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file:/var/www/jjwxc.net/www.jjwxc/lib/Net/Tools/ChapterTxt.php line:112
    array ( 'authorid' => 2199464, )

    雨若一直下

      喻岚紧闭着双眼,紧张地手都不松。
      
      但料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她疑惑地转过头去,却听到金钱串先一步开了口。
      
      “谁放他上来的!”
      
      “他们还拦不住我。”
      
      “这是东风阁家事,你冲出来是什么意思!”
      
      百里沧手里的碧水剑剑锋一凛,落在上面的雨水被甩掉。
      
      “我百里沧从不欠人,这位大夫既救了我,我便也救她一次。”
      
      喻岚顾不上去看他们你来我往,冲着迷途第一次在东风阁这么多人面前大声说话。
      
      “药箱拿来!”
      
      喻岚一向温文尔雅,虽然有时会因医术反常,但待人还是温柔居多。
      
      此一声喊,确实镇住了许多人。
      
      但田殊抬手阻止,就有净楼的弟兄将迷途拦住。
      
      “这是惩戒,还未结束怎么能让你医治?”
      
      喻岚胸口起伏剧烈,她伸手摸了摸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范书安脉搏,深深地闭上了眼。
      
      山间雨势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雨点豆子般大小,砸在地上溅起层层水花。
      
      等到喻岚再睁开时,她站了起来,眼神扫过风雨亭前面所有的弟兄。
      
      “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白眼狼,没有范书安你们谁能次次全身而退,你们不信她就算了,连解释都不让她解释!
      
      “现在罚也罚了,看到她这个样子,你们就舒服了?往后谁来担任朔楼楼主,还有谁会像范书安一样尽心尽力。
      
      “还有你金钱串,你不就是怕阁主有一日偏宠范书安给你小鞋穿吗?你可有一次好好看看范楼主给你的情报,每一张后面都写着,愿惜命。
      
      “她一个事事冲在前面的人,哪里会在乎生死,可她心里有东风阁所有弟兄的生死!
      
      “你们都嫌弃她是个女子,可女子怎么了,她比你们多享阁主一丝宽慰了吗?”
      
      金钱串没说话,他确实被喻岚的话吓了一跳。
      
      人都是有良心的,况且他今日原本就没想到阁主会罚得这么重,他只是单纯的不想朔楼一家独大。
      
      陆波微微侧倾斗笠,雨水从上面滑落,走到冯景天的面前,单膝跪地。
      
      “阁主,属下想为范楼主求情。”
      
      陆波一跪,雨楼弟兄的心里都不好受,喻岚的话虽然不中听,却是实情。
      
      对于范书安,除了朔楼的弟兄,接触最多的便是雨楼的兄弟了。
      
      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细想想也该清楚。
      
      之前态度不好,一大部分原因也是遭了难,心里不舒服。
      
      面面相觑后,他们也单膝跪下来,“求阁主绕过范楼主。”
      
      冯景天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却没说话。
      
      喻岚原本以为,阁主会就此台阶下来,谁知他竟连声都没吭,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范书安这五年难道都不值得他一句话绕她一命?
      
      越想越不值,她抢过身边百里沧手中的剑,想都不想就横在了阁主的脖子上。
      
      “范书安对阁主,阁主应当清楚!难道你就……”
      
      冯景天反手一掌打在了喻岚的胸口,将人推出去,“喻楼主以下犯上,禁雪楼一月,不得迈出雪楼半步!”
      
      “阁主!”喻岚被推开,满眼不可思议,她认识的阁主不应当如此。
      
      百里沧站在喻岚身后,扶住她的肩膀。
      
      喻岚挣开他,失望地一个劲点头,似是今日方才认识冯景天。
      
      “是喻岚逾越了,嗬,呵呵。”
      
      迷途扔下药箱才穿过阻拦的人,举着伞上前,遮住喻岚,“楼主,咱们走吧。”
      
      “走什么,难道要我放着范书安在这儿见死不救?”
      
      喻岚侧身去看金钱串,“金楼主,陆楼主和我已经站了一边了,您呢?”
      
      金钱串发现四周的眼神忽然聚到自己身上,喻岚这是要他成为众矢之的啊。
      
      不情不愿地看了眼身旁的田殊,见他面色不佳,且丝毫不打算出声。
      
      没了主心骨,金钱串也只好躬身道,“求阁主绕过范楼主。”
      
      净楼弟兄看楼主都这样了,便也跟着。
      
      山间的回响阵阵,雨却渐渐小了下来。
      
      冯景天微微仰头,看了看天,“护法呢?亦如此?”
      
      田殊眉脚微挑,眼神中有一丝笑意,“老夫是东风阁的人,阁主做的决定,老夫无话可说。”
      
      “那这最后一根——”冯景天走到一旁的地上,捡起被百里沧挑开的梅花钉,“我替。”
      
      没等所有人反应,冯景天迅速把钉子扎进了自己的肩膀,九寸长的梅花钉,穿出了他的肩,殷红衣衫。
      
      “护法,如此?”
      
      田殊着实没想到,冯景天竟自己替她受这一钉。
      
      “今日风雨颇大,老夫得回去看看鱼塘里的鱼了。”
      
      田殊一个转身,消失在山间,没了踪迹。
      
      冯景天咬牙撑着,将梅花钉的钉头掰折,一掌拍飞了钉子,打在风雨亭的柱子上。
      
      陆波上前要扶,被他推开。
      
      空中的乌云拨开一条缝隙,阳光照射进来,金光闪闪。
      
      他走到范书安的身边,单膝跪地,一手伸进她的腿弯,一手护住她的肩,将人抱紧怀里站起身。
      
      “从今日起,本阁不希望再有人议论今日之事,违者赏九寸梅花钉。”
      
      “恭送阁主。”
      
      山间回荡着这声阁主,冯景天的嘴角却苦得好似黄莲。
      
      他一步步下山,看着怀里的范书安,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现在的怪异心情。
      
      或许如同这场雨一样,下完了,便再也寻不见踪迹。
      
      ====
      
      “丫头,丫头起来了,快点,咱们要赶路去靖西了,别赖着了。”
      
      罗仞站在燕尘床边,看着她压死自己被角,蜷进被窝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见她就是不起,罗仞便抓着被角,他一使劲直接掀开。
      
      “再一会儿……再一会儿就亲到了,一会儿……”
      
      亲到了???
      
      这丫头都在做什么梦呢!
      
      “罗仞,你转过来……咂咂……转过来……”
      
      罗仞伸手掩住嘴角,却掩不住眼神,那笑意快要溢出眼睛了。
      
      伸手掐掐燕尘的小肥脸,她伸手一拍,让他起开。
      
      明明在睡觉,这小脸蛋也没洗呢,可怎么这么滑呢?
      
      真是个小妖精。
      
      罗仞坐在她床沿俯下身,贴在她耳边低沉道,“宝贝儿,亲嘴不用做梦,睁眼就行。”
      
      燕尘没清醒,伸手挠了挠耳朵,好痒。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猛地睁开眼,却被罗仞强制盖住,在她唇间献上一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仙日子是从罗仞一颗早安吻开始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短小
    不敢说话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