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痴迷

作者:子羡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点贪欢

      这个凶狠的亲吻,一直到余欢掉泪,才停止了下来。
      
      她一声不吭,明亮的茶色眼瞳看着祁北杨,眼泪安安静静地往下落。
      
      一句话都没有,但这样的安静却使祁北杨那丧失的理智回转一些。
      
      离开她柔软的唇瓣,祁北杨没有松手,仍旧捏着她的下巴,眸色幽深。
      
      一滴泪落在祁北杨手上,微热,却烫的他心疼。
      
      祁北杨松开手。
      
      她下巴,脸颊,是他掐出的红痕,衬着雪白的肤,格外的显眼;还有她唇边,一道暧昧的红痕,那是他力气太大,亲出来的。
      
      他那被醋意所填满的大脑,终于开始了正常运作。
      
      祁北杨语无伦次:“抱歉,我没想弄疼你,对不起……”
      
      道歉的话语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句。
      
      余欢慢慢地收了下巴,忽而转脸,从桌上的纸巾盒中抽出几张纸来,安安静静地擦泪。
      
      她真的怕了,也累了。兜兜转转,怎么就摆脱不了他的纠缠?这人正经外表下深藏的痞子气,同以前一模一样,一点也没有改变。
      
      眼泪太多,余欢心里又堵又委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扯了好几张纸巾出来,捂着眼睛。气的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这一哭,祁北杨酒醒了不少,心里有些后悔,刚想说几句话哄哄她,只听得后面林定短促叫一声“二哥”。
      
      林定和苏早都没提防余希,这个瞧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压根就没有任何威慑力;但谁能想到,方才闷声不响的余希突然暴起,拎着桌上的啤酒瓶就往祁北杨砸过去。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完全没有阻拦的机会。
      
      祁北杨没有躲——面前就是余欢,倘若躲了,保不齐这一下就得她受着。他下意识地伸手抱住余欢,手压在她后脑勺上,将她抱在怀中。
      
      清脆的破裂声。
      
      玻璃瓶碎,酒气四散开来,祁北杨头上缓缓流下殷红的血液,和酒混杂在一起。
      
      余希红了眼睛,手里握着酒瓶的柄,声嘶力竭:“变态狂!你去死吧!”
      
      他手里拎着碎酒瓶,还欲再给祁北杨补上一下,被林定反手夺了去,扭着胳膊按在桌子上。
      
      被按倒了,余希仍红着眼睛,破口大骂祁北杨是畜生。
      
      然而祁北杨不为所动,只是低头,瞧着余欢白生生的一张脸。
      
      余欢扯住祁北杨的袖子,终于肯同他说话了:“祁先生,你能不能让他放开我哥哥?”
      
      这一声哥哥刺了祁北杨,他一怔:“这是你哥哥?”
      
      余欢点头。
      
      祁北杨敛眉:“老三,放手。”
      
      他笑着对余希说:“都是误会。”
      
      听得人汇报说余欢同一年轻男人在单独吃饭,祁北杨心里的醋缸立刻翻倒;现在听余欢说是哥哥,他才松了口气。
      
      不是什么前男友死而复生又纠缠就好。
      
      余希脸色铁青,一声不吭。
      
      祁北杨和煦地微笑:“既然都是一家人,人身伤害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咱们私了,怎么样?”
      
      林定递过来纸巾,祁北杨简单擦拭了一下血迹,衬衫上仍有酒渍,而他毫不在意,将混合血与酒的纸揉成团丢弃,他站直身体,居高临下地瞧着余欢,沉沉地笑了:“这样吧,看在余同学的面子上,我打着折扣,医药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全加起来,打个折扣,二十万,怎么样?”
      
      余希咬牙切齿:“你不要狮子大开口,哪里用的到那么多?”
      
      二十万,不是两万。
      
      对于他们而言,或者对于一些工作几年的普通人来讲,不是笔大数目,但对现在的余希来说,是一笔大钱。
      
      根本就拿不出来。
      
      祁北杨扬眉:“余先生不同意?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转身,对着林定淡淡地说:“老三,报警吧。”
      
      “不能报警!”
      
      余欢急切开口。
      
      一旦报警,轻了叫蓄意伤人,严重叫谋杀未遂,不管哪一种结果,余希的档案上都会留下污点。
      
      不能再毁掉余希了。
      
      她走过来,扶住余希,挡在他面前,轻声说:“祁先生,请您高抬贵手。二十万我们实在拿不出,可以再商量商量吗?”
      
