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逢秋姓陆

      夜晚来临时,燕尘已经和罗仞站在了雪楼的门外。
      
      “来这儿干什么?”燕尘被罗仞搂在怀里,一步一步被他带着走。
      
      “见逢秋。”
      
      燕尘眉心一皱,“见她?她不是已经被你杀了吗?”
      
      “我又不傻,逢秋不是杀手,所以定然知道一些事情。虽然生气,也得先忍着。”
      
      燕尘弯了弯眼睛,“你为什么生气?”
      
      罗仞停下脚看她,似是早已知道她想听他说什么,复而弯起嘴角,“她动你,就该死。”
      
      “怎么办罗仞。”
      
      “嗯?”
      
      “我要抱怨老天没让我早生出来十年了。”
      
      “别抱怨。”
      
      “?”
      
      “抱我。”
      
      燕尘紧闭双唇抿成一条缝,强忍着眼里的笑意。
      
      “想得美,我胳膊没好呢。”
      
      说到这个胳膊,罗仞伸手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
      
      “啊!疼!”燕尘想伸手打他,却发现胳膊不能动,哎,难受。
      
      罗仞戳着她的小脸蛋,“疼就记住,以后不许给我挡剑,我又不是娇弱女子接不住,听到没有!”
      
      “哦,知道了。”燕尘嘴上答应着,其实心里并没有一点赞同。
      
      我为你挡剑,不是因为觉得你接不下,而是因为看着你疼,我心里更疼。
      
      罗仞看着她轻易答应的样子也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心里虽然不舒服,却有着一抹淡淡的甜。
      
      “罗先生。”迷途是喻岚身边的小药童,个子长得不高,人却很机灵。
      
      “我不找喻大夫。”
      
      “楼主交代过了,罗先生到了就带您去见逢秋。”
      
      罗仞点点头便搂着燕尘随迷途走进了小径,一排整整齐齐的屋房中逢秋的屋子外站着两个守卫。
      
      他挑了挑眉,心中不禁有了些猜测。
      
      “守卫是谁叫的?”
      
      迷途微微一愣,不是说罗仞是个瞎子吗?
      
      “嗯——是阁主。”
      
      燕尘笑着出声道,“接下来的路我看得见,你忙去吧。”
      
      看着燕尘那样无害的笑容,迷途也嘻嘻笑了一下,这个小姑娘真漂亮。
      
      迷途走了之后燕尘发现旁边这个人不动了,她用肩膀推了两下,还是不动。
      
      “你干嘛,走啊,天上有什么好看的吗?”
      
      罗仞此刻忽然有点后悔自己长这么高的个子,他低下头有点怪怪地看着燕尘,“天上是没什么好看的。”
      
      “嗯?”
      
      “天上哪有好说话的小哥哥。”
      
      燕尘噗的一声笑了,整个人靠在罗仞身上,脸埋在他胸前,“这么长时间你没发现吗?”
      
      “什么?”
      
      “我只喜欢好看的,只要没你长得好看,我就看不上。”
      
      罗仞微扬嘴角,一手捞起她的腰。
      
      燕尘一下子就双脚离了地,却笑得更欢了。
      
      我男人嘛,别的不重要,美就够了。
      
      推开门,罗仞和燕尘进到了屋里,一股浓厚的中药苦味渗进鼻腔,让燕尘猛地咳了两声。
      
      罗仞伸手帮她扇了扇,带着她快步走进去,远离药炉。
      
      越过屏风,两人看到了躺在床上被绑着的逢秋,燕尘微不可查地眨了眨眼。
      
      这种姿势被绑着应该很难受吧,这么多天,估计全是勒痕。
      
      “好得挺快。”
      
      罗仞搬了个凳子放在燕尘身后,让她坐下。
      
      逢秋闻声皱了皱眉继而睁开眼,发现是罗仞,她深深白了一眼。
      
      “你还翻白眼,什么毛病!”燕尘伸脚就踹了一下床板,刚刚的同情一瞬间烟消云散。
      
      罗仞伸手摸了下鼻子,用袖子挡住他嘴角的笑意。
      
      “你该知道我为何留你一命。”
      
      逢秋的眼睛狠狠瞥向燕尘,似乎对她的行为颇为不齿。
      
      “我只是拿人钱帮人办事。”
      
      罗仞的手指轻轻挑起她床头的那柄幻影刀,“木林山庄的人?”
      
      听到这话,就连燕尘都发觉逢秋的眼神不一样了,“不是。”
      
      拔掉刀鞘,是一把很锋利很旧的幻影刀,手指捏着的地方都没了漆。
      
      “这把刀得有几十个年头了,这么久的刀,应该不是你的吧。”罗仞放下刀,眼神多了些许审视,脑海中忽然构造出一整个故事来。
      
      “你到底叫什么。”
      
      逢秋把头转向一边,脑海里想起东风阁阁主的话——报仇可以,东风阁也可以接下这一单,但要罗仞同意才行。
      
      “逢秋。”
      
      “陆逢秋?”
      
      逢秋实在没想到罗仞会这么快猜出来她姓陆,一时间有些答不上话来。
      
      “你是陆方舟什么人。”
      
      逢秋转过头来,“他是我爷爷。”
      
      好家伙,这都到孙子辈了?
      
      “你杀我既是拿钱办事,也算半个江湖客,可你不是杀手,为何接单,又从何拿钱。”
      
      罗仞心中虽明白得差不多,但对她的身份仍旧存疑。
      
      “我在木林山庄安插了人手。”
      
      与陆逢秋的对话燕尘是半句话没听懂,跟着罗仞晕晕乎乎出来的时候,只觉得两个人达成了一个协议。
      
      东风阁和罗仞可以帮她报仇。
      
      两人直走回自己院里,燕尘实在忍不住了,开口问,“你到底为何要帮那个逢秋?”
      
