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被人围了

      江州,三江堂
      
      燕厉达手拿信封疾步向内院赶去,步履匆忙,看起来像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正走到院中小径欲拐弯,一个身影猛地撞进他怀里,燕厉达想都没想伸手就拉住了她。
      
      隋澜腰上一紧,便看到燕厉达接住她,也来不及说什么腻歪的话,直接将信封拍在他胸口。
      
      “九荒和迟瑶把人跟丢了。”
      
      燕厉达连忙打开信封,“你也看看,你的封师弟把容丞弄没了!”
      
      闻言隋澜心中也是一惊,封平一向做事稳重,这次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人弄丢。
      
      况且这个人跟燕尘还有仇。
      
      夫妻俩心中都涌上了很不好的预感,他们的闺女此行怕是顺利不了。
      
      ====
      
      海上的波浪一波接着一波,不知是不是因为天气不好,船簸得越来越来厉害。
      
      罗仞摇摇晃晃醒过来时,正是东风阁的人拿着水米进来分饭的时候,他蹭着船板躲进角落,他可不想再与那湖海帮的什么老大再有什么交谈。
      
      帮着这种人离开,还不如帮着东风阁安全些。
      
      都是一样的小人,看看人家东风阁,大大方方说我要抢劫,再看看这些人,非要给自己的行动冠上什么惩恶扬善的名声!
      
      假不假!
      
      这时一个身影来到他身边,不经意地递给他一碗水米,手在他手腕稍稍停顿了一下,罗仞皱了皱眉,见那人没什么反应,便只当自己多心。
      
      分发过后那几个人便要走,全程没有一句话,罗仞模糊地看到他们几个在门口停下,复而向他的方向看了一眼才离开。
      
      罗仞心中忽然有点不好的预感,那个刚刚探过他手腕的人,不会是在偷偷诊他的脉吧。
      
      如果是那样,他就自身难保了。
      
      可怕什么来什么,他刚喝了一口水,门忽然被推得大开,光顺着船板闪着水光让他睁不开眼。
      
      紧接着,他就被两个人拉走了,仍旧是一声不吭。
      
      罗仞心道不好,这整个船还在海上,他就是功法再厉害,也不能瞬间让船靠岸不是?
      
      而且这船到底是往哪儿开的,他也不知道啊。
      
      “阁主。”
      
      不知道是不是罗仞的错觉,他觉得面前有个人好像吸了半口凉气,生生忍住了什么。
      
      难道有什么人认出他了?
      
      “带到上面船舱关起来。”还是那个沙哑撕裂的声音,罗仞听着实在难受。
      
      白日里的船舱映着海水上的光,各种反射的光片让他不得不闭上眼。
      
      刚刚的船舱压根就没有窗户,从没光的地方忽然到强光,罗仞的眼睛真的有点受不住。
      
      “你眼睛有问题?”
      
      是刚刚阁主的声音,罗仞被他们拉到一张床榻上,便纷纷走了出去。
      
      听着房间的声音,怕是只剩他们两人了。
      
      “瞎了。”
      
      罗仞秉着多言多错的原则能少说一个字是一个字。
      
      “有多久了。”
      
      “很久了。”
      
      阁主的声音消失了,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忽然他叹了口气,将面具摘了下来。
      
      罗仞没忍住看了他一眼,轮廓——有些眼熟,却说不上来。
      
      “为何七里香对你没用。”
      
      “我会闭气。”
      
      罗仞听到了两声粗粗的冷笑,“坐船是要去哪儿?”
      
      “清潭岛。”现在清潭岛也算是与中原有些联系,说出来应该不会被怀疑。
      
      “可这船,现在是去扬州。”
      
      罗仞没听懂阁主的意思,难不成他是想半路把他扔下海?
      
      见罗仞不说话,阁主也冷着,两人就这么对坐着,直到船靠了岸。
      
      从江州到扬州陆路隔着一整个青州,但海上却路程极近,短则两日,长则四日,可罗仞万万没想到,东风阁居然如此着急。
      
      仅仅一日多,便到了扬州,海上那些颠簸,怕不是天气不好,而是舵手在下面拼了命地摇。
      
      “来人,”房间的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下属,“把这位先生请到驻地,莫要苛待。”
      
      临走时,有人将罗仞手上的绳子松开了,隐隐地他听到身后阁主与部下的对话。
      
      “军中人可到了?”
      
      “他们说还有一日,咱们得在这儿再等一日。”
      
      “行,吩咐弟兄们辛苦辛苦等他们一日。这么多的饷银,得顺顺利利送到将士手里。”
      
      “是,阁主。”
      
      罗仞心中不免对这位新的东风阁阁主有了好感,现在的富渊国强军强,也算是太平盛世了。
      
      可边关的将士仍旧在吹风吃土,多些这样的赃银给他们生活,倒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
      
      踩着搭桥,罗仞被带到了一个库房,紧接着四周就响起乐搬运箱子的声音。
      
      “这位兄弟,你们阁主真把这些赃银送到边关?”
      