      祁北杨的目光掠过她乌黑的发,浅色的瞳,最后定格在她娇嫩的唇上。
      
      因着他方才的吸吮,边缘还是发红的。
      
      祁北杨微笑着建议:“或者你喜欢另一种解决方法。”
      
      他慢慢地将袖子上的纽扣扣好,不疾不徐:“做我女朋友,我什么都不追究。”
      
      余欢说:“祁先生,我们还钱。”
      
      声音不高,但十分坚定。
      
      祁北杨不喜欢她这样熟络地将自己与余希称作“我们”。
      
      那样就好像站在他的对立面,这么一来,弄得祁北杨都感觉自己像是坏人,像是强抢白毛女的黄世仁。
      
      可他受够了风轻云淡那一套,还真的要干一回这强抢民女的勾当了。
      
      “那好,如果没有异议的话,咱们就立个字据吧,”祁北杨从容不迫地开口,“钱呢,我不着急要,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还不着急啊?
      
      苏早疯狂吐槽自家二哥,心里也可怜余欢——怎么偏偏叫祁北杨给看上了?
      
      只可惜了这么漂亮娇弱的一个姑娘,被狼盯上,好不容易逃脱,这又要被叼回来。
      
      真可怜。
      
      余欢说:“半年。”
      
      苏早悄悄地和林定说:“敢和二哥讨价还价,这还是第一人。”
      
      林定漫不经心:“在二哥这里,无论做什么她都是头一个。”
      
      可不是么?之前大哥嘲笑祁北杨如今为了一个女人,连原则都丢了。祁北杨没有丝毫生气,笑吟吟地回怼大哥——桑桑就是我的原则。
      
      桑桑是他的禁区,没有人能碰。
      
      为了余欢,祁北杨不知破过多少例。
      
      余希坐着,双目赤红地盯着祁北杨,胸膛剧烈起伏,苏早担心他会随时气晕过去。
      
      他叫余欢:“小——”
      
      桑字还未出口,被余欢打断:“你不要说话!”
      
      这个节骨眼上,要是余希说出了什么叫祁北杨怀疑的话,那可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祁北杨说:“三个月。”
      
      “四个月!不能再少了!”余欢飞快地说,“祁先生,这对您来讲可能不过一双鞋,一件衬衫的价格,但对我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余欢没有夸张。
      
      她如今还在读书,余希刚参加工作一年多,赚钱十分不易。
      
      祁北杨笑了:“看在你与洛铃交好的份上,那就多给你点时间……四个月单一天,在那之前,你们要还够这二十万。”
      
      余欢轻声说好。
      
      苏早小声吐槽:“四个月单一天,咱们这二哥是周扒皮假扮的吧?”
      
      林定没搭理她,叫服务员拿了纸笔过来;祁北杨草草写了协议,一式两份,各签上自己的名字。
      
      余希想要签自己的名,但被余欢先一步拿走了纸。
      
      她说:“归根结底,这事情是我惹出来的,也该我还。”
      
      签完名,祁北杨收走其中一张,若是不瞧他的衬衫和头发,瞧上还是那个清冷自持的祁先生。
      
      他微笑着与两人道别,离开。
      
      骚乱过后,只剩下余欢与余希二人了。
      
      余希哑声说:“对不起,小桑,我不知道会弄成现在这样。”
      
      “没事,”余欢笑了笑,“天无绝人之路,你别担心。以后你也别叫我小桑,还是叫我欢欢吧,或者小欢。”
      
      菜也凉了,余欢坐回去,慢慢地吃毛豆。
      
      当初临走时,程非给了她一张卡。
      
      里面应该也有钱,但不知道有多少;考虑到这些人的身家,应该会是一笔巨款。
      
      四个月的期限,如果四个月真的补不上,她就先暂时移借,日后再慢慢还。
      
      -
      
      祁家。
      
      医生刚刚给祁北杨清洁完伤口,带着医疗箱离开。
      
      程非知道祁北杨要求余欢还钱的时候,肺都要气炸了。
      
      他恨铁不成钢,痛心疾首地对祁北杨念叨:“二哥!你这是在追人!不是在整人啊你弄清楚点!”
      