      罗仞笑着摸摸她的头,“不是帮她,而是帮陆方舟那个老爷子,年少时我出言不逊,差点死在靖西,若不是陆老爷子出手相助,早就死无全尸了,所以与其说帮她,不如说我只是想找一个帮木林山庄正主的理由。”
      
      ====
      
      第二天天还没亮,一直住在南院的那位掌门大人已经等了四日了,仍不见罗仞来说辞。
      
      她这暴脾气答应了给他一个机会,已经是燕尘天大的面子了。
      
      拿上清泪剑,周紫安气势赳赳地登上了罗仞的院门。
      
      “咣咣咣”
      
      敲门跟砸门似的。
      
      屋里靠在床头睡着的罗仞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刚有那么一点亮。
      
      又看了看床上睡得皱起眉的燕尘,他赶忙起身去开门。
      
      门一开,周紫安锐利的眼神就射了过来。
      
      “你这——”
      
      “出去说。”罗仞打断了她的话,眼神还瞟了一眼里面的动静。
      
      周紫安被他一打断,刚准备好发出来的火,一下子打进了棉花。
      
      罗仞在前,走到了东风阁的一处吊桥边上,吊桥下面是湍急的溪水,打在石头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毫不逊色江河海口。
      
      周紫安跟着罗仞停下脚,拔出了手里的剑。
      
      “你对燕尘那姑娘倒是好。”
      
      罗仞转过身,眼神在周紫安的脸上一寸一寸地滑过,“嫂子长得真的很像你。”
      
      剑逆风翻转的声音钻进罗仞的耳朵,周紫安这个暴脾气又想打架。
      
      “周掌门,借着燕尘的面子,不是要我解释?”
      
      “说!”
      
      罗仞叹了口气,眼睛看了看天边那抹鱼肚白。
      
      “我没碰过嫂子,更没杀她,我敬我师兄,但更敬戚昭。”
      
      罗仞听到周紫安的剑收了鞘,“我自己的女儿长成什么样子,该不该受人尊敬我知道,用不着你说好听的。”
      
      “那件衣服,是大师兄让我披给嫂子的,这是实情,你若不信,我也没办法。”
      
      “权睿诚自己的衣服呢,这种事用得着你?”
      
      “我师兄宠妻是全武林都知道的事,按理,这事确实用不上我,可大师兄的衣服已经披在了二师兄的身上,试问周掌门,这样情况下,我这个做师弟的,该不该把衣服递给嫂子。”
      
      罗仞的眼神真挚,周紫安甚至能够透过那双眼睛看到十年前那个少年。
      
      “周掌门,这件事十年间,我可曾承认过一次?”
      
      周紫安眼神瞥向别处,不得不承认,“没有。”
      
      “当年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才二十三,现在看看,我都觉得那时候的我是个孩子。我嫂子我大师兄死了,跟我死了爹娘没什么两样,你们一个个自诩名门正派,可曾有一个人想过我。”
      
      四周忽然的安静,让周紫安的脑海中忽然蹦出了许许多多的过往,一瞬间周紫安的心有了一点点的动摇。
      
      “今日我不是来跟您哭诉我多不容易的,我没那个必要。若不是为了丫头,我连清潭岛都不会出。”
      
      周紫安不知想到了什么,唰地拔出剑横在罗仞的脖子间。
      
      “你说不是就不是?”
      
      又是这句话,反反复复多少遍了,罗仞自嘲地一笑转过头来。
      
      “周掌门,咱们赌一把。”
      
      “什么?”
      
      “我就站在这儿,您若是还认为嫂子是我杀的,您今日就取了我的性命。”
      
      “哼,你个臭小子还有几分胆色。”
      
      罗仞冷笑一声,“胆色是武林中最没用的东西,有没有没差。”
      
      周紫安双眼微眯,手肘曲回,转眼间就刺向他的脖子。
      
      清泪剑剑锋轻薄,在这个早晨冷冽又凄凉,罗仞的脖子轻轻被划破之时,他连眉都没皱一下。
      
      “三年前,阎荷找过我。”
      
      忽然停下的剑和声音,让罗仞睁开了眼。
      
      “阎荷?”
      
      周紫安的眼神在渐渐升起的朝阳中,忽然没那么锐利了。
      
      “这也算是我玄玉门中我的得意门生了。”
      
      罗仞不知她什么意思,“阎荷性格豪爽,懂知恩图报,在江湖中担得起一个侠字,确实得意。”
      
      “可她说,罗师兄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钦佩的人,所以——他不可能玷污大师姐,更不可能杀她。原话,一字不差。”
      
      罗仞微皱眉心,这什么意思,当年阎荷才七八岁的样子吧,周紫安提这件事——
      
      “不知道我提她干嘛?”
      
      罗仞点头,确实不明白。
      
      “燕尘信你,我给你机会解释,阎荷信你,我再给你次机会。若这次你能把阎荷安然带到我面前,我可以考虑相信你。”
      
      周紫安收剑,在一片朝晖中下了山。
      
      或许真的是因为阎荷。
      
      或许只是因为周紫安的心里也对罗仞曾有过一丝期望,因为期望所以最失望,如今听了这话,那些期望又好似燎原之火,燃起了半边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点晚但是我来了
    嘻嘻
    感觉最近剧情有点拖
    又要开始猛走剧情了宝贝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