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惊天大秘密

    作者有话要说:
    很好,又晚了
    但要相信
    flag总有一天会立起来的!!
      燕尘一连后撤数步,眼神迟疑地在面前两人不停流转。
      
      这——这什么情况啊!
      
      这不是生把她往火坑里推吗?
      
      你们自己家的事,我跟这儿凑什么热闹啊!
      
      祁雯看着陆波,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可燕尘在陆波的眼中什么也看不出来。
      
      没有久别重逢,没有喜悦,什么也没有。
      
      燕尘不禁脑补一出又一出爱恨情仇,甚至连插足者的相貌都想了个七七八八。
      
      “小姑娘,咱们就此别过,倘若日后有缘,我请你喝酒。”
      
      陆波半侧着身要从祁雯身边过,却被祁雯一把抓住了手。
      
      “你真的不与我说一个字,这么多年——”
      
      陆波连哼都没哼一声,挣开她的手就走,祁雯连忙赶上,一剑横在他脖子上,“你站住!”
      
      燕尘眼见着差点惊掉下巴,不是说不是她雇的人吗?现在是闹哪样?
      
      陆波果然站住了脚,今日第一次直视起祁雯,“怎样,想杀了我?动手啊。”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可不知道。”陆波表情怪异,燕尘从未在一个人的脸上同时看到无奈、厌恶,甚至还有一些不明不白的感情。
      
      “我好不容易下山一次……”
      
      “不容易?那你别下山啊,谁也没请你。”陆波嘴角的笑越来越深,燕尘看了浑身都发凉。
      
      明明是夫妻的两个人,究竟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好像比仇人好不到哪儿去吧。
      
      祁雯眉眼肉眼可见的红了,她放下剑朝别的地方看了一眼,完全是在躲陆波。
      
      “我没有雇人杀你。”
      
      陆波见她看别处,细微地松了口气,若她一直这么逼着,陆波也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说出什么话来。
      
      燕尘一听不是祁雯雇的人,心中又冒出了一万个泡泡。
      
      到底是谁这么恨陆波啊,重点是这个人应该是知道两人关系的。
      
      真的是奇了怪了。
      
      正奇怪着,身边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转过头,不认识。
      
      “有事?”
      
      “姑娘可是燕尘?”
      
      见来人形单影只,想来应该也没什么恶意,“你是——”
      
      “东风阁阁主请您走一趟。”
      
      “啊?”燕尘真是越来越迷糊了,这都什么跟什么,“我不认识你们阁主,为何请我走一趟,去哪儿啊!”
      
      “阁主说了,等您见到人就知道了,定然不虚此行。”
      
      什么东西?燕尘真的觉得自己这些天,不停地在被莫名其妙地事情牵着鼻子走。
      
      她回过头,发现陆波和祁雯双双被人带走了,一点反抗都没有,燕尘这下更慌了,这都——这都什么事啊!
      
      也不知道走过了多少街面,等燕尘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在了一家珠宝阁的楼上。
      
      三人坐在一张桌子上,带他们来的人出屋便在关上了门,虽然没锁,却站在了门口,如同站岗。
      
      燕尘不禁问陆波,“你不是东风阁楼主吗?怎么他们还关你啊!”
      
      陆波摇摇头,“这些据点都是范书安管辖,与我无关,就这些人是不是东风阁的我都不清楚。”
      
      “东风阁真管这么严啊!”燕尘挪了两寸凳子,靠近了些陆波,“我以前以为东风阁的楼主,都是那种脾气很暴躁的,上次见的范书安脾气就不怎么样。”
      
      “嘁,那是唯一一个脾气不好的,还被你撞见了。”陆波说话时带着笑,眼神里都是爱意。
      
      三人坐了好一会儿,天边的日头渐渐升到了头顶,已经三顿没有好好吃东西的燕尘,肚子开始咕咕叫了。
      
      她站起身走到门边,“外面的大哥,能不能透露一下,到底是谁找我啊,我们都——”
      
      “吱呀”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大腹便便的掌柜的,他两条粗黑的眉连在一起,一张脸写满了富得流油。
      
      “这个燕尘姑娘?”
      
      看他使劲挑着眉,笑出褶的脸,燕尘着实觉得有些油腻,干笑一声,“啊,对。”
      
      “没错就好,您且再等半个时辰,阁主和那位马上就到,马上就到。”燕尘半信半疑,可看这些人对自己毕恭毕敬的样子,应该也不会是什么陷阱吧。
      
      随后那位掌柜的来到了陆波身边,似是亮了个什么令牌,随后便与祁雯一起离开了,半句话也没来得及跟燕尘说。
      
      燕尘真的是被瞒得云里雾里。
      
      等掌柜关上门,陆波才有的时间问他,“究竟是谁要见燕尘,阁主应该没这个兴致吧。”
      
      “陆楼主这是哪儿的话,自然不是阁主要见燕尘,是阁主的一位朋友。而且您放心,既然已经到了咱们东风阁的据点,谁也害不了她。”
      
      陆波又看了眼房门,才稍稍安心地转过身下楼梯,却不想,身后的祁雯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你是觉得燕姑娘,与湘儿很像吗?”
      
