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错了

      嵇炀抱着剑,走在老头和燕尘的身后,眼神涣散,步子也拖。
      
      燕尘被老头抓着,时不时回头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解他。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了,嵇炀心里隐隐地有些不好的预感。
      
      雨还在下,打在树叶上回发出哒哒的声音,燕尘趁老头不注意往远处的地方扔了什么东西,嵇炀看了她一眼,终于长了脑子,没出声。
      
      没几步到了山洞,燕尘惊奇地发现,她竟然绕了这山小半周,而且似乎还有点自投罗网的意思。
      
      “老头,你不地道。”燕尘刚在山洞中坐好,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也不知道这老头什么时候点了她的穴,她竟然一点都没发觉。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跑!”是若非特别有道理,仰着脖子帮她堆火,一副就我聪明的样子。
      
      “那你怎么不点他,他明显比我厉害一点。”
      
      是若非看了看嵇炀,深深白了一眼,“你在这儿,他才不会走。”
      
      燕尘觉得没道理,她试图冲开穴道,却发现这老头手法奇特,她竟连点的什么穴都感受不到!
      
      废了废了,大概是要任这老头宰割了。
      
      “我俩非亲非故的,他凭什么为了我不走,你这老头也是傻。等一下人跑了,我看你跟谁哭去。”
      
      是若非不赞同她的想法,连连摇头,手指在空中挥舞,上面指甲干净,明显不久前剪过。
      
      “这男娃娃跟讨厌鬼一个德行,他为了你也不会走的。”
      
      讨厌鬼到底是谁啊?
      
      这已经是他提起这个名字的第二次了。
      
      “讨厌鬼——是谁啊?”
      
      一提起这个,是若非的脑袋摇得想拨浪鼓一样,“不说他,烦死了烦死了!”
      
      燕尘眼睛一转,计上心头,“哦——我知道你说的讨厌鬼是谁了,他马上就来救我了,我们关系可好了。”
      
      是若非的眼睛立马瞪得溜圆,转身就躲到了一边的大石后面,悄悄地露出个小眼睛,“不,不可能,那讨厌鬼十年前就死了,不可能还会来——你,你骗人!”
      
      说着骗人,是若非似乎还是信了,他眼睛在山洞的四周到处戒备。
      
      “我没骗人,他没死,我们关系好着呢,你还是快把穴道给我解开,这样,等他来了,我给你求情,让他少打你几下。”
      
      是若非摇头,“不要不要,不要见讨厌鬼,他就会捉弄我!从没见过剑宗还有这样的弟子!烦人烦人!不提他,不提他!”
      
      燕尘看差不多了,便开口问,“你看这个嵇炀,他也是剑宗之人——”
      
      “靖武门也不知道烧了多少高香,这男娃娃倒是块练武材料,跟讨厌鬼倒是有几分相像。”
      
      这回没等燕尘说话,是若非倒是放开了说这个讨厌鬼,“可他没讨厌鬼有意思,不对,讨厌鬼没有意思!他总是捉弄我!哼!也不知道他那腰带上的四朵腊梅怎么来的!嘁!”
      
      腊梅?是红缨派!
      
      燕尘心中开始点起红缨派的各位大侠,却始终没有个十年前死了的。
      
      “他怎么会捉弄你,你功夫这么好,难不成是你让着他?”这话让是若非很是受用,他仰起脖子,格外骄傲的样子。
      
      “那当然了,我这一手烈风追影拳可是天下无双!”
      
      “你可有徒弟?”
      
      是若非微微皱眉,似乎在思索,复而露出了笑容,他捋了捋湿发,“有的有的,那小丫头可听话了,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脑袋也灵光。”
      
      “就是——唉……”老头垂头丧气的样子,让燕尘心生疑惑,还没来得及问,就看到是若非冲到了自己面前。
      
      “小妮子,你是玄玉门的弟子吧,我这大半辈子还从没跟玄玉门的人交过手呢,比划比划?”
      
      嵇炀一剑横过来,“在下虽然功法不济,但舍命护燕姑娘还是可以的。”
      
      燕尘看他又拿起剑,心里一突突,“哎哎哎,嵇大侠,不用不用,他想比就比,你别老拿命说事,都是爹生娘养的,让你舍命,我拿什么还。”
      
      嵇炀回头看她,那双狭长好似柳叶的眼睛,忽然就涌上了柔情,那么迅速,让燕尘始料未及。
      
      “我不用你还,你好好的就行。”
      
      燕尘没等反应过来,前面的是若非眼睛忽然一瞪,整个人缩进了山洞深处,没了影子。
      
      那速度平生所见,怕也只有范书安当时从树林中离去的残影,能与之相比了。
      
      “她好不好,都用不着你护!”
      
      那声音从洞口传进来,震响了整个山洞,也震响了燕尘的心。
      
      嵇炀转身,罗仞一身白衣,纤细的手指轻轻撩开挡住他头发的树枝,微微低头走进来。
      
      有那么一瞬间,嵇炀心里涌起了一点点自卑,想他在靖西也算是人中龙凤,可怎么在这个人面前,就平白无故矮了一头呢?
      