      祁北杨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祁北杨头上的伤口不算深,医生原想刮掉一小块头发以方便包扎,被祁北杨直接拒绝了。
      
      苏早吃吃地笑:“二哥,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我变秃了,也变强了’;说不定你把头发一剃,余欢就喜欢上你了呢。”
      
      林定与她一唱一和:“到时候余欢一看到你,呀,这个男人好清丽脱俗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成功引起了她的注意力。”
      
      苏早补充:“然后强取豪夺夜夜春宵——”
      
      “好了,别贫了,”祁北杨出声,阻止了这两人的继续脑补,他皱着眉:“脑补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说的这些都不是人能干出的事。”
      
      苏早默然。
      
      ……这特么的不都是您干过的事吗?基本上一直在违法边缘试探。
      
      程非忽想起一事来,问:“二哥,赵锦桑给我打电话了,哭着说你不接她电话——”
      
      祁北杨淡淡地说:“你就告诉她,让她好自为之。我已经是念在往昔情分上,给她留了面子。”
      
      伤了余欢的脚,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这样蠢毒的人,自己以前竟会喜欢上她。
      
      祁北杨怀疑自己以前被驴踢了脑子。
      
      苏早啧了两声,继续说:“不过你说余欢也是,不知道说她是仗义还是傻,替这么个同一孤儿院出来的人背了债……”
      
      “同一孤儿院?”
      
      祁北杨睁开眼。
      
      他问:“余欢和余希没有血缘关系?”
      
      苏早也愣了:“谁说他们有了?”
      
      她这才注意到程非拼命朝她使眼色,忙改口:“那个啥,也可能有……毕竟从小一块长大的,不是兄妹胜似兄妹嘛!”
      
      祁北杨只冷笑:“那可未必。”
      
      林定咬着烟,笑:“二哥,你现在是不是特后悔没打他一顿?”
      
      祁北杨闭目不答。
      
      何止是悔,肠子都悔青了。
      
      男人最了解男人,那个人看余欢的眼神就不对劲。
      
      也就余欢傻乎乎的,意识不到。
      
      正聊着天,忠伯面色凝重地进来了:“先生,锦桑小姐又来了,哭着说是要见您——”
      
      “不见,”祁北杨皱眉,“下次再来,直接叉出去。”
      
      别墅外。
      
      赵锦桑穿了祁北杨最喜爱的长裙,哭的眼泪汪汪,几乎随时都能昏过去。可怜楚楚,就像一朵娇弱的小白花。
      
      但她连门都进不了。
      
      好不容易把忠伯哭出来,他绷着脸说了句会通知祁先生,就匆匆离开了。
      
      赵锦桑等了十分钟,太阳晒得她几乎要掉了两层皮。
      
      赵锦桑强撑着。
      
      她在求祁北杨的原谅。
      
      赵锦桑的父亲是开了个小的贸易公司,昨天,好几个已经谈拢的订单纷纷告吹;赵父急的上火,经有些人指点,才知道是得罪了祁北杨。
      
      在赵父的逼问下,赵锦桑哭着说出了自己因为嫉妒往余欢鞋子里放钢针的事。
      
      先前祁北杨对她虽然不亲热,但也不至于太过冷漠;赵锦桑想着自己卖卖惨,装装可怜,以这“恩爱前女友”的身份,磨着见上祁北杨一面。赵锦桑最擅长哭了,不信哭不动他。
      
      但她没等来祁北杨,而是等到两个拿着钢叉的安保人员。
      
      赵锦桑:“……”
      
      望着瞄准她的两柄钢叉,她恍惚间觉着,自己像极了被闰土盯上的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祁二:坐等老婆还不上钱乖乖过来哭唧唧,再一把搂住这样那样美滋滋。
    余欢(冷漠甩出二十万):滚。
    关于祁二对赵锦桑的态度,解释一下,失忆后的祁二对旁人说自己喜欢赵锦桑的话都深信不疑。
    但在意识到自己不喜欢并且不会喜欢上赵锦桑之后,祁二提出分手并承诺给予补偿。祁二也有责任心,不会立刻甩脸不认人把赵锦桑踢得远远的;这次赵锦桑作死整余欢,基本上就把祁二那点愧疚也磨没了。
    祁二还是个挺有原则的人——前提是不沾上欢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