      这句话换来的是清脆的关门声。
      
      罗仞摇了摇头,真不知道这个东风阁的新阁主,是怎么把众多魔头训成这个样子的,居然半句闲话都不说。
      
      真是木头块子,想必阁主应该也是这个性子。
      
      夜晚来得苍茫,罗仞刚刚放下碗筷,门外的守卫就过来把他的碗给收了。
      
      罗仞整个下午就在听门外到底有几个看守他的人,现在好了,两个都进来了。
      
      抬手就是两记手刀,轻松地将人敲晕了。
      
      趁着无人看守,他连忙跑出了屋,还不忘关上门。
      
      他眼睛不好,夜里更是不清楚,得赶快找一个能藏身的地方,只要躲过明日,他就能再搭上一艘船离开。
      
      但让罗仞没想到的是,他刚刚蹲在仓房的一侧,一声清晰而熟悉的“六师兄”就传到了他耳中。
      
      “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啊!”
      
      “不是六师兄,我就是想告诉你,东西搬得差不多了,你别去惹东风阁的阁主,咱们不知深浅,万一出事,来的师兄弟里没人能救你。”
      
      “仲乐语你什么意思,认定我打不过这个东风阁的阁主?都是相仿的年纪,他能厉害到哪儿去,你莫不是瞧不起我!”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哎!师兄!”仲乐语终是没拦住柴嘉赐。
      
      罗仞听到这两个人的声音时,很是诧异,他微蹙着眉在地上摸了一把灰扬在脸上,让他原本被头发遮着就看不大清楚的脸,更加明暗难辨。
      
      阁主坐在房中的躺椅上,手指间摩挲着一块小铃铛,晃荡时会发出的声音有些哑,却能够感觉到它崭新时,声音很清脆。
      
      “不好了阁主,咱们——咱们被被人围了。”
      
      阁主闻言噌地站起身,“什么?东西呢?”
      
      “已经,全被搬走了。”
      
      “你们——”,阁主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表情,在房中来回踱步,“算了,他们多少人?哪门哪派!”
      
      “约摸近百,是——”
      
      “说!”
      
      “是蜀山红缨派。”
      
      东风阁中早有流言,说阁主与红缨派有旧仇,不管什么事,但凡染上一点红缨派,基本上一根子打死,不论是非。
      
      果然,阁主听到红缨派三个字的时候,不大的眼睛里冒着火,拿上佩剑就走出了屋。
      
      可让阁主没想到的是,他刚一开门,门前就站着柴嘉赐,还有很多身着腊梅纹白衣的红缨派弟子。
      
      “呵,东风阁抢了朝廷的官银,朝廷找不到人,但我们能,怎么样,阁主大人,有没有觉得脸被打得很疼?”
      
      阁主看着柴嘉赐的嘴脸,左眼习惯性地眨了一下,眼神里透出的神色让人很难说清。
      
      明明东风阁与红缨派的渊源,不管怎么说也轮不上恨柴嘉赐,可不知为何,很多下属在阁主的眼中,都看到了一丝恨意。
      
      “废话少说!动手吧。”
      
      阁主拔出自己的佩剑,在夜间火光的反射下,柴嘉赐竟有一丝熟悉的错觉。
      
      许是一瞬间的差异,柴嘉赐拔剑的手慢了,阁主迎头一刺,划破了他的下巴。
      
      柴嘉赐闪身后躲,退开了阁主的攻击范围,立刻将剑拔了出来,扔掉剑鞘,脚蹬地,从上头一剑挥出。
      
      阁主嘴脸扬起一点笑意,这一招柴嘉赐一直引以为傲,说世间无人能破,不然就是窥破了他的心思。
      
      但有些人,真的就窥破了他的心思。
      
      阁主不接这招,脚底一阵风扫过,立马反身站在柴嘉赐的左侧,柴嘉赐没想到他会看破自己的落处,慌乱间踢翻了火堆,后退数步。
      
      柴嘉赐咬紧牙关,话都说出去了,今日若不赢,他哪里有面子!
      
      他扬手将剑扔给了站在一边的红缨派弟子,阁主微眯双眼,顾不上去思考他要整什么幺蛾子,一剑又刺了过去。
      
      柴嘉赐没有躲,双手抱球状,徒手伸向阁主的剑,阁主微微皱眉。
      
      忽然,阁主手上的剑抽不回来了,甚至难以向前,一股子结实的抓力扒着他的剑,连松手都不行。
      
      柴嘉赐后撤一步将阁主使劲往前拉,阁主自知脚下不稳,连忙将内力送进双腿,防止柴嘉赐猛力一甩,将他甩出去。
      
      见阁主学聪明,柴嘉赐转而换招,双手用力挤压,那柄剑就变了形,成了月牙。
      
      阁主眼中一惊,他原本以为这柴嘉赐不知从哪里越来的怪异功法,现在看来,是玉衡魄灵掌。
      
      因为他清楚地感觉到,胸口似是被另外一股内力侵袭,与自己的内力在身体中开始了斗争。
      
      阁主连忙扔掉佩剑,使劲全身内力翻身缩进两人的距离,一掌打在柴嘉赐的锁骨。
      
      这一掌来得突然,柴嘉赐原本想要躲,却发现是自己将东风阁的阁主逼进角落,现下竟然是给自己挖了坑。
      
      阁主打出一掌,自己也伤得不轻,后撤十几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柴嘉赐撞在身后的墙上,锁骨处钻心的疼让他半点声音发不出。
      
      他眼神不经意地瞥向身边的同门,他们交头接耳的样子,绝对是在嘲笑他!
      
      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柴嘉赐站了起来,凝聚了内力,趁着部下围着阁主的时候,猛地窜了过去。
      
      在阁主来不及转身之际,一掌打在他的后心。
      
      打中的同时,一股来自自己丹田处的血气直攻心脉,柴嘉赐心里冒出一个念头,他怕是要完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