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私定终身

      离开了扬州那寸土寸金的好地方,罗仞二人要途径孟水、溧阳,再翻过一座覆水岭,才能到靖西。
      
      靖西虽距离扬州甚远,却是武林的半个中心。
      
      红缨派在靖西蜀山一隅,木林山庄在靖西南城称霸一方,宗门中的蜀灵门也一脚跨在青城与靖西之间。
      
      而在靖西有一个人不得不提,便是大名鼎鼎的烟侠客。
      
      没人知道这位烟侠客究竟姓甚名谁,只知道他解民之苦,见不得这世间的冤枉事,大到钦差大臣,小到武林无名之辈,但凡栽在他手中的都要讲一个理字。
      
      你没理,不认错,那就只能让烟侠客为民除害了。
      
      他不属于名门正派,也不愿加入任何组织,十多年一个人混迹江湖,倒是潇洒得很。
      
      但见过这位的人都知道,烟侠客之所以叫烟侠客,是因为他跑的时候喜欢放一颗雾火星,炸了之后方圆几十步内白雾茫茫,别说人,就连影子都瞧不见。
      
      “真的这么厉害呀!”燕尘坐在马背上,听罗仞讲着关于烟侠客的故事。
      
      他牵着缰绳,走在正午的树林小道上,阳光穿过树叶落下的斑点,一摇一晃地打在身上,像梦境一样。
      
      “确实厉害。”罗仞鲜少夸人,之前在三江堂的时候百里沧算一个,现在的烟侠客又算一个。
      
      “你们交手过吗?谁赢了。”
      
      罗仞回身去看她,因为一束光晃眼睛,便抬手挡了挡,指缝间隐约露出来的燕尘似是镀了一层光,美极了。
      
      “你想谁赢啊?”
      
      燕尘心中一乐,罗仞铁定是输了,不然肯定会回答我,“没事,你赢了那么多人,这一个输了也没什么的。”
      
      “你个臭丫头,是谁给你胆子说我会输这种话的!”罗仞拉紧缰绳,让马停下,回身一脸气愤。
      
      “那……你赢了?”燕尘还真就信了他。
      
      罗仞微扬下巴,一副傲娇的小模样,“反正——我没输。”
      
      看他这个样子,傻子也知道他输了,燕尘越看他越觉得有意思,随口问了一句,“你居然还在乎比武的输赢?”
      
      “我看起来不该在乎?”
      
      “反正这一路走来,你并不在乎。”
      
      罗仞找好树将马栓上,抬头跟燕尘说,“先下来歇歇,天太热了。”
      
      这太阳确实很热,燕尘手按马鞍,正欲跳下,发现罗仞站在马下看着她,她微扬嘴角有点不好意思,“我这个怎么下去啊。”
      
      罗仞听到这个问题愣了一下,她一个走南闯北的小姑娘居然不知道怎么下马?上去的时候不是很爽快?
      
      “你不知道怎么下马?逗我?”
      
      “哎呀,就是,下不去嘛。”燕尘轻咬下唇,一双好似小鹿的眼睛灵动地盯着他,像是能把他盯出什么好东西一样。
      
      罗仞微挑眉脚,很是不明白这小姑娘什么意思,刚刚上马的时候不是很麻利的吗?现在这样——哦!
      
      她想让我抱她下来。
      
      “噗”罗仞想明白之后,忽然觉得很好笑,抱就抱呗,这小丫头怎么还学会拐弯抹角了!
      
      他用袖子轻掩嘴角的样子,像极了戏文里一眼惊鸿的翩翩公子,燕尘一时看得呆了,竟忘了他在笑什么。
      
      他轻咳两声,“丫头,你怎么上去的来着?”
      
      燕尘没缓过来,眼神都移不开,“就那么上来的呀。”
      
      “那你在那么下来喽。”罗仞轻笑着说,还坐在了一边的大石头上,歇起来了。
      
      “啊?”燕尘瞪着一双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个男人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
      
      “你都不帮帮我?”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
      
      他居然耸了耸肩,拿起了手边的水袋!
      
      气死宝宝了!!
      
      燕尘的手撑着马鞍,气呼呼地转身要跳下来,但左脚离开马镫的时候,忽然计上心头。
      
      右脚使劲往马腹方向一伸,整个人就失去了平衡,“哎哎哎哎!”
      
      罗仞见状毫不犹豫地扔了手里的水袋,脚下一迈,就抄起燕尘的腰,揽进自己怀里。
      
      燕尘连忙抱住他脖子,却听到他说,“你是不是每日挂在我身上才满意啊,嗯?”
      
