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红缨派弟子?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也是勤劳的衣衣,
    另外九点加更,呦呦呦
    听说收藏可以加更
    比心心
      一晃神,燕尘已经在落霞谷跟罗仞相处了五六天了,她发现罗仞的生活极其有规律。
      
      早起天一定没亮,从地里回来一定午时,一下午在房中保准不出来,好像是在睡觉,下午出屋时太阳快落山,喝一碗汤药就带着她海边看落日,回来时两人散步,到屋就睡觉,很老年生活了。
      
      他吃饭从不见喝酒,明明应该是个功夫很好的人,可就是从不见他练功,奇怪得很。
      
      而且一个男人居然不吃肉,这简直就是颠覆了燕尘对男人的印象。
      
      直到这天下午,燕尘从自己房中走出来,想说找块木料,做把木剑练练功,谁知刚坐下拿起斧头要砍柴木,就看到院里走进来一个陌生男人。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愣是谁也没动。
      
      燕尘心里想,这个人是谁,不是说整个落霞谷就两个人吗?这个男人哪来的?嗯——我该说什么,还是该进屋告诉大爷,这个——怎么破?
      
      对面背着药箱的男人看着燕尘的衣着挑了挑眉,虽说罗仞看不见,这也太随意了吧。
      
      “大爷!!!大爷,快出来!!”燕尘举着个斧头咋咋呼呼的,全然忘了自己现在什么形象。
      
      罗仞闻声走出来,“可是羲和?”
      
      “难道还有别人来看你?”
      
      听这对话,燕尘愣了,这怎么回事,还认识???
      
      罗仞也不知道燕尘在哪儿,只好出声道,“燕尘,你先回屋,这是我大夫。”
      
      等一下,叫羲和,还是大夫,“大夫?您是,许来生——羲和大夫?”
      
      羲和歪着脑袋挑起眉,“嘿?我还以为我这名字早在江湖绝迹了呢,你年纪也不大,居然认得我?”
      
      燕尘摆摆手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连忙放下手里的斧头,双手在衣服上使劲蹭了蹭,“不,不是,是是我爹,我爹救过您,不对不对,是您救过我爹,这么多年了,我爹时常挂在嘴边,说若是再见到您,定要好生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羲和听到这话笑了,看着她旁边的罗仞,语气有些埋怨,“你看看人家,连自己儿女都知道要来谢谢我,你倒好,十年了,你可有一个谢字?”
      
      “霜儿才不会亏待你,用不得着我谢。”
      
      罗仞说着便进了屋,羲和跟过去,走到燕尘身边的时候,他低声问燕尘,“你可知他是谁?”
      
      “罗仞啊,我大爷。”
      
      羲和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屋里的罗仞说,“废话那么多,谁要听你忆往昔!”
      
      “啧啧啧,这人还不愿意了。”羲和失笑,“小姑娘,他可有吃肉喝酒?”
      
      燕尘摇头,然后忽地觉得窥见了一点什么,“他是因为病情所以不能吃肉喝酒?”
      
      “嗯——算是,主要还是因为他根本弄不到。”羲和言毕便进了屋,回身关上了门。
      
      听到关门的声音,罗仞低声嘀咕了一句,“你同她说个什么劲。”
      
      “那你又为何不想她知道?”羲和放下药箱,拿出小枕头放在桌子上,“这丫头哪儿来的。”
      
      “你都救过人家爹,还不知道她是谁?”罗仞将手腕放在枕头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羲和搭上脉,“想我许平生,怎么说在江湖上也曾风光一时,救过的人海了去了,若是全都记住,还不得累死我。”
      
      罗仞没再搭话,羲和也闭上了眼仔细把脉。
      
      一刻钟后,两人走了出来,羲和面色有些纠结,罗仞倒是没多大反应,“我说过的话你要记得,你这双眼睛想好,要靠机缘,往后我是帮不上什么了。”
      
      “你那个药,是个人都不想再喝了!”
      
      燕尘从羲和进去后便无心雕刻,这么久了手中的木材仍旧是一块木材,没半点剑的模子。
      
      听到两人的话,她巴巴跑到近点的地方去听,这一听罗仞说不想喝药,就想起那日午后,罗仞喝过药,还舔了舔嘴唇的样子。
      
      “喝不喝药还其次,你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命,可不能再有闪失!”这是羲和自进这个院以后,第一次正儿八经地警告他。
      
      罗仞轻笑一声耸耸肩,“嗯。”
      
      “不过你想有闪失也够呛,就这么一个没人的岛,你能出什么事。”羲和晃晃悠悠地往外走。
      
      “我要出谷,往后不在落霞谷待着了。”
      
      羲和脚下一顿,“什么?你要走?南霜知道吗?”
      
      罗仞就算看不见也知道羲和现在是什么表情,他轻轻叹了口气,“你跟着霜儿骗我,真把当瞎子。”
      
      一听这话,羲和便知道秘密不再是秘密了,他抬手拍了拍罗仞的肩膀,“你,你别跟生她气,她就是——”
      
      罗仞摇摇头,“我没生她气,就是觉得她怎么,怎么这么大了,还不懂事。”
      
      羲和闻言一脸的莫名,“你说南霜不懂事?”
      
