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痴迷

作者:子羡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八点贪欢

      训练室中,乱糟糟的。已经有不少小姑娘发现自己的裙子或者舞蹈袜上被甩上了墨点,抓紧时间去换裙子或者让家人去买衣服。
      
      这么一闹,更加乱了。
      
      也有的来不及换衣服的,只能匆匆上台,脸色并不太好;就算评委不为她的裙子影响,她的心也已经乱了。
      
      祁北杨说了那句话之后,望着余欢,微笑着等待她的回答。
      
      他“好心”提示了下她:“我堂妹刚刚上台了,她是第十五号。”
      
      祁北杨笃定了余欢没有办法去别的地方再寻一条裙子过来。
      
      要么穿脏污了的裙子上台跳舞,要么,就求他。
      
      余欢站的笔直,脚微微外开,干净的像是一支抽芽的花。
      
      让人忍不住去摧毁的美好啊。
      
      祁北杨往前逼近一步,缓和了声音,诱哄她,放宽了条件:“不求也行,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给你。”
      
      这样近乎无赖的要求,他说的倒是坦然:“怎么样?应该不会太为难你吧?”
      
      余欢一动也未动,略略有些僵硬。
      
      她也曾被祁北杨半迫着叫过“哥哥”,祁北杨总爱逗弄她。
      
      一张白纸一样,晕晕乎乎就叫了出来。
      
      等到了后来两人决裂,祁北杨不再掩盖自己本性,才叫余欢知道,原来以往温存,他都已经是克制后的。
      
      疼爱。
      
      最深的疼是他给的,最重的爱也是他。
      
      只是一个称呼,就让余欢想起来那些难堪的事情来。
      
      祁北杨惊异地瞧见,余欢的耳朵尖尖竟然红了起来。
      
      啧,这么容易害羞吗?
      
      他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触碰她的小耳朵;余欢避开两步,声音带了丝恼怒:“祁先生,请您尊重一下我。”
      
      祁北杨偏爱她这么一点点小骨气,只要不要那样冷冰冰的、视若无睹。
      
      她这样的羞怒,反而让他感到了鲜活。
      
      他仍是笑吟吟的,又将要求往下降了一降:“那就叫二哥,北杨,只要别叫祁先生,怎么着都行。”
      
      就算是余欢不求,他也不会眼睁睁地她穿着那条脏掉的裙子上场。
      
      不过是逗一逗她而已,哪里真舍得看她委屈。
      
      余欢垂着眼睛,睫毛长而浓密,她淡声说:“谢谢祁先生好意。”
      
      压根没有丝毫听他话的意思。
      
      她转身就要走,迎面却过来一个小姑娘,带起一阵香风,抱住了她的腰,甜甜地叫她:“小桑姐姐!”
      
      余欢身体僵硬。
      
      祁北杨微笑微顿。
      
      扑过来的小姑娘是祁洛铃,祁北杨的小堂妹,比余欢还要小三岁,刚读高中,一派天真烂漫,不谙世事。
      
      家宴上见过一次之后,祁洛铃经常跑去祁北杨这边找她,很黏她。
      
      糖罐里泡大的小姑娘,满脑子都是粉红色的小泡泡;她还不懂得大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只把她与祁北杨当成了一对模范情侣,一口一个小桑姐姐叫她。
      
      余欢走的匆忙,也没有和她好好道别,也不知道旁人是怎么和她说的。
      
      还是说,根本没有人和她讲。
      
      余欢简直要神经过敏了,听不得别人在她面前提起一个“桑”字。
      
      她不敢看祁北杨,只是想要拽开她,声音尽量温和:“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祁洛铃这才松开了她,大眼睛眨了眨,咦了一声,冲着她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抱歉,我把你当成我堂哥的女朋友啦~”
      
      祁洛铃语气轻松自然,她又跑回祁北杨身边,问:“小桑姐姐呢?她没有来参加吗?”
      
      问的自然是赵锦桑了。
      
      祁北杨说:“我和她已经和平分手,以后关于她的事情,你不要来问我。”
      
      祁洛铃才不在意赵锦桑呢,她瞧着余欢,好奇地问:“你是堂哥的新女友吗?”
      
      余欢摇头。
      
      祁北杨有些后悔叫这个小魔星与余欢见面,他叫:“祁洛铃,你给我回来。”
      
      祁洛铃充耳不闻,手指已经摸上了余欢的那条裙子,惊呼:“呀,姐姐,你这裙子怎么脏了呀?等下怎么参加比赛啊?”
      
