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别瞎摸

      当正午的阳光照进雪楼二层阁楼的时候,小辉靠在床边的柱子睡着了,细小的鼾声在整个二层小楼间听起来有一些安详。
      
      桌上香炉里的檀香因为一阵微风而吹向屋内,和喻岚煎药的炊烟融合在一起,难分你我。
      
      药香弥漫,喻岚却坐在凳子上愣愣地发呆,手里的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闪动着,风箱里的火不急不躁。
      
      忽然,药炉的盖子被水汽掀了起来,咕嘟咕嘟的声音让喻岚回了神,她连忙伸手去拿盖子,猛地被烫了一下。
      
      “嘶”
      
      耳垂的温度最低,喻岚慌乱间去摸自己的耳朵,蒲扇打在了眉脚上,弄得她哭笑不得。
      
      床上传来两三声咳嗽,引得喻岚目光看过去。
      
      哪想睡熟了的小辉也醒了,他微微皱眉从床边站起来去看百里沧。
      
      发现人没醒,只是咳了两声。
      
      喻岚分明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了活该两个字。
      
      一声压低了的笑声从喻岚口中传出,她意识到自己的声音,连忙用蒲扇挡住了口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小辉回过头看她,像是在质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快醒了,你去弄点喝的水来。”
      
      “是,喻楼主。”小辉的眼神有些疑惑,似是一直在确认刚才的声音。
      
      见人出去,喻岚端着药走到床边,把药放在凳子上,摊开一卷银针,拿出一根又细又长,扎在了百里沧的身上。
      
      轻捻银针,迅速拔出。
      
      “咳咳”
      
      百里沧悠悠睁开了眼,狭长的眼角用力眨了眨,适应了正午的强光看向身边站着的喻岚。
      
      喻岚今日穿了一身竹青色的长裙,外衫轻薄,正适合扬州现在的天气。
      
      而床上的人蒙着棉被,刚睁开的眼里,满是意外。
      
      喻岚对这个眼神不禁奇怪,他见过我吗?
      
      “醒了就把药喝了。”她拿起药送到百里沧的嘴边。
      
      百里沧撑着起身,发现自己周身都酸痛得厉害,才猛然间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的眼神变得不可思议,猛地抓住喻岚的手腕。
      
      “这是哪儿?”
      
      喻岚被这么一抓本能地后退,滚烫的药就洒在了手上,溅得长裙上都是。
      
      但她没松手,这碗药被她端稳了。
      
      “甭管这是哪儿,只要你不想死,把药喝了。”喻岚被烫得心情极其不好,烫一次就算了,还被烫了第二次!
      
      百里沧的眼神戒备,看着还冒烟的汤药,和喻岚被烫红的手,仍旧没动。
      
      “爱喝不喝。”喻岚把药放在凳子上,气呼呼地走了。
      
      刚出门撞上拿水回来的小辉,喻岚冲里面狠狠地白了一眼。
      
      ====
      
      “我觉得这件事急不得。”
      
      陆波忽然插进来的话让冯景天有些意外,大殿中的三个人齐刷刷地看他。
      
      “急不得?”
      
      “对,这次的事情可不是范楼主知情不报,而是咱们真的一点消息没得到,细看下,有两个可能,第一朔楼中有奸细,他们销毁了证据,第二对方隐藏得太好了,我们的势力没有渗透。”
      
      冯景天点点头,走上位子坐下,“继续。”
      
      “第一种可能已经被范楼主扼杀了,每半月就轮换岗位,我不相信有奸细会这么巧。所以是第二种可能,既然是第二种我们就不能急着去重建分坛,而是应该把这只伸到东风阁的手抓住,并且砍断。”
      
      罗仞赞同,“有道理,如果急着去重建,说不定会再次被连根拔。”
      
      “当务之急,是前往蜀山地界查清楚到底是谁在动我们东风阁。”
      
      冯景天摊开桌上的地图,手指在上面轻轻滑过。
      
      “这样,蜀山分坛的事情陆波清楚,陆波你先去整顿一下,让江湖客看到咱们的态度。哥去靖西,先杀了木林山庄的陈有为,再去蜀山和陆波汇合。”
      
      罗仞意外地听到这句,“你莫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冯景天的手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罗仞不用摘他面具也知道下面是什么表情,傻里傻气。
      
      “你刚刚说要清白,那你一定会去找烟侠客要剑,靖西反正一定要去,我得讨点好处。”
      
      罗仞呲一声笑了。
      
      陆波却舔了舔下唇,似是欲言又止。
      
      燕尘看他这个样子,心中不免疑惑,“陆大哥,你想说什么就说呗。”
      
      这话引得罗仞冯景天也看了过去,“怎么,不想去蜀山?”
      
      “不是,”陆波摇头,连忙制止冯景天乱想,“是——祁雯。她一直误会我和陈有为篡位的事情有关系,所以罗仞,如果可以,一定帮我要个证明自己清白的东西,书信什么的都行。”
      
      三人对视一番,表示很不理解。
      
      陆波实在是没办法,只好实话实说,“祁雯以为我是陆方舟的私生子。”
      
      “噗,哈哈哈哈哈——”罗仞和冯景天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燕尘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假意安慰,真心嘲笑道,“没事,咱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点小误会没事的,昂,没事的,别伤心。”
      
      陆波想伸手给她一拳,却在罗仞的目光中尴尬地放下了手。
      
      “哎!”冯景天忽然站起来,“燕尘你胳膊好了?”
      
