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主角大佬的狗子

作者:苹果馅包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林荫路上,两条不同种类的狗狗十分不和谐地走在一起。
      
      大黑和旺福体型差异较大,行走距离和速度也不一样。杜宾迈出一步,泰迪要小跑三到四步才能跟上。它不会随自己的意愿横冲直撞,到处乱跑,笔直地沿祁念的前进方向走路,但是并没有考虑狗子的身体条件,控制自己的速度。
      
      祁念快走可以跟上它,狗子就比较可怜了,腿比人家短,也不常运动,追起来特别吃力。
      
      离开大门将将几百米,林语舌头就累到收不回去,边小跑边哈气。撑了几分钟,她觉得自己再坚持下去可能要当场去世,于是四条腿停住,一屁股坐在道路中间不肯继续走。
      
      祁念只好也随她停下,用力拉了下大黑的绳子,示意它停止前进。
      
      大黑走在前面,脖子一紧,牵引绳坠得它停下步伐,疑惑地回头看去。
      
      “汪汪汪。”累死了,我要休息。
      
      大黑:“……”你怎么会没用到这种地步。
      
      主人对它走三步停两步的德行习以为常,可今天面对大黑的注视,狗子没用的样子让他略有些羞耻。
      
      “旺福,不要偷懒。”
      
      小泰迪耍赖似地在水泥路上打了个滚,“呜汪。”真的好累。
      
      大黑对她的举动不忍直视,嫌弃地撇过脸,“汪汪汪。”犬类的耻辱。
      
      林语一向没皮没脸,这种程度的嘲讽她根本不放在心上,况且她原本也不是狗。
      
      自顾自仰着肚皮懒懒地躺着,向日葵式的头毛四散在地面,乍一看像成了精的菊花。
      
      路上几乎见不到人影,周围依稀传出阵阵鸟鸣和杜宾不耐烦的呼气声。夏日清晨的徐徐微风拂过泰迪的毛发,它伸展开四肢,让风从头抚摸到脚。阳光温暖的恰到好处,穿过树荫投到狗子的肚皮上,林语舒服得想合起眼睛睡一觉。
      
      祁念环胸等在一边,脚掌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路边的石子,时不时抬手看眼手表。
      
      几分钟后,他提起鞋尖轻踢狗子的腿,说道:“时间到了。”。
      
      林语原本惬意地快要睡着,被催着心不甘情不愿地爬起来,撅嘴看了眼大黑,试图和它讲道理:“汪汪,汪汪汪。”
      
      兄弟,你可以走慢一点吗?
      
      杜宾冷酷地偏头,细长的腿跨出一步,拒绝道:“汪汪。”不可以。
      
      林语气到胃疼,脑子转了转,我还治不了你一条狗。
      
      旺·影后·福眼睛一闭干脆利落地向旁边倒去,嘴里还在哼唧,一副痛苦万分的样子。
      
      祁念眉头一皱,手掌穿过狗子的脑后,双手捧起她,关切道:“不舒服吗?”
      
      林语小声呜咽:“呜——呜汪。”表面装得半死不活,眼睛飞快瞥了眼目瞪狗呆的大黑,心中得意。
      
      呵,蠢狗。
      
      祁念摸了摸她的头,低声喃喃:“果然现在吃肉还太早了啊。”
      
      林语狗眼陡然间睁大,啥???
      
      “宠物医院就在不远处,我带你过去检查一下,看来还要再控制几天饮食。”
      
      刚才还体虚气短的狗叫声忽然变得中气十足:“汪汪!”不用了!
      
      某人和她对视几秒,一只手捏住她的后颈肉。眉毛微微扬起,嘲讽地笑道:“呵,蠢狗。”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小泰迪仰面直视他的嘲笑,石化在他手心里。
      
      日子没法过了。
      
      大黑听不懂他们在交流什么,它现在只想快点跑动起来。主人拉它出门的时候可以让它畅快地跑很久,而这个人类和他的狗都好墨迹,走路慢吞吞的还要休息。
      
      祁念也是无辜,他过去可以坚持每天晨跑几公里,自从有了旺福这个小拖油瓶,他的晨练就从跑步变成了散步。
      
      处理好狗子的“病情”,祁念将它丢回地上,淡淡道:“我们继续。”
      
      装病被抓包,林语失落地低着头,小短腿慢悠悠地向前迈进,也不勉强自己跟上大黑,一步一爪急死个狗。
      
      大黑对她的表现非常鄙视:“汪汪。”太慢了。
      
      林语怒气值点满,使得胆子变大了,回击道:“汪汪汪。”你懂个屁。
      
      大黑:“汪汪,汪汪汪汪。”狗就是要大步跑起来才开心,你走那么慢有什么意思。
      
      林语:“汪汪汪。”要你管,鱼唇的犬类。
      
      大黑:“汪汪。”废物。
      
      林语:“呸呸呸。”
      
      祁念见两只狗狗步伐渐渐一致,甚至在“愉快”地交流,觉得自己的办法奏效,它们俩感情终于变好了。
      
      林语和大黑吵了许久,半路迎面遇到第一位邻居。
      
      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打扮简单,穿着朴素的运动装,手上牵着一条棕眼三火的哈士奇。看得出来她遛狗遛得非常不容易,哈士奇后腿一蹦三尺高,灵活的像只兔子,不断扯着绳子向前猛冲。这位太太上半身尽力向后仰,费尽全力控制住它。
      
      祁念迎上前和她打招呼:“杨夫人。”
      
      何怜是地产大亨杨显全的夫人,这片别墅区就是杨家开发的。祁家和杨家关系一般,但偶尔会有生意上的合作,且杨显全的地位目前来说是高于祁念的,所以他才会主动和杨家夫人打招呼。
      
      杨夫人心思全放在不听话的二哈身上,听到声音方才注意到祁念。
      
      她气喘吁吁,站定身体和他道早安:“早啊。”看到前方跟着他乖巧停下的两条狗狗,问道:“祁先生也养狗了?”
      
