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痴迷

作者:子羡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点贪欢(捉虫)

      等到芭蕾舞都开场很久,林媛才又重新看到了祁北杨。
      
      刚刚撞见一身狼狈捂着手去看医生的秦四,把林媛给吓了一跳,还以为又是有人要闹事;结果听人说,说秦四是喝多了酒,耍酒疯撞墙破了头,夹断手指。
      
      这话也就说出来听听,多半是惹事被人教训了。
      
      林媛一想到家里人想让她同秦四联姻,就想哭。
      
      这样的酒囊饭桶,剥开那层花花公子的皮,内里烂透了,她才不想嫁。
      
      她想嫁的人是祁北杨。
      
      到林家的第二天,林媛才发现她所以为大富大贵的林家父母,其实也不过是林家不起眼的旁支而已,真正掌权的是林定。
      
      而林定的上面,是祁北杨。
      
      林媛只想成为人上人。
      
      她迈着步子往祁北杨的方向走,却被林定叫住了。
      
      “小媛,”林定笑吟吟地瞧着她,意有所指,“别试图去碰不属于你的东西。”
      
      点到为止。
      
      林媛被这一句话惊到了,仍强撑着,乖顺地笑:“我知道的,堂哥。”
      
      心里面仍不屑一顾。
      
      ——谁说那东西不属于她呢?
      
      小时候能偷梁换柱享受了这十几年的呵护庇佑,长大了她也有信心赢得祁北杨的关注。
      
      但被林定这么一打岔,林媛再看过去,已经找不到祁北杨的身影了。
      
      林媛抬头望了望,舞台上,几个跳芭蕾的小姑娘也停了下来。观赏芭蕾的人不多,掌声也稀稀落落。
      
      余欢同其他几个人穿着一模一样的裙子,从后面下去,去签字结工资。
      
      林媛刻意安排她与林家人错开,不给他们一丝一毫见面的机会。
      
      虽说余欢相貌与林家人一点儿也不像……但凡事都怕万一。
      
      林媛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万一给剔除掉。
      
      不过林媛也注意到了,自家堂哥的视线,就没有从余欢身上移开过。
      
      刚刚还在问她,余欢跳舞,林媛付了多少钱给。
      
      林媛心中了然,只怕是堂哥看上余欢了。
      
      不过嘛,堂哥这样的家世,是不可能娶一个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大概也是贪图余欢那点美色,想要一尝芳泽。
      
      更何况,林定还不知道他与余欢的关系。
      
      她何不顺水推舟?既“讨好”了堂哥,又恶心到了余希。
      
      一箭双雕。
      
      一想到这里,林媛心中就是带着恶意的快、感。
      
      仿佛这些人都是可怜的糊涂虫,被她耍的团团转;一个个都瞧不起她,其实他们才是无知可怜的,只能被她玩弄。
      
      林媛享受这种感觉,就像是把他们都踩在脚下,报复了回来。
      
      林媛笑盈盈地去找了余欢,把她拉过来,只说是难得有空闲时间,同她聊聊。
      
      因了小时候一同长大的情谊,余欢对林媛没有防备;她也感激林媛,一口答应下来。
      
      林媛从桌上取了一个高脚杯,含笑递给余欢:“说起来,咱们俩还没喝过酒呢。”
      
      余欢有些犹豫:“我等下还要坐车回去,喝酒——”
      
      余欢酒量不算好,但也不差,就普通女孩的水准,喝上个七八杯也没有问题。
      
      林媛打断她:“这酒度数很低,泡了茉莉花的,你尝尝,很香的,没事。”
      
      余欢想了想,不好叫林媛扫兴,小小地抿了一口。
      
      果真是浓郁的茉莉花香气,馥雅柔和,仿佛能香到骨子中去。
      
      林媛拉着她的手,找个僻静的沙发坐下,同余欢聊起了年少往事:“我还记得小时候,慈济院那么多孩子,就数你身子骨弱,病恹恹的,三天两头生病。”
      
      一说起这个,余欢笑了:“我那时候也给祝姨和你们添了不少麻烦,也多亏你们照顾我。”
      
      余欢一直对慈济院充满感激,若是没有慈济院的庇佑,她的生活要比现在凄惨无比;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去求祁北杨帮助。
      
      林媛回忆起往事,叹:“我走的那天,你没来送我,我还哭了好久,以为你还在生我气。”
      
      余欢倒是不记得自己为什么生她气了,只是那一段事想来也不会愉快,便忽略过去,同林媛聊起别的话题来。
      
      林媛不动声色,又灌了余欢好几口酒,只瞧见余欢脸颊浮上淡淡的桃粉色,这才停止了劝酒,柔声问她:“欢欢,你头晕吗?”
      
      酒精麻痹了神经,余欢呆呆地点点头,又晃了晃,手指按着额头,皱眉:“有点……想吐。”
      
      林媛心想,你能不想吐么?好不容易弄来的失身酒,你以为只是噱头吗?
      
      余欢看着眼前的林媛慢慢模糊,她才意识到自己大概是醉了,只软软地叫声“林媛”,不受控制地趴在了沙发上。
      
      林媛放下酒杯,试探着叫了声:“余欢?”
      
