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听过那个关于天使金币的古老传说吗……?
内容标签: 恐怖 幻想空间

搜索关键字:主角:戚少商顾惜朝 ┃ 配角: ┃ 其它:魅惑舞蹈赏金猎人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


  总点击数: 665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126,92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逆水寒
    之 戚顾短篇完结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461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圣夜传说

作者:空小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圣夜传说

      公元十五至十七世纪,流传过一种货币,叫做天使金币
      公元二十一世纪,你有没有看见,那个美丽的金色天使
      
      ——引
      
      和着夜间轻盈的指舞,舞者耸肩送步,在幽暗的月色中洒脱,胶着的舞姿滑动着脉搏妄图停跳的冲动,舞者一手拦住女伴拦腰送起,一手在她眼间一划,魅惑到极致的舞姿烧灼着每个观者的心,北爱尔兰的十里长街因为一场盛大的万圣节Party而倍显隆重,傲世,不留遗风……
      
      鬼魅的扮相比比皆是,在幽暗的夜光中闪着熙熙的微光。这露天的一幕尽收眼底,全民沸腾,人人辛勤装扮尽量把自己变化成另外一个人,在自己的身上涂抹邪恶的标志,不肯亵渎罪恶的灵魂。
      
      蜿蜒的车队缓慢地在街角向着展馆耸动,一车跟着一车,一轮滚着一轮,人群被挤散再合拢,挤散再合拢,竟然许久不曾前进一步……只有那金色船车上护着的琉璃灯球里闪动着金黄色,天使金币以其圣洁高贵不亵渎之意被列为赏金猎人4A级系列最高目标。戚少商站在远楼的第45层,窗口点点追记的星光,也被这街上一丝一丝的灯影衬得更加迷离涣散……
      
      他抱着臂看着那长长的灯龙,笑了笑,勾起唇手指轻轻抹了一下鼻翼,细细的搓着下巴,低声对身边人道,“老警长讲讲天使金币的故事吧!”他的声音在幽暗的光中很蛊惑,他回头看着那老到颤巍巍的老人,那人勾着唇角的丝丝冷笑,手指在黑夜中擦然一根雪茄,放在口里狠狠吸食了一口,转而慢慢吐出……病房里即可充斥着一股呛人的烟草味道。那味道有些恶俗。戚少商皱了皱眉,转身走过去夺去他手中的烟卷,俯下身轻轻道,“老先生若还是这样,少商就把主治医师找来,那样,以后我们说话怕就不能面对面了……”
      
      老人借着慢慢熄灭的光在暗中笑笑,无奈如他这般,遇到戚少商真是无可奈何。抽根烟都难,他靠在病床的后背上,“戚警官从英国追到西班牙,到奥地利,到墨尔本,再到这里,究竟多久了?”
      
      “老探长不要取笑在下了,三年了,没有抓到……没有就是没有,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在您面前我也懒得摆着架子……”
      
      老人深深地咳嗽,戚少商忙上去拍了拍他的后背,就听老人说道,“知道上回他见我的时候怎么跟我说的吗?”
      
      戚少商挑挑眉毛,耸肩表示愿闻其详……
      
      “他夺下我的烟,却没有踩灭……”老人斜眼看戚少商,“知道为什么他不踩灭还笑着看着我,那表情好似在说,先生我再给您换一根怎样?嗯——?”
      
      戚少商依旧望天,耸肩表示您继续说……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那盒子里的雪茄全部取出来,放在小桌上排成一组形状,然后就着我抽的那根未灭的火种依次点燃……”
      
      戚少商哈哈笑出来,却突然绷住嘴,抿了抿不敢再出声……
      
      “结果,这家伙害得我在重症病房躺了一个月,手脚被仪器拴着,哪儿都不能去,他烧了我将近万元的雪茄丝,废了我的卷刀,最后惹得这房间的警报器乱响,护士们冲进来,你猜他们说什么……”
      
      戚少商憋不住失笑,故意正经点头说道,“嗯~~~他们肯定是气疯了,然后问,谁点的火!”
      
      “你说顾惜朝怎么答的?”
      
      “惜朝啊,嗯~~~他肯定跺了跺脚,手指轻轻点着左手的手臂道,我……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字?”
      
      “你还真是了解他……”戚少商在心底说了一万声“那是那是”
      
      “然后我就被软禁了,这个小兔崽子,下回不要被我逮到!”戚少商默默地叹气转身走到窗前,“我们这次的计划需要万无一失!”
      
      “你下定决心了?真要逮他?”
      
      “先生还是先讲讲天使金币的故事吧,我还是对这个比较有兴趣!”
      
