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是你爹

      洞中的火越烧越旺,黑烟随着外面扇扇子的风进了洞,外面看,里面已经烟雾缭绕了。
      
      冯景天一直在洞口来回踱着步子,眼神中的不放心让罗仞更加不理解了。
      
      “哥,这,他怎么还不出来啊。”
      
      罗仞挑挑眉,“他一个功法那么高强的人,闭气时间还能少了?等着吧,再待一会儿就出来了。”
      
      冯景天手指在裤线边狠狠地蹭了两下,罗仞看不见,但他听到了斜下方摩擦的声音。
      
      这是冯景天无意识的小动作,从前在红缨派的时候,他只要课业不过关,到了检查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裤子都不知道被磨破多少条了。
      
      他们的关系还真是让罗仞越来越好奇了。
      
      这时,洞里出现了脚步声,焦躁地在洞中到处走着,最后好似一阵风一样刮了出来,是若非撩着头发气急败坏地站在中央。
      
      眼神在人群中一一略过,最后停在了罗仞身上。
      
      “讨厌鬼!你怎么还没死!”
      
      罗仞微微扬起嘴角,“当然为了来跟你玩。”
      
      “你们真的认识。”冯景天惊讶之余实在不相信。
      
      罗仞耸耸肩,一副有什么好惊讶的表情,“他早就这个样子了,不过我被他抓来的时候,他清醒的时间还很长。”
      
      抓?
      
      罗仞用的这个字眼让冯景天挑了挑眉。
      
      “谁要跟你玩,那个女娃娃呢?你俩是不是背着我已经有了孩子了!哼,说好生个孩子给我玩的,都给到狼肚子里了!”
      
      是若非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倒是不太在意形象。
      
      说到这儿,罗仞尴尬地蹭了蹭眉脚,“那个,我还没成亲呢,哪儿来的孩子,你别乱说!”
      
      范书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一脸八卦地凑到了师父身边,等着师父往下说。
      
      “没成亲?你这个忘恩负义的,那女娃娃可是个好姑娘呢,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讨厌鬼!哼!”
      
      罗仞白了他一眼,他甚至能够想象在场的人是什么眼光了。
      
      忽然罗仞抬起头,不对啊,他是来教训这死老头的,怎么还跟他续上旧了。
      
      “谁跟你说这事的,刚刚那个小丫头,腰带和头绳是不是你拿的,你个老不死的,到现在还干这龌龊勾当!”罗仞伸出手拔出冯景天腰上的佩剑。
      
      “我就是想让她跟我玩!怎么错了,没有!”
      
      罗仞也没听他狡辩,一剑破风而来,带着三分内力直冲是若非的面门。
      
      是若非浑浊的眼神忽然清明,不带一丝嬉笑,伸手就夹住了罗仞的剑,顷刻间就要用力。
      
      罗仞听着他的指尖用力,一刹那就舍了剑,一个后翻远离他,下一刻,那柄剑就被是若非弹碎,七零八落。
      
      冯景天忽地肉疼,那可是他花了大价钱买的好刚,现在——成废铜烂铁了。
      
      “还装!”罗仞脚尖点地,出掌带着风循着刚才的路线去,却被是若非躲了过去,耳边衣带刮蹭过去,他便立马回身,哪想是若非与他一个想法,两人猛地对打一掌,双双被震了出去。
      
      冯景天一把接住罗仞,还不放心地看了眼范书安手中的是若非。
      
      “你这娃娃的眼睛怎么瞎了。”
      
      “别管这个,快好了。很久没这么畅快地打一场了,别给我藏着掖着,来!”
      
      罗仞挣开冯景天,内力被他直接提了上来,手中凝聚。
      
      冯景天站在他身边,看着架势,就知道是玉衡魄灵掌。
      
      范书安眼睛一亮连忙跑到冯景天身边,“这个是玉衡魄灵掌吧,就是红缨派的绝学?”
      
      冯景天面色凝重地点点头,“我还没见他的玉衡魄灵掌被破过,至今为止红缨派的弟子,还没有比他有天赋的。”
      
      “你也不行?”
      
      “我只学了一半,哪里——”冯景天一愣神,被范书安给问出来了,“你!”
      
      范书安一脸无辜,“我只是想问你有没有破过,谁知道你回答的是有没有学过。”
      
      “你要是敢往外说,我剁了你舌头送雪楼去!”
      
      “给喻岚试药啊,我才不去!”范书安一伸舌头跳出三尺远去。
      
      是若非见罗仞掌中带着回旋之力,便知是玉衡魄灵掌,他眼中红热,上次就被这招给打得吐血,这次他还要接下看看。
      
      他蓄力掌中打算对上这一掌,可就在罗仞接近的时候,他瞳孔微缩,连忙闪身躲过去。
      
      这一掌中的力量骇人到让他心生退意,从前不见这般力量,罗仞现在是又学了什么绝世武功?
      
      “躲多没意思,死老头,你得接下来!”
      
      被罗仞一激,是若非咬咬牙,“好,那就让你尝尝我烈风追影拳!”
      
