉佩,真的是我捡到的,跟灵隐仙长没有关系。”
      
      她转头给通天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乱说话,通天心中一动,突然就有些暖暖的。
      
      他摸了摸锦小黎的脑袋,笑着说:“不用紧张,我们截教大师兄最开明了,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责罚我的。”
      
      多宝道长赶紧说:“是,这只是个误会。锦仙子,我怎么可能责罚师……师弟?”
      
      开玩笑,他敢责罚自己的师父?
      
      不过师父,你老人家这把年纪还玩男扮女装,跟个小姑娘混在一起,真的没有问题吗?
      
      “那真是太好了。多宝仙长,你是个好人。”难怪能成为截教大师兄呢,锦小黎彻底放下心来。
      
      “唉……”云中子遗憾的叹了口气,照这个情形,小锦鲤对截教的好感只会越来越多了,不行,他必须得想个办法,让阐教也在她面前刷一刷好感。
      
      “两位师兄,我有件事想跟你们说。”通天声音凉凉的,多宝和云中子蓦地打了个寒颤,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乖乖跟着通天出去了。
      
      锦小黎盯着三人背影摸了摸下巴,小哥哥师兄弟感情真好啊。
      
      寻了个僻静处,多宝恭顺的唤了一声:“师父。”
      
      云中子也唤道:“师叔好。”
      
      “嗯。”通天没看云中子,朝多宝伸出一只手,多宝福至心灵,顿时取出那个玉佩放到了他手上。
      
      通天将玉佩收好才骂道:“你个臭小子去哪里游玩不好,偏偏来这里?差点坏了为师的好事。我跟你说,有多远你现在就给我走多远,再敢到朝歌来,看我不拔光你的毛。”
      
      多宝:“……”
      
      多宝:“是,师父。”
      
      他心下委屈,他又不知道师父在这里,不过这个锦小黎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能让师父心甘情愿扮成这副模样?
      
      等等,难道师父是在追未来师娘?
      
      像是洞悉了天大的秘密,多宝心头一个激灵,面上却是丝毫不显露。
      
      一想到自己差点得罪未来师娘,多宝就一阵后怕。还有那个玉佩,该不会是师父送给师娘的定情信物吧?那他岂不是差点坏了师父的姻缘?难怪师父这么生气。
      
      多宝:“……”
      
      通天确实很生气,他故意把玉佩留在锦小黎那里,就有借口来找她,现在玉佩也拿回来了,他还有什么理由留下?
      
      脑海里忽然响起鸿钧的声音:“你也麻溜儿的给我滚蛋,否则我也拔光你的毛。”
      
      鸿钧很开心,这个不省心的徒弟终于必须滚蛋了,没办法再祸害小白菜了!
      
      通天:“……”
      
      “师叔?”云中子见通天好半晌不说话,开口道:“师叔,师父让我来请你往玉虚宫走一趟,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通天瞪了他一眼,一脸杀气。
      
      于是三人再回到大殿时,通天与多宝都提出告辞。通天十分郁闷,下次再来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与小锦鲤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好感,千万不要被时间磨灭了。
      
      “仙长要走?怎么这么突然?”锦小黎攥紧了衣角,她能说她很舍不得小哥哥吗?
      
      “嗯,教中有些事情需要我处理。小锦鲤,你会等我回来吧?”通天目光温柔,跟锦小黎相处这几天他很快乐,虽然一开始是抱着好奇的心态,但现在有些不一样了。
      
      像是,多了一丝羁绊。
      
      锦小黎重重点头道:“肯定会啊!你都愿意等我十几二十年,我等你一段时间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都交换了定情信物,也约定了誓言,那就不能反悔了啊。
      
      通天一笑,捏了捏手心里的玉佩,终究还是没有再给锦小黎。等下次见面再说吧。
      
      师徒二人带着一百多只小狐狸离开后,留仙宫就冷清了不少,锦小黎坐在石凳上盯着门口,就好像她的灵隐小哥哥随时会回来一样。
      
      “小锦鲤,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师……师弟了吧?”云中子顿觉不妙,要是这样的话,那他们阐教不是输定了?
      
      难道要他牺牲美色,去横刀夺爱?虽然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但是害怕被师叔一巴掌拍死啊。
      
      云中子纠结不已。
      
      “对啊。我和仙长都交换了定情信物,还约定好以后娶他。”锦小黎理所当然的答道。
      
      云中子嘴角一抽,不过这一抽还真抽出个主意来:“小锦鲤,你是想对付皇宫里那只狐妖吧?这个我可以帮上忙哦!”
      
      锦小黎回过神来,上下打量他一眼,狐疑道:“云中子仙长,你怎么还在这里?”
      
      云中子捂住胸口:“……小锦鲤,我真心实意希望你冒充我们阐教弟子来着。你一日不答应,我就一日不离开。”
      
      锦小黎十分为难,她摸不准云中子到底什么意图,只好说:“可我们留仙宫只能女子出没,仙长你待在这里是不是不太合适?”
      
