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有个喜欢的人

      房间里安静地让人心慌,燕尘怎么也吃不下了。
      
      她伸手攀上罗仞的胳膊,轻轻地拍了拍,往事她不曾参与,现如今能做的,便也只有安慰而已。
      
      “你们兄弟俩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来要玄玉门的拜帖。”
      
      祁雯的语气并不好,从进来开始就一副教训小辈的样子。
      
      燕尘真的很讨厌这副样子,年纪大就是有资本?什么毛病。
      
      “祁阿姨,是你求人办事,怎的一副别人欠你的样子。”
      
      祁雯微微皱眉看着燕尘,语气更不好了,“明知道陆波外面名声不好,你还往前凑,你什么心思。拜帖本就是我玄玉门的,凭什么不能来拿?”
      
      “师叔这话便不妥了,丫头找到陆波也是不得已,能有什么心思。”罗仞听到祁雯这话,眉心不经意地皱了下。
      
      再说了,她就算有心思,也得对我!
      
      “我找陆大哥是因为他拿了靖武门的拜帖,我——因为一点事情,不得不帮他们拿回来。”燕尘耐着性子解释,若不是顾着大爷叫她师叔,燕尘这回都踩在凳子上跟她吵了。
      
      祁雯还真没想到是这么个缘由,“这样。那是我想多了,燕姑娘多包涵。”
      
      没看出来祁雯竟然是这么拎得清的主,燕尘倒觉得自己刚刚生气不好意思了,“没什么没什么,刚刚也是我语气不好。祁阿姨你别见怪。”
      
      “拜帖不能给。”久不出声的冯景天忽然哑着嗓子说道。
      
      在场的三个人都一头雾水想不明白,祁雯更是激动,“我就不明白了,宗门到底为什么不能开比武大会,这盛事你又不是没参加过,这么阻止是有什么用!”
      
      “就是不行。”
      
      冯景天转过身来,燕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她在冯景天的面具上隐隐地看到了一丝遗憾。
      
      “你!”
      
      罗仞也不知道冯景天究竟为什么这么决绝,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变化让罗仞有些应接不暇,这些个缘由若他自己不说,罗仞真的猜不出。
      
      沉默了一会儿,祁雯没有动手,估计是不想说这个问题,从袖中拿出一个信封递给罗仞,燕尘代为拿过来,“这是——”
      
      “我也没想到路上会遇见尤南霜,她急着赶路也没说几句话,不过让我把这个给你。”
      
      “尤南霜?那不是红缨派前掌门的亲生女儿吗?”燕尘一听这名字立马惊了,“听说她长得很漂亮好像仙——”
      
      “就是你神仙姐姐。”罗仞伸手拍了拍她肩膀,嘴角微扬。
      
      可他没看见的是,燕尘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
      
      太阳很快就下山了,初夏的风还保留着春日的寒气,没了太阳的照射,难免会冷。
      
      冯景天带着陆波和祁雯先一步回去扬州,连夜就走,冯景天原本想要带上罗仞燕尘的,但罗仞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好几日都没见丫头了,他得带着丫头好好在夙城逛逛。
      
      但其实吧,就是罗仞的眼睛忽然看得清了,他生怕这一路赶回去,没等他好好看看燕尘,眼睛又不清不楚了。
      
      目送三人骑马离去,罗仞便拽着燕尘上了街。
      
      “你快看大爷,扬州那面好像放烟花了。”燕尘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过脑子,一点都没有她大爷还瞎着的觉悟。
      
      罗仞原本心中还虚了一下,心道莫不是被她发现了,然而定睛一看,这丫头的脑子若是能看出来,这世上怕是没谁会以为他是瞎子。
      
      他伸出手摸了摸燕尘的头发,这一路随陆波应付了那么多的追杀,头发都糙了,原本梳上的发髻,现在都被她挠乱了,自己随意地拢了个马尾,倒也利落。
      
      忽然,燕尘停了下来,她看到了一家绸缎庄。
      
      “怎么了?”
      
      “这是三江堂在夙城的分舵。”
      
      罗仞站定抬头看去,地方并不偏,可络绎不绝的顾客,完全不像是一个据点该有的样子。
      
      “你想去托人带信?”
      
      “对啊,出来的时候爹娘很生气,我娘还打我了。”
      
      罗仞一听隋澜还打她了,那这夫妻俩肯定是把他也骂得狗血临头,“打哪儿了?”
      
      燕尘半侧着身将罗仞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这里,特别疼!”
      
      她的话说得委屈极了,大眼睛看着罗仞,写满了我委屈,哄哄我。
      
      罗仞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他摸着燕尘的脸,“摸两下就不疼了?”
      
      “吹吹吧,吹吹就不疼了。”燕尘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想法,等这话说出口她就后悔了。
      
      罗仞没在意,轻轻对着她的脸吹了吹,哪想着没等他反应,手上一轻,脸跑了。
      
      燕尘转过身就跑进了绸缎庄,一张小脸红扑扑的,连忙叫着掌柜去了后堂。
      
      直到掌柜把纸笔给她,她才摸了摸自己差点跳出嗓子的心脏。
      
      刚刚的大爷秀色可餐,差点就亲上了——
      
      那细致的皮肤,伶俐英气的眉眼,还有眼中鲜少流露出来的星光,鬓角微微垂下的发丝扫过她的脸庞,她觉得下一秒她就扑上去了。
      
      重点是,大爷还噘着嘴,简直就是在逼她犯罪!!
      