      “相传古巴比伦王国有种圣闻,出生的王子第一百天会被他们的魔法师施与咒语,永远保卫自己的疆土,永远不离自己的王国……可是西撒国王的第十二个王子爱上了他的哥哥,那时的国度这样的恋情不会被接受,于是他们被一起诅咒,用自身的鲜血洗清罪恶,在万千荆棘中血尽而亡……其实他们只是单纯的相爱并没有做丝毫对不起国家祖宗的事情,就这样被活活虐死,血水流了三日三夜,在白色的软土上烙下一辈子的血痕……”
      
      “然后,古王国开始战乱,征战连年……渐渐地这块软沙地被不同族人的鲜血染红,再染红……借着王子的鲜血葬染着这片疆土,最后,有个魔法师在这片土地上施下咒语,在他们共同渲染的土地上生出一种黄金,叫做天使金,金子被分成七块,拥有他们的人现在早已仙逝,而留下的这最后一块被段造成金币,就是今天我们护送的天使金币……”
      
      “无论是铸造者还是拥有者都保持着纯洁高贵的操守,被黑暗圣经箴言说成是神的诸物,其实就是幸福平安……”老人又顿了一下道,“有时候幸福平安也是一种诅咒……”
      
      ……沉默……静止的沉默……
      
      戚少商不说话。他默默地站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在幽黑的病房里静静回首,“老警长,您累了,早点歇着,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好了,我会保住这天使金币,人……”他顿了一下,“我也给您完好无损地带回来……”
      
      老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在黑夜中轻声叹气,拿出一个手机,打开,那桌面的图片是曾经他教过的警校学员的毕业照片,左上角那个冷冷地笑着,侧着头,垂着手的就是他最欣赏的警员,顾惜朝,他旁边那人笑起来还会带着两个深深的酒窝的就是方才出门的戚少商……老人在黑夜中慢慢阖眼,有些事情很简单,有些事情存在分歧在所难免,少商,把他带回来,他该回家了……
      
      魂灵没有将歇的温度
      迷离中透着欲望
      沉沦
      还是消亡
      没有界限
      永远永远……
      
      舞者依旧在舞车上晃动着轻盈的舞姿,在这个带着浪漫的夜里描绘着一抹孤独和寂寞,戚少商坐在黑色轿车上时刻监视着那护送车的顶端,一时间他仿佛回到了三年前那个酒吧,顾惜朝也是这样的舞步,在埃塞俄比亚女郎热辣的舞姿中尽显那份绝傲,那一瞬间的恍惚,让戚少商措手不及,他定睛看了看台上的舞者,长长舒出一口气,抹了一把脸觉得自己有写魔怔了……那明明不是他,只是个普通不过的舞者而已……
      
      车缓缓地继续开,在长街上越来越轰轰隆隆的音律中躺着这样一首迎接天使的舞曲,飞扬,蛊惑,迷离,淡淡的色彩中轻扬着身后那份真诚……戚少商望着那舞者的身影,竟然一瞬间犹疑,三年前的那人也是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砰然间被一枪贯穿胸膛,在舞台的中央轰然倒下,戚少商听不到身边震耳欲聋的叫喊,他知道自己张着嘴,讲不出一句话,就看着漫着鲜血的胸膛中红色突突地蔓延,然后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在人群中消失……接下来的整整三年,顾惜朝没有死,只是换了一种身份,公然的背叛了警方,成了一名猎人……
      
      这时的天空愈来愈沉闷,淅淅沥沥开始下雨,雨中还夹杂着雷电,让这个本来就是润的南半球更加的闷热,戚少商走下车,绕着拥挤的人群继续往前走,他的使命只有这短短的十里长街而已,只要把金币送到展馆的中心展台上他的任务就算是完成。
      
      雨夜在叫喊中变得嘶哑……雨帘中的舞者变换着姿势,一下一下地晃动,那不真切那张脸,渐渐地埋在昏黄的雨中,戚少商看着看着突然心里一惊……这时的车开到了街头的露天广场上,万人广场形成了一座人力舞台,那人错落的身影,矫健的步伐,渐渐在淡化的雨中分明……
      
      这舞蹈是典型的爵士舞曲,与方才的舞者姿势劲力完全不同,却更加地震撼人心。那人的一前一后,一退一进极尽张力,那雨中细细的轮廓在黑暗中变得更加繁华,人群开始骚动,开始狂热,人们不停地呐喊,为这突然间凭空而出的舞者怦然心动!
      
      戚少商靠近舞台,在人群中印出一条摸不出的长痕,顾惜朝在人群中看着他,脚步一步不停,绕着那琉璃宝盒转圈,身边的舞伴拼力与他配合,那完美的身影隐隐透着一抹阴冷的笑,他嘴角微微动起,借着慢慢婆娑的细雨勾勒上扬的下颚,颈线在幽暗的月光里上扬,上扬,再上扬……
      
      戚少商拿起震动的手机,“喂,惜朝!你跳地真好看!”
      
