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痴迷

作者:子羡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四点贪欢

      余欢睁开眼睛,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
      
      瞧着,像是医院。
      
      昏倒前的记忆涌入脑海,祁北杨的那一声桑桑似乎还在耳畔,余欢咬着牙,手指撑着床,想要坐起来。
      
      “哎哎,你先别动,回血了!”
      
      程非的声音充满了不悦:“你闹鼓针了,等下护士还得过来给你扎一遍。”
      
      余欢半坐着,眼前一阵又一阵地发黑,定了定神,她才看清了这房间。
      
      单人病房,旁侧的桌子上摆着一只百合花,窗帘半掩,外面夜色正浓。
      
      祁北杨不在。
      
      猜到了她的想法,程非坐在旁侧的沙发上,哼了一声:“二哥出去给你买吃的了。别担心,他没想起来。”
      
      事实上,当祁北杨叫出桑桑的时候,程非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中。
      
      他只是呆愣愣地站着,看着祁北杨把余欢抱起来,大踏步往外走,一句话也没和他说。
      
      送到医院之后,程非试探着问他:“二哥,你怎么管她叫桑桑啊?你该不会是想赵锦桑了吧?”
      
      一贯吊儿郎当的语气,生怕被祁北杨瞧出异样来。
      
      祁北杨也是一愣,皱眉:“或许是习惯了吧。”
      
      当看到她倒下的时候,祁北杨的呼吸一滞。
      
      对于这个小姑娘的怜惜与关注,仿佛是刻在他骨血中的,毫无理由。
      
      祁北杨向来信奉事在人为,什么天意全是扯犊子混账话,然而,活到近三十岁,他蓦然信命。
      
      这小姑娘合该着是他的。
      
      如此笃定地认为。
      
      程非不知道祁北杨在想什么,但既然他没想起来,那就谢天谢地了。
      
      好不容易找借口支走了祁北杨,程非眼神复杂地看着醒过来的余欢:“我不是让你离开霞照市吗?你怎么还在这儿?”
      
      程非记得自己给过她一笔钱,足够让她生活无忧。她不是巴不得离开祁北杨么?怎么又出现了他面前?
      
      打小一起长大,作为倒数第二小的那个,程非不怕温厚的大哥,也不怕暴脾气的老三,只怕这个冷面冷心的二哥。
      
      读书时候,他犯过不少浑事,程四的烂名让他家里的人都气的直跺脚;所有人都将他放弃的时候,是祁北杨,亲自把他从悬崖边上捞过来,拉了一把,把他拽到正路上。
      
      程非最是敬佩祁北杨。
      
      所以,当得知祁北杨有女朋友的时候,他比谁都高兴;余欢身世清白,长的也漂亮,和祁北杨站在一起,璧人一样。
      
      直到那天,程非听说了秦家的三小公子不清底细,给余欢送了花,在后台还堵了她。
      
      还好没闹出什么事情来。
      
      然而,祁北杨一听到消息,脸色就变了。那天晚上下了暴雨,祁北杨独自去了秦朝,把正嗨的秦三小公子拽出来,断了人一条胳膊两根肋骨。
      
      祁北杨从来没有下过那么重的手,尤其是到了这个年纪,按理说不可能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这样莽撞。
      
      程非去接祁北杨的时候,他坐在车里,脸色阴沉到可怕;程非一颗心七上八下,还没想好怎么和二哥说话,就听到了祁北杨的手机响了。
      
      他接起了电话,声音柔和:“桑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不知道那边说了些什么,祁北杨笑了,声音温厚低醇:“好啊。”
      
      “你早点睡,身体不好就不要熬夜。明早我给你送早饭,可别让我看见你打哈欠。”
      
      “晚安,桑桑。”
      
      他仍慢慢地擦着手上的血,肩膀夹着电话,笑起来的时候极致温柔,仿佛电话那端是他最宝贝的东西。
      
      程非心底生寒。
      
      电话一收,祁北杨的神色顿时变了,微笑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拿湿巾反复擦着手上的血。
      
      擦干净后,他点燃了一根烟,目光冷冷地看着窗外:“你和秦二关系好,告诉他一声,把他那个蠢货弟弟尽早送走,碍眼。”
      
      窗外闪电划过,祁北杨英俊的脸上满是阴郁。
      
      惊雷响起来的时候,程非蓦然想,他这二哥,已经疯了。
      
      余欢就是祁北杨的魔障。
      
      兜兜转转,几个人费了这么大劲儿,抹除掉余欢在祁北杨家留下的所有痕迹,还给祁北杨又拉过来一个体型相似的“桑桑”,哄骗他,说是他女朋友,期望祁北杨能够别那么偏执。
      
      谁知道,祁北杨对赵锦桑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却在见到余欢后迅速陷落。
      
      程非就纳了闷,这余欢究竟是给他下了毒,还是种了蛊?好好一个清心寡欲的人,给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余欢苦笑,声音清晰:“难道你要让我放弃学业吗?”
      
