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乱终弃反派师尊后

作者:秦灵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眼尾蝴蝶的由来

      当天下午,曲黛黛就搬进了清风阁。她本来就是孑然一身,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带进清风阁的只有一个小小的包袱。
      
      跟着她进清风阁的还有林嬷嬷。
      
      曲黛黛知道,她定是得了花九箫的示意,前来监视她。
      
      入了清风阁后,虞青凰让她自己选一个喜欢的房间。曲黛黛走了一圈,选了个朝南的屋子。
      
      虞青凰命捧月替她将东西都添置齐全。
      
      捧月抱着一床被褥踹开门,将被子丢在地上,横眉竖眼地说道:“别以为你进了清风阁,就能和小姐平起平坐,我告诉你,你在谷主那里,连根草都不是,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捧月是虞青凰带进蝴蝶谷的丫头,这些年来,她一直伺候着虞青凰,亲眼见花九箫把虞青凰当做掌中至宝捧着,早就把虞青凰当做蝴蝶谷的半个主人。
      
      这五年来,花九箫也只有虞青凰这么一个徒弟。虽然二人并没有打破师徒的界限,但花九箫对虞青凰的纵容和宠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忽然冒出一个曲黛黛,还是花九箫的徒弟,捧月无端地生出一丝危机。
      
      虞青凰本来是蝴蝶谷独一无二的存在,曲黛黛一来,她就不是了。至少,她不再是花九箫唯一的徒弟。
      
      捧月绝不允许有人抢走自家小姐的恩宠。
      
      捧月一番话噼里啪啦砸下来,半分不留情面,换作其他人,早就生气了,偏偏曲黛黛一点都不生气,甚至还笑吟吟地说道:“我知道了。”
      
      她弯身将地上的被褥捡起来,拿手拍了拍被褥上的灰,铺在床上。
      
      她的个头小小的,身体又瘦弱,动作慢得像是随时会断气。
      
      捧月原本做好和她大撕一场的准备,没想到对方不仅不痛不痒,连句反击的话都没有。
      
      捧月一下子泄了气,觉得好没意思。
      
      想一想,曲黛黛这副骨瘦如柴的丑模样,看着都碍眼,又怎么能入谷主的眼。
      
      她是太过杞人忧天了。
      
      想到此处,捧月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曲黛黛将被褥铺好后,累得全身出了一层汗。她趴在床头大口喘着气,静静等待着脑海中的晕眩淡去。
      
      这具身体的体质实在太差了。
      
      即便这些日子她努力地多吃东西,也没能长出一丁点肉出来。
      
      看来她得吃更多的东西,不能吃,也要硬塞下去。
      
      只有努力地长胖,才能有更多的力气,逃出蝴蝶谷。
      
      晚膳是和虞青凰一起吃的,从前虞青凰的晚膳都是和花九箫一起吃的,自从曲黛黛来了之后,她就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和曲黛黛黏在一起。
      
      吃饭的时候,曲黛黛也不管爱不爱吃,只捡营养最高的菜肴吃。
      
      虞青凰坐在一旁,伸着竹筷子帮她夹菜。
      
      忽然,她疑惑地问道:“捧月,怎么今日多了这么多补血益气之物?”
      
      她是名医的后代,从小耳濡目染,只闻着味道,便知道有些菜里放了药物。
      
      捧月道:“这些是谷主命人送给来给黛黛小姐的。”
      
      虞青凰点了点头,赞道:“还是师父想得周到。”
      
      曲黛黛面颊苍白,显然是贫血所致。
      
      虞青凰替她舀了一碗汤,温声道:“黛黛,你今年多大了?家里还有人吗?”
      
      曲黛黛低声道:“我十七了,家中只有我一人。”
      
      虞青凰一怔,眼底透出难以置信之色。十七岁的年纪,应该早就发育了,可她身板平平,个子矮小如女童,怎么看怎么都像只有十二三岁。
      
      想起花九箫所言的“重病”,虞青凰顿时满脸同情,温声道:“黛黛,你别担心,师父他的医术很厉害,定会有办法医治。就算师父没办法,还有我,我带你回小南山,让家中的叔叔伯伯们都给你瞧瞧,小南山虞氏世代行医,经验丰富,总会有办法的。”
      
      曲黛黛内心有一股暖流淌过,小声道:“谢谢你,师姐。”
      
      虞青凰是《天命凰女》的女主,她善良温柔的性格,给她的命运造成了一定的悲剧。这部小说连载的时候,女主的人设一直遭到吐槽,甚至有很多读者批判女主圣母。曲黛黛也不例外。
      
      现在才知道,原来圣母是这么美好的一种品质。
      
      曲黛黛为自己即将利用她的行为,感到一丝愧疚。她将这股愧疚压下去,仰起头来问道:“师姐去过外面的世界吗?我听闻蝴蝶谷的谷口有一道毒障,没有师父的解毒丸,是走不出去的。”
      
      “说起来,我也有五年没有离开过蝴蝶谷了,要想走出毒障,的确要服用解毒丸。”虞青凰长叹一声,她因为身体的缘故,一直待在蝴蝶谷,每年小南山虞氏的人会来看她,但她一次也没回过小南山。
      
      “师姐有解毒丸吗?”
      
