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在下靖武门嵇炀

      第二天清晨,当太阳倾斜,阳光顺着窗边的缝隙洒进房中之时,罗仞正坐在床上,深衣带松,盘膝而坐,双手轻放膝盖,浑身笼罩着薄薄的烟气。
      
      远远看着,就好像仙境中的仙子一般。
      
      他额头渐渐凝了汗珠沿着鬓角流下来,啪嗒打在衣服上。
      
      “为师此去不知何时能够回来,你且从后山离去,若是被人阻拦,切记,万不能说我是你师父,不然,你走不出这清潭岛,可懂?”
      
      “师父徒儿不走,您舍一身武艺相授,徒儿怎能在这个时候离开您呢?”
      
      “小五,你师父是谁,入了江湖谁也不能说,罗仞这个名字你就算是烂在肚子里,也不能往外说,可懂?”
      
      “罗仞是我的师父,这话不论到了谁那儿我都能实话实说。”
      
      “咚咚咚”
      
      敲门声打乱了罗仞的思绪,往事瞬间从他脑海中抽离,但那张稚嫩的脸却始终挥之不去。
      
      也不知为何今日忽然就闪出小五的样子,想来十年了,这孩子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罗仞将腿放下在地上跺了跺,“谁啊?”
      
      “先生,三江堂两位香主到了,阁主让我来问问您今日是否随他迎客。”
      
      “都有谁来?”
      
      “两位香主,还有一位姑娘,一位靖武门的弟子。”
      
      靖武门?罗仞微微皱眉,“就说我还未起,不便见客。”
      
      “是。”
      
      外面的人离去,罗仞站起身摸索着去衣架上拿了衣服,换下被汗浸湿那件随意地扔在床上。
      
      他的眼睛从那夜为冯景天疗伤后,便再也没了光亮,也不知道喻岚说的一年之期到底有没有谱。
      
      现在这动不动就晕一下的状态实在是让他心中没底。
      
      ====
      
      东风阁总坛位于扬州的一座山崖上,三壁断崖,只有一条路可走,这也让多年来觊觎东风阁的各大门派束手无策。
      
      三江堂一行四人在上山门之时,便被人蒙了眼睛,每一步都有人带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当解开眼上的手帕时,眼睛已经不能立马适应外面的阳光了。
      
      “尘尘,站过来点。”隋澜的声音在燕尘身边响起,她便靠了过去。
      
      确实,她的耳朵好了,昨日一早便好了。
      
      亏得这些日子有爹娘在身边,不然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照顾自己。
      
      “噗呲”一点笑声让燕尘看过去,虽然还不太能睁得开眼睛。
      
      “陆,陆大哥?”燕尘用手遮在眉上,勉强能够看清楚。
      
      “又不是偷着进来的,光明正大递了帖子,燕香主有什么可担心的。”陆波嘴角带着笑意,一身黑色软甲,利落地将长发扎起,系了条深蓝色的发带,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精神。
      
      两人拱手拘礼,看样子还算是和善,只是陆波清楚地感受到,燕厉达的眼神是冲着他的。
      
      “东风阁毕竟声名在外,我等只身前来,防备着点多条活路不是?”
      
      隋澜半步前,手指捅了捅燕厉达,不让他这么惹人注意。
      
      陆波自然是看在眼里,倒是也没说什么别的,“来人,把兵器下了。”
      
      “不可!陆楼主这是什么意思!”
      
      陆波冷笑一声,转过身去,“既然隋香主都说了我东风阁声名在外,那这点规矩应该也不用解释了吧。”
      
      燕厉达身侧的剑出了鞘,硬生生被隋澜按了回去,“既然是规矩,那我们守。”
      
      手底下的人将刀剑收走后,陆波抬眼看了看,发现没有燕尘的,“燕姑娘没有兵器?”
      
      燕尘笑了下,“没有,上次死里逃生之后,佩剑就掉进海里了,最近时间紧,便没有再做。”
      
      陆波摸了摸自己身侧的剑,顺手就扔给了燕尘,“接着,送你了。”
      
      燕尘伸手一接,不免有些好奇心,握紧剑柄向外一拔,刀光瞬间吸引了一众人的眼光。
      
      剑身通体泛蓝,映出来的光都好像都是蓝色的,再拉出来一点,剑身上的花纹便一点点被拉了出来,上面刻着的水纹好像是真的一样,还随着光泛起涟漪。
      
      燕尘一时间爱不释手,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来回把玩。
      
      隋澜却微微皱眉,一把收了过来,“这把应该是陆楼主的贴身佩剑吧,我们燕尘初出江湖,这么重的礼我们不能收。”
      
      陆波轻轻叹了口气,“隋香主,你可听说过陆波用剑?再说,这把剑连刃都没开,哪里会是我的贴身佩剑。”
      
      隋澜的眼神复杂,她不想燕尘与东风阁有任何关系,不说东风阁地方如何,名声如何,单就近些年与宗门对立的作为,便不是燕尘这么小一姑娘能够理解的。
      
      “那也不能收——”
      
      “隋香主,燕姑娘虽然跟着我的目的不纯,但救了我是真事,就当是还了这救命之恩。”
      
      燕尘听了这话笑道,“那岂不是便宜了陆大哥。”
      