      是若非话音刚落,脚底隐约冒出一团团火红的气圈,接着他的手掌便由拇指一个个缩回掌中,攥成拳。
      
      双□□叉回环,一点点快到让人肉眼捕捉不到,冯景天识趣地后撤了十好几步,连带着让部下也都撤出了山洞。
      
      罗仞嘴角弯起一点笑,这招对眼睛好的有用,对他这样的瞎子其实并没啥用,他又看不见,再快也要到了他耳边才知道。
      
      缓缓翻掌,掌中凝聚内力滑过胸膛,渐渐成股成球,正式脱离肉身。
      
      耳边风吹过,叶飘过,唯独没有脚步声。
      
      烈风无影拳讲一个快字,因为是外家功夫,狠辣自然是不用说,打出来就能让人筋脉寸断。
      
      而红缨派的玉衡魄灵掌属内家功夫,柔和包容,能够收纳各家所长,借力打力,功法大成者,能够将内力转气为球,打出去五脏六腑都跟着颤。
      
      两个人在山洞中你来我往,渐渐的两人都冒了汗,罗仞的长发更是早已被是若非的拳烤干了,散在风中飘来飘去。
      
      忽然,罗仞侧过脑袋,一掌打在是若非的右下肋骨,谁知是若非的那一拳也打在他右面胸口,一时间两人均飞了出去。
      
      罗仞撞在山石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抬头一看,是若非靠在火堆边,猛喘粗气,“不玩了不玩了,你这娃娃一点都不好玩,突然变这么厉害,不玩了!”
      
      冯景天见状连忙跑过来扶罗仞,却被他推开,“带他去给喻大夫看看,我好像把他肋骨打断了。”
      
      “啊?”冯景天没想到罗仞吐了口血居然伤得不重。
      
      “那,那你呢?”
      
      “内伤,自己来就行。”
      
      是若非这回没跑,老老实实被人抬了回去,路过罗仞身边的时候,还不让把脑袋转过去,一副宝宝不想理你的样子。
      
      等众人都走了之后,罗仞在石头上打坐疗伤,“人都走了,你该说说了。”
      
      “说,说什么?”
      
      罗仞叹了口气,掌心一摊,里面有块长命锁,冯景天下意识地一摸口袋。
      
      “是若非是你爹。”
      
      ====
      
      “有——多漂亮,比尤南霜还漂亮吗?”燕尘紧张地舔舔下嘴唇。
      
      “漂亮多了,尤南霜若是竹林里最直最高的翠竹,云靖就是夹竹桃,美是美,但是有毒。”
      
      “有毒?”
      
      陆波低眉笑了笑,“当年有一桩武林趣事,说苍翼门有一年掌门过生辰,只请了几个生平好友去,可没想到,最后整个苍翼门大开山门仍旧没能容得下访客。”
      
      “这又为何?”
      
      “他们都是去一睹云靖及笄礼的。”
      
      燕尘半张着嘴,不知该说什么。
      
      这样美的姑娘也应当配得上罗仞吧。
      
      “喜欢云靖的人太多了,为争红颜头破血流,在她那儿是常事。”
      
      “可云靖师姐早已嫁人。”不远处冒出来的声音让两个人均是一回头。
      
      嵇炀换了衣服站在亭子外面。
      
      燕尘看见他,不禁想起他刚刚被罗仞拦下的话,颇有些尴尬地笑笑。
      
      陆波看到来人点点头,踢了踢自己旁边的凳子。
      
      “云靖确已嫁人,你不必担心。”
      
      燕尘深呼吸点点头,这算是认识云靖的一种方式吧。
      
      她心里有些想见见云靖,太多人夸她,都有些不真实了。
      
      嵇炀看了看燕尘,眼神有些飘忽,陆波坐在一边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
      
      “燕尘,我帮你磨剑开刃吧。”
      
      燕尘听闻陆波的建议摇了摇头,“还是不了,这剑让罗仞帮我开。”
      
      “从前叫大爷,现在叫罗仞,嗯?”
      
      燕尘不好意思地笑笑,没反驳。
      
      嵇炀在一旁听着,不知为何,竟松了口气,挺好的,至少那位能护她周全。
      
      陆波适时地站起身,“你俩说吧,楼中还有事,先走了。”
      
      两人起身送走了陆波,便又都坐下了。
      
      沉默是他们之间一种极少见的相处模式,嵇炀心中也察觉出燕尘对下午说的话有些介意,便笑着开口道,“燕姑娘的脚伤可有好好医治?”
      
      “哦,挺好的,罗仞帮我处理过了。”
      
      “嗯,下午在山洞里若是言语有冒犯,燕姑娘别介意,都是一世情急。”
      
      燕尘暗自松了口气,拍拍胸脯,心中念叨,幸好幸好。
      
      “没事!对了,罗仞临走那一掌没伤到你吧,他一生气,我也是怕的。”
      
      嵇炀摇摇头,对着燕尘笑了下。
      
      那一刻,天忽然放晴了,阳光慢慢地洒在他身后,给他做了一张柔和的背景图,让他整个人显得更精神,眼神,也更耐人寻味了。
      
      不知道是不是燕尘的错觉,她忽然发现自己在哪里见过他,很久之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叮咚,
    加更请查收
    啦啦啦,我真优秀
    忘记感谢那位送我地雷的朋友了!
    L-dd,么么哒
    还有一路给我撒花的捷胜,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