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见

      十几年前,当罗仞翻山越岭,披荆斩棘,带着一身伤,容不得片刻休息地想要去见一个心里的姑娘时。
      
      那姑娘眼中含泪,不给他一句解释的机会,就定了他的罪。
      
      罗仞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她转身离开的时候,那双眼睛里的庆幸好像一把尖刀,直直地插在他的心里。
      
      庆幸什么?
      
      庆幸她没有承诺罗仞余生?还是庆幸她选了一个对的人。
      
      罗仞站在东风阁山上一处突出的石头,身后有一凉亭,风吹起裙摆,有些凉。
      
      或许是因为早上的时候梦到小五,罗仞的心情并不好,他不想再见到丫头的时候,是这样的心情。
      
      他深深叹了口气,像是想将那些不好的记忆全都吐出去。
      
      “哥。”
      
      身后的声音引得他转了身,抬脚就要往下走,“哎哎哎!空的,往东一点!”
      
      冯景天吓得就差把人抱下来了。
      
      罗仞笑笑,往东挪了几寸,“你说当年若是我把云靖抢走了,现今的栾士禀是不是也坐不上什么掌门之位。”
      
      冯景天倒茶的手一顿,神色中有些许惊慌,“他——”
      
      “你还见过她吗?”
      
      “你说云靖还是栾士禀。”
      
      冯景天的话成功让罗仞听了想打人,“我没事问个糟老头做什么,当然是云靖!”
      
      “哦,我没见过,比武大赛自你单挑一圈以后就再也没办过,我没事就去红缨派见人?闲的我!”
      
      罗仞摸着亭子的柱子缓缓地走进来,“我在东风阁待这么长时间了,也不见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想告诉我呢,还是不到我知道的时候啊?”
      
      冯景天给他拉出来一凳子,扶他坐下,“我没说什么实话?我都说了呀。”
      
      “你真当我在这儿呆这么久,是为了跟陆波切磋,还是单等燕尘那丫头?”
      
      “你不是吗?燕尘今儿可来了,你怎么不去?”
      
      “我若想见她,我去找她也不无错处——等会儿,别给我换话题,你到底说不说!”罗仞微微皱了眉,端起了师兄的架子。
      
      冯景天不说话了,猛给自己灌了两杯茶,倒第三杯的时候,罗仞伸手就挡住了他的杯口,“你若不说,别喝我的茶。”
      
      “不是,让我说什么呀。”冯景天也倒是先急了。
      
      “为什么进东风阁,为什么答应做阁主,为什么离开红缨派,为什么不想剑宗比武大会召开,一件件你都得给我说清楚!”
      
      这每一个问题都过于尖锐,冯景天犹豫间被罗仞一手从凳子上拉起来,“站好了,我问一个,你答一个,是或不是。”
      
      “哎呀,你这让别人看了去我威严何在啊?”
      
      “有人逼你进东风阁吗?”
      
      “是。”
      
      “做阁主也是有人逼你的?”
      
      “是。”
      
      “那离开红缨派也是?”
      
      “——不是。”
      
      “因为我?”
      
      “……”
      
      “大爷!”不大的声音炸在耳畔的时候,罗仞的胳膊上忽然就起了鸡皮疙瘩,有那么一瞬间,罗仞的脑子是空白的,他不晓得刚刚自己问了什么,也忘了自己要问什么。
      
      他愣着神不受控制地转了身,即便他知道在他眼中,这一次,是一片黑暗。
      
      “哥,我觉得你栽在燕尘手里了,云靖都没让你如此愣过神。”冯景天一看自己躲过一劫,心中颇为欢喜,竟出声调侃了一句。
      
      “你给我等着,咱俩没完。”
      
      完了,听到这句,冯景天觉得自己要凉。
      
      罗仞立起耳朵去听着周围的声音,燕尘是跑过来的,手里似乎还抱着什么东西,一颠一颠的声响清脆,想来是件兵器。
      
      可她身后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声,跟着她亦步亦趋。
      
      是谁?
      
      “大爷!”丫头跑过来了,她在笑,因为他从语气中听到了掩不住的笑意。
      
      冯景天早在刚刚便离开了,他可不想等罗仞回过神来,再来问自己这些说不明白的问题。
      
      “耳朵好了?”罗仞伸手就要摸她的头,燕尘眼睛一转稍稍侧身,他摸了个空。
      
      燕尘微微皱眉,不是看得见吗?
      
      他一定是在骗我!
      
      他居然还想骗我!
      
      可看着罗仞在阳光下被照耀得更加白皙的脸庞,上面睫毛微微颤动的样子,就好像明明一朵带着妖气的花立在她面前,她却丝毫不关心性命之虞,想要摘下它,戴上它,往后余生,只要它。
      
      “问你呢?耳朵好了?”
      