      “娘,”她拉着隋澜的手,不无撒娇地说,“这把剑真的好漂亮,等开了刃,岂不是更好看?陆大哥送我了,就收下吧,不然咱们到了人家地盘,连礼都不敢收,显得咱们多小气。”
      
      隋澜看了看剑,又看了看陆波,见他确实对燕尘并无恶意,便应了下来。
      
      燕尘抱着自己好漂亮的剑跟着陆波,渐渐走进了东风阁的前堂。
      
      刚坐下,就见外面走进来了个熟人,燕尘歪着脑袋仔细思索在哪里见过这人,却一点也没想起来。
      
      范书安走进来,见堂中各位,有些嫌弃地挑了挑眉,“两位香主,别来无恙。”
      
      都是收集消息的组织,范书安与三江堂时不时会碰面,自然对这两位香主还算熟识。
      
      隋澜笑着点点头,燕厉达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听她说话,燕尘才反应过来,那日在官道边截了玄玉门的,不就是这姑娘?
      
      范书安的眼神在每个人脸上划过,最后落在了燕尘。
      
      她走过去,停在燕尘身前,微微前倾身子看她,从眉眼到身量,打量个遍,“你就是那三个男人一回来,就嘀嘀咕咕说了好几日的燕尘?”
      
      燕尘不知所以地挑挑眉,三个男人?
      
      “你那五大三粗的,能别挡在这儿吗?”陆波带着身后几个端着茶水的丫鬟走进来,对范书安实在嫌弃。
      
      “你会不会说话!谁五大三粗!”范书安气得白了他一眼,“阁主呢?找他有事。”
      
      “没看见这都是来找阁主的,你先回去等等再说!”
      
      “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范书安跺着脚狠狠地撞了下陆波的肩膀,才走了出去。
      
      几人坐了没一会儿,冯景天就走了进来,带着一身寒气,肩上的斗篷甚至都染了些水渍。
      
      “几位请坐,雪楼有事耽搁,还望见谅。”
      
      冯景天的声音一出,确实有些渗人,他甩开斗篷交给下人,才坐在椅子上。
      
      “不会,陆楼主亲自相迎,怎会怠慢。”隋澜的眼神在燕尘身上扫过,见她丝毫没有被吓到,那样子似乎一早已经习惯了。
      
      “那就好。”
      
      见冯景天已经到了,燕尘不禁又向门口的方向看了看,不见来人,她心里有些失望。
      
      “别看了,他还没起呢。”
      
      冯景天这话明显是对燕尘说的,她连忙正了正身子,“我才没等他!”
      
      “今日我们夫妻来,是有个不情之请——”
      
      “那就不要说了。”冯景天端起桌子上的茶,吹了吹茶叶,“靖武门拜帖,我东风阁抢了又不是一两次,没有还的道理,况且我不认为三江堂的两位香主于我有这么大的面子。”
      
      “可是你们拿了拜帖有什么用,你们又开不了比武大会。”这陌生的声音让放下茶盏的冯景天看了过去。
      
      少年十□□的样子,眉眼间的气质似乎在哪里见过。
      
      “这位是——”
      
      “在下靖武门嵇炀。”嵇炀的眼神清澈,一看便是从山上下来没多久。
      
      “嵇炀?”陆波站在冯景天的身后,轻声重复了这个名字。
      
      “认识?”
      
      “倒不是认识,这名字在靖西算响亮,小小年纪抓了十好几个朝廷钦犯,还把侵扰靖西近十年的一方采花贼给打死了,称得上少侠。”
      
      “不敢。”嵇炀的嘴角勾起一个礼貌的弧度。
      
      冯景天看了他一眼,没什么表情地拍了拍袖口的水渍,“年少成名可不是什么好事,嵇少侠今后行走江湖,小心着吧。
      
      “这拜帖的事说不给就不给,没什么商量的,今日我能坐在这与你等好好说话,那是有人的面子搁着,不然我东风阁是不会招待——宗门之人。”
      
      冯景天站起身披上斗篷,“三江堂两位香主入夙城,我就当没看见,但若是被我查到你们在扬州附近还有据点,莫要怪我说拆就拆了。”
      
      他说得一点都不客气,东风阁阁主在外传的杀伐决断还真不假。
      
      就是不知在他面前能有面子的,到底是谁。
      
      冯景天走到门口时回了身,“对了,山外下了雨,路不好走,若是几位不嫌弃,等雨停了我派人送你们。”
      
      “那边不麻——”
      
      “好的呀。”
      
      隋澜和燕尘同时说话,陆波自动忽略了当妈的,“这边请。”
      
      燕尘讨好地摇摇娘亲的胳膊,“留到雨停吧,时间也不会长,对吧。”
      
      燕厉达路过她身边,伸手就戳在她额头,“时间不长,认识的人还不少!”
      
      “还行还行,爹娘教得好!”
      
      隋澜挣开她的小肉手,“我可没教。”
      
      “我也没有。”燕厉达保命似的在隋澜面前伸出三个手指发誓,然后也不同她一起走,正式准备扔下她。
      
      嵇炀在她身后笑了笑,“反正没完成师兄的任务,呆段时间也是好的。不过,两位前辈好像并不高兴。”
      
      “呵呵,他们不高兴我看不出来啊!”燕尘白了他一眼,“你心可真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