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甘心

      就在柴嘉赐以为自己要完的时候,一股柔和的内力从他后心逐渐推开胸中血气,甚至连刚刚的怒火也平息了。
      
      他想要转头看看是谁,却发现全身动弹不得。
      
      没一会儿,那股气力骤然抽离,紧接着阁主被一道残影卷走,连影子都消失在黑暗的树林中。
      
      柴嘉赐使劲给仲乐语使眼色,却发现他看着刚刚离去影子的方向出神。
      
      “仲乐语!”
      
      仲乐语这才回过神,连忙过去解开了他的穴道。
      
      柴嘉赐活动活动手脚,又扭了扭脖子,“你看清刚刚是谁了吗?”
      
      仲乐语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怪了,这两个人的身形,怎么都那么熟悉。”
      
      柴嘉赐深深白了他一眼,“废物。”
      
      转而对同门师弟们喊道,“都看什么呢,赶紧把人抓起来,看好了东西,明日就启程回蜀山!”
      
      看着他们将人都绑起来,柴嘉赐才安心地坐在一边的枯木上,他尝试凝聚一点内力,却忽然发现散了,聚不起来了。
      
      他不信邪地又用了更大的力气,哪想这次直接一口血喷了出去,胸口被打了一般痛,而内力仍旧凝聚不起来。
      
      这一幕恰巧被安排完事务的仲乐语看了个正着,“六师兄!你没事吧。”
      
      柴嘉赐勉强抬了抬眼皮,“滚,谁要你管!”
      
      “是不是刚刚用——师父说过,玉衡魄灵掌咱们没练到家,不能轻易用的,师兄你怎么,面子哪有命重要啊!”
      
      “行了行了行了,你别跟师父说,省得我还得解释。”柴嘉赐知道仲乐语关心他,但他实在不喜欢这个师弟。
      
      “那你有没有被反噬啊?我看你刚刚……”
      
      “没事,刚刚忽然窜出来那个人帮我推开了气血,刚刚只是——瘀血而已。”
      
      仲乐语闻言挑了挑眉,突然窜出来这人是脑子不好吗,怎么哪面都帮啊,莫不是——
      
      脑中忽然闪过的念头既荒唐又荒唐,让他立马晃了晃脑袋甩开这个念头。
      
      ====
      
      阁主浑身失重,手脚不受控制地颤抖,腰上那人的手死命地勒着他的腰带,生怕他半路掉下来。
      
      他抬眼看着救他的人,嘴角不经意地扬起了一点笑意。
      
      ·
      
      “这一辈子,不管别人怎么样,咱们俩,生生死死都要同一处!”
      
      “谁跟你同一处,你好好活着不好吗?净想这些个没用的!”
      
      “我不管,师兄若有天不在了,我也不会独活!”
      
      ·
      
      忽然阁主的脚沾了地,罗仞将人放在了大树根旁。
      
      没错,刚刚千钧一发之时,救了两个人的就是罗仞。
      
      “没想到阁下的功夫如此厉害,竟能挡过玉衡魄灵掌。”阁主的声音在现下漆黑的树林中格外有些渗人。
      
      罗仞坐在他身侧,“能挡过又如何,还不是要等你带我出去。转过去。”
      
      阁主依言转过身,“那只能明日再说了。”
      
      “你倒是不怕红缨派的人找上门!”
      
      “阁下怎么知道是红缨派的人?”
      
      罗仞给他疗伤的手顿了一下,怎么说,说认得柴嘉赐仲乐语的声音?还是说他的眼睛并不是一点都看不到。
      
      “他们底下的人说话我听到了。”
      
      阁主不知是不是信了,反正没有再提。
      
      罗仞运功帮他疗伤,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功法,他遮掩得很累。
      
      给阁主疗完伤,自己的内力也散去了大半,玉衡魄灵掌是门内家功夫,但出手便能取人性命,刚刚柴嘉赐功法不到家,差点将自己也搭进去,这功夫的厉害可见一斑。
      
      收回内力调养间,耳边传来阁主沙哑的声音。
      
      “我东风阁近些年没少找红缨派的事,但今日你也看到了,是他们先来抢我的东西,那些东西都是要送到边关的,现下竟都到进了栾士禀的腰包!不管怎么样——”
      
      “你说谁?”罗仞一只手猛地拍在阁主的肩上,没注意,用了些力。
      
      “嘶——栾,栾士禀。”
      
      罗仞猛然间觉得心口一股热血涌了上来,强忍着那股子邪火,他又问道,“现在红缨派他当家?”
      
      阁主似是有些疑惑罗仞竟不知道这些事,思索了一番继续道,“确实,现在红缨派掌门便是栾士禀,掌门夫人云靖,两人成亲有十年多了。”
      
      罗仞脑海中逐渐浮现出这两个人的音容,忍不住地开始思索十年间的变化,其中的缘由,还有自己那忽然失踪的师弟——
      
      若说师弟失踪与门中事无关,他是怎么都不会信的!
      
