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巅峰[重生]

作者:叫我胖大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

      “赢得好轻松啊!”走出场馆,封飞舟格外神采飞扬,“不是说比赛都是越比越难么?我怎么感觉对手是越来越菜了?”
      
      可不是,从TCL战队一开始遭遇PTK战队预备队的生死战,到后来的八强赛四强赛半决赛,比赛的难度逐级下滑,让他们都觉得接下来的总决赛也会这样一帆风顺。
      
      就好比打副本闯关,第一个BOSS是地狱级,非常难打。当他们闯过了这一关hard模式的关卡,后面简单的关卡攻破起来就显得异常轻松。
      
      彭承福嘴角微微上扬,搂着封飞舟的肩膀:“也许是我们变得更强了。”
      
      封飞舟忍俊不禁:“你还要脸吗?我都没好意思这么说!”虽然他心里也这么想。
      
      胖教练欣慰地看着这群孩子们,这一路披荆斩棘,他们付出的辛苦和汗水他都看在眼里。内心的激动和感触无以言表,胖教练只能涨红着脸:“中午咱们吃顿好的,以最好的心态面对今晚的总决赛!”
      
      “咱们还去聚烩居!”
      
      “我要吃红烧肘子红烧肉!”
      
      队员们热烈讨论起午餐来,唯独柯书清抱着个手机跟在队伍后头。胖教练走了一会儿发现不对劲,回头看到柯书清不声不响,只盯着手机看,不由得有些担心:“怎么了?不高兴?”
      
      柯书清轻轻摇头,茫然的目光找到了焦距。他快走几步跟上队伍,微微倾身问了一句:“我看起来像是很缺钱吗?”
      
      胖教练讶然,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
      
      柯书清穿的是TCL战队队服,这倒看不出什么。不过这孩子来战队之后,他就没见他穿过几件新衣服。鞋子来来去去也就那么两双运动鞋,也没带过手表。据他所知,就连牙刷洗面奶之类的日用品,也是跟大家一起赶超市促销买的。
      
      思及此,胖教练不禁脸红。虽然战队的伙食上去了,但不能只顾孩子们的身体成长而忽略了心理方面的需求。
      
      等回去后,他应该好好打扮打扮战队的小伙子们。
      
      胖教练下定决心,对柯书清说话的时候也多了几分自我检讨的意味:“是我疏忽了,你们都是些好孩子,战队是该多给你们一些奖金才对。等咱们拿了冠军,我就去找老板商量一下奖金的事情,争取让你们手头都宽裕起来。”
      
      柯书清:“……”所以说他真的挺穷咯?
      
      他有点想把上辈子的银行卡找回来,那里头还有一笔数目可观的钱。比较遗憾的是银行卡号他不记得,光记着密码没有他柯书清的身份证,也没法补办。
      
      柯书清沉默地看着微信里头蒋成夺给他一笔一笔的转账,每一笔就只有一块钱,忍不住给他发了三个问号。
      
      “收着吧,你应得的。”蒋成夺的消息回得很快。
      
      柯书清不明所以,索性把手机放回裤兜,心里想着蒋成夺也忒小气了点,一块一块的打发要饭呢?等他下次还钱,他也把五百块掰成五百份一块钱,发不死他!
      
      殊不知被柯书清记上一笔的蒋成夺,正在乐滋滋地收钱。
      
      这几个队友全赌输了,楚浩然只坚持了一把就投降,完事后每个人都得给他转钱。
      
      这几块钱还没在他手机里捂热乎呢,他就转手给了柯书清,一分一毫也没私藏。蒋成夺自觉自己真是新时代好男人,像他这么不藏私房钱的男人可太罕见,有多少男人能在自己有钱的时候坚守本心呢?
      
      “蒋哥,你还不知道吧,TCL战队半决赛又赢了,”楚浩然是典型的记吃不记打,被虐过之后沮丧了一会儿,又跟没事人一样,“今晚上他们就要进入总决赛,咱们是不是打个电话过去鼓鼓劲儿?”
      
      蒋成夺斜了他一眼。
      
      楚浩然脸上笑容逐渐僵硬,他不自在地后退一步:“我哪里说错了吗?”
      
      “这个时间,你应该去训练,而不是在这跟我聊天。”蒋成夺鼻端发出冷哼,手指门外,“成天想着偷懒,小心我跟教练告状!”
      
      楚浩然嘿嘿笑着讨好道:“我这就去,这就去!你千万别跟教练说我偷懒啊,我可是我们战队最勤奋的!”
      
      “是啊,勤奋得连训练室的卫生都抢着干。”
      
      “三天!”楚浩然露出壮士断腕的神情,抬手伸出三只手指,“我扫三天的地,那我下午可不可以出去一趟?”
      
      “准。”
      
      蒋成夺冲他摇了摇手,示意他赶紧滚蛋。等他走远了才把门关上,偷偷给柯书清打电话。楚浩然那家伙笨是笨了点,有时候提的建议还真是不错。
      
      “喂?”少年清润的嗓音从手机里头传来,直达耳膜。
      
      蒋成夺咳了咳,压下掩藏在喉头奇异的燥热感。等调整好情绪,这才温声浅笑:“恭喜你们赢下了半决赛,离我给你们指定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谢谢,”柯书清一边翻阅菜单,一边用肩膀和耳畔夹着手机,“今天是元旦,还没祝你元旦快乐。”
      
      “元旦快乐。”
      
      柯书清沉吟片刻,点了几道他爱吃的菜,随即继续对蒋成夺说:“今天是元旦,你们战队休息吗?”
      
