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此生若梦,终不过过眼烟花,来去匆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小凤厉南星 ┃ 配角: ┃ 其它:简单相守生死寻梦

一句话简介:梦,是反的……


  总点击数: 725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120,831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何处不相逢
    之 陆厉短篇完结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06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此生若梦

作者:空小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此生若梦

      一晃,十年了……
      曾经手牵手一起吃牛肉面的少年如今长大了,英俊了,五毛钱一碗的牛肉面如今也要五块钱一碗。
      味道,却不变。
      生活的味道,摇摇头,也不会变吗?!
      
      ******
      早上5点,厉南星被隔壁凿墙电钻的声音弄醒。揉揉根本没睡醒的眼,把被子蒙到头上继续睡,直到敲门声震耳欲聋,他才慢慢地睁开眼,踉踉跄跄地走过去开门。
      微笑,惊讶的笑,然后是开心的笑,幽默的笑?还是,狡猾的笑?这是陆小凤看着厉南星一系列难以捉摸的表情。厉南星看着眼前这个四条眉毛的男子,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揉揉眼才看清他的长相,“早啊!”
      
      陆小凤歪头看着他,酒窝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早!”
      啊!明媚的天空中飘着朵朵白云……
      陆小凤永远记得那一次见到他,那人抬眼淡笑的一幕。
      那是天井中清澈的泉眼,细细的河……何况他能找到的能形容厉南星的词语还没有出世。
      
      “我们是新邻居!以后,多多关照!”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老不客气地钻进厉南星的房间。四合院就这点不好,对家看得清楚,以后要掩上门帘才好。厉南星徘徊在自己的思续里,“我叫陆小凤!姓陆的陆,小凤的小,小凤的凤!你呢?”
      
      “厉南星。南方的南,天上星星的星!”
      
      啊!好名字,真是好名字!“南星啊南星!”
      
      终于,找到了……陆小凤欣慰地笑笑,酒窝印在脸上,胡子动了动,一拍他的肩膀,“新邻居啊!走,我请客!!”
      
      厉南星右手支着额头,左手指了指墙上的挂钟,五点半!
      
      虽然早上五点半陆小凤说过的话泼出的水就要兑现,说是请客不能食言,拉着他便出去了。再说了清晨的街道该是多么的寂静无人,沁人心脾啊!这样想着不住笑笑,回头看,厉南星一步一步走,一步一步摇,一会儿快,一会儿慢,嗯?一串问号扔过去,接好!!
      
      “晨练。”
      “噢~”
      
      本来美好的清晨,应该是鸟语花香,四下无人的,却遇到拖拉机出城,嘟嘟啦啦好几十辆,从东街走到西街,往后一瞅,还有二三十辆排排座吃果果地出城去!!陆小凤被噪音折磨地几欲崩溃,高声呼喊“南星!!!!!!”那人抬头看他,挑眉无声问道,怎么?
      
      嘴型成O型喊道:快**点**走!!!!!!!!!!
      
      厉南星摇摇头,继续三步一晃,两步一摇……
      
      噪音啊噪音!忍无可忍……
      南星啊南星!你饿不饿?
      老天啊老天!你在干啥!
      
      良辰美景,清晨霜露。
      乌云密布的“晴空”,忽然间电闪雷鸣。狂风起,海啸至……
      
      拜托!!西伯利亚大婶,好好的一个date,不用这样整我吧!跺脚啊跺脚,烦躁啊烦躁!
      
      “心静自然凉!”厉南星靠在亭子里手上轻轻握着一片竹叶,闭目养神。雨声夹杂着雷电,其实自己出门前就知道一会儿要下雨,嘴角撇了撇,快睡着了……
      
      “喂,南星,南星!”陆小凤搬来石凳坐在他对面抱臂说道,“我听说过一句话,下雨天睡觉,烦恼全抛!”
      
      厉南星慢慢地睁眼看他,“要是白天下雨呢?”
      
      “一样喽!”
      
      “可是我也听人说,白日也会做梦!”
      
      “老人都说,梦是反的!”
      
      ——梦,是反的!
      
      *****
      
      走进牛肉面馆。两人已经一身落汤鸡。陆小凤弹弹发上的水,跺了跺脚,擦了擦脸,呼出一口气,回头一看,厉南星已经坐在临窗的小桌上,陆小凤心道,约会是一定要注意形象的!
      