      不等余欢回答,祁洛铃兴高采烈地说:“姐姐,我带了条备用的裙子,你这样瘦,不如穿我那条吧!”
      
      祁北杨:“……”
      
      又一个好机会给她糟蹋了。
      
      说话间,祁洛铃背对着祁北杨,冲着余欢俏皮地眨眨眼睛。
      
      ——她可是什么都知道呐。
      
      祁北杨黑着脸。
      
      小堂妹乐呵呵地拆了他的台,现在又拉着余欢去更衣室里换衣服。
      
      余欢一眼也没有看他。
      
      她的一颗心还在七上八下地悬着,刚刚那一声“小桑姐姐”,真的把她吓到了。
      
      哪怕只是个小比赛,祁洛铃这边也有单独的一个更衣室,她关上门,飞快地从架子上取下来一件芭蕾裙,递给她:“我说堂哥怎么突然这么好心送我过来,他一直对芭蕾都不感兴趣啊。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喏,你试试。”
      
      这是条鹅黄色的小裙子,腰肢处有成串的小珍珠做装饰,俏皮又可爱。
      
      余欢瞧着眼熟,迟疑地问:“这条——”
      
      “是我缠着堂哥要的啦,”祁洛铃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上次我看你跳舞穿这个很好看,死乞白赖地求了堂哥好久,他才把设计图给我。”
      
      余欢捧着裙子,有一瞬间的恍惚。
      
      那是祁北杨一笔一笔画出来的图,也是他为余欢设计的第一条裙子。
      
      祁北杨白天工作忙,基本上都是在晚上画。
      
      有天余欢睡到半夜醒来,迷迷糊糊瞧见隔壁灯还亮着;她赤着脚下床,看到祁北杨衣服还未换,仍旧穿着衬衫,正在仔仔细细地握着钢笔,抿着唇画什么东西。
      
      余欢走过去,瞧见竟是裙子的线图。
      
      离的远,她看不太清,正准备凑近一些,祁北杨放下笔,转身一捞,把她扯到自己怀里,亲她的唇,声音带笑:“瞧瞧,我抓到了个什么小东西。”
      
      余欢被他搂着,伸手去捏那张图纸,一脸错愕:“你还喜欢画画?”
      
      祁北杨轻咳了一声,竟有些不好意思,将图纸拿走:“想送你一件裙子。”
      
      独一无二的,他亲手为她画的。
      
      余欢心里好奇,还想再看看,但祁北杨将纸随手压在了书下:“等做出来你再瞧。”
      
      他不肯给她看图,笑着将她翻身压在了沙发上。
      
      ……
      
      那条鹅黄色的裙子,余欢只穿过一次,在义演中,跳的是自己编的一套舞蹈,取名叫《春意》;具体的细节已经回忆不起来,只记得那次祁北杨捐赠了不少钱,慈济院的一些基础设施都更换了新的。
      
      那时候两个人感情还很好,余欢为他赠裙而感动的一塌糊涂,跳完舞的那个晚上,余欢也忍着疲惫,迎合着他。
      
      那条裙子被弄污,祁北杨力气大,生生扯断了珍珠,咕咕噜噜散落了一地;因为布料特殊不便清洗,直接丢弃掉。
      
      后来,祁北杨又去订了一模一样的给她。
      
      新裙子做好重新送来的那天,余欢第一次向祁北杨提出了分手。
      
      很少有人知道,余欢的不少芭蕾舞裙,都是祁北杨亲自画的设计图。
      
      他瞧上去冷冷淡淡,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却在装扮余欢这件事上,耗费了不少心力。
      
      无比的热衷。
      
      只一条裙子,又把微酸的记忆扯了出来,祁洛铃催促着余欢去试衣服。这裙子的原版就是祁北杨画给余欢的,这么长时间来,祁洛铃一次都没有穿过。
      
      实在与她气质不符合。
      
      但因为好看,祁洛铃又忍不住一直带着。
      
      等到余欢出来的时候,祁洛铃眼睛里满是粉红色泡泡:“啊啊啊小桑姐姐你穿着还是那么好看!”
      
      巨好看!
      
