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病该好了

      “咚咚咚”
      
      短暂的三点敲门声暴露了敲门人。
      
      “是阁主。”喻岚脱口而出的人让燕尘微微一愣,这两个人原来这么熟悉吗。
      
      “等一下小天哥。”
      
      帮燕尘包好胳膊之后,喻岚起身去开门。
      
      门一开,冯景天发现还有喻岚有点惊讶,“你在这儿。”
      
      “给燕尘换药。”她嘴角噙着笑。
      
      “范书安呢?”
      
      喻岚听他这么问,眼神流露出一点“我都懂”的意思。
      
      “皮肉伤,范楼主的功夫还不至于被玄玉门的弟子打成什么不治之症,你不用担心。”
      
      喻岚清楚地看到冯景天面具下面的眼神有一瞬的尴尬。
      
      “小天哥,你是来找我的吗?”
      
      冯景天听到燕尘说话便冲喻岚点点头,往屋里走去。
      
      “怎么样了,胳膊能动了吗?”
      
      “小天哥?”喻岚在身后怪怪地重复了这个名字,“也是怪了,我们这些做下属的都不知道阁主的名字相貌,燕姑娘倒是知道得清楚嘛。”
      
      燕尘颇有些意外地看着喻岚,试探道,“那——我也叫你小岚姐?”
      
      “别别别,我不是酸,我是替别人酸,行了,没事我走了。”
      
      燕尘眼睛一亮,嗯?替别人酸?
      
      替谁?
      
      居然有人不知相貌,不知姓名就敢喜欢小天哥?
      
      “小天哥她说的谁啊?你知道吗?”
      
      冯景天回身看了眼门,见人真走了才冲燕尘摇头,“不知道,他们瞎说的。”
      
      燕尘嘴巴一瘪,发现事情不简单,他肯定知道。
      
      “不过说起来,我也没见过你长什么样,这面具你戴的也不热!”
      
      燕尘并没有凑前掀他面具,这让冯景天有些意外,“还以为你会给我摘下来。”
      
      燕尘撇撇嘴,一副看白痴的样子,“我手要是能动,还给你这么说话的机会?早给你弄下来了。”
      
      冯景天这才反应过来,“说起来你伤这么重,我哥呢?”
      
      看到他四处寻找罗仞的样子,燕尘心里也隐隐有种空空的难受。
      
      “别找了,他不在这儿。”
      
      “那是——去给你弄什么好东西去了?”燕尘想也知道冯景天现在是什么八卦表情。
      
      “没有,吵架了。”
      
      看到小姑娘瘪着嘴委委屈屈的样子,冯景天心下奇怪,也没多想就问,“你跟他吵什么?”
      
      “怎么非要我跟他吵?难道就不能是他跟我吵吵?”
      
      冯景天尴尬地舔舔下嘴唇,“就——十年前或许他还真会跟你吵,但现在——”
      
      冯景天的话没说下去,硬生生停住了。
      
      燕尘半挑着眉看他,“他——他和十年前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冯景天很想说这句话,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
      
      十年间,连他都变得自己不认识,又哪里有资格去说罗仞。
      
      “你知道靖西烟侠客吗?”
      
      不知道冯景天为何提起这个名字,燕尘点点头,“知道一点,箫剑双绝。不过听说这十年间没人见过他拔身后那柄剑,换句话说,见过的人都死了。”
      
      “就是他,如果有天你见了他,也就算是见了十年前的罗仞。”冯景天又停了,他就像是故意顿在这儿,不想燕尘知道更多一样。
      
      可关于罗仞,就算是你只说一点,都能勾出她满满的好奇。
      
      冯景天又问了问她胳膊伤情,叮嘱她有事就叫丫鬟,才起身离开。
      
      出了门,走了没几步就看到凉亭里的喻岚正在喝茶。
      
      手边的药箱还放着,估计是压根没回去。
      
      “阁主。”喻岚起身道。
      
      “嗯,怎么没走。”
      
      “有件事,喻岚想跟您明说。”
      
      明说?冯景天有些疑惑,有什么事是不能明说的。
      
      喻岚给他倒了杯茶,推到他面前,“是关于范楼主的。”
      
      “她怎么了?”
      