      厉南星淡淡看向四周,闭眼回忆,“你来过这里?”
      
      陆小凤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哇!!这么矮的凳子啊!这么别扭的凳子啊!我以前是如何如何怎样怎样在这个地方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的啊!天,陆小凤的耐力真是太强大了,心道着呵呵一笑,来过,当然来过。
      
      牛肉面。两碗。
      葱花,肉片。唉,老板娘抠阿抠,肉不多给,好歹多给点面啊!陆小凤看着厉南星静静地出神,轻轻一笑,南星啊,这么多年都不吃肉的吗?心里想着把碗里的肉片都夹到对方碗里,“别跟我客气啊!!”
      
      然后,呼呼啦啦的,一碗面见底。
      
      厉南星看着他吃面,淡淡地笑笑,夹起肉片放在嘴里,轻轻说道,“谢谢!”
      
      ——梦,是回忆!
      
      ******
      
      十年前的雨天。一样的雨天。那只小小的手握在自己手里,陆小凤想都没想拉着他奔过城市的所有街道,气喘吁吁,大口地喘气!忘掉,忘掉,南星,南星,把那些都忘掉……
      
      我们都要快乐!
      
      小南星被他拉着跑,脑子里掏空似的旋转,他只记得姑姑的手拉着自己,他们刚到这个城市,没有目的地,没有出发点,只是在这个城里漫无目的地走!
      
      小南星说他饿了,姑姑说你在这儿站好,我到对面的饼铺去买饼。于是他很听话的点头,很听话地蹲在地上等着姑姑回来……有一个圆脸酒窝的小孩儿在他肩头拍了拍,“喂,你叫什么?”
      
      “南星!南方的南,天上星星的星!”
      
      “以后你是小南星,我是小小凤!”对方轻轻点头。
      
      “姑姑,姑姑!”小南星喊着街对面的姑姑,一转头,一辆卡车冲过来,“啊!!……”
      
      来不及喊出声。带血的烧饼已经滚落自己脚下,没有哭,没有喊,只是默默擦着眼眶。
      
      眼睁睁地看着亲人在自己眼前消失的苦,只有失去过的人才能体会得到。
      
      “南星!南星!”小小凤喊住他,把他的脸从那边扳过来,“闭眼,闭眼,这是梦,是梦!老人说,梦是反的!”
      
      小南星回头记住这句话。小小凤拉着他的手满城地跑,忘掉,忘掉,南星,忘掉那些噩梦……
      
      曾经看过小乌龟的故事,小小凤跟他讲,小乌龟的妈妈走了,他缩在壳里,三天三夜没有出来,熊宝宝在沙滩上看到他,叫他缩头乌龟,其实呢!乌龟只是想好好地做个梦,梦才是反的!
      
      梦,是反的……
      
      还是那个面馆。那个小桌子。外面也是下的大雨,小小凤把肉一块一块夹到他的碗里,然后呼啦呼拉吃光自己的面,那时候,小南星也说过一句,“谢谢!”
      
      小小凤会拉着他的手去爬山,钓鱼……小南星很喜欢垂钓,这个安静到出奇的男孩儿,往往淡得似要消失在风里……
      
      他们逃过学。被小小凤拉着,还被老师打过手心。
      
      ……
      
      那时候他们还是少年。
      
      少年的时光一去不回。
      我们都在作年少时的梦。
      假如,假如,假如……
      假如人生就像一场梦。
      那么人生若梦,梦若人生。
      
      厉南星记忆里,那一年他很开心。因为有人在身边。他不会寂寞。不回孤单。陆小凤会带他去吃面,去玩,只是那时候的他们记忆中的对方不那么深,不那么重……
      
      像这样的对话,小小的四合院里时常发出……
      
      “啊,南星啊!我想吃螃蟹啊!你会不会做?”
      
      “不会。”
      
      “我教你。我们出海的时候都是吃螃蟹,这么大,不对,是这么大……”想了想又说,“该是这么大!对,没错!”
      
      “你比的那个是海龟!!”
      
      “啊,南星啊!我生病了!”
      
      “哪儿病了?我看看!”
      
      “这儿啊”说着捂了捂心口。“心病啊!”
      
      三十六堂的中药摆在面前。陆小凤脑袋上的黑线一团一团的。
      
      “三十六天,一天一包!记住按时!”
      
      “南星啊!我能不能不吃?”
      
