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路遇寻仇

      青州的郊外有一条长长的河,夕阳洒在上面好似镀了一层金光闪闪外壳,往来经过的人身上都泛着暖黄色的光。
      
      燕尘背着包袱手牵马,身后跟着一路与她说笑的陆波,看起来两个人一天的相处很是融洽。
      
      燕尘不晓得为什么,她觉得眼前这个陆波似乎并不像爹娘说的那样。
      
      他说话风趣,一路上都笑嘻嘻的。若是遇见了难走的路,他还会帮自己牵马,算是个很好的赶路同伴。
      
      “陆大哥你等我一下,我去河边打点水。”燕尘从包袱里拿出水袋便向湖边跑,身后的陆波快走几步拉住她的马,也往河边走过去。
      
      “这前面若想进城还得小半天的时间,咱们今晚就在这儿露宿吧。”陆波在树上拴住了马。
      
      正在打水的燕尘手上一顿,明明还有一个时辰就能进城,为何他忽然停下来说要露宿,难不成当真对我图谋不轨?
      
      “啊?还有那么远啊!”燕尘故作茫然地坐在了地上。
      
      陆波走过来抢走她手里的水袋仰头就喝,还顺手把自己的包袱扔在她身上,“垫在地上再坐,小小姑娘也不怕凉!我去拾枯枝。”
      
      看着他起身往后面走的样子,燕尘挠了挠头,这个人未免也太相信她了。她拿起包袱垫在屁股下面,刚坐上就被里面什么硬硬的东西戳了屁股。
      
      一下子站起来,眼神复杂地看着包袱,“这个陆波不会暗算我吧,把包袱给我是为了试探我,然后在包袱里装了什么毒药,我一碰必死无疑那种?”
      
      “可是——他一掌就能拍死我,难道不多此一举吗?怪了怪了,怎么最近一直都遇见奇怪的男人!”
      
      燕尘气急败坏抬脚就踹,包袱被她这么一颠,开了,里面一本深蓝色的拜帖露出了一角。
      
      “我去,这么容易的吗?”燕尘连忙向陆波离开的方向看去,很好,他没回来。
      
      正欲出手拿过来,“若是我来不及跑,或者被他抓回来怎么办?那岂不是真的死路一条了?”
      
      “那到底要用什么办法,才能把他留在这儿,没功夫追我呢?”
      
      燕尘蹲在包袱边上苦思冥想,好看的眉毛都快拧成结了,而远处的大树后面,陆波专注地盯着她。
      
      眼神中似有似无地流露出些许疑惑,可当燕尘泄气地坐在一边的地上时,他又挑起了嘴角,笑得像个慈祥的老父亲。
      
      燕尘可不知道有人在她身后盯着她,她坐在地上,手指抠着后脑勺,觉得自己好长时间都没动过这个脑子了。
      
      现在忽然想起它还能想出法子的时候,它又不灵了。
      
      你说可气不可气!
      
      真的是愁人啊,这万一哪天她愁白了头发……不行不行,她可还没等到大爷回来呢!
      
      于是燕尘选择先获取信任,她相信自己的脑子只是一时不太灵光,等到什么时候它灵光一现,那什么事情不是水到渠成?
      
      哈哈哈!她真聪明!
      
      可惜大爷不在这儿,不然他一定会夸她一句。不,两句,不对不对,好几句!
      
      陆波可不知道这小丫头心里捣鼓着什么,只是他漫步走回来时,燕尘嘴角上扬的角度,是这一天中,最真实,最甜的。
      
      不知不觉,他站在一边,竟不忍心打扰她。
      
      “哎?陆大哥,你在那儿站着做什么?”燕尘站起身,看到陆波时吓了一跳。
      
      “看你笑得开心,没忍心打扰你。”
      
      燕尘挑了挑眉,这人的话倒是一向好听。
      
      两人架起枯枝用火折子点上火,便在渐渐暗下来的河边歇息了。
      
      燕尘看着远处一点点消失的昏黄,心里忽然特别想念罗仞,“你去扬州有何事要办?”
      
      “什么?”燕尘被这么一问,心中忽然慌了,她可没想过这种问题。
      
      “我问你此去扬州要做什么。”
      
      “嗯——去找人。”
      
      陆波笑了,捡起地上的一根枝丫戳着火堆里的火,“小情人?”
      
      “啊?不是,怎么可能,我才多大,哪来的情人,真的是,陆大哥真会开玩笑,没有没有。”
      
      燕尘连忙用双手拒绝这个问题,脸上的表情嫌弃的不得了。
      
      “紧张什么,我又没问你小情人叫什么。”映着火光的陆波,有种别样的好看。
      
      若是罗仞坐在这儿,周边定然没了颜色。陆波坐在这儿——他能让周边的颜色随着他变。
      
      “我才没紧张,那陆大哥呢,去扬州做什么?”
      
      “我是东风阁的人,回总舵。”
      
      这是第一次陆波告诉她,除了他姓陆以外的事情,燕尘手中拿着的小树枝啪地断了。
      
      “怎么,东风阁名声不好都传到你一个商户女儿耳中了?”
      