      顾惜朝那熟悉的笑仿佛在他眼前浮现,“大当家,我们有3年没见了!一见面就夸我,这不是你的风格!”电话里传来雨声,叫喊声,却与顾惜朝那清清冷冷的嗓音格格不入。戚少商抬眼看着那人的转动,笑了笑道,“老警长想念你的雪茄!”
      
      顾惜朝转了个圈,摸索着手下的金色琉璃盒,“我想念他房间里的那个暖扇,冬天的时候很暖!”
      
      他们不把众人当生命,仿佛那些呐喊在他们眼中更加的不入流,那些金发男女疯一样的呼喊,末了哭的哭笑的笑,竟然没有一个正常。戚少商笑了笑,“你的暗语对的不对啊!”
      
      顾惜朝拿起手下的金色盒子,就听见戚少商在那边喊了一句,“喂,你悠着点儿,别砸了!”
      
      顾惜朝被这一声震了一下,他把耳机声音调到最大就是为了听清楚戚少商的每一个字,结果他脚下稍稍错了一步,“嗓门可真大,我险些被你的声音震得摔下去!”
      
      “哦,我不是在下面的吗?你还怕摔下来?”
      
      顾惜朝哼哼冷笑,“我们还是说正事吧!”
      
      “你离我那么远,我们怎么说!”
      
      顾惜朝脚下不停,继续做着旋转的舞步。拉着女伴的手微微迟缓,慢慢前送,映着夜雨的微光,贴着彼此的身体,慢慢晃动……他手下继续作业,舞着的金色盒子忽上忽下,一点不停……
      
      戚少商幽幽道,“喂,那女的是谁?”
      
      顾惜朝冷哼,“这盒子怎么这么难开,你找的什么锁?”过了一会儿,才缓息道,“哦,她啊,我师妹,很崇拜戚警官啊,要不要介绍你们认识认识……”说着拉着女子的手在台上一转,修长的腿在送旋之间步履轻盈,透着那抹无懈可击的诱惑……
      
      “我是在想有没有机会把这女的扔到对面的海里去!”
      
      “跟一个美女吃醋,这又不是你的风格,大当家这些年跟着老头够长见识了!~哦,终于开开了,下回用中国制造的锁,西方人的东西总是一晃就开,我本来还准备了一只舞,现在看来用不着了……戚少商,‘雪茄的烟灰,烟灰中的西撒国王,箴言……’”他轻轻地吐着嘴里的每一个字,字字深藏含义,最后在面具的半开下顾惜朝冲着台下的戚少商笑了笑,“这串密码你接着,解得开就找得到我,不然,我们还有很多个三年可以继续……”
      
      尾声
      码头呼呼的风中戚少商等在那里。
      顾惜朝闪身过来的时候愣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我……”
      
      戚少商上前看了看他,又看看他刚刚爬下的那辆舞车,身后就是那万人广场,光点继续像水晶般洒下,照在二人的身上,“戚少商,这算不算耍赖!你怎么不在我家门口堵我?”
      
      戚少商干脆摘了他的面具,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那五官描摹着这世间最完美的弧线,情不自禁地靠近,吹气在他耳边,犹如呼呼的暖风。“喂,密码我解开了啊!……猎人先生,你这卧底做够了吧!该归队了!”
      
      “喂,我什么时候说我是你的手下!至少我们平起平坐!”顾惜朝推开他走到海边,取下黑色的伯爵披风放在手臂上。
      
      “刚才啊,你说的,我解开了密码就算我赢了,”他摊手看他,“你在老头那桌上烧灼的雪茄摆成的图形正是答案,那烟燃尽形成的烟灰正好是猎人的图腾,你只是在告诉我你们那个组织下一步的计划,于是我揽了这次的护送任务,等着你,现在嘛……”戚少商看了看表,"估计我们的警员正在对你这三年的兄弟们进行一网打尽,啧啧,你真不厚道……”
      
      顾惜朝哈哈笑起来,手指习惯性敲打右臂臂弯,抱臂站的时候这人喜欢身体前倾,那侧影完美的影线在这个海滩上融进这空气中,淡淡的味道……“于是,我还可以说,金币到手了,我还换回了一个知音!是不是,戚少商?!”他真的笑了笑,笑的开怀,那是男子间很难见到的默契。
      
      戚少商勾起他的下巴吻上那唇。“三年前的伤,没有后遗症吧!”
      
      “我没告诉过你我穿了防弹衣?”
      
      ……
      
      “喂,那金币该交工了!”
      
      顾惜朝冷笑道,“你们警察用了我三年,我要留点奖金!”
      
      ……
      
      天使金币。
      传说拥有,一生被诅咒
      下诅咒的人告诉他:一辈子和我,幸福,平安!
      
      【完】
      
      瞳完结于2008年10月28号于加拿大埃德蒙顿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