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兴师问罪(一)

      燕尘一把将人推开,偌大的院子中,忽然一拥而上十几个家丁。
      
      都是平时与她有说有笑的熟人,燕尘看到他们心中忽然很气愤。
      
      “爹爹平时待你们不好吗?你们——”燕尘有一口气压在胸口,怎么都上不来,憋得她脸都红了。
      
      “都站着干什么,把人给我抓起来!”陈莺柳眉一竖,万分的狠辣之气就露了出来。
      
      这女人平时的戏,可真好啊。
      
      家丁上前将燕尘架起来,说是三江堂的家丁,其实都是一群走南闯北的镖师,个个壮得跟头牛一样。
      
      燕尘被他们一架,整个人脚都离了地。
      
      陈莺见燕尘居然半点反抗都没有,心下不禁冷笑,所以啊他们一家人仗义仁侠有何用?还不是会被这些人背叛,然后让他们变成一把利刃,插在自己胸口。
      
      她走近,看着燕尘那张有点婴儿肥的脸,怎么说呢,这丫头的长相还真是随了娘,若是再给她个几年,说不定还真能迷倒一些少不更事的少年呢。
      
      “叔贤总说你这双眼睛好看,可我看着,也就那样。连我半点不如,也就这小脸蛋还嫩着。”
      
      燕尘被她捏着脸,说话有些不清楚,“就是比你年轻怎样,等哪天你老得看不到眼睛了,我还是比你好看,怎样?”
      
      “你找死!”
      
      陈莺掐她脸的手猛地收紧,两颊颧骨生疼,重要的是这个女人每日擦那么多胭脂,实在让她觉得鼻子痒。
      
      这一痒没关系,喷嚏转瞬就找上来,“阿嚏!”
      
      于是燕尘成功地把一小团鼻涕喷在了这个女人手上,嗯,怎么说呢,舒服!
      
      “哈哈哈,你个贱人,那么喜欢柳叔贤你就嫁给他啊,你看柳伯伯会应下你,嗯!你看着吧!哈哈哈——”
      
      自从被这对狗男女扔下悬崖,燕尘就对这两个人有了很新的认识,戳痛处戳得不能再准了。
      
      只见陈莺从家丁身上抽出一把刀,一双柳叶眉都快要拧在一起了,眼神中的恨意往天上都不够冲的。
      
      “就你家世好,就你爹娘疼你,就你配被人爱!好,燕尘,我今日就让你看看被人疼是什么下场!你选吧,左边脸还是右边脸?嗯?”
      
      燕尘看着陈莺手中的刀逼近了自己的左脸,“嗬,陈莺你与我学的吗?我记得那个时候你跟柳叔贤坐在一起吃饭,我就是这样问你的吧。不过当时不是刀横在你颈间,而是一坨饭卡在口中是吧。可你连杀人的新意都没有,嗬!真可怜。”
      
      陈莺被逼急了,手往回一收就要向燕尘脸上划。
      
      燕尘一直蓄力的手掌,在家丁手中轻松抽出来,没留一点余地的打在她胸口。
      
      陈莺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步,胸口被燕尘狠狠地打了一掌,瞬间就飞出三步远,撞在长廊的台阶上滚下来,紧接着一口血喷了出来。
      
      “你——”
      
      四周家丁一脸惊讶地看着燕尘,大小姐何时这般厉害了。
      
      燕尘捡起地上的刀走到陈莺面前,“陈莺,你在这世上做的最不该的事情,不是勾引柳叔贤,也不是坑害我,而是你居然在我爹娘、你师父这种境况下背叛三江堂。今日我就要你知道,背叛的下场!”
      
      燕尘毫不犹豫地将刀横在她的脖子上,“不要,燕尘,不要,你可是我的师妹,你杀了我可交代不了!你别!你别——”
      
      “杀了你我不好交代?好,那就毁容吧。”
      
      “啊!!”
      
      随着一声惨叫,燕尘的脸上溅到了三滴血,带着温热的气息,甚至还有点陈莺身上的胭脂味。
      
      她嫌弃地闭上眼睛,将血滴擦掉,扔了刀。
      
      “你们听清楚,三江堂往后若是能保住,你们还都能活命,若是保不住,我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杀不了你们,也要你们余生听到我的名字,就心惊胆战。”
      
      燕尘这话不是说着玩的,她一双稚嫩的眼睛环视着在场所有的家丁,把他们一个个的相貌,都刻在了心里。
      
      陈莺大概是接受不了自己毁容的事实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莺儿!”
      
      这时,长廊另外一端,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那人紧张地跑来,一把将陈莺抱在怀里,“莺儿,莺儿,你看看我,莺儿!”
      
      燕尘的心里堵得慌,这个人她究竟为什么喜欢来着?
      
      “燕尘!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居然连你师姐都不放过!”
      
      听到柳叔贤开始数落她,她心里居然丝毫波澜都没有,转身就要回屋,“你站住!”
      
      “她没死。”燕尘真的半句话都不想同他说。
      
      “苍翼门来吊唁,你既然回来了,就去解释一下。”
      
      燕尘闻言皱了皱眉,这个柳叔贤居然会来传这种话,他不计较陈莺的事了?
      