      在屋里坐立难安的燕尘,还没等见到这位想见她的人,却等来了屋外桌椅柜台撞击劈开的声音。
      
      她猛地推开门,沿着楼梯往下看,陆波与祁雯居然打了起来,陆波猩红的眼睛看起来真的不像是与祁雯有旧的样子。
      
      这样的两个人究竟是如何成的亲,又是怎么到了今日这个样子。
      
      燕尘不知道自己该拦还是该劝,门边站岗的两位大哥对这种场景似乎也是头一次见,颇觉得有些好玩。
      
      “头一回见陆楼主就是这般,回去有的说了。”
      
      “可不是吗,堂堂陆楼主和一个宗门人一言不合就开打。”
      
      “一言不合?说了什么?”燕尘适时地插了一句。
      
      “说什么燕姑娘像湘儿,谁知道什么意思。”
      
      燕尘微微皱眉,我像谁?湘儿?我去,不会是陆大哥什么外面的女人吧,然后祁雯就,就一怒之下杀了这个湘儿,再然后就被周掌门给关在了玄玉门。
      
      那祁雯雇人杀陆波岂不是名正言顺?
      
      我的天,我到底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燕尘震惊之余还不忘多看几眼玄玉门的剑法,毕竟大爷传给她的是玄玉门的内功心法,配她们本门的剑法应该更好练吧。
      
      祁雯知道陆波不会对她下死手,就算生气也不会,可话说回来,湘儿没了,只有他难受吗?
      
      夫妻这么多年,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他就不能好好看看她,与她说几句话吗?
      
      陆波一掌打在祁雯胸口,将人直接轰到了一边的墙壁上,若不是祁雯没出手,陆波毫无内力的一掌,绝不会将她打出这么远。
      
      陆波掐着祁雯的脖子,眼睛猩红,“我要你与我走你不走,你说你有不能走的理由。那好,那我自己走,可你凭什么把湘儿带走,连知会我都不会!你怎么有脸面说湘儿的名字!你!”
      
      祁雯的眼睛里落了泪,她想说话,可陆波的手抓得她太紧了,她说不出来。
      
      “陆波!住手!”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掌柜身边的面具人惹起了众人的注意。
      
      陆波悻悻地放下祁雯,狠狠地瞪着她,他住手了,可他心里过不去!
      
      燕尘也随着话音看过去,那个面具人戴的面具很严实,差点把整张脸都遮了起来。
      
      门口的两位大哥,一瞬间单膝跪地,“恭迎阁主。”
      
      阁主?就这个戴着面具的?
      
      没等燕尘好生辨认来人的相貌,就见到跟着他身后走进来的罗仞。
      
      燕尘的心忽然跳到了嗓子眼,生生咽了回去,她听着自己的心跳一声声大如擂鼓,分别重逢的喜悦差点溢出眼睛。
      
      可她知道,她不出声,她大爷就听不到她。
      
      冯景天走到陆波身后,“把陆楼主带下去,梳洗治伤,整齐了再带过来。”
      
      “这是家事!”陆波咬着牙念道。
      
      “只要你还是东风阁的楼主,这就不只是家事!”冯景天的语气强硬,当真有阁主的威严。
      
      可身后的罗仞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他总是无法将现在这个操着这样嗓音的冯景天与他的师弟连在一起。
      
      而且,竟有些好笑。
      
      陆波转过身正要说什么,眼神一下子瞥到了他身后的罗仞,“你,你——”
      
      冯景天对掌柜的摆摆手,让他快些将人带下去,祁雯心中自然是有一份担心,招呼也没打,便跟着去了。
      
      只是离开前,祁雯别有深意地看了罗仞。
      
      “祁师叔似乎有话与你说。”冯景天自然是看到了祁雯的眼神,想着罗仞眼睛不好,应该是没看到。
      
      “哦?是——”吗字没出口就听到正上方一阵推搡。
      
      “两位大哥你们让开,你们阁主都来了,你们——哎呀!”燕尘一把推开两人,踩着楼梯的栏杆就往下跳。
      
      边跳还边喊,“大爷!大爷!!!!”
      
      罗仞没来得及笑,脚下猛地一蹬便迎着燕尘的声音去了,一手拦腰,一手护头,直接将人拉到了自己怀里。
      
      燕尘听着罗仞胸膛的心跳声,没由来的热泪盈眶,其实满打满算两个人分开还没有半个月,不知哪里来的酸劲。
      
      稳稳地站在地上,罗仞没忍住搓了搓她的头发,“个臭丫头,胆子不小啊!”
      
      但语气中的笑意早就出卖了他的话,能再见到燕尘,他很开心,很开心,很开心。
      
      燕尘伸手环住了罗仞的腰,一股子来自心底的暖意渐渐流遍了全身,最后又钻进了心坎,满满悸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