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解释

      第二天一早,燕尘送走了爹娘还有嵇炀,虽说嵇炀此行好像什么也没干成,但在他心里,该做的都做了,总不能指着他一个人在东风阁掀起什么风浪吧。
      
      虽然燕厉达对罗仞没有相送颇有微词,但毕竟急着赶路,江州还有事等着他们处理呢。
      
      隋澜临走时别有深意地看了看燕尘,只说了一句话,“是非曲直,你心中要有数,不管是谁。”
      
      她爹娘还是不相信罗仞。
      
      燕尘空出时间去找罗仞,昨天傍晚过后,她便再未见过他,一方面也算是不让燕厉达心里添堵,另一方面,她也是想不出该怎么面对罗仞。
      
      她父母不相信罗仞,这件事对罗仞会不会有影响呢?
      
      燕尘想得越多,越躲着他。
      
      直到今日清晨送走了爹娘,她才鼓起勇气去试探一番。
      
      推开罗仞的房门,燕尘奇怪地发现一贯起床很早的罗仞,今日居然赖起了床。
      
      还真是头一回见。
      
      她蹑手蹑脚地绕过屏风,轻轻地嫌弃珠帘,一声声清脆的碰撞声,让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
      
      燕尘躬身钻了过来,又一寸寸地将珠帘放下,用手指控制住它的摆动。
      
      终于,珠帘安生地停下了。
      
      她转过身去看床上的人,他额间有汗,手指在枕边费力地抓着枕巾的一角,攥在手里的枕巾褶皱,似是已经攥了一夜。
      
      其实很久之前,燕尘就发现了罗仞这个毛病,他睡觉时手里一定得攥着什么,不然睡不着。
      
      她轻着脚步上前,蹲下身,床上的人别扭地把毯子从身下抽出来,刚刚微蹙的眉,便松了开。
      
      燕尘伸出手想把罗仞手里的枕巾拿出来,却在往外拽的一瞬间,被忽然睁开眼的罗仞吓了一跳。
      
      或许是早已养成的习惯,燕尘立马报上名去,“燕尘,燕尘!”
      
      罗仞因戒备而徒然用力的手松了下来,“怎么不叫我。”
      
      他撑着床板坐起来,手伸到侧腰将深衣的结系紧。
      
      “都什么时辰了,我以为你早醒了。”发现罗仞话语间没什么异样,燕尘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罗仞还未搭话,便听到外面一声脆生生地叫门声,“罗先生,罗先生可起了?”
      
      燕尘微微皱眉,难不成东风阁还附赠叫醒服务?
      
      “起了,是有何事?”罗仞清晨醒来慵懒的嗓音,给这声答复平添了几分诱惑。
      
      门外的人似乎顿了一下,复而道,“春生想来问问您,早膳在哪儿吃,还有——还有我有位姐妹有话想对您说。”
      
      燕尘探出脑袋透着屏风往外看了看,果然门上又映出了另外一个丫鬟的身影。
      
      再迟钝的人,也听出这个春生的小丫鬟是想为姐妹说什么事。
      
      如此隐晦拘谨,若不是男女之事,还真不知有何扭捏。
      
      “有什么话等吃饭的时候再说,早膳待会儿传进来吧,屋里吃——啊!”
      
      “罗先生你怎么了?”
      
      罗仞表情狰狞地发现,燕尘在他小腿上拧起来一块肉,都快一百八十度大旋转了。
      
      “没事,没事,被猫挠了。”
      
      门外的两个人似是不知道哪里来的猫,面面相觑,随后去了厨房。
      
      见人走了,燕尘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锁骨稍稍下面的地方使劲一戳。
      
      “东风阁的小丫鬟都挺漂亮啊。”
      
      罗仞微蹙着眉,这丫头的手指头挺结实,戳得人怪疼的。
      
      “漂不漂亮我哪儿知道,刚来到我就瞧不见了。”
      
      说话尾音还带着点委屈,燕尘眨巴眨巴眼睛,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发现燕尘不说话,罗仞以为她生气了,便好声好气地解释,“我救起你的那天,才刚刚能瞧见亮,后来跟你从落霞谷出来,这眼睛就一直很模糊,别说漂不漂亮,就是人模样我都未必看得清楚。”
      
      “你骗人,你明明看得清楚,就,就上次我走的时候,你那么清楚在尸首里挑出了祁阿姨,还有小天哥。”
      
      说起这个,燕尘就暂且忘记了刚刚那个小丫鬟,转而把矛头对准罗仞欺瞒她眼睛的事。
      
      “那——那是个意外,我眼睛一直不稳定,一共就看得清楚那么两三次,那我让小天跟祁师叔他们走,不就是为了能在看得清的时候,多看你两眼吗?”
      
      完了,罗仞大爷,又开始撒娇了——
      
      许久没见,撒娇大爷果然功力不减。
      
      “少瞎说!”燕尘的脸忽然有点热,她伸手摸了摸,又怕被罗仞瞧了去。
      
      罗仞伸手箍住她的肩膀,把人往自己怀里拉,还蹭着燕尘的耳环蹭啊蹭,弄得她怪痒的,“真的!”
      