      “嗯?”
      
      柳叔贤将陈莺抱起来,用只有燕尘才能听到的声音道,“随你,反正你也蹦跶不了多少时日了。”
      
      燕尘一把抓住他的前襟,“你说什么?”
      
      柳叔贤冷笑一声,白了她一眼,“你都听见了,何必还来问?”
      
      “你!”燕尘扬起手便要打人,却被人拉住了手。
      
      “大小姐,分舵的舵主还有苍翼门来的各位武林前辈都等着你呢。”燕尘抬头,是刘双。
      
      她松开了柳叔贤的衣服,猛眨了几下眼睛,“叔,让前辈们稍等,我这就来。”说完往屋里去。
      
      刘双瞥了眼抱着陈莺的柳叔贤,“柳少爷真是演得一手好戏。”
      
      “过奖。”柳叔贤颠了一下怀中的陈莺,便向着隔壁院去了。
      
      ====
      
      武林四门剑宗,数苍翼门创派时间最短,可也数苍翼门的弟子最为通情达理,看事通透,从掌门到门下的众多弟子,几乎无一在江湖上不是名誉一方。
      
      而此次奉师命前来与三江堂吊唁的,便是这苍翼门的大师兄,百里沧。
      
      百里沧为人稳重,在苍翼门中也算是中流砥柱,门中传言,他一定是下一代掌门。
      
      “师兄,师弟们下去问过了,这个三江堂的大小姐没有死,昨日刚刚回来。”
      
      米丰排行老三,这些年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与百里沧一起,所以两人一直被武林齐称为苍翼双雄。
      
      百里沧带着一众师兄弟在正厅等候良久,一直不见人出来接待,倒是底下这些丫鬟纷纷探出头张望,也不知是为什么。
      
      “家中突逢此变故,定然会有些人心不稳,先等等看,不急。”
      
      百里沧拿起桌边丫鬟送上来的茶杯,轻轻吹开上面的茶叶,抿了一口,那低眉间微微上翘的睫毛似是一把蒲扇,在茶盏间呼扇着。
      
      江湖中曾有这样一句传言,“问世间好情郎该是何样,红缨掌门,苍翼百里,木林少主,皆不如四月樱花下的远山少东家。”
      
      这话中的四位男儿郎,便是武林中许多女儿家的梦中情人,苍翼门的大师兄百里沧便是其中之一。
      
      他一双狭长的眼睛好似两条平行线,带着少女的情丝,不露声色的拐进了三千发丝,从此姑娘家惊艳,误了终身。
      
      而最让女儿家心动的是,不同于其他三位的婚嫁情况,百里沧至今未婚。
      
      大概算是武林中最后一位,得以遐想的如意郎君。
      
      坐在百里沧身边的米丰明显性格更急一些,他时不时地掀开衣服的前摆,眼神在四下流转,像是要将这三江堂看清楚不可。
      
      好在没多大一会儿,一群人跟在容丞的身后走进了正厅,个个面容肃穆,像是来兴师问罪。
      
      百里沧见人进来,便起了身,同在一个武林,竹雅堂曲水分舵的舵主,他还是见过面的。
      
      容丞见到百里沧露出了笑容,就是那种职业假笑,“百里兄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百里沧笑着回了礼,却并未说话。
      
      米丰见他这个样子,忙走上前拉走了容丞的注意力,“我师兄刚来了一阵子,见没人来接待,心中自是不快,若是怠慢了阁下,还请勿要见怪。”
      
      容丞摆摆手在百里沧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不碍事。不过这燕家的丫头终究是心性差了些,我燕老弟夫妇都病倒了,留她一个小娃娃,总还是会有一些怠慢,苍翼门的师兄弟见了,莫要怪罪。”
      
      一句话把三江堂和曲水分舵拉在了一起,可看样今日来找茬的,应该不是苍翼门吧。
      
      百里沧看着容丞那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心里隐隐地有些奇怪。
      
      按理说竹雅堂一直都管理严格,像容丞现在这样,明目张胆地将自己的人手带进分支的属地,未免有些不合礼数吧。
      
      拦住还要说话的米丰,百里沧将自己身后的师弟们尽数遣出了正厅。
      
      米丰虽然不解,但并未说话,百里一直有自己的主意,听他的准没错。
      
      就在容丞不知百里沧何意正要问时,燕尘从后院走了进来。她看到厅中曲水分舵的众人,心中一凉,今日怕是要出事。
      
      “家父病中,无以起身与前辈们见面,还望见谅。小女燕尘替父亲与各位赔罪了。”
      
      燕尘的话故意放得低沉,让人听了觉得心中沉重。
      
      百里沧闻言站了起来,“虽奇怪于姑娘经历,但性命无虞便是好事,我苍翼门今日来,本是吊唁,如今见姑娘安好,便没什么再在这儿的理由了,告辞。”
      
      他拱手一鞠,看都没看燕尘一眼,转身就要走,却被曲水分舵的人在正厅门口拦了下来。
      
      他微微皱眉,转过身,“这是何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伙收藏再浪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