      罗仞的话有些急,他怕,他说话燕尘还是听不到,他伸手在空中晃了一下,抓住了燕尘的肩膀,然后是手。
      
      轻轻在上面画了两笔,连个字都没成型的时候,燕尘说了话,“耳朵好了,爹娘来照顾我的。”
      
      罗仞霎时间停了手,整个人都放松了,“怪我,当时只顾着伸手挡,忘了告诉你要捂耳朵。”
      
      燕尘拉起罗仞的手,指节分明,修长白皙,翻过来时,掌心的茧子很厚,轻轻摩挲的时候,会有一点糙。
      
      可还是很好看,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不知前辈尊姓大名,晚辈靖武门嵇炀。”
      
      闻言罗仞的手有一瞬间的僵硬,这个嵇炀居然还真的又追了来。
      
      他微微皱眉,语气不善,“当初我不在丫头身边,你们就这般欺负她,嗬,难不成靖武门把欺凌弱小当门风了?”
      
      嵇炀连忙摆手,忽然反应过来罗仞看不见,“不是不是,师兄们平时做事的确会有些过激,但终究是为了宗门、靖武门着想,前辈还是不要诋毁我们了。”
      
      “那我且问问你,你可否会让自己的妹妹,或者喜欢的姑娘,去陆波这样名声的人身边,拿一个不那么重要的拜帖!”
      
      嵇炀一双长眉微蹙,看着罗仞那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忽然就泄了气,他紧张地舔舔下唇。
      
      燕尘见了,忙抓紧罗仞的手,“大爷,算了,那日他没去,这次来,也是为了看看我有没有受伤。”
      
      “嘁,虚伪。”罗仞拂袖就要走,刚转过身,脚就撞上了桌腿,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却还是忍下了,踱着步子离开了凉亭。
      
      也不知道自己没事吃的什么醋,不过是个娃娃,丫头在绸缎庄的时候拿他做挡箭牌,不过是想试探一下自己而已。
      
      可真到了这时候,他自己倒先不愿意了。
      
      燕尘看着他离开并没有立马追上去,她拍拍嵇炀的肩膀,“额——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但说实话,要不是你挺对我眼缘的,我也不会给你好脸色。”
      
      嵇炀不理解了,“为何,我——”
      
      “我们对靖武门有偏见,改不了的那种。”燕尘假笑一下,冲罗仞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嵇炀看着风中被吹起裙摆的燕尘,眼里忽然扬起一丝温柔。
      
      ====
      
      三天前,傍晚
      
      绸缎庄的老板算着账,手指在算盘上飞速地打着,右手的笔时不时点上两下,显得格外认真。
      
      燕尘站在绸缎庄的楼梯上往下看,夕阳顺着门边斜斜地照进来,给店面都染上了红色。
      
      正出神,门口走进来一人,浅灰墨染竹纹的衣服,闪着光长剑,是靖武门的人。
      
      燕尘转身就要走,却在转身之际顿住了脚,这人有些眼熟——
      
      她站在楼梯上继续观察,虽然她听不到,可就算是听得到,凭她的耳力也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
      
      来人和掌柜的寒暄两声,就把一件衣服放上了柜台,掌柜的摸了摸料子,点点头。
      
      两个人似乎是在讨论有没有和这个衣服一样的料子,看掌柜点头,来人露出了笑,忙说了句什么。
      
      掌柜拿尺从柜台里走出来,把他胳膊抬起来,便开始量尺寸。
      
      来人抬手时微微抬头,巧了,和燕尘对上了眼。
      
      燕尘微微歪着脑袋,终于想起这人是谁了,不禁笑了起来。
      
      这人是真不禁念叨,前几日刚和大爷说过他,他这就来了。
      
      他都看见自己了,总不能不打招呼吧,况且相较靖武门其他弟子,这个人还算好说话。
      
      嵇炀怎么也没想到,他只是进来做件衣服竟能碰到她。
      
      “燕姑娘——”正在下楼的燕尘看到嵇炀似乎在跟自己说话。
      
      她走到嵇炀身边,“我听不见,写字吧。”
      
      嵇炀惊讶地瞪圆了眼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又说了句什么,被一旁的掌柜拦住,递了纸笔过去。
      
      “可是因为拜帖之事?”
      
      燕尘看了摇摇头,“不是。”
      
      “那”嵇炀刚写下这个字提笔又划掉了,他看着燕尘的眉眼,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
      
      有的时候说话是不过脑子的,可写字这个东西,没办法做到不过脑子。
      
      有些话也就哽在喉间说不出来。
      
      燕尘看着他别别扭扭的样子忽然觉得有点眼熟,不止是上次在茶楼,似乎在别的地方也曾见过他,可——在哪儿呢?
      
      “上次见面匆忙,不知尊姓大名?”
      
      嵇炀扬起嘴角,竟还有点不好意思,提笔写下两个字“嵇炀”。
      
      燕尘看着这两个字念了出来,再看嵇炀的时候,他竟然——红了脸???
      
      什么情况——
      
      我——
      
      少儿不宜了????
      
      他微微垂眸,眼尾处竟有些红色,那副样子,就好像青楼里被人调戏了的女子。
      
      虽然燕尘觉得这样的比喻不太恰当,但是!!!真的很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改完了改完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