      “嗯。”
      
      简单寒暄几句,两人准备互相道别,各走各的路。可惜何怜拽着的二哈不想道别,它在主人停下后眼睛就直勾勾地盯着造型别致的小泰迪。
      
      狗子身上的毛经过一个多星期长出来不少,圆脑袋的造型显得她圆润可爱。这只二哈对她的脑袋相当感兴趣,何怜一时没注意,它撒开脚丫子用力挣脱了她的手,甩着舌头扑向狗子。
      
      林语直觉有危险,连连后退,但被绳子束缚移动不了多远。祁念和何怜还未来得及反应,二哈转眼就跳到狗子面前张大嘴巴叫道:“嗷呜。”一起玩啊。
      
      谁要和你玩啊啊啊。
      
      林语心里大声咆哮,但巨大的阴影流着口水逼近的压迫感使她嗓子梗住,发不出声音。
      
      成年哈士奇对她来说充满威胁性,狗子吓得四肢发软,动弹不得。
      
      忽然,她眼前一黑,杜宾健壮地背影闪到林语身前。
      
      大黑前腿绷直,后脚随时准备发力冲上去撕咬,它气势十足地对嚣张的外来者呲牙威胁:“汪!”滚开!
      
      已经蹦出一米远的二哈瞬间又跳回主人身后,弱弱地哼哼。
      
      杜宾和它体型差不多,这只二哈甚至看起来更壮一些,不过天性使然,它被大黑吼了一声就秒怂,吓得不敢造次。
      
      何怜觉得丢人,忙弯腰抓起它的牵引绳,抱歉地对祁念说道:“真对不起,我们家这只实在太不听话了。”
      
      “没事,理解。”
      
      对哈士奇的大名有所耳闻,祁念非常体谅杨夫人的心情,将吓到发抖的旺福抱到怀里,摸摸它的头,安抚道:“别怕,没事了。”
      
      林语小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为什么到处都有小怪兽,她想回家呜呜呜。
      
      何怜轻轻揉了揉狗子的背毛,愧疚道:“对不起啊,小二不是要伤害你的。”
      
      “小二?”
      
      “哦,小二是这家伙的名字。”她狠狠锤了下傻乎乎哈气的蠢狗,严厉道:“回去再收拾你。”
      
      大黑在一旁牢牢盯住它,保持战斗姿势,防备它再次扑上来。
      
      狗子从惊吓中回过神,眨巴着眼睛凝视此刻安全感爆棚的大黑,又瞅瞅下面被揍了还在傻乐的家伙,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小二开心地对林语叫道:“汪汪汪。”下来一起玩呀。
      
      林语、大黑:蠢东西。
      
      何怜歉意一笑,再次和祁念道别,拉过依依不舍的小二向和他们相反的方向离去。
      
      祁念垂眸询问狗子:“还要走吗?”
      
      林语将狗头埋到他的胸口,趁机要求道:“汪汪。”我要回家。
      
      祁念干脆抱着她掉头,一手牵着大黑向别墅走去。
      
      何怜拖着小二还未走远,便看到祁念和她走了相同的路线,问道:“你们要回去了吗?”
      
      祁念点点头,见她拖着不配合的哈士奇走得十分艰难,绅士地提议:“不如我帮您牵住它。”
      
      “这怎么好意思。”杨夫人边说着不好意思边有些迫切地递过绳子给祁念,“不过它可能不愿意跟着……”
      
      话未说完,二哈就乐颠颠贴到祁念腿边,亲昵地跟上他。
      
      杨夫人:“……”
      
      祁念轻松牵住两条狗,大黑自律听话,二哈对陌生人有新鲜感走得非常顺畅。
      
      看得何怜羡慕不已,感叹道:“你们家的狗真听话啊。”
      
      选择性忽视旺福曾经的战绩,祁念面不改色地应道:“嗯。”懒于和她解释大黑的来历,默认两只都是他的狗。
      
      “小二我们真是拿它没办法,老杨天天抱怨要把它送人,但养了这么久又舍不得。”杨夫人对同样养狗的年轻人打开了话匣子,仿佛有一肚子苦水要吐,“每次出门都要我半条命,当初找来负责遛他的人没几天就辞职不干了。”
      
      话说及此,她长叹一声,转头问祁念:“祁先生是专门找人训过狗的吗?”
      
      “没有,自己训练的。”
      
      “哇,真厉害。”
      
      “还好。”
      
      “那你能帮我们家这只也训训吗?”
      
      祁念目光一滞:“……嗯?”
      
      “放心,它损坏的东西我们全包,日常消耗包括驯养费和答谢礼我都会准备好。”
      
      “呃,我……”
      
      杨夫人笑容灿烂,“老杨说你们最近可能还会有次合作,有空来我们家坐坐,你们好好聊聊。”
      
      考虑到杨显全手上的项目他要拿到还有些困难,祁念最终松口道:“好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