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痴迷

作者:子羡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点贪欢

      余欢哪里知道祁北杨的想法,脚趾上的伤口还在疼,她抿了口热水。
      
      祁北杨问:“你这脚是怎么伤到的?”
      
      余欢找了个借口:“不小心磕破了。”
      
      怕祁北杨追究下去。
      
      先前祁家花园里有不少蔷薇花,一日中午,余欢看花开的好看,下去剪了几朵,放在卧室中;蔷薇花刺小,一个没注意,不小心被扎了一下手指,留下个小红点。
      
      晚上祁北杨瞧见,当时没说什么。次日清晨,花园里的蔷薇花都被移走了。
      
      一株也不剩。
      
      祁北杨也没继续问下去,手机响了,他出去接个电话,再回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公司那边有急事,等下让我助理送你回去。”
      
      余欢身上没有钱包没有手机,诚挚地向他道谢。
      
      余欢认识宋助理,但这次跟在祁北杨身边的是个陌生面孔。
      
      他微笑着请余欢上了车,这个新助理远远要比宋助理健谈的多,一路上喋喋不休,同余欢交流个不停;末了,含着笑说:“祁先生对余小姐真是上心啊,前天他喝醉了,我送祁先生回家,一路上,他一直在念着您的名字。”
      
      原本闭目养神的余欢猛然睁开眼睛。
      
      “叫我的名字?”
      
      她喃喃重复了一遍。
      
      难道祁北杨还是不肯放过她吗?这些日子来的冷淡表现,难道是欲擒故纵?
      
      “是啊,”助理浑然不觉余欢的神色变化,依旧笑吟吟,“当初祁先生同赵锦桑小姐——”
      
      蓦然,他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立刻闭上嘴巴。
      
      心虚地借着后视镜瞧了瞧后排,余小姐脸色苍白,安安静静地坐着,似乎没有听到他刚刚脱口而出的那一句。
      
      但助理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余欢借用助理的电话,给韩青青打去电话,约了在本班的练习室见面,请韩青青帮忙把书包也带过去。
      
      韩青青一口答应了。
      
      大约是考核将至,本班练习室里人不少,只是当余欢进去的时候,引起了一阵窃窃私语。
      
      韩青青脸色很差,拉着余欢找个空闲的位子坐下,死死地掐着自己的手腕,声音压了又压:“可气死老娘了!”
      
      她猛灌了两口水,才把余欢离开之后的事说了出来——
      
      有人说余欢是故意弄伤脚装晕来吸引祁北杨的注意力,而“前女友”赵锦桑哭的一塌糊涂,更是默认了这个谣言。
      
      更有甚者,说上次文艺汇演的时候,余欢就开始吸引祁北杨注意力了。
      
      余欢性格不够外向,贫穷、漂亮,两样东西加起来,最容易引起恶意的一些揣测和窥探。上半年的时候,一次班级聚餐,余欢就被人堵了路。虽然很快有人解围,但各种各样的流言还是起来了。
      
      人言可畏。
      
      余欢劝解韩青青:“嘴巴长在她们身上,我总不能割掉人舌头不许人说话吧?清者自清,泼再多脏水我也不怕。”
      
      韩青青问:“那你不找谁往你鞋里放针了?”
      
      “这个还是要找的,”余欢平静地说,“这已经干扰了我的正常学习。”
      