      “而且近年的红缨派与朝廷中众多贪官关系不清不楚,皇家很多次巡游都有红缨派打点,武林中的,江湖客的,甚至还有木林山庄。整个武林被红缨派整得官不官,民不民。”
      
      罗仞缓缓闭上眼睛,在他心里红缨派不是这样的,从前清明的门风,不与朝廷沾染的门规,现在竟然都——
      
      栾士禀那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噗”阁主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几句话竟让罗仞一口血喷了出来,他连忙转过来扶着罗仞。
      
      “师——你怎么了?”
      
      罗仞只觉得喉咙很甜,他舔了舔嘴唇剩下的血,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我本以为离开是对所有人都好的决定……”
      
      现在看看,栾士禀凭什么能站在红缨派的掌门位置上,他是有功还是有德,门中那么多的事情,哪件不是因他而起。
      
      最后倒是一股脑倒个干净!
      
      罗仞强压下心中的怒火,隐藏了十年的不甘心,第一次在他身体里冒出了头,他在红缨派中勤勤恳恳,如今整个武林都拿他做反面教材。
      
      他倒是想清清楚楚地问问栾士禀,当年的桩桩件件究竟都是谁做的!
      
      “无妨,只是心有不甘而已。”
      
      丫头说得对,他就是不甘心,不甘心这世上的事不真,不甘心这世上的人拿那些真魔头当人生榜样,不甘心这世上那么多人拿他——他罗仞,当吓唬孩子的故事。
      
      “不知东风阁阁主贵姓?”罗仞缓了缓胸中的戾气,用一种他觉得相对还算温和的语调问阁主。
      
      阁主听到这个问题愣了一下,随后几乎脱口而出,“我姓王。”
      
      “那我就叫你王大哥了,银两既然都是送往边关的,现下被红缨派的人抢了,你可有办法?”
      
      “办法是有的,出屋之前我让人飞了信鸽,我阁的范楼主就在附近,应该会快些赶来。红缨派的人再厉害,也拼不过东风阁在扬州的根深。”
      
      罗仞这才忽然想起,扬州不就是东风阁的总舵吗?
      
      他自嘲一笑,“倒是我瞎操心了,东风阁自己地盘上哪有被人抢走东西的道理。”
      
      两人骤然沉默下来,四周的虫鸣让这个夜晚显得格外的安逸。
      
      “我告诉了你,你是不是也该告诉我?”
      
      忽然被这么一问,罗仞有点没反应过来,“啊?什么?”
      
      “你叫什么?”
      
      阁主捡起地上的一段枯枝在手中掰,罗仞深呼吸费了一番力气,才吐出两个字,“罗仞。”
      
      “啪”
      
      阁主手中的枯枝断了。
      
      “怎么,王大哥在武林中也听过这个名字?”
      
      “还真没听过,不知道小兄弟师承哪里,功法这么厉害。”
      
      “师父太多,不知从哪个说起。”
      
      “那——你的眼睛?”阁主的声音虽然嘶哑,但罗仞总是听得出一点关心,好像他们很久没见了,好像他们本该认识。
      
      “就是被人打得。少不更事,信了不该信的人。”
      
      两个人再未说话,阁主的眼神在罗仞的身上转了又转,却终究再也没问出什么话。
      
      ====
      
      “你在说什么!师兄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师门从上到下,谁会比罗仞师兄还要着急大师兄的安危,你怎么能随口说说!”冯景天站在木林山庄的墙边猛地推开了面前的柴嘉赐。
      
      柴嘉赐被他一推撞在了后身的假山上,“谁随口说说了,你去看,现在大师兄的尸首还在那儿呢!胸口插着的可是罗仞的匕首!”
      
      “那也不可能!”
      
      “不可能?我问问你,你的匕首会给别人?那可是跟咱们剑柄红缨一样重要的东西,换成你,你会给别人?”
      
      被柴嘉赐这么一质问,冯景天乱了神,是啊,谁会把自己贴身的匕首送人——
      
      罗仞师兄更不会了,那匕首可是大师兄亲手给他刻的字。
      
      可——
      
      冯景天被柴嘉赐一推,撞在了墙上,“你这样给谁看,都是同门师兄弟,现下你站的罗仞是不可能继承掌门之位了,怎么样,要不要跟我站栾师兄,栾师兄对我们可都特别好!”
      
      冯景天靠着墙蹲了下来,满目写着不敢相信,他慢慢伸出手,上面红褐色的血似是沾染了活物一般,渐渐地那些血流成一条小河从冯景天的面前流过。
      
      他猛地站起身,四周都是杂草,那条河很快就变成了树林,他盲目地在树林中走啊走,忽然脚边什么东西绊了他。
      
      他勉强站稳脚,低头一看,是罗仞。
      
      他蹲下身,看着浑身鲜血的罗仞,眼睛忽然就模糊了,当年撕心裂肺的痛楚又一次席卷了全身,“师兄,师兄!”
      
      “杀了他!”
      
      “杀了他,你就可以堂堂正正在红缨派留下来!”
      
      “杀了他!”
      
      “不,不可以,不!师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五一假期更新可能不稳定,
    我要去村里呆两天,网不好
    希望各位小可爱能够谅解
    比心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