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男人美就够了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美人儿

      燕尘从前以为,这个家无论怎样都有她爹娘在,她只需要做做任务,在偌大的江湖中随意走走,便能一生无忧。
      
      可现如今,爹娘就在眼前,她的靠山倒了,不,不是倒了,只是暂时歇了歇,会没事的。
      
      可爹半生经历的事情不少,就算再在乎她这个闺女,也不会忽然病倒,这其中定有蹊跷。
      
      她深呼吸压下胸中种种苦涩,举着烛台到了爹爹的书案前面。
      
      “刘双叔叔说不像是病了,那定是被人下了毒,不过看样子,应该不是什么烈性毒药。既然爹有时间将师兄遣出去,定也会留下什么信息。”
      
      燕尘趴在书案四处翻找,打开书架下面的抽屉时,眉间忽然皱起来。
      
      抽屉里原本摆放整齐的闲书,现如今都被打开了,随意地散在其中。
      
      这抽屉里的书,原本就是她被爹爹逼着念书时,为自己放着解闷的东西,整个家里不会有谁比她清楚。
      
      “来找东西,翻完了还整齐的摆回原位,这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怕被人发现,至少现在是这样的。可这人到底在找什么呢?”
      
      燕尘靠着书案坐下来,这个小偷都没找到,那爹一定把东西放在一个不被人察觉的地方。
      
      会是哪儿呢?
      
      ·
      “尘尘!你看你,捉个迷藏非得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以后不管是藏人还是藏东西,你定要找一个干净又显眼的地方。”
      
      “显眼?爹爹莫不是被我气得晕了?显眼怎么叫藏呢。”
      
      “越显眼越被人时常看见,越不会被人注意,可明白?”
      ·
      
      “显眼,家中最显眼最干净的地方是——”
      
      没等燕尘想起来,屋侧的窗户忽然被推开,惊得燕尘连忙缩进书案下面。
      
      这么晚了,谁来这里做什么?
      
      只见一双黑色短靴从窗外跳进来,微曲着膝盖,走一步四下瞧一步。
      
      看鞋子的大小,这是个女人,什么人大晚上来看爹娘?
      
      哦!是陈莺!
      
      想到这儿,燕尘几乎是本能地从书案下面跳出来,使出全力打出一掌。
      
      刚从窗户中跳进来,迟瑶正四下探查歹人是否还在,就发现身侧好一阵狠辣的掌风向她袭来。
      
      她来不及看清便出掌迎上,另一只手中的长剑,顷刻间便从剑鞘中滑了出来。
      
      哪想,这一掌竟然没接住,整个人撞在了房中的顶梁柱上。
      
      一股真气顶得她整条胳膊都麻了,心中不禁疑惑,难不成撞上厉害角色了?
      
      这一抬头,借着窗外的一点月光,迟瑶以为自己见到鬼了。
      
      “师妹?不是,你这没到日子怎么就出来了,那些个小鬼儿没欺负你吧。看看阴阳两隔的,师姐也帮不上什么!哎呦,你说这可怎么好,别一会爹娘没看舒心,就被拉走了!我的好师妹——哎呦——”
      
      燕尘先是意外地看了看自己的掌心,这一掌的感觉好奇妙,就像借着别人的力量打出去的。
      
      复而听到迟瑶的声音,她连忙回过神来,根本就不是陈莺,是她的大师姐迟瑶。
      
      听着迟瑶口中那些小鬼儿的言论,燕尘实在是笑不出来。
      
      她伸手捂住了迟瑶叨叨个不停的嘴,“师姐,我没死,你能不能看清楚了再说,你见过鬼有影子的吗?”
      
      迟瑶低头一瞧,月色下的燕尘真的有影子,一蹦三尺高,“天啊,诈尸了,诈尸了!”
      
      她从前与大师姐玩得那样好,还总是觉得门中其他师兄弟过于刻板,只她有意思。
      
      现在看看,那些说大师姐脑子有坑的言论未必不对。
      
      “师姐!柳叔贤那是恶人先告状,我没死!你好好看看!”
      
      一看燕尘急了,迟瑶才有了那么点理智,她从地上爬起来,上下打量一番,伸手抓了抓她手腕,“哦,还真是,是师妹小尘尘。不过,你之前都去哪儿了!”
      
      见迟瑶不再说没用的,燕尘便把人拉到桌边坐下,“这些事说来复杂,师姐最近去了哪儿?”
      
      燕尘被这府中气氛吓怕了,她谁都得防着,不然心中不踏实。
      
      “还能去哪儿,师父把我和九荒都遣出去查事情了,我们是听说师父病了,你又要出殡,才紧赶着回来,哪想着一回来人活了。”
      
      看迟瑶那副心有余悸的表情,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心眼,“我爹让你们出去查什么,何时吩咐的?”
      
      似是有些察觉燕尘语气中的不对劲,迟瑶微微皱了皱眉,心中不太好受,但毕竟一起长大,现如今也不是什么好时候,便如实回答。
      
      “叔贤把消息带回来后,很快师父就接到信儿,说分舵的人在路上。随后师父便把我们都派了出去。”
      
      “查何事?”
      
      “前九洲堂香主亡故之事。”
      
      “可有查出什么?”
      
      迟瑶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两人沉默着对坐良久,忽然燕尘笑了下,拉过迟瑶的手放在自己手中,眼神中不乏歉意地问道,“师姐此次出去可有带回什么好玩意儿?”
      
