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痴迷

作者:子羡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七点贪欢

      倘若余欢不曾见识过祁北杨的真面目,她或许可能会答应。
      
      就像从前一样。
      
      当时答应做祁北杨的女朋友时,他也是这样,笑着问她:“如果我改掉这些坏毛病,你是不是愿意尝试接受我一下?”
      
      当时的余欢尝试了。
      
      在她察觉到危险,想要逃跑的时候,却被祁北杨彻底困住。
      
      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第二次了。
      
      寂静的长廊上,只有两人。
      
      余欢的脸色依旧是苍白的,吃饭时她涂的口红褪去了不少,现在只有一点艳艳的红;她胸口起伏,一颗心跳的剧烈。
      
      如雷鼓鸣。
      
      灯光明亮,祁北杨松开了手,冷冷一笑:“好。”
      
      骄傲如他,此时才算是受到了真正而彻底的打击。
      
      一颗心捧出来,被余欢毫不珍惜地丢弃在地上。
      
      祁北杨心里一片荒凉,寸草不生。
      
      他果真如余欢一开始所想,没有暴怒到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而是松开了掐住余欢的手,面容冷硬:“我送你回去。”
      
      余欢拒绝了祁北杨。
      
      开什么玩笑,一上了他的车,都不清楚还能不能完整的下来。
      
      或许真的被她决绝的态度伤到了心,祁北杨没有再坚持。
      
      神色漠然,祁北杨一动不动,看着余欢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这才阴沉了脸,从口袋中烦躁地摸出烟来,没有点燃,又丢进了垃圾桶中。
      
      受过伤之后,立刻竖起来坚硬的刺做盔甲;祁北杨不想在她面前露出难过或者其他脆弱的表情。
      
      不过是被拒绝了而已,他又不会死缠烂打。
      
      一个女人而已,他今晚上真是着魔了。
      
      真是……不知好歹,油盐不进。
      
      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祁北杨咬牙切齿。
      
      *
      
      这边是霞照市新兴起来的一片商业区,车也好打,一直到上了车,余欢的手都还在哆嗦。
      
      刚才在祁北杨面前一直强撑着,现在如同刚刚打完一场硬仗,余欢筋骨松了下来,心跳也慢慢地恢复了平稳。
      
      虎口逃生的感觉。
      
      所幸,祁北杨并没有追来。
      
      这一周过去,祁北杨都没有再来找余欢。
      
      余欢心里的那块石头,也终于慢慢地落了下来。
      
      青山芭蕾舞团的选拔还没开始,余欢又要为另一件事做准备了——这周天有一场市级的芭蕾舞比赛,最高奖金两万元。
      
      余欢需要钱,她如今孑然一身,也该为以后考量。
      
      都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但对余欢来讲,她如今住的这个旧房子,远远要比祁北杨的别墅要舒适的多。
      
      至少,不会有人限制她的行动,也不会在半夜里求欢,将她折腾醒。
      
      这样安安稳稳过了一周,余欢的体重增加了半斤。
      
      这对她而言不是件坏事,芭蕾舞者虽严格控制自己的体重,但赵玉私下里也同余欢提起过,说她现在实在是太过瘦弱了,应该增强一下自己的体质。
      
      余欢自小抵抗力并不好,容易感冒;和祁北杨在一起的时候,那样娇惯着,每日饮食都有专门的营养师负责,依旧没能养好。
      
      现在离开了祁北杨,倒是意外的胖了些。
      
      自那日之后,韩青青依旧与余欢形影不离,她隐约察觉出祁北杨与好友之间有那么一丝不正常,但看到余欢的脸时,她又什么都问不出了。
      
      只要好朋友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
      
      她也偷偷地注意了一下赵锦桑,和祁北杨分手之后,学长又追了上来,她也未接受学长的示好,依旧保持着单身。
      
      不过祁北杨分手费应该给的不低,赵锦桑最近穿戴都上升了一个Level,也有小姑娘柠檬了,说这一场恋爱谈得可真是值啊。
      
      赵锦桑还顶着校花的头衔,她行事也招摇,不少人也私下里说,赵锦桑又什么可值得羡慕的?这些钱多半是陪祁北杨睡觉才拿到手里的,往难听点说,这和陪、睡没什么两样了。
      
      韩青青因为这种传言,而担心余欢。
      
      余欢性子软,为人处事也要柔和的多,涉世不深,万一被祁北杨骗了,该怎么办?
      
      之前余欢不在学校里住,就有不少风言风语传出来,说什么被包养之类的话;韩青青气了个够呛,还和人因为这事吵过架。
      
      不过这些,韩青青都没有告诉过余欢。
      
      欢欢身体不好,练舞又那么努力,这些污言秽语,才不要进了欢欢的耳朵!
      