      “是啊,我可是她师兄,我们打小一起长大的,我是看着她从一个半大的娃娃长成现在这个样子,她对我根本就不是喜欢,是……”
      
      “等一下,”羲和抓住罗仞的手腕,制止了他继续往下说的话,“你不会还以为南霜是当初背着你,跑来找我看病的小丫头吧。”
      
      “不是吗?”
      
      看着罗仞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羲和都想挥上一拳头替南霜出出气。
      
      “算了,你俩的事情我也不好说,但你就为这点事情要走?”
      
      “不全是。”她为我守着落霞谷十年,我如今知道了原因还在这谷中理所应当的住着,难道不亏心吗?
      
      罗仞同羲和走出院子,向西行。
      
      燕尘目送两人出了院子便没有再跟,话说的一点营养没有,还以为能听到他是怎么受伤的呢。
      
      罗仞两人走出去两三百米,他回身仔细听了听,见人着实没跟来,才站住了脚。羲和见人停下来,也回身望去,“这小姑娘谁啊,你这么在乎。”
      
      “我若是出谷总得有个人同行,这小丫头明事理,是个不错的同伴。”
      
      “你刻意瞒着的事情,她总会知道的,武林就这么大,当年的事情又不是小事,万一,万一她同云靖一样呢?”
      
      罗仞摇摇头笑了出来,“我心里有数。”
      
      “你以为你现下看人的眼光变好了?”
      
      这话听在罗仞耳中,其实并不好受,他皱皱眉没再接话,伸手向西扬了扬,便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羲和看着他走远,心中不禁为这两个人担忧起来。
      
      那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六七的样子,不谙世事未必是好事,出入江湖怎么能做到从始至终都相信呢?
      
      回到小院,罗仞听到一声连着一声,干净利落的搽木条的声音,不知怎的,心中稍稍舒畅了些,“小丫头?”
      
      “咋的了,大爷?”燕尘头也没抬,对着手中的木头就是一顿搽。
      
      “你慢点,别搽到手。”
      
      燕尘停下来看过去,罗仞笑着看着别处,但心思应该全在她身上,“你到底怎么受的伤?”
      
      罗仞闻言一愣,而后忽然板起脸,“往后别偷听我说话,该你知道的,总会知道。”
      
      燕尘见他避讳此事,却也没深究。
      
      “得得得,谁想知道似的。”
      
      “你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明儿去清潭岛,置办点路上的东西,咱们也该启程离开了。”
      
      燕尘一听要走,立马放下手里的木头凑到罗仞身边,手拽着他的衣袖,“好大爷,求你个事儿呗?”
      
      罗仞的嘴角上扬了五度,“说。”
      
      “给我置办两件衣服呗,回去的路可不短呢,总不能让我这样回去吧。”燕尘仰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两头的罗仞,眼睛里都是小星星。
      
      “哪样啊?”罗仞把手搭在燕尘的脑袋上,不自觉地将嘴角又向上扬了十几度。
      
      燕尘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了思索的表情,“这个——要怎么跟你表达呢?”
      
      没等罗仞作罢,燕尘抓起他放在自己头上的手,放在腰上,“你摸,这衣服没腰,”又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外侧,“而且超级长,还有后衣摆——”
      
      “行了,买,买买买。”罗仞抽回手,脚底抹油一般进了屋,还关上门,“小丫头是真的没一点戒备心?还是说压根没把我当男人——”
      
      他伸出刚刚被燕尘抓住的手,脑子里忽地一下子就闪出了刚刚的画面,就算他看不到,那——那手又不是没感觉,这不是明摆着勾引他吗?
      
      忽而,他笑了,一个小丫头而已,懂什么呀,连自己那同门师妹这么多年都不懂事,难不成还去强求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知道这里面的种种?
      
      燕尘站在外面,不知为何这人忽然就跑了,不过一想到自己明日就有好衣服穿了,心中欢喜得紧。
      
      第二日一早,燕尘破天荒地比罗仞起得还早,她穿好衣服,随便找了一个绳子给自己编了一个腰带扎上,终于时隔这么久要见人了,有点小兴奋呢!
      
      忽然,隔壁屋子传来一声茶杯摔碎的声音,燕尘眉心一皱想都没想推开门就进去了,“大爷,你怎么了?没事——”
      
      罗仞手里拿着一柄剑,三尺有余,剑柄上有一条红色长穗,只是剑过长戳到了桌子上的茶杯掉了下来。见燕尘走进来,他慌忙地将剑插进剑鞘,还把穗子拽了下来。
      
      “门也不敲,现在是胆子大了?”
      
      武林中,三尺长剑,剑尾有红缨,便是红缨派最为显著的特征,而红缨派作为剑宗至今为止的领头人,可以说冠绝武林,是正经的名门正派。
      
      远山楼的楼主有一言说得再确切不过了,“四门剑宗红缨冠,世说侠义永相传。”
      
      这罗大爷难不成是红缨派弟子?可红缨派中没听说有谁隐居呀,还真是个谜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