      燕尘心虚地低下头,“就——多多少少知道一点。”
      
      “东风阁是个魔窟?除了这个你还知道什么。说来听听。”陆波挑着嘴角,一路来他好像一直都在笑。
      
      “东风阁有三大护法,四楼分部,自几年前换了阁主后,便——”燕尘忽然停了下来,坏了,一个没注意当成汇报情况了……
      
      怎么往回圆——
      
      一个商户之女如何知道这么清楚——完了完了,燕尘你这是自己刨了坑,自己往里跳啊!
      
      “说啊,怎么不往下说了?”陆波拆开腰间的酒壶,悠闲地靠在身后的大树上。
      
      不管了,破罐子破摔,爱咋咋地!
      
      “几年前换了阁主后,整个东风阁便换了风向,四楼楼主换了三个,三大护法鲜少出江湖,整个东风阁似是变了性。”
      
      陆波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深,“继续。”
      
      “范书安,喻岚,陆波,金钱串,除陆波外,均是新阁主亲自任命的楼主。这些年东风阁别的没干,给宗门添堵的事倒是做了不少。”
      
      “说起东风阁你是如数家珍,别人听了去,还以为你才是东风阁的人。”
      
      陆波是在跟我装大尾巴狼吗?笑笑笑,嘴角也不僵!
      
      “怎么会,这都是说书的说的,平时爹娘不让我出门,自然听书知道得多一些。”燕尘觉得自己快要编不下去了,她爹娘可是上杆子让她往外跑呢——
      
      可让燕尘没想到的是,陆波居然没接话,四周静得吓人,燕尘皱了皱眉,她忽然发现好像陆波并没有认真听她说话。
      
      他似乎——在刻意地装作与自己说话的样子。
      
      “还有啊!”燕尘拔高了嗓门,陆波的眼神一下子晃过来,没忍住地笑了笑,“我爹娘可护着我了,听书身后都要跟着好些人,说什么怕我被人掳了去,我这么跑出来——”
      
      “咻”
      
      燕尘耳边一凉,戴在耳垂上的耳坠啪嗒掉在了地上。
      
      她瞬间僵在原地,而陆波的手指间夹住了一枚飞刀,状似柳叶,双面刃,没有手柄。
      
      是木林山庄。
      
      “今日又是哪位英雄赐教啊?”陆波看了看手中的飞刀,笑意不减。
      
      江湖中有两大山庄,木林和萍水,两处尽然都是家财万贯,招揽高手自然不在话下。
      
      平时为江湖客仗义疏财的事情不在少数,故而在武林中也有一些名声。
      
      而木林山庄的幻影刀,更是武林中鲜少有人愿意招惹的一门功夫。
      
      一指长两指宽,状似柳叶,双面刃。
      
      燕尘心中有些凉,她觉得自己怕是要凉凉。
      
      没等燕尘做出逃跑的动作,后面小路上涌出十好几个黑衣人,个个蒙着面,打头的手指间夹着一枚幻影刀,“可是东风阁陆波?”
      
      “是你爷爷我!”陆波笑意突敛,提起地上一条柳枝拿在手里,脚蹬身后树根,整个人腾空就冲着打头人而去。
      
      那人手中的幻影刀也带着周遭的风直冲陆波而去,哪想的陆波竟然不躲,柳条被飞刀一劈而二,他就势松手,化拳为掌,重重打在那人臂窝处。
      
      那人倒在身后的人中,眼神忽然狠辣起来,“等什么,上啊!”
      
      “等一下!”陆波一掌身前,“今日是私仇,还是□□?总得让我知道今日我都因为谁杀了谁。”
      
      他一句话倒是得罪人,在场的就算不是私仇,大概也想打死他。
      
      打头人似乎还留有理智,他站稳身子,“你听好了,我们的雇主是玄玉门祁雯。”
      
      不知道是不是燕尘的错觉,她从陆波一向只有笑意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怨恨还有一种她看不明白的感情。
      
      “嘁,那还费什么话,来啊!”
      
      燕尘直觉四周地上的石子疯狂地晃动,然后腾空而起,个个像是被灌了力量一般,在空中颤抖着,蓄势待发。
      
      黑衣人似乎很是震惊,或许这与他们的情报有些距离,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不管怎么样都要上不是?
      
      几人相视一眼,立刻从腰间抽出了刀。
      
      燕尘连忙躲到树后,“软刀?这,这到底是个什么组织啊,怎么从没见过?”
      
      对于竟然有自己不知道的江湖门派,燕尘很是惊奇,她心里忽然开始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
      
      嗯——
      
      这若是个什么新兴的帮派,说不定还能算竹雅堂的独家消息呢!
      
      可这些人看起来很厉害,万一给陆波添乱——
      
      那不正好?这样她就能把拜帖拿到手了,她就可以回家了!
      
      哼哼,陆波,本姑娘也给你上上眼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迟 瑶:孟九荒!你居然把人跟丢了!
    孟九荒:师姐,我被雨淋发烧,都晕过去了,你怎么不说你一觉睡到大中午。
    迟 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