      燕尘连忙伸手把罗仞的脸怼过去,“少来,那你现在怎么回事。”
      
      “你不用多想,东风阁的喻大夫说了,不出一年,眼睛就能大好了。”
      
      燕尘看着他的侧脸,微眯的双眼,心中忽然觉得很神奇,她自己呢,是个十七大的姑娘,有的时候撒个娇卖个萌,也是生存本领。
      
      可每当她不想撒娇的时候,想正经一点的时候,罗仞这个看起来仙风道骨的美人儿,就一定要撒个娇给她看。
      
      就像是不想让她丧失这项本领一样。
      
      “那说好了,往后你不许再骗我,我信你,可不是让你来骗我的。”
      
      罗仞抓住她怼着自己脸的手,放在唇下轻啄一口,“放心,再也不会了。”
      
      两个人又抱了好一会儿,燕尘都觉得热了,才把人从身上扒下来,催他换衣服快些出来。
      
      燕尘前脚刚把门关上出来,就见一个侍卫打扮的人,带着一身伤,跑进了隔壁院子。
      
      出事了?
      
      没多大一会儿,罗仞就走了出来,两人正欲到前面的亭子等着吃饭,就见到陆波急匆匆地从院里出来,顾不上看他们一眼,便离开了。
      
      “我怎么感觉出事了呢?”
      
      “他们没说,应该还能应付,你爹娘呢?”
      
      燕尘忽地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嗯,他们——走了,说堂中还有事。”
      
      看到罗仞点了点头,燕尘终于还是问出了话,“我爹昨日说的话,你,你别——”
      
      “罗先生!罗先生!快,我们阁主请你去他房中议事。”
      
      没等燕尘的话问完,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就闯进院子,言语间焦急不已。
      
      罗仞微微蹙眉,拍了拍燕尘的肩,“你先去房中待着,不管出了什么事,自当是与你无关。”
      
      “万事小心。”
      
      罗仞将手搭在来人的肩上,便快步离开了院子。
      
      燕尘看着罗仞离开的方向,心中隐隐不安。
      
      ====
      
      罗仞赶到的时候,冯景天正竭力地想要站起来,被属下按了回去。
      
      “怎么了?”
      
      罗仞声音低低的,在众人耳中却有些陌生。
      
      在场的都是东风阁小楼的死侍,平日里他们与阁中旁人无异,只有在外人来犯总坛时,才会现身。
      
      而罗仞来东风阁这么久了,外面早有风声,今日一见,倒也不像是什么厉害角色。
      
      发现罗仞走进来,冯景天有了几分安心,“哥,玄玉门现在山脚,已经砍伤了我的门徒,而且来人众多。”
      
      “怎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冯景天的冷脸从面具外面都能看出来,“我昨日训了范书安,不让她进内院。”
      
      “你!你们俩是小孩吗,这么大的事!”罗仞瞪着眼睛走过来坐在他床边。
      
      “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范书安等我收拾。哥,我现在行动不便,帮我。”
      
      罗仞站起身点点头,“行吧阁主,让罗某怎么支援?”
      
      “山前人员多,小楼死侍尽出,陆波也已经去了,想来没什么问题。但山后有处断崖,别的门派倒还好说,可玄玉门的轻功,我怕——”
      
      “行了,我知道了,后山我去。”
      
      罗仞话毕就要走,却被冯景天出手拦住。
      
      “怎么了?”
      
      “今日领头来的,是,是……”
      
      罗仞挑挑眉,“支支吾吾的,谁啊?”
      
      “玄玉门掌门,周紫安。”
      
      罗仞右眼皮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猛地跳了两下,继而停都停不下来。
      
      他伸手按住,捏了捏鼻梁,“他们到底为什么攻上山来?”
      
      “可能是因为玄玉门弟子失踪的事,毕竟怎么看东风阁的嫌疑都很重,加上周掌门那个不死不休的性格,今日怕是调和不了了。”
      
      罗仞在心里忽然打起了退堂鼓,“这周掌门若是见了我,不就更没商量的余地了。”
      
      冯景天不知该怎么接这话,终究罗仞还是叹口气出去了。
      
      “你们在这儿站着做什么,还不跟上去帮忙!”小楼死侍站在阁主床边,一行六人就是不走。
      
      “我们六人是护卫阁主的,阁主在我们在。”
      
      冯景天差点被他们一句话气死,“那是不是我说什么你们都遵从?”
      
      “是。”
      
      “那现在就赶紧给我滚到后山去!嘶——”扯到伤口的冯景天真像一拳锤死他们!
      
      死脑筋的六个人终于跟着罗仞的脚步去了,冯景天冷着脸唤来下人去外院找范书安,却被下人告知范楼主早已下山抗敌。
      
      真是被她气死!
      
      让她做朔楼楼主是让她成日里去打打杀杀的吗?
      
      搞个情报安安生生的不好吗!
      
      想气死老子!
      
      而此时走在罗仞身后的六个死侍,徒然发现,罗仞是个瞎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开始又要做个打打杀杀的惨兮兮男主了
    罗仞:好好的让我谈个恋爱不好吗?
    某衣:不好,我是后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