      这么一说罗仞才反应过来,他连忙抓住燕尘的胳膊,“真的,你动一下。”
      
      燕尘也惊奇地瞪起眼睛,尝试地动了动肘部,小臂缓缓折回,伸开。
      
      “真的耶,我好了!”
      
      燕尘伸手一把抱住罗仞,“罗仞,我好了!我可以抱你了!你快看!”
      
      罗仞被她逗得笑了出来,伸手把人拉到怀里,按住躁动的脑袋,“疯了疯了,你俩商量着,我先带她去给喻大夫看看。”
      
      眼红地把人目送两人出大殿,陆波轻轻叹了口气。
      
      “那个在雪楼躺着的刺客,是陆方舟的亲孙女,你让她亲笔写一封信,附上信物,想必祁师叔就会信你了。”
      
      陆波回身看他,满眼写着不可思议,“你说,那个小姑娘是陆方舟的亲孙女?”
      
      “是啊,怎么了?”
      
      “我当年想救陆翔飞出水牢,后来对水牢机关束手无策,便问他可有亲人,他根本没说他有个女儿。”
      
      冯景天猛地站起来,“陆翔飞没有女儿,那这个陆方舟的亲孙女又是哪儿来的。”
      
      陆波意识到事情不简单,连忙走到台阶下面,“陆家单传,陆方舟只有陆翔飞这么一个儿子,陆翔飞亲都没结更不可能有孩子啊。”
      
      冯景天走下台架,边走边摇头,“可陆逢秋手里的幻影刀真的是陆方舟当年用的,保存的那么好,不会只是拿来骗我的。更何况武林中谁都知道,陆方舟死也不交的这把刀和幻影宝典,定然在一个很隐秘的人手里。”
      
      陆波皱着眉,伸手挠了挠头,“难道陆翔飞当初是不信我,才不说的?”
      
      “有可能,毕竟陆翔飞能够活到现在不就是因为那本幻影宝典吗?”
      
      两人沉默地思考了一会儿,终是摇了摇头。
      
      “罗仞脑子清楚,他去应该会弄清楚的,我不多想了,等会儿我就启程去蜀山。”
      
      陆波见礼后就要出大殿,却被冯景天拦了下来。
      
      “明日再走吧。”
      
      “啊?”
      
      “不让弟兄看到范书安的事情解决,他们的心不踏实。”
      
      陆波听了这话叹了口气,表情很是无奈,“其实这件事根本不需要向兄弟们解释,这是阁主的决定,罚与不罚,都是阁主的一句话。”
      
      冯景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中有无奈有不甘有担忧,“我这一碗水,得端平。”
      
      拉开大殿的门,冯景天走了出去。
      
      陆波看着他走远,忽然有点担心明天的范书安。
      
      ====
      
      同往雪楼的小路上,燕尘抱着罗仞的腰死也不撒手,罗仞真怕自己一步迈远了,抻着她。
      
      “好了,松开松开。”
      
      “不好不好,没抱够呢,像我们罗仞这么细的腰,平时哪里摸的到。”
      
      罗仞被她这么搂着走,嘴上还不停地夸着,笑容就没掉下来过,酒窝深深地嵌在脸上,越看笑得越甜。
      
      “别瞎摸,快,松手,咱俩快点去给喻大夫看看。”
      
      燕尘还是不撒手,罗仞没办法,只好站住。
      
      “怎么不走了?”
      
      罗仞的手抄进她的腿弯,一使劲将人抱了起来。
      
      “哎哎哎!”燕尘没抓稳,差点仰过去,死命地拽着罗仞的领子。
      
      罗仞被这么一拽差点锁喉,“这样不也能抱着吗?别拽领子,抱脖子。”
      
      燕尘听话地把手松开,抱紧脖子,还低头在他的脖颈间蹭来蹭去。
      
      罗仞原本还挺享受的,却忽然被她头上的钗子扎到。
      
      怎么办?宠着吧,还能让她别蹭了?那我多亏啊。
      
      于是,当喻岚看到罗仞抱着燕尘进来的时候,罗仞的下巴上有着一条一条的红柳子。
      
      “喻大夫,你看,我胳膊是不是好了?”
      
      喻岚把人拉进屋里,却发现罗仞并没有放下燕尘。
      
      “你不把人放下来?你俩是真不嫌热啊。”
      
      喻岚觉得自己眼睛都快瞎了,这都什么病人啊!
      
      上面那个不吃药,底下这个连看病都酸!
      
      罗仞找了把椅子,将燕尘轻轻放下来,长发滑到身前,扫过燕尘的额头,痒痒的。
      
      起身甩过长发,周身都散着光,燕尘拄着下巴看呆了。
      
      “罗仞,不管看多少次,我都觉得这世上没人比你还好看。”
      
      罗仞觉得这小丫头今天的嘴是抹了蜜了,他俯下身,手指戳了下她的额头,“我知道。在我心里你也是。”
      
      燕尘的心扑通扑通地越跳越快,她伸手捂住胸口,不自觉地咬紧了嘴唇,“不行了!要死啦要死啦!你快离我远一点!”
      
      而站在一边手里拿着手枕的喻岚,牙都快酸掉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不小心把范书安和小天哥拖到了明天
    用燕尘刚好的胳膊比个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