      少有人知道她这一路走得多么艰辛,怎么会轻易放弃。
      
      少女的身体单薄,锁骨分明,她细嫩柔白的手背上,依旧扎着针,她低头,眼睛也不眨一下,伸手就把针头拔了下来。
      
      程非一时没反应过来,看着她下了床,才叫住她:“喂,你做什么?”
      
      余欢平静地看着他:“趁着祁北杨还没回来,赶紧走。”
      
      用力按着右手背,隔着一个酒精棉球,肌肤被按的隐隐作痛,她恍若未觉:“我的衣服呢?”
      
      她身上还穿着病服,这么出去,实在不妥当。
      
      “扔垃圾桶了。”
      
      冷冷的一声传过来,程非回头,瞧见来人,笑的和煦:“二哥,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
      
      祁北杨没有回答他,只死死地盯着余欢,下午伪装出来的温文尔雅消散的一干二净。
      
      良久,他沉沉笑了:“这么晚,公交车早就停了,余同学还是在这里住一晚比较好。”
      
      余欢脸色苍白,她说:“我可以打车回去。”
      
      这话一出口,她就悔了——不该在这时候和他起争执。
      
      祁北杨最不喜的,就是别人拂了他的心意。
      
      但余欢控制不住。
      
      她担心祁北杨会恢复记忆,害怕继续被他威胁下去,继续待在他身边。
      
      不想失去这来之不易的自由。
      
      祁北杨目光越过她,停在了后面的地板上。
      
      刚刚余欢拔了针头,丢在地上,长长的输液线拖着,液体自针头里涌出,地上一点亮晶晶的水迹。
      
      这一点水迹提醒了他,她还生着病呢,身体不舒服。
      
      这么想着,祁北杨内心的火气压了下去。
      
      再说了,人家一个小姑娘,大晚上的和两个可以说是陌生的男人待在病房里,害怕也是理所应当。
      
      祁北杨放柔了声音:“你别害怕,我和程非没有恶意。”
      
      程非:“……”
      
      二哥这变脸和翻书一样。
      
      余欢抿了抿嘴,不说话。
      
      祁北杨看着她的手,她未醒来的时候,他曾握过,凉凉的,柔嫩若无骨,仿佛力气一大就能掐碎。
      
      他都舍不得触碰,如今她自己倒是按得起劲,右手背已经被按的发白。
      
      真想问问她,不疼吗?那么大力气。
      
      祁北杨继续说下去:“医生说你贫血,严重低血糖。”
      
      小可怜,怎么把自己身体折腾成这个样子。
      
      余欢轻声说:“谢谢您。”
      
      “好歹输完液再走,”祁北杨淡淡说,“别拿自己身体开玩笑。”
      
      顿了顿,他又移开步子:“你的衣服我没扔,送去干洗了。”
      
      难得的同她解释,刚刚说的是气话,气她这样不爱惜自己,也气程非在旁边无动于衷。
      
      她都拔针了,都不知道拦着点?
      
      他将一个袋子放在旁边的桌上:“这么晚了,等下输完液也到了凌晨,在这里住一晚,明早再给你办出院。你明天先穿这个。”
      
      程非不吭声。
      
      ……祁北杨这是又盯上余欢了,无论做什么都晚了。
      
      祁北杨按铃,叫来了护士,重新给余欢扎针。
      
      余欢害怕输液,护士拿酒精擦她手背的时候,她只紧紧闭着眼睛,偏过脸去。
      
      当针头刺破皮肤,扎入血管的时候,她仍旧是抖了一下,控制不住,小小嗯了一声。
      
      坐在沙发上的祁北杨,一身的骨头都被这轻浅一声给泡软了。
      
      他绷着脸,往余欢的方向瞧过去,只能瞧见她的一缕头发,乌压压散在床上;还有露在被子外的,另一只苍白的手。
      
      病号服里空荡荡的,她那么瘦,那么脆弱。
      
      程非从刚才起就一句话也没有说,等到护士离开的时候,他伸了个懒腰,笑嘻嘻地说出去找个地方补觉,就那么溜之大吉。
      
      病房门轻轻关上,房间内只剩下二人。
      
      余欢完好的那只手攥着身下的被褥,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祁北杨的声音打破了这一片安静:“你饿不饿?”
      