      两个小姑娘去了教学楼下的门卫室,更衣室里没监控,她们想看看走廊上的监控,想知道是谁先进了更衣室。
      
      门卫老大爷却说那层的监控坏掉了,三天了,一直没人来修。
      
      余欢只得去把此事上报给导员,导员正忙着其他事情,闻言只是敷衍应了一声。
      
      在他看来,不过是被扎了一下而已,哪里用的着小题大做。
      
      余欢轻轻地叹口气。
      
      等到周五,导员那边依旧没什么消息过来。余欢倒是得到了另一个好消息,余希结束了南海那边的项目,回到了霞照市,得知她脱离苦海,邀她一起见个面。
      
      余欢应了下来。
      
      她和余希是同一天到的孤儿院,那天来的还有余乐,三人一起长大,彼此和亲兄妹一样。不过在上初中的时候,余乐失散多年的的家人找到孤儿院,把她接走了。
      
      余乐走的那天,余欢落水发了高烧,没能去送她;一直照顾她的余希安慰余欢,说余乐的家人看起来就是大富大贵,以后余乐生活一定会很幸福。
      
      余欢这才放了心。
      
      余欢从小身体弱,余希比她大上四岁,一直都把自己的零食水果节省下来给她吃。余欢刚到孤儿院的时候,晚上常常哭醒,也是余希抱着她,笨拙地唱童谣哄她睡觉。
      
      余希上高中的时候去献血,把献血站送的毛绒小狗带给余欢做生日礼物;他也曾在酷暑戴着厚重的套装连续四五天发传单,就为了给余欢买一双好点的芭蕾舞鞋。
      
      直到后来祁北杨出现,强硬地拿余希的工作做威胁,迫使余欢与他淡了联系。
      
      虽然余欢未曾告诉余希这件事,但他隐隐约约猜到了些什么;慈济院搬迁的那天,余希离开了霞照市;直到这两天,两人才又恢复了联系。
      
      餐厅中,许久未见,余希变化不大,只是略微瘦了些,微笑一如往昔淡然。
      
      他从未责怪过余欢,但余欢对他仍心怀愧疚。
      
      余希知道余欢口味重,点的菜多半都是她喜欢的。他自己吃不了辣,便搁下筷子,给她一粒粒地剥毛豆。
      
      余希的手指同余欢一样好看,细长白皙,他将剥好的豆子放在余欢盘子中,笑着说:“哥哥现在没什么钱,请你吃不了太好的,只好请你吃这些,你可别嫌弃啊。”
      
      余欢吃了一粒就落泪,摇头:“哥哥不怪我就好。”
      
      余希慢慢地给她擦眼泪,叹:“从小到大,我哪里怪过你,小桑?”
      
      顿了顿,他展颜:“快别哭了,离开那个畜生是好事,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
      
      苏早和林定正激烈辩论着到底是甜豆脑好喝还是咸豆脑的时候,休息室的门猛然被推开了。
      
      祁北杨伸手扯下了领带,眉宇间是化不开的阴郁,周身充斥着浓重的低气压。
      
      苏早惊的手里的小饼干都掉了,结结巴巴地问:“二哥,出什么事了?”
      
      酒宴尚未结束,剩下大哥和老四在那里抗,祁北杨喝的酒不少,被苏早和林定合力架回了休息室。
      
      确切地讲,是林定架,苏早在旁边喊加油。
      
      谁叫祁北杨性子古怪,坚决不许女的触碰他——哪怕苏早从来不把自己当女的。
      
      祁北杨此时显然酒还未醒,身上依旧是一股浓重的酒气。他强压着怒气,冷笑一声:“走,跟着我去接你们二嫂。”
      
      扯下来的领带随手丢在一旁,他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纽扣,袖口的纽扣也打开,往上拽了拽。
      
      苏早打了个寒噤。
      
      这瞧着……不像是接人,像是去打人啊!
      
      林定从地上捡起那包饼干,拆开包装,顺手塞进苏早大张的口中,笑意盈盈:“二嫂?赵锦桑?”
      
      “不是她,”祁北杨已经拉开了门,沉声说,“是余欢。”
      
      身后响起惊天动地的咳嗽声,苏早险些被呛着。
      
      她怀疑自己的耳朵。
      
      余欢?
      
      那个让二哥痴二哥狂二哥咣咣撞大墙的余欢?!
      
      林定要淡定的多,给她拍了拍背,自言自语:“孽缘啊孽缘。”
      
      感叹完了,苏早咽下饼干,水都来不及喝,扯着林定的手就跟在祁北杨后面。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二哥现在的情况很不妙啊!
      
      直奔长锦区。
      
      隔着透明的玻璃窗,一眼就瞧见里面的二人相对坐着聊天。男的大概是说了什么,少女笑的眉眼弯弯。
      
      苏早的眼皮突突地跳,还真是这个余欢啊。
      
      不是,哥们几个费心费力地抹平余欢的痕迹,又精挑细选了个“桑桑”过来,怎么二哥还是找到她了呢?
      
      这下,苏早不止右眼皮跳了,心也在狂跳。
      
      苏早不敢看祁北杨此时的表情。
      
      料想好不到哪里去。
      
      还未等苏早想好解决措施,祁北杨已经迈步走了过去。
      
      门上的铃铛,凌乱无比地响了起来。
      
      苏早跟上去,也不顾其他的了,大叫:“二哥冷静!”
      
      可千万别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啊!影响多不好!
      
      这一声惊动了余欢,她错愕地抬头,尚未反应过来,怒火滔天的男人便压过来了。
      
      他力气很大,疯了一样扑过来,余欢大脑一片空白,柔软的唇瓣被那人凶狠地亲吻着,迫的她几乎不能呼吸。
      
      浓重的酒气,颊边被按的生疼,又缓缓向下,掐住她的下巴,迫着她仰起脸来。这是祁北杨惯常的方式,他爱这种能够掌控她所有的亲吻,另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脑勺,力道毫不客气,似乎要把她给捏碎。
      
      余欢疼的眼泪落了下来。
      
      迟了一步的苏早呆住。
      
      她想到千种万种情况,唯独漏下这么一点。
      
      二哥他没有动手,他、他动口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