      “可以,”对面人脸上乐开了花,“可以分两个月吃。”
      
      陆小凤趴在桌上起不来。我的病啊病是因为你啊啊啊!
      
      “啊,南星啊!我家钥匙丢了啊!我在你这儿睡觉!”说着爬上床,蹭啊蹭啊蹭!
      
      “我今天看你锁在屋里了。”
      
      “啊!南星啊,为什么不和我说?”
      
      “我看到的时候你已经锁在里面了!”
      
      “我怎么进门?”
      
      厉南星闭眼指了指门口的斧子。
      
      继续赖啊赖!“那样多破坏公物啊!我们都是大好青年,不能破坏个人奢侈品!”
      
      于是,夜黑风高,蹭啊蹭,从沙发蹭到床上,蹭进被子,好冷啊!南星,给点被子啊!南星,你怎么这么冷,我来帮你暖暖啊!
      
      ……夏天夏天,知了知了叫!!
      
      “你不是生病吗?”
      “好了!……”
      
      *******
      
      “我记得你很喜欢皱眉!”说着陆小凤上前展开他皱在一起的眉毛,“变成老头了,你还是逃不走!”
      
      厉南星淡淡笑笑,“你不是说梦是反的吗?说不定我明天就梦见我们越来越老了……”
      
      啊!“哈哈,我们会一直这样的啊,我们都会一直一直一直……年轻下去!”说着在他额头上啪唧亲了一下,还抿抿嘴道,“我很肉麻?”
      
      “嗯。”厉南星诚实点头。
      
      “我很啰嗦?”
      
      “还好。”
      
      陆小凤搂住他的腰,贴着自己坐下来,小小的四合院,叽叽喳喳的鸟鸣,咿咿呀呀的耳语。
      
      “我们永远不分开,好不好?”
      
      厉南星侧头看着四合院的一课枣树,“你搬进来的那天早上在墙上订什么?”
      
      啊!陆小凤凑过来靠在他的肩上蹭蹭,“航海图啊!南星啊,身为海军我可以走遍大江南北,坐着船啊,漂阿漂!其实当年我走的时候啊,你不知道我这个小心肝儿,抽抽地痛!我在面馆等了你一下午,其实是5个小时20分钟,但是没等到啊!急得我……”
      
      厉南星默默起身。走几步停下来,“刚才那问题,好!”
      
      ——我们永远也不分开
      ——刚才那问题,好……
      
      ——梦,是甜的!
      
      *******
      
      一年的日子随水中流过,陆小凤接到任务出海。
      一去就是半年。
      
      厉南星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每天早起晨练,每天打开电子邮件。一张一张照片,惊心动魄的巨浪,电闪雷鸣的海空,纷纷扬扬的落雨,竟然没有一张是万里晴空……
      
      厉南星轻轻笑笑。想起那人天天挂在口上的唱词,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果然,最后一张雨后的彩虹从海面上升起……
      
      南星,我不在你身边的日子,照顾好自己!
      
      *******
      
      照例去面馆吃面。
      厉南星放了两个茶碗。自己抿起自己的那份。对面的那份从热到冷,没有动过。
      
      日子一日一日的过去。
      时间一瞬一瞬的消失。
      他记得陆小凤临走时在面馆里,坐在他对面,突然带着牛肉味道的唇贴在自己唇上,细细的允了一番……
      
      末了,他说,“南星,也许十年后你还会忘了陆小凤,但是你忘不掉陆小凤的味道!”说着在他唇上又印了一下,记住这个味道……南星!
      
      尾声
      
      厉南星经过报亭的时候发现正好是12月26日。他笑了笑。回到家后,摘了朵菊花插在桌上。
      
      照例打开邮件。
      照片没有更新过。从2004年开始。
      不过没关系,梦,是反的!
      清晨晨练的日子里没有遇到过暴雨。
      面馆吃面也不觉得小板凳别扭。
      
      厉南星看着墙上的彩虹,默默地笑笑。
      凤凰,我记得的,不论多少个十年,我都记得陆小凤的味道!
      人说,留下的人才是最麻烦的,因为他带着与那人有关的记忆,要是走,也把那些记忆都带走……
      都说梦一场,也不过留下那些记忆,何苦忘怀!
      
      人生一梦,终不过过眼烟花,来去匆匆……
      
      [END]
      ------
      注:2004年12月26 印尼海啸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