      “不饿。”
      
      余欢下意识回答。
      
      怕都怕饱了。
      
      祁北杨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你喜欢喝南瓜粥还是荷叶粥?”
      
      余欢硬邦邦地回答:“都不喜欢。”
      
      祁北杨笑了:“那正好,成功避开你雷区,我买了红豆粥。”
      
      “……”
      
      余欢不想同他说话了,但祁北杨已经端着碗走了过来。
      
      他依旧穿着下午的那件衬衫,袖边的纽扣解开,微微往上拉了拉,露出来一小截手腕,肌肉健壮。
      
      祁北杨瞧了瞧她的右手,微笑着开口:“余欢同学现在吃东西不方便吧?我喂你。”
      
      不等余欢拒绝,他的勺子已经递到了唇边。
      
      余欢知道自己与他力量的差距。
      
      就像是蚂蚁对大象。
      
      她毫不怀疑,如果此时拒绝的话,祁北杨一定会掰开她的嘴强喂进去。
      
      这种事情,他又不是没有做过。
      
      那种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又蔓延开来,余欢张开嘴,挨着勺子的边缘,将那一口粥吞了下去。
      
      在她吞咽的同时,余欢清楚地看到,祁北杨的喉结上下滚动一下。
      
      那绝不是因为饥饿。
      
      祁北杨眼中的欲望没有丝毫遮掩,那么赤、裸裸。
      
      心中警铃大作,待第二勺粥送到唇边的时候,余欢只摇头:“不好喝,我不喝了。”
      
      哪怕是此时被强灌,她也绝不会再喝下去。
      
      祁北杨倒不勉强,笑了:“倒是挺娇气。”
      
      他将粥放在旁侧,又要去拿其他的东西过来;见状,余欢急忙制止住了他:“不用了,我不饿,只想睡觉……你可以出去吗?”
      
      和祁北杨相处半年,余欢知道祁北杨最受不了也是最爱的,就是她的示弱。
      
      每次她一示弱,祁北杨基本上什么都答应她。
      
      一如此时,她故意放缓了语气,轻声细语地请求。
      
      她知道,祁北杨一定会依的。
      
      余欢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浆糊了,她现在想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人给哄走。
      
      她对祁北杨的人品并不抱有太大的期望。再继续相处下去,天晓得会发生什么失控的事情。
      
      祁北杨果真也如她所想一般,笑了。
      
      他的一双眼睛长的好,睫毛浓密,眉骨高,眼窝深,原本瞧人的时候就自带了深情,尤其是现在,笑起来,更是不得了。
      
      祁北杨声音低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乖?让我猜猜,你在怕什么?”
      
      余欢愕然地睁大了眼睛。
      
      示弱非但没有使他心软,反而激起了男人的欲、望。
      
      手指移到她的脖颈,但并没有触碰,只虚虚地停在空中。
      
      细嫩嫩,早就想品尝一口,想要知道这小姑娘是否和她瞧起来一样软里带着筋骨。
      
      祁北杨说:“你怕我吃了你?”
      
      余欢沉默,紧咬了牙关。
      
      要是……要是祁北杨再继续下去的话,她就扯了针头,狠狠地往他重点部位扎过去。
      
      余欢慢慢移动着完好的那只手。
      
      祁北杨的手指继续下移,却是拉起了被子,给她往上盖了盖,语气恢复了正常:“开个玩笑,别在意。以后,别拿那样的目光看男人,知道吗?”
      
      小姑娘绝对不知道,越是无辜干净,越是能引起男人心中的毁灭欲。
      
      忍不住想要沾染,弄脏她。
      
      余欢想要扯针的手一顿。
      
      看着她错愕的表情,祁北杨表情严肃:“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我一样正人君子。”
      
      “……”
      
      余欢回忆起过往这人做过的种种事情,沉默了。
      
      正人君子?
      
      您和这个词之间差了十万八千个衣冠禽兽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努力假装正人君子的二哥万万没想到,桑桑同学早就把他的底扒的连内、裤都不剩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