      你这是双标!师叔不也待了那么久?云中子捂住胸口的手紧了紧。
      
      于是,云中子也走上了通天的老路,打算不要脸的扮侍女了。
      
      但是光扮侍女还不够,云中子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让锦小黎改变看法才可以。
      
      次日一大早,他就入宫求见殷受去了。
      
      许是有锦小黎的祥瑞之气影响,殷受这几天居然连着上早朝,让一干大臣喜出望外。于是云中子求见,很顺利就被传召到了九间殿。
      
      一袭雪白的道袍衬得他出尘脱俗、仙风道骨,云中子往那儿一站,就让殷受感觉到清风拂面,通体舒畅。
      
      殷受问:“那道长自何处来?”
      
      云中子微微扬起下巴,一派云淡风轻:“贫道从云水而至。”
      
      殷受问:“何为云水?”
      
      云中子微微一笑,极具禅理的说:“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流。贫道乃终南山玉柱洞云中子,见过陛下。”
      
      殷受心生敬仰,赞叹道:“仙长与我殷商祥瑞颇有相似之处,听君一席话,但觉神清气爽。不知仙长今日觐见,是有何要事?”
      
      “贫道近日路过朝歌,发现皇城上空有两股气息盘桓,其一乃祥瑞之气,其二乃是一股极强的妖气。祥瑞之气在留仙宫中,妖气却在后宫之中。特入宫觐见陛下,据实相告。”
      
      云中子喜滋滋,等他除掉宫中的九尾狐,小锦鲤肯定对他刮目相看。
      
      殷受却笑了起来:“仙长果真高人。前几日,我殷商祥瑞锦仙子确实捉住了一伙狐妖,不过都已经带去留仙宫了。如今的皇宫里,不会再有妖怪。”
      
      “陛下此言差矣。锦仙子带走的那些狐妖加起来也不如后宫之中这只妖厉害。”
      
      听到这里,黄飞虎微微一怔,后宫之中的妖,说的莫不是苏美人?若是仙长真能除掉此妖,对殷商绝对是大幸!他顿时期待起来。
      
      就见云中子凭空捧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说道:“贫道有一镇妖剑,只要陛下将此剑悬于分宫楼前,一日之内,那妖必定殒命!”
      
      原本想着对付九尾狐这种小妖,一把桃木剑就够了,但桃木剑威力有限,云中子想在锦小黎面前挣表现,所以把自己的镇妖剑给取了出来。
      
      这剑只要挂上去,九尾狐不出十二个时辰就得命丧黄泉。
      
      云中子乐呵呵,仿佛已经预见锦小黎星星眼对他说“云中子仙长好厉害,我决定冒充阐教弟子”了!
      
      殷受微微凝眉,不太愿意相信后宫之中有妖孽。
      
      太师杜元铣忽然一步踏出,说道:“陛下,臣昨晚夜观星象,确实发现后宫之中有妖孽之相,今日本打算奏请陛下,没想到云中子道长先行一步。陛下,云中子道长乃是得道高人,此法不妨一试?”
      
      黄飞虎也附和道:“陛下,镇妖剑威力强大,一日便能见分晓,请陛下试上一试。”
      
      “既如此,就试一试吧。”殷受被说动了,当即宣布道:“来人,将此剑悬于分宫楼前。”
      
      “是,陛下!”立刻有宫人领命,捧着镇妖剑下去了。
      
      镇妖剑一悬挂,九尾狐顿时有所感应。霎时间,像是有一股极强的威压笼罩过来,连绵不绝,她连呼吸都困难了不少。
      
      那威压压得她身体酸软,连妖术都无法凝聚,经骨脉络更是像被千钧之锤不停捶打,让她痛不欲生。
      
      “啊……”九尾狐痛呼一声,蓦地扑倒在地,柔软的身体不停颤抖,险些被打回原形。
      
      “娘娘,娘娘你怎么了?”寿仙宫的小宫女翠蓉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将人扶起。
      
      “去,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何事……”九尾狐紧咬下唇,唇瓣很快滚出一颗血珠,掉在了地上。
      
      “是。”翠蓉心惊胆颤,将她扶到软榻上就立马跑出去打探了。
      
      片刻之后,翠蓉又匆匆跑了回来,禀报道:“娘娘,除了分宫楼前悬挂了一柄镇妖剑,其余也没有什么事情。”
      
      “镇妖剑?”九尾狐蓦地紧握成拳,眼中划过一丝厉色。
      
      一定是锦小黎!
      
      真是欺人太甚,她都发誓不再祸乱成汤江山,对方却步步紧逼,不仅扣下她的狐子狐孙,现在还想将她斩草除根。
      
      九尾狐大恨。
      
      既然如此,就别怪她出尔反尔、不留情面了!
      
      妖异的双眸闪过一道红光,她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我没事了,你先出去吧。”
      
      “是,娘娘。”翠蓉有些狐疑,但不敢违背命令,慢吞吞走了出去。
      
      半个时辰之后,早朝散去,殷受正往寿仙宫来,忽见一缕黑烟冲天而起,寿仙宫火光闪现。
      
      宫人们大惊失色,杂乱无章的大喊道:“走水了!快来人啊!寿仙宫走水了!娘娘还在屋里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云中子:小锦鲤,狐妖马上就被我镇死了,你真的不打算冒充我们阐教弟子吗?
    小锦鲤:狐妖不狐妖的另说,仙长,你真的不打算给我加个收藏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