      罗仞一步步朝燕尘走过来,手指轻轻碰了碰她的头发,发现她是坐着的,便蹲下身,抬手为她解了穴,“冷吗?”
      
      没人应他。
      
      “他欺负你了?”
      
      没人应他。
      
      “我错了,”罗仞把手放在她背后,“我们回去。”
      
      燕尘看了他一眼将他手推掉,“嵇炀,拉我一把。”
      
      罗仞听了这话,眉心微蹙,不爽地舔了舔下唇。
      
      嵇炀走过来,拉起燕尘递过来的手,刚把人拉起来,罗仞的掌风就已经吹开了他鬓边的长发。
      
      迫不得已松开手,才躲开了这一掌。
      
      嵇炀相信,若他挨实了这一掌,没有半个月怕是下不了床。
      
      “罗仞,你干什么!”
      
      罗仞半句话没说,一手托着她的腰,一手抄起腿弯就把她抱在了怀里。
      
      “我不要你抱我,放我下来!罗仞!你太过分了!”
      
      丝毫不理会燕尘的话,罗仞走到了洞口,忽地停下来,“老头!你给我听着!不卸你一条腿,我罗仞认你当爷爷!”
      
      燕尘没见过这个样子的罗仞,大爷不是这样的,他有着仙风道骨的模样,平时虽然有点不正经,但事事有容有量,不会轻易发脾气,即便是生气,也是平静的,怎么今日——
      
      一股戾气从罗仞身上散发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燕尘的手抓紧他后衣领,有些怕。这是第一次,燕尘对外界说的罗仞的脾气,有了那么一点相信。
      
      他好像能把天捅破——
      
      感觉到燕尘的手紧了,罗仞脚步慢下来,“路不好走,你若不想与我一起摔,就好好为我看路。”
      
      燕尘真的觉得当时的自己完全不怕死,“你又不是看不见。”
      
      说完就后悔了,说好以后再说的,怎么现在就——
      
      “回去再说,先看路。”就说这次回来她怪怪的,原来那些都是故意气他。
      
      燕尘能够感觉到,罗仞在费力地往下压生的气,“哦。”
      
      走着走着,雨停了,燕尘向天伸了伸手,或许就是因为喜欢,她才对罗仞做的事,时怨时喜,时嗔时哀。
      
      连理由都找不到。
      
      就像现在,她明明应该对罗仞丢下她这件事生气的,但看到他为了自己着急又生气,有些话哽在喉咙里,就说不出来了。
      
      到了山下,罗仞直接将人带进了自己房间,身后冯景天和嵇炀一步一跟,生怕跟丢了。
      
      罗仞将人放下,“在这儿待着,等我招待你们?”
      
      语气冷得好像一根根冰锥,谁不出去,就扎谁。
      
      冯景天欲言又止,自己走了出去,嵇炀不放心地看了燕尘一眼,带上了门。
      
      房间就剩他们俩,燕尘在床上坐起来,她摸了摸自己的脚踝,发现已经肿地不成样子,心中特别心疼自己,可看到那边坐着的罗仞还湿着衣服,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心里竟然担心罗仞多一些,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你快把衣服换了吧,都湿了。”
      
      罗仞站起身往书案抽屉走过去,燕尘心中不免嘀咕,“让他走还真走。”
      
      哪想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药酒,“我看看。”
      
      燕尘弯了弯嘴角,“没多大事。”
      
      罗仞坐到床边,伸出手放在半空不知该放哪儿,燕尘一时间觉得好笑,原来他真瞎是这样的。
      
      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脚上,“这里。”
      
      罗仞摸到她脚的时候没忍住笑了出来,“是不是肿得像个猪蹄?”
      
      “喂!你怎么这样!因为谁啊,我是因为谁遭今天的罪?你走,不要你治,走走走!”
      
      罗仞拉住她往外推的手,直接将人拉到自己怀里,使劲抱住,燕尘挣扎两下,实在没他劲大,就停住了,却在同一时刻,清晰地听到罗仞的心跳声。
      
      每一下都像在敲大鼓,燕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跳。
      
      他的速度,比我还快。
      
      “谁让你说嵇炀气我,不知道男人在吃醋的时候一点脑子都没有吗?”
      
      燕尘咬紧牙关,不能笑,“你还有理了!”
      
      “还有刚刚,你生气就生气,要打要骂我会说一个不字吗?还拿嵇炀出来气我,你是不是没见过我生气,想试试底线在哪儿!嗯?”
      
      发现罗仞的语气越来越快,竟能听出一点委屈来。
      
      可受苦的人是我啊,燕尘心里嘀咕,却还是没忍住弯起了嘴角。
      
      “我说嵇炀不行?”
      
      “不行!”罗仞的话斩钉截铁。
      
      “那我说你行不行?”
      
      “可以。”
      
      “罗仞,你喜欢我吗?”
      
      燕尘看到罗仞的手抖了一下,上面的药酒洒了一滴在床单上,瞬间就晕开了。
      
      而罗仞,没说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