      耳鬓厮磨地低语,让人的心在胸口不安分地跳动着,好像下一秒就能跳出嗓子眼。
      
      燕尘的眼神躲闪,她有点不适应罗仞用这样的声音同她讲话。
      
      就像一只饥渴多年的野兽找到了猎物,不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绝不放过,这让燕尘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
      
      罗仞感觉到怀里人的异样,倒是微微一愣,着实觉得丫头脑子似浆糊,什么都有。
      
      正欲说话,却被燕尘抢了先,“你,你先放我下来。”
      
      罗仞把她放下来,微微前倾身子,得以与她对视。
      
      “我爹走的时候,我答应了我爹一件事情。”
      
      嗯?这丫头的脑子怎么这么跳跃,一下子就又扯到燕厉达的身上了。
      
      “什么事。”
      
      “嗯——”燕尘的耳尖红了,甚至迅速红到了脸蛋,罗仞伸手奇怪地摸了摸她的脸,“这天是挺热的,也不至于这么红吧。”
      
      燕尘的脚趾踩在自己的脚趾上,蹭一下又蹭一下,才断断续续地说,“我答应了我爹,不会私定终身的。”
      
      “昂,怎么了,这事我知道啊。”
      
      “就是——就是我不是不愿意,那个……嗯嗯嗯嗯嗯嗯——”
      
      燕尘后面的话全都是用嗯代替的,虽然有着奇奇怪怪的语调,但是罗仞是真的没懂。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你也不是那种扭扭捏捏的小姑娘,怎么还跟我嗯上了?”
      
      “我本身是愿意的,但要是被我爹娘知道了,他们会不乐意的。”
      
      罗仞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严重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漏了什么。
      
      燕尘低着头,脸越发红了,罗仞真怕一个不注意这丫头晕过去,这大热的天也不是没可能。
      
      他把人拉进树荫,还抬起胳膊帮她遮了剩余的一点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你说什么呢。”
      
      燕尘咬着下嘴唇,眼睛水汪汪地看向罗仞,一副你欺负我的样子。
      
      “哎哎哎!你这怎么,怎么还哭上了!我,这……”罗仞连忙伸手去帮她擦眼泪,“我刚刚就是逗你玩的,你想让我抱你下来就说嘛,我能拒绝你吗,对不对?”
      
      见燕尘还是一直瞪着他,罗仞觉得有些委屈,剩下的,他确实没有错了呀。
      
      等等。
      
      私定终身,对,肯定是这里出了问题。
      
      “那个,我不会逼你私定终身?”罗仞试探地问出这一句,连他自己都不懂自己说的什么。
      
      可就是这一句,竟然神奇般地哄好了某丫头,这让罗仞心中大喊三声,南无阿弥陀佛,真的是观世音保佑啊。
      
      “你可要说到做到。”燕尘伸手拂去眼角的湿润。
      
      “当然,当然。”罗仞觉得自己好像挖了个坑,可具体是什么,还未可知。
      
      两人又歇了一会儿,发现太阳没那么热了的时候才起身上马,快些赶路。
      
      直到天黑前,两人终于进了孟水城,住进了一家客栈。
      
      订房的时候很有趣,罗仞要订一间,说是省钱,毕竟燕尘确实是个拿钱当命的人。
      
      可谁知,燕尘居然一掌拍出几两银子,豪气地订了两间。
      
      推开门,燕尘进了屋,摸出自己身上的银两顾自肉疼,可娘说过,这男人的甜言蜜语信一半就行。
      
      她不是不愿意,主要是这种事羞羞的不说,她要是不小心当了娘,她爹怕是会先弄死她吧。
      
      唉……
      
      真是苦了罗仞了,真想抱抱他呢,他一定憋得很难受,我这算不算刻意谋害?
      
      都怪我太年轻貌美……
      
      燕尘坐到屋里铜镜前面,用极为欣赏的眼光看了看自己的脸蛋。
      
      嗯——是比以前清瘦了,那些个婴儿肥也退下些,是好看了不少。
      
      怪不得罗仞把持不住呢……
      
      而隔壁的罗仞并不知道某丫头正在关心他憋得难不难受。
      
      他也确实憋得难受,不过不是燕尘想的事,而是他真的很想知道这丫头下午哭,为的什么?
      
      嗯???
      
      猜不透,猜不透。
      
      “咚咚咚”三声敲门的声音在隔壁响起,罗仞留意了一下,发现那人很快就离开了,似是送了晚饭。
      
      罗仞没多想,因为没过一会儿他的房间也送来了晚饭,吃完就睡觉,这样明日才能早些上路。
      
      孟水是个小城,太阳下山便没什么活动,夜里静悄悄的,连谁家开了门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而这样最烦恼的就是罗仞了,只要有一点声音对他来说就是打雷。
      
      好在小城中晚上出行人不多,他躺了没一会儿就浅眠了过去。
      
      直到深夜,外面两三声狗叫,他猛地睁开眼睛。
      
      今晚的燕尘有点过于安静了,怎么连翻身睡觉的动静都没有,好像晚饭后,就再没出声。
      
      一种强烈的不详蔓延上他的心头,掀开被子,他猛地坐起来。
      
      墙角边传来一声微弱的屏息声,这房间中……竟还有一个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