      迟瑶眼神一滞,复而忍不住地扬起嘴角,这小丫头心里还是有我的。
      
      “那还用说?本来打算给你烧过去的,幸好九荒让我先回来,不然你还真收不到了。”
      
      看着低头在身上找东西的迟瑶,燕尘才有了一点回家的感觉,这才对嘛。
      
      “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居然还怀疑起你师姐来了!真的是——唉,算了,跟你计较显得我小气。”迟瑶把一串手链递过去,好像原谅了一件好大的事。
      
      一条紫色珠子的手链,在烛火下颇闪亮。
      
      燕尘伸手接过来,连忙双手抱拳一副认了错的样子,“多谢师姐不杀之恩。”
      
      两人立马笑作一团,笑着笑着迟瑶忽然顿住,引得燕尘一抬头撞上了她的额头。
      
      “哎呦!怎么了?”
      
      迟瑶拉着燕尘的手上下又好一顿打量,“不对啊,刚刚你那一掌可不是说着玩的,你何时功法如此厉害了。”
      
      燕尘被这么一问,也被问住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大爷传给我的功法?不应该呀,那云丝诀明明是轻功啊。”
      
      见她自己嘀嘀咕咕,迟瑶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小尘尘,偷学别家功法在武林中可是大忌,你就算是师父的女儿也万不能随便闹出这种事。”
      
      “哎呀,师姐,这事我清楚,但这功夫哪来的我也说不清,这期间只有大爷教了我一门轻功,可这也只是轻功不是吗?”
      
      燕尘抬起手凝聚真气在空中轻轻一挥,哪想门帘霎时间就被推得大开,两人面面相觑,这功夫——也未免太厉害了吧。
      
      为了验证一下不是帘子太轻,迟瑶抬起手也挥出一掌,门帘纹丝不动,“小尘尘,等师父清醒,你得好好解释一下了。”
      
      燕尘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手,这,真的是大爷传给自己的功法?
      
      当时大爷说,这功法是玄玉门的,可她怎么从未见过玄玉门的前辈们用过呢?
      
      “师姐,你可知道玄玉门有一种功夫叫天霄云丝诀?”
      
      迟瑶皱眉仔细思索了一下,“别说玄玉门,就是全武林我也不知道有这门功夫。”
      
      “当真?”
      
      “骗你干嘛?”
      
      燕尘更加迷糊了,按说大爷没理由骗她,那这门功夫——
      
      “不过你说的大爷是谁啊?”迟瑶走到床榻边看了看师父和师娘,看两人气息平稳,倒也不像有大事的样子。
      
      燕尘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大美人儿。”
      
      “啊?”
      
      “嗯,等你见了,你就知道我的话什么意思了。”
      
      看着燕尘那副超级骄傲的样子,迟瑶嫌弃地白了她一眼,“不过,你居然告诉了他你是三江堂香主的女儿?”
      
      “对啊,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哎呀,这其中的事情太长,说起来费劲,等师兄到了我一起说。”
      
      迟瑶点了点头,倒也没那么好奇,“真不知道九荒说的歹人是谁,还让我回来小心,嘁。”
      
      燕尘闻言连忙抓住迟瑶,“师兄说的什么?你原话告诉我。”
      
      见她这么着急,又事关师门迟瑶便想了一下,全须全尾地道,“你回去后,万要小心,特别是分舵的那些人,若是察觉出不对劲,千万不要在家中住下,等我一起。”
      
      分舵的人?那个容伯伯看起来好似一副好人的样子,但总是给人怪怪的感觉。
      
      迟瑶就在这时,张大嘴打了好大一个哈欠,想来这一路赶回来,也是很累了,“师姐,别的屋我也不放心,咱俩就在这儿凑合一晚上吧。”
      
      迟瑶点点头,没两下就倒在桌子上睡着了。
      
      ====
      
      “咚咚咚”
      
      三阵敲门声,将快天亮时才睡着的燕尘吵了起来,“谁啊。”
      
      没有丫鬟送餐食,也一定不会有人伺候梳洗,能是谁呢?
      
      “小姐,奴婢来伺候小姐梳洗。”
      
      迟瑶朦朦胧胧地直起腰,坐着睡了一晚上,浑身都不灵便,“怎么了,你倒是开门啊。”
      
      燕尘心下觉得不对劲,“师姐,你先到后院避一避,这儿没人知道你回来,说不定你还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帮我呢。”
      
      迟瑶满脸写着麻烦,推开窗户便跳了出去,刚站定,就被人禁锢了手脚,捂住了嘴。
      
      燕尘见人出去,便打开了门,“我不需要,你走吧。”
      
      那奴婢一看就是被别人逼着来的,见燕尘不需要连忙又上前一步,感情迫切地送上早点,“那小姐,这还有早膳。”
      
      吃食?真当我好欺负!
      
      “让我吃也行,把陈莺给我叫来。”
      
      话音没落,院子长廊处便传来一阵笑声,“哎呦,师妹这是怎么了,大早上的就开始念叨师姐了吗?”
      
      不同于昨日的心虚,今日的陈莺看起来中气十足,走得每一步都好像格外地有底气。
      
      燕尘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但面子上不能输,尤其是在她面前。
      
      “嗬,师姐?你配吗?我问你,这早点什么意思,想毒死我啊?”
      
      陈莺状似惊讶地掩住了嘴,还翘着兰花指,燕尘看了真想上前,把她小指给掰折了才好。
      
      “这什么话,”她走上前,贴着燕尘的耳边,用格外嘚瑟的语气一字一句道,“杀你还用得着下毒吗?”
      
      “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