      “雪楼中的伤员很多,我来往救治,话也多听了些。”
      
      冯景天点点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自有分寸。”
      
      “不,”喻岚连忙出声,阻止起身要走的冯景天,“阁主,我不是怕您做不到平兄弟们的埋怨,我是怕您——伤了范楼主的心。”
      
      冯景天看了她一眼,“喻岚,阁中兄弟而已,我能伤谁的心,你未免想的有点多了,往后做好你自己的事。”
      
      喻岚狭长的眼睛微微一愣,复而露出了一点苦笑,“是,阁主。”
      
      冯景天起身离开,脚踩在最后一节台阶时,喻岚柔和的声音飘进了他的耳朵。
      
      “但愿阁主永远不会跟我讨这味后悔药。”
      
      喻岚原以为他至少会犹豫一下,哪想,冯景天连理都没理她。
      
      看着他远远的走开,喻岚忽然有点心疼范书安。
      
      ====
      
      傍晚的风有些凉,山间大树成荫,蝉鸣都小了不少,让整个东风阁都别有一番滋味。
      
      春生一脸愁容地从雪楼端着药回到小院,站在院门前犹犹豫豫。
      
      “你在这儿做什么?”
      
      春生的手一抖,汤药洒出来了一点,“罗,罗先生。”
      
      “春生?送药?”
      
      “是。”春生颤颤巍巍的声音让罗仞很在意。
      
      “行了,给我吧。”
      
      听到这句话,春生意外地抬头看他,“先生要进去?”
      
      罗仞拿过她手中的托盘,“你回去吧,以后不用来伺候了。”
      
      春生还想说什么,却被他的背影逼退了。
      
      “咚咚咚”
      
      罗仞的手指轻轻扣在门板上,颜色分明。
      
      “春生吗?快进来吧,我胳膊好痒,喻大夫这药怎么突然奏效了。”
      
      罗仞推门进来,走到屏风前面的桌,没说话。
      
      “对了春生,你觉得外面风大吗,我想出去透透风,你带我去吧,我这脚也没啥毛病,出不了事。”
      
      透过屏风,罗仞把药膏从瓶罐里倒出来,没注意瓶口碰到了碗边,“哎呀,你别这么激动嘛,昨个儿你就说不让我出去,怕见风,今儿我都好点了,你看我都有知觉了,再说外面风不大,是不是?”
      
      罗仞嘴角扬起一点笑意,用水刷轻轻搅动着,发出了咕嘟咕嘟的声音。
      
      房间里出奇地安静,燕尘轻轻叹了口气,“春生啊,我是不是不该跟他生气,你怎么不说话——”
      
      外面传进来一声嗤笑,“你还笑!多严肃的问题,他都两天没来看我了,整得我怪后悔的——”
      
      “后悔了?”
      
      熟悉的声音,尾音还带着点不明意味的上扬。
      
      燕尘猛地抬头看向屏风,罗仞端着药走了进来。
      
      “你——”燕尘的慌乱让人看着很是怪异,却意外地有点搞笑。
      
      罗仞也没说话,走上前帮她拆绷带,拆开后,他眨了眨眼睛,复而燕尘发现,他眼中有许多落寞。
      
      大概,说失望更合适。
      
      “总能看清楚的。”
      
      罗仞手一顿,没接话。
      
      擦过药绑上绷带,整个过程,他都没说话。
      
      燕尘看着他,像是想把这几天没见的,以后可能见不着的,全都看回来。
      
      她得把罗仞的眉眼记清楚,万一有个万一——
      
      罗仞收起药膏出了屏风,燕尘轻叹一声,闭上了眼睛。
      
      又走了。
      
      忽而,她听到打开柜子的声音。
      
      然后脚步声过来了,罗仞手里拿着一件披风,把她裹得严严实实。
      
      “做,做什么?”
      
      “见风。”
      
      ====
      
      东风阁的一处凉亭,风不大,却吹得人脸红。
      
      罗仞把人放在椅子上,燕尘动不了胳膊就动腿,小脚一登一登的。
      
      出来的时候罗仞没找到鞋,便由着她光脚出来了。
      
      “别动,容易进风。”
      
      罗仞伸手就把她的脚拍了回去,用披风严丝合缝地包住。
      
      继而燕尘的眼睛亮亮的,她觉得罗仞今天来找她的意思好像和她想的一样。
      
      “你今天这件衣服真好看。”
      
      “眼睛也比从前亮了。”
      
      “你笑笑嘛,酒窝最好看了,好不啦!”
      
      罗仞转过身看着她,眼睛渐渐弯了,嘴角浅浅地笑着,好似乌云蔽日的天,忽然艳阳高照。
      
      “想我了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