      这场市级的芭蕾舞比赛,南影大的学生参加的其实并不多;学芭蕾的基本上家境都不差,像余欢这种贫寒的还真的不多。
      
      对大部分人而言,两万块的奖金构不成什么诱惑力;她们一般也不屑于为了这样的比赛而放弃宝贵的休息时间。
      
      到了比赛的这天,余欢早早地起了床,早饭是一杯豆浆加上水果沙拉。她胃口小,吃完就饱的差不多,背着自己的包搭公交去比赛场地。
      
      说是市级的芭蕾舞比赛,组织者其实是市电视台,冠了几个企业的名字,场地租借的市剧院,不大不小的地方,只是因为年代久而显得有些陈旧。
      
      余欢是独自过来参加比赛的,与其他参赛者不同,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在后台,换上舞衣,穿好足尖鞋。
      
      她身上的这些衣服,都是自己买的。
      
      价格虽然不是多么昂贵,但胜在料子不错,至少不会把她的腰肢磨红。
      
      祁北杨给她买的芭蕾舞裙能装满半个衣帽间,但离开的时候,余欢一件也没带走。
      
      应该会被忠伯处理掉的吧,他心思缜密,告诉过余欢,不用担心,他会把她在祁家留下来的所有痕迹都一一抹除。
      
      从祁北杨的生活中彻底删掉她。
      
      余欢一直以为祁北杨不喜欢她跳芭蕾舞,因为他极少去看她表演;祁北杨也不爱芭蕾舞,有一次他陪同余欢去看青山芭蕾团的演出,最好的位置,他看了不到三分之一,头一偏,就枕着她睡着了。
      
      但祁北杨却给她买了那么多芭蕾裙,各式各样的,还有的是据祁北杨的要求特殊定制,印象最深的一条是深蓝色的底,上面镶嵌满了碎钻,跳跃起来如同万千星辰坠落;还有一条尽是繁复蔓延的花边蕾丝,如同小公主的新衣。
      
      祁北杨最爱的一件事,就是在送来新衣服后瞧着她换,让她光腿赤脚试裙子,把她抱在沙发上,压着她细细亲吻,留下一个又一个红印。
      
      一层叠一层,像是在雪地里开了一朵又一朵的红梅。
      
      他格外地爱叫她的名字。
      
      桑桑,桑桑。
      
      南山有桑,北山有杨。
      
      他说桑与杨听起来就像是一对,余欢、欢欢、小桑的称呼都是别人的,但桑桑是他的,只能归他。
      
      就连一个小名,他都要霸道地独占去。
      
      更不用说其他的。
      
      余欢换好了裙子,去了训练室,对着镜子独自练习。
      
      方才抽的签,她是第二十八号,这场比赛的最后一个选手。
      
      余欢这次依旧是跳独舞,《巴黎圣母院》的艾斯米拉尔达独舞。
      
      这一段舞轻快活泼,原本需要更明亮的舞裙来合衬;但余欢没有那么多舞裙,只带了条素白的。
      
      她如今连舞裙也少的可怜。
      
      训练室乱糟糟,人声嘈嘈,余欢站在角落里,对着镜子独自练习了一阵,做好拉伸;余光瞥见一个人影,险些崴了脚。
      
      祁北杨。
      
      这人怎么阴魂不散呢?
      
      余欢在心里默默祈祷他没有看到自己,只可惜事与愿违,那人穿过人群,直直地朝她走了过来。
      
      余欢咬唇,转身就溜,可已经来不及了,没走出两杯,便被强硬地按住肩膀,沉声叫她:“别走。”
      
      旁侧已经有人看过来了。
      
      余欢刚想拍开他的手,祁北杨却松开了。
      
      他后退一步,表情冷漠:“我只是提醒你一句,你裙子脏了。”
      
      余欢微怔。
      
      她站在镜子前,侧着身子看,果然瞧见,那原本洁白的裙摆上,有一块刺眼的黑。
      
      像是墨迹。
      
      余欢愣住了。
      
      来之前,她明明记得这裙子是干净的啊;因为舞裙少,每一件她都很爱惜,洗净晾干后收在衣柜之中。
      
      这块墨迹是什么时候蹭上的?
      
      她完全没有印象。
      
      从更衣室里出来之后,她就往训练室走过来了,按理说是不会蹭上墨迹的……
      
      “别想了,”祁北杨淡淡地说,“在你之前,我已经见过三个脏裙子的女孩了。”
      
      拙劣而低级的小把戏。
      
      不知道是哪个参赛者,想要借此偷偷摸摸地打击对手。
      
      往舞台上一站,聚光灯一打,这样的墨迹会更加明显。
      
      尤其是这样的浅色裙子。
      
      很难说,会不会影响评委的评分。
      
      余欢旁侧也有小姑娘脏了裙子,手足无措,她男友拍着胸脯:“你别担心,我现在就回家给你拿新的去!”
      
      余欢大意了,这次过来,没有带备用的舞裙;回去拿更不现实,从这里到她家中,坐车的话肯定来不及。
      
      那,去买?
      
      余欢在心里默默地计算了下时间。
      
      好像,也有点来不及了。
      
      祁北杨平静地看她:“我堂妹也参加了这次比赛,她还有条备用的舞裙。”
      
      余欢知道祁北杨的这个堂妹,祁洛铃,也爱跳芭蕾;祁家家宴的时候,余欢见过一面,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
      
      余欢知道祁北杨的意思。
      
      祁北杨站在她两步远的地方,背着光站着,这使得他的脸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阴影之中。
      
      他微笑,目光却依旧阴郁,声音低哑:“你求我,我就给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