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跟踪

      嵇乐连忙盖上盖子,面上有些诧异。
      
      他离开家是与父亲告了假的,按说应该不会有人跟着他才对。
      
      既然不是跟着他的,难不成——是跟着这二位的?
      
      嵇乐拿上老板给他的油酥饼走到长凳坐下,眼前的二人你一口我一口吃得没心没肺。
      
      若真是跟着他们,罗仞这个反应是没发现还是发现了,告诉他?
      
      跟我什么关系?
      
      若不说,会不会牵连到我?算了。
      
      他把油酥饼递给罗仞,“有人跟踪。”
      
      “两个?”罗仞笑着看他,丝毫不像讨论被人跟踪。
      
      “嗯,你知道?”
      
      “进了孟水就一直跟着。”说完又笑嘻嘻地往燕尘的碗里丢了一块膜。
      
      燕尘抬头,噘嘴不满地看着他,“你喂狗呢!”
      
      罗仞对这个表情实在没有抵抗力,没忍住就笑了,酒窝渐深,让燕尘整个阴暗的早晨都亮了。
      
      “看你好看的份上原谅你。”说着还伸手戳了戳酒窝的位置。
      
      “快吃,咱们该出城了。”
      
      嵇乐又觉得自己多余了。
      
      三人吃过早饭便上了马,一路颠颠不着急,晌午才刚刚出了城门,迎着毒辣的阳光进了树林小道。
      
      嵇乐以为这下该快些走,甩掉后面的尾巴了吧,谁想到罗仞竟然还停下来歇着。
      
      周边一片竹林,时不时一阵风都能听到竹叶刮蹭的沙沙声,别一番江湖味道。
      
      罗仞寻了一处大石头,把燕尘从马背上抱了下来。
      
      “你知道我那天想你做什么!”燕尘伸手打了罗仞一下,埋怨的小眼神暴露无遗。
      
      罗仞摸摸她的头,弯了眼睛,“你想做什么我不如你愿,非要拐弯抹角?嗯?”
      
      燕尘觉得自己被宠了一脸,轻咬下唇,告诉自己要矜持。
      
      可是——矜持是什么,我懂吗?
      
      我不懂!我懂这个做什么!
      
      她搂住罗仞的脖子,上去就吧唧一口,然后立刻转过头去看风景。
      
      嗯——风景不错,嗯,不错,是甜的。
      
      罗仞被某人这波突然的操作,搞得措手不及,连忙起身尴尬地挠挠头。
      
      三人坐了一会儿,燕尘可抵不住一直坐着不说话,便主动问起嵇乐的名字,继而又天南地北地聊了些有的没的。
      
      忽然,燕尘察觉到罗仞的耳朵动了两下。
      
      她不自觉地握紧了自己手边的剑,“有人来了?”
      
      罗仞放下手中的水袋挂在马背上,“这两个人不激一下,他们不会出现的。”
      
      燕尘微微挑眉,“谁啊,我们认得?”
      
      罗仞不置可否地笑了下,然后拍了拍嵇乐的肩膀,“走,去打点水。”
      
      两人离开后,燕尘摸着自己腰上的牌子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爹娘有没有安全回到江州。
      
      那就等着到溧阳的时候去封信问问。
      
      嘻嘻,我真是个知道疼人的小可爱。
      
      逗笑自己的小傻子边玩竹雅堂的令牌边笑,丝毫没有对近在眼前的危险,有应对的意思。
      
      走离燕尘视线的罗仞和嵇乐在一处大石后面蹲下来,观察着燕尘周围的情况。
      
      嵇乐看着罗仞的眼睛在眼眶中转来转来,心中觉得自己被骗了。
      
      “你不瞎吧,怎么诓人呢?信近于义,言方可复。你这是不对的。”
      
      听着身侧不知怎么念起的诗文,罗仞狐疑地转过身,“罗某何时告诉你我瞎的?”
      
      “你——”
      
      回想起来,昨晚问的时候他还真的没说,大概真的是因为自己先入为主了?
      
      “是你自己认定的。不过,罗某以为你不是个满口之乎者也的先生,其实也没差。”
      
      嵇乐白了他一眼,“这不是之乎者也,这是为人之道。”
      
      “得得得,您别给我讲,我认识的字还没您看的书多呢,啊。”罗仞一扇胳膊就阻止了嵇乐继续往下说。
      
      两人不说话没有多久,就见燕尘的左后方,一片杂草异动,似是有人来。
      
      罗仞连忙站起来,目光灼灼。
      
      燕尘摩挲着手里的令牌,忽而听到身后有一点微弱的剑碰竹身的声音。
      
      她的手慢慢摸向剑柄,推开剑鞘的卡扣,随时准备出剑。
      
      人影出现,站在远处的罗仞渐渐看清了来人。
      
      “他俩还真有胆子。”
      
      嵇乐又前倾一点身子才看清楚,“是一男一女,你认得?”
      
      “我不熟,但丫头熟。”
      
      燕尘闭上眼睛,身后的脚步声极轻,根本听不到,大概因为没有罗仞那种逆天的耳朵?
      
      她还是睁开了眼,算着刚刚的声音距离,心中默了十个数。
      
      “十,九,八……三,二,一!”
      
      “唰”的一声燕尘拔剑转身,却在一瞬间愣住了。
      
      站在她身后,因为她转身而惊慌的两个人,竟然是陈莺还有柳叔贤。
      
      “怎么……怎么是你们”
      
      话音未落,柳叔贤的剑已经刺了过来,燕尘来不及惊讶,抬手便挡。
      
      可让燕尘没想到的是,柳叔贤的武功已经不是几月前那样了,她被震得连退数步。
      
      脚抵在石头上才堪堪站住,“你们不是被封叔叔带走了吗?现在怎么在这儿!”
      
      柳叔贤停下手才让燕尘得以好好看看面前的两个人,陈莺带着面纱,手中的剑被她紧握着,整个人比三江堂时瘦了不少,手腕上似乎还有未退的淤青。
      
      柳叔贤的情况似乎也差不多,他身形还同往常一样,面容却有些憔悴,鬓角似乎有点少年白头的意思。
      
      看着面前两个人完全不同于前的样子,燕尘的心里忽然有点难受,毕竟从小一起长大,这个样子谁又能想到呢?
      
      而且他们的眼神,好吓人啊。
      
      燕尘忽然想起来,昨夜进到屋子里吓到她的,好像就是他们二人。
      
      可既然都已经动了手,怎么会轻易放过她,说不通啊。
      
      “嗬,自然是取你性命!”柳叔贤冷笑一声,手中的剑便刺了出去,毫不留情。
      
      燕尘全力以赴,闪身躲过这一刺,手中的剑擦着柳叔贤的身侧直逼他身后陈莺。
      
      柳叔贤的眼神一惊,脚下连忙回转,扑在陈莺的身上生生扛下一剑。
      
      陈莺的眼神空洞,神色怪异,燕尘刺出这一剑时,便有了收手的准备,谁知柳叔贤忽然扑过来,她收剑急促,失手打在了自己的胸口。
      
      罗仞站在石后一脸震惊,这丫头什么情况!
      
      “这姑娘是什么——”嵇乐话还没说完,就发现罗仞已经消失了。
      
      再抬头时,他已经接住了燕尘,稳稳地站在了不远处。
      
      丫头惊魂未定,手指紧紧地捏着他的袖子。
      
      罗仞无奈抬眼看去,复而确定道,“那个女的,瞎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燕子不小心打了自己

    罗仞你啥时候教你媳妇武功啊
    着急死我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