      虞青凰摇头:“师父对解毒丸控制得很严格,每用一颗都记录在案。不过也不用担心,有我呢,我去向师父讨,他肯定会给我的。”
      
      果然和原书里的一样,花九箫掌控着解毒丸。曲黛黛低叹一口气,看来想顺利逃出蝴蝶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这具身体虽然百毒不侵,但毒素入体,必定会元气大伤。当初在黑风门内,黛黛对花九箫的鬼蝶并无反应,回到蝴蝶谷后却大病一场,险些丢了自己的命,这就是毒素入体的后遗症。
      
      吃过晚饭,虞青凰给了曲黛黛一盒零食,都是些糕点,她闲来无事,便经常自己做一些糕点。花九箫不爱吃甜的,这些糕点最后大多数都进了捧月的肚子里。
      
      看到虞青凰将糕点给曲黛黛,捧月的眼睛都直了。
      
      曲黛黛捧着这盒糕点喜滋滋地回了屋子。
      
      虞青凰手巧,这些糕点做成了花朵的模样,看起来就很漂亮。
      
      她拈起一块枣泥糕,刚咬下一口,一只手从身后伸出来,揽住她的腰,抱着她,推开窗户,一跃而下,再一个纵起,消失在了月影下。
      
      整个过程不超过五秒,曲黛黛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一丁点声音,人就不在屋子里了。
      
      再次定睛时,已身在一处雕梁画栋的屋子里,那人松开了她,她没站稳,跌坐在地上。眼前有水晶帘晃动,水晶帘后是一袭迤逦的红衣。
      
      曲黛黛深吸一口气,顺势在地上跪好,低声道:“黛黛见过师父。”
      
      “流云,你出去。”花九箫慵懒的嗓音从帘子后方飘了出来。
      
      “是。”沈流云答了一声,拂开幔帐,朝着屋外走去。
      
      “吱呀”一声,是屋门合起的声音,沈流云离开后,屋内一下子静了下来。
      
      静得曲黛黛能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砰、砰、砰,一声又一声,猛烈地撞击着她的胸膛。
      
      她太紧张了。
      
      每次面对花九箫,她的脑海中都不由自主地浮起原书里花九箫剖心的片段。
      
      一阵衣料摩擦的声音传来,是花九箫离开了座椅。曲黛黛抬头,看见珠帘后那一片红影朝着自己移动。
      
      屋内点着八盏琉璃灯,每一盏的灯光都极亮,暖黄的灯光映着水晶帘,折射出一片绚烂的光彩。
      
      花九箫的红衣映在水晶帘后,红得像一团火。他每靠近一步,曲黛黛都感觉到那团火灼烧在了她的心尖。
      
      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耳边传来珠帘晃动的声音,是花九箫抬手拂开了珠帘,他的面容一下子清晰起来,眼尾处那只鲜红色的蝴蝶愈发的妖异。
      
      这只蝴蝶是纹上去的。
      
      花九箫是一名顶尖杀手,但再厉害的杀手,也有失手的时候。花九箫这一辈子只失手过一次,就是出道的那一次。
      
      那年,他十六岁,奉命刺杀浣花阁的阁主,赏金五万两。
      
      花九箫天纵奇才,心高气傲,原以为十拿九稳的事,却在最后一刻出了变故,轻敌的后果是他差点失去一只右眼。
      
      眼睛虽然保住了,眼尾处却留下一道剑伤。伤痕不深,小心处理就不会留疤,但只要再往前一点,这只眼睛就废了。
      
      花九箫自觉愤怒屈辱,便找了天底下最好的纹身师,在伤痕处纹了一只蝴蝶,警示自己。
      
      从那以后,他以蝴蝶作为自己的代号,自名为“蝴蝶/刀客”。
      
      当然,更多人喜欢称他为“蝴蝶美人”。他本就相貌出众,风姿无双,纹了这只蝴蝶后,相貌更是妖冶得勾魂夺魄。
      
      但众人也只是在背后戏谑一番,从来没人敢当着面说,就连曲黛黛在回想着原书里关于花九箫的介绍,也不敢丝毫在面上表露出来。
      
      这个花九箫最是喜怒无常,前一秒还笑吟吟的,下一秒可能就取人首级。
      
      花九箫缓步走到她面前,停下,轻声道:“可知我为何捉你前来?”
      
      “黛黛不知,请师父明示。”曲黛黛伏下身去。
      
      “我好像说过,最厌恶别人玩弄心计。”
      
      曲黛黛的身体不由得僵了一下,花九箫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令她如芒刺在背。
      
      “黛黛没有……”她惶恐地开口。
      
      花九箫忽然蹲了下来,吓了曲黛黛一跳。在曲黛黛惊恐的目光中,他执起曲黛黛的手,纤长的手指在她的手背上轻轻刮了一下:“还说没有,嗯?”
      
      那里是贵妃留下的抓痕,痕迹在药膏的作用下已经淡去了不少。曲黛黛再小心翼翼,也避不过花九箫凌厉的目光。
      
      这是个意外。
      
      却是个致命的意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