      余欢无奈地摸了摸祁洛铃的脸颊,轻声说:“以后别叫我小桑姐姐了,好吗?叫我余欢姐,欢姐,都行。”
      
      祁洛铃叫惯了,激动下难免说错;但她也从程非那里知道余欢和祁北杨之间有着不少问题,吐了吐舌头,叫她:“欢欢姐。”
      
      还是觉着怪怪的,不如小桑姐姐顺口。
      
      更衣室里没有旁人,祁洛铃巴巴地看着她:“欢欢姐,我可想你了。你走了以后,他们就让赵锦桑过来住。比起她,我还是更喜欢你……啊,对了,你可千万别误会堂哥,他对那个赵锦桑也挺冷淡的。”
      
      余欢哭笑不得。
      
      原来祁洛铃还是想撮合她与祁北杨的。
      
      她柔声说:“洛铃,你还小,我和他之间的矛盾太多了,没办法化解,分开对两个人都好。”
      
      祁洛铃明显不能够被她这番言词说服:“才没有,我堂哥昏迷的时候一直叫你的名字;现在不记得你了,但看你的眼神和以前一模一样。”
      
      余欢沉默了。
      
      她何尝不知道祁北杨对她那近乎偏执的喜爱,初始不觉,只尝到了甜蜜,但等到祁北杨妄图掌控她的时候,她才开始害怕。
      
      余欢不是没有提过建议,但是没有用;祁北杨固执地认为自己没有问题,而是要求她让步,配合他做出改变。
      
      余欢改变不了,又被强迫留在他身边,只剩下煎熬。
      
      祁洛铃还要再说,只听得外面祁北杨敲响了更衣室的门,声音不高不低:“换好了吗?”
      
      祁洛铃瞬间闭上了嘴巴。
      
      祁北杨看见余欢穿这条小黄裙,眼前一亮,满满的惊艳,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阵,才离开;不过两秒,忍不住又盯着她看。
      
      余欢低头,将裙摆上的一串小珍珠整理好。
      
      祁洛铃瞧着她头上素净,无一件发饰,妆容也浅淡,想要从自己的化妆箱里给她扒拉出点东西来,但被祁北杨出声阻止了:“不需要。”
      
      他看着余欢,哑声说:“这样已经足够了。”
      
      不必再画蛇添足。
      
      余欢尽量避开与祁北杨的接触,同祁洛铃说了一声,便去了后台准备上场。
      
      今天比赛出了点意外,有两个小姑娘脏了白裙子,也没有带备用裙子来,时间赶的紧,来不及重新买或者带过来新裙子,心态有点崩,直接退出了比赛。
      
      是以,余欢的上场比预计的要早不少。
      
      祁洛铃和祁北杨的座位依旧在前排。
      
      比赛进行到这个时候,不少观众都已经疲乏了,评委也累了。
      
      临近中午,也快到了饭点,前面几个人跳的也不是多么惊艳,审美一疲劳,都在想着早点看完比赛早点离开。
      
      幕布缓缓拉开,身着鹅黄色少女站在舞台上,灯光照在她身上,衬着暗酒红色的幕布,仿若新生。
      
      这是苏醒后的祁北杨第三次看她跳舞。
      
      第一次,是文艺汇演,他原本只是去应个卯,却被一抹蓝色的清丽勾走了魂;第二次,是空荡荡的练习室,她一个人对着镜子,没有音乐,安安静静地跳。
      
      音乐起,这个舞蹈要比之前的欢乐的多,当余欢抬起腿的时候,祁北杨蓦然一阵心悸。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
      
      祁北杨并不热衷芭蕾,看过的也寥寥无几,却在此时,产生了个荒谬的念头。
      
      她似乎跳错了。
      
      音乐也不对,不应该这么急,这么热闹,而是那种柔和却愉悦的……
      
      像是春日刚长出的杏,黄澄澄的一小颗,玲珑可爱惹人怜惜。
      
      祁北杨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瞧见了另一幅景色,不再是这陈旧的舞台,明亮的光自四面八方涌来,穿着黄色裙子的小姑娘站在光的中心,胳膊纤长,腿也细长。
      
      跳的不是现在这一支舞。
      
      看不清楚脸。
      
      祁洛铃正一脸花痴地看着余欢跳舞,冷不丁地,只听见旁侧祁北杨低声问:“你这裙子是哪里买的?”
      
      祁洛铃一惊,转脸看他。
      
      祁北杨手指撑着额头,光线幽暗,他没有笑,只抿着唇。
      
      他平静地问:“赵锦桑也有条一模一样的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