      “写什么呢?”罗仞站在她身边,看她在纸上一遍又一遍写着两个字,“罗仞”。
      
      他用手握拳挡在唇边,不想燕尘看到他在偷笑。
      
      燕尘一听罗仞的声音,一下子从凳子上蹦了起来,桌上摇晃的烛火被她这么颠更加剧烈,映衬着整个房间都在晃。
      
      像极了燕尘现在跑到嗓子眼的心。
      
      大爷靠得她好近啊,近得能看到他瞳孔里的自己,原来在大爷的眼中看自己是这样的。
      
      真希望有一天大爷能够恢复视力,好好看看自己。
      
      让他知道我燕尘也长得很好看,不是个什么黄毛丫头,是个堂堂正正,相貌端庄的女子。
      
      这样是不是就能让他有哪怕一点的非分之想——
      
      不,这不是非分之想,是合情合理的!
      
      “我问你话呢,写的什么?”
      
      罗仞微微咳一声,喉咙上下动了动,似是咽下什么不得了的想法。
      
      燕尘立马偏过脑袋,像是赶苍蝇一样赶走了脑袋里那些念想。
      
      其实她不会知道,刚刚罗仞眼里的她,有多招人。
      
      从前他夸过一个女人,说她眼中有漫天繁星。但今日他才知道,原来一双眼睛的美,未必要漫天星辰,也有可能是秀丽山川。
      
      燕尘不似其他美人长得那般妖孽绝艳,有一点邻家妹妹的亲切,又好像外面碰不得的野性月季。
      
      罗仞爱过这武林中最美的姑娘,现如今,却毫不自知地沉沦在一个小丫头的眼睛里。
      
      这江湖太大了,但他想要的山川河流不用在别的地方找,燕尘的眼睛里,什么都有。
      
      “我——”燕尘连忙收起自己刚刚写满了罗仞的纸,抽出新的一张,“我写着玩的,现在才要好好写了。”
      
      罗仞笑了笑,“好,你写着,我等你。”
      
      说着他摸着桌角,装作看不见的样子一直摸到那块墨石,拿起来细心地研磨。
      
      燕尘看了他一眼,那双白皙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捏着墨,简直美到窒息。
      
      “大爷——”
      
      “嗯?什么?”
      
      “你真好看。”
      
      罗仞原本认真的手猛地停下来,老脸一红,又不是没人夸过他好看,可今日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心砰砰地跳个没完,哦,不对,不是跳个没完,是往肋骨上撞个没完。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试图让它平静一点。
      
      “我跟你说个事。”
      
      “嗯。”
      
      “我最近喜欢上一个人。”
      
      罗仞感觉自己的手在振动,振幅有点大。他深呼吸,装作不经意地问道,“谁啊?”
      
      燕尘就差把头埋在自己的胳膊里,“一男的。”
      
      “我认识?”
      
      “嗯,认识。”
      
      谁啊!!!!罗仞觉得燕尘在故意凌迟他!
      
      “叫什么?”
      
      燕尘飞速在脑子里过着这几日见过的人,年纪相当,相貌起码得是及格线,然后性子温润的——
      
      嗯——
      
      有了!
      
      “不知道叫什么,但你见过的,就是那个咱们在听书的时候见过的那个靖武门的弟子。”
      
      罗仞手上一用力将墨石掰断了,“这东西不结实。”
      
      燕尘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
      
      “那靖武门的人就没什么好东西,你怎么还能喜欢上那里的人!”罗仞甩了甩袖子一屁股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位置准确,坐点不偏不倚,速度还真心快!
      
      燕尘有一瞬间觉得是自己瞎了。
      
      “不是那些跟你动手的,是那个站我身边唯一没动手的那个。”
      
      罗仞皱起眉,确实有个没动手的,他好像是叫——嵇炀?
      
      不行,不能告诉这丫头!
      
      “那个——太小了,还没你年纪大呢!”罗仞一口否决。
      
      燕尘小眼睛一转,“哦——那也行啊,总不能找个比自己大十好几岁的吧!”
      
      罗仞听了这话从凳子上一下子蹦起来,“怎么不能了?大你十几岁做什么事情都有经验,你怕做的事他都能帮你做,有什么的!”
      
      “是吗?那大个四五岁,五六岁就行了,何必要找个大十几岁的——”
      
      这回罗仞没话了,他胸口像是被人堵了个塞子,里面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
      
      燕尘捂着嘴,憋着笑,差点把自己憋死。
      
      忽然发现罗仞悠悠看过来,眼神放出幽蓝的光,特别不好惹的样子。
      
      “对了,下午霜儿给我的信,你收哪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最近走了好多剧情
    连自己都差点忘了还有cp这回事
    应该还挺甜的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