      余欢没有出声,闭着眼睛。
      
      林媛伸手去扶她:“欢欢,走,我扶你去休息。”
      
      余欢迷迷糊糊应了一声。
      
      林媛搀扶着她到了休息室中,把她扶到床上。
      
      把她头上挽着的头发打开,林媛尝试扒她肩上的衣服,扒了两下,没扒开,这才放弃。
      
      但瞧着少女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脸颊酡红,也足够诱人了。
      
      林媛安置好了余欢,跑去找了林定。
      
      林定也喝了不少酒——他和苏早在打牌,最简单的规则,比牌面大小,谁输了谁喝。
      
      这些酒基本上全进了林定的肚子。
      
      林媛来的急,没看到角落里的祁北杨。
      
      林媛只和林定说,有件重要的事情找他商议,但又要避嫌。
      
      林定不曾设防,丢下牌跟她走了;不忘警告苏早:“你可别偷看我牌啊!”
      
      苏早冲他扮了个鬼脸。
      
      林媛带着林定,一路穿过走廊,到了休息室门口,站住:“堂哥,你进去瞧瞧,”
      
      林定皱眉:“你搞什么鬼?”
      
      林媛推他,甜甜地笑:“你进去看看就知道啦。”
      
      林定将信将疑,踏了进去。
      
      房间里的灯光很暗,只瞧见床上有个人影;林定满腹疑虑,险些炸了。
      
      酒意轻了一分。
      
      ——他这个堂妹什么时候也开始干拉皮条的勾当了?
      
      林定不是秦四,对声色无甚兴趣,转身就想走,却听到床上女孩哭了一声。
      
      那声音,格外的熟悉。
      
      艹艹艹艹艹艹!
      
      他僵住了。
      
      这该不会是……该不会是余欢吧?!
      
      林定缓慢转身,后退两步,看清女孩的脸后,身上的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还真的是他二哥心尖尖上的肉啊啊啊!
      
      林定的酒是彻底醒了。
      
      他哪里敢在这里久留,拔腿就跑,把还在玩兔子的祁北杨拽到房间里,上气不接下气:“二哥,出大事了!”
      
      祁北杨漫不经心:“你小子是喝酒喝高尿自己手上还是在这短短几分钟内乱了个性?怎么这么一副被狼啃过的模——样。”
      
      他也瞧见了床上的人,阴沉着脸回头。
      
      咔吧。
      
      林定清晰听见他手指关节响了一下。
      
      他急忙澄清:“别,二哥!我看到就来找你了!”
      
      祁北杨冷笑:“你这算什么?灌醉她?”
      
      林定苦不堪言:“这不是我干的……”
      
      床上的女孩又低低叫了声。
      
      祁北杨去看,床上的余欢已经蜷缩成一只小虾米了,瞧上去十分痛苦。
      
      她的手抓着胸口的衣服,想要干呕,但什么都吐不出来。
      
      额头不断地沁出冷汗。
      
      好难受。
      
      祁北杨哪里还顾得上发火,扭头叫林定:“快去叫医生。”
      
      林定应了一声,一溜烟跑掉。
      
      祁北杨不知道该怎么照顾病人,更不知道怎样减轻她的痛苦。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把手放在她背上,轻轻地给她顺着。
      
      连触碰都小心翼翼。
      
      顺了没两下,余欢终于说话了,声音断断续续,含糊不清,是醉话。
      
      她说:“求求你了,祁北杨,你放过我吧。”
      
      祁北杨只觉着好笑,听她这语气,自己像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
      
      连醉了都还记得他,求他放过,祁北杨不知道自己是该开心,还是难过。
      
      “……慈济院的钱,我也会努力攒够给你,咱们分手吧,我实在受不了了……”她哽咽,声音颤抖,“我真的很害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接档文《掌中金丝雀》求预收呀
    [娇蛮金丝雀X偏执大佬|婚恋|横刀夺爱]
    梁京新贵季临川因痴情而出名。
    他为了心中白月光亲自画设计图建别墅,别墅中栽满白月光喜欢的蔷薇花,每周定时有品牌商送来新款珠宝和衣裙,拒绝了一位又一位名媛的示好。
    为偿还苏家债务,苏萝嫁给这么一个标准痴情种子季临川。
    苏萝原以为这幢婚姻不过是场交易,也未曾有过太多希冀,收敛脾性苦恼地做一个贤妻良母;直到某日晚,无意间看到季临川藏在书房里的照片,边缘都磨的发白。
    赫然是年少时候的她自己。
    *
    苏家宣布破产的第二天,苏萝的男友被爆出与某女星有染,名媛圈不少人等着看苏萝的笑话,然而——
    苏萝搬离顶级公寓,进了更豪的别墅;
    苏萝失去滥情的男友,嫁给了梁京名媛圈中的头号男神;
    ……
    没关系,苏萝的婚姻名存实亡,季临川从不会多看她一眼,不过把她当做摆设。
    直到某个晚宴,苏萝一袭墨绿色长裙,同人相谈甚欢。
    面若冰霜的季临川大步过来,拽着苏萝的手,毫不客气扯走。
    再出现的时候,苏萝眼睛水汪汪,季临川锁骨上带着明显的牙印。
    哪怕脖子里顶着抓痕,他依旧笑的温柔和煦。
    死敌:???这情节展开不太对吧?
    [让除我之外的星辰都陨落吧,你那玻璃样的眼睛中只能够看到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