      糖醋排骨,糖醋里脊和东坡肉,柯书清点的都是荤菜,跟他一样爱吃肉。蒋成夺不由得想,既然爱吃肉为什么他就不长肉呢?上次在宾馆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
      
      记忆里少年因为贪凉露出来的劲瘦腰身一晃而过,蒋成夺不自在地咽了口唾沫,只觉得干渴非常。
      
      “蒋哥?”柯书清没听到回答,还以为自己声音太小。毕竟队友们都坐在一起,大家吵吵闹闹的杂音太大,对方听不清也正常。
      
      蒋成夺忙回应:“我在,我在听。你刚是我问我们休不休息对吧,其实我们的状况也差不多,元旦过后有一场比赛要打,老对手,不能掉以轻心。”
      
      “嗯,那你们加油。”柯书清发现大家都不说话了,包厢里渐渐安静得落针可闻,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正好菜上来了,他借着这个档口对蒋成夺说,“上菜了,下次再聊。”
      
      “你好好吃饭,有空我再找你。”蒋成夺依依不舍挂了电话。
      
      聚烩居的菜品一如既往的丰盛,色香味俱全。光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不过TCL战队众人此时的目光却不在菜品上。
      
      封飞舟艰难地问道:“安平,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
      
      “蒋成夺。”
      
      果然!众人面面相觑,既觉得惊诧,又感觉理所当然。在一片寂静中,柯书清拆碗筷包装的声音格外响亮。
      
      周海涛两只手臂撑在桌子上,好让柯书清能够看清楚他:“怎么不多聊几句?蒋先生打电话过来,应该是有什么事要和你好好谈谈吧?”
      
      柯书清奇怪地挑高眉毛,“他有什么事要和我谈?无非就是问问咱们战队的近况。你们都不吃吗,这肉可香了!”
      
      说着,柯书清夹起一块粉嫩的糖醋里脊放进嘴里。糖醋里脊吸饱了酸甜的番茄酱汁,一咬下去,酸甜的汁水在嘴里爆开,引得他口舌生津。
      
      见他动筷,周海涛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拍了拍手:“大家开吃吧!”
      
      众人这才纷纷动筷,平日里最闹腾的封飞舟却心不在焉,好几次都把筷子伸进了彭承福的碗里。
      
      “我说,”彭承福没好气地拍掉他的爪子,“你就是馋我碗里的猪蹄,也不能吃我剩下的啊!”
      
      封飞舟尴尬地收回筷子,又止不住好奇地问:“你有没有觉得,蒋先生对安平特别关注啊?他了解战队的情况,为什么不找教练和老板,只找安平呢?再,再不济他也可以找我啊!”
      
      彭承福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听到他后半句话顿时翻了个白眼,“敢情你还吃起醋来了?”
      
      “我没有,别瞎说!”
      
      “哼,蒋先生就是瞎了也不可能看上你!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彭承福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自顾自地吃菜去了。只是他的咬肌紧绷,吃东西的力道明显增强,倒像是拿食物泄愤。
      
      封飞舟委屈极了,他就是好奇嘛,怎么老彭反而生起气来了?一顿饭吃得心惊胆战不说,还没吃饱,真是亏大了!
      
      吃完饭,周海涛趁着午休的时间找到柯书清,语重心长地说:“蒋先生对我们十分慷慨不假,但如果你对他有什么意见的话,尽早跟我和你张教练说。我们虽然还需要仰仗他,却也绝不会为此出卖良知。”让自家队员忍受他的骚扰。
      
      柯书清没听太懂后面的话,他微微蹙起眉,朗润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您说他慷慨?”
      
      “是啊!”周海涛狐疑,“有什么不对吗?”
      
      柯书清断定,周海涛嘴里那个慷慨的蒋成夺,和自己认识的这个,连五百块钱的礼物都要他借钱买给对方、发个红包只肯发一块,还大言不惭说你应得这种话的蒋成夺绝不是一个人!
      
      ……
      
      季前赛决赛如期而至。
      
      市场馆第一次坐满了人,在主办方不计成本的投资宣传下,这场比赛多少也有了点万众瞩目的意思。
      
      决战之夜,市场馆布置得格外隆重。
      
      层层堆叠的彩色气球飘满场馆上空,随着峡谷巅峰的乐音响起,一道道绚烂的灯光从场馆中央略过。主持人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缓缓踏上台阶,舞台喷雾机轰然将气氛抬向顶峰。
      
      主持人说什么,周海涛却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他抓着胖教练的双臂,如同困兽一般嘶吼:“奕建阳呢,他怎么还不到场?马上比赛就要开始了,他再不来,我们还怎么比赛!”
      
      绚丽的霓虹映照出他惨白的脸庞,宛如小丑般滑稽可笑,又布满绝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蒋成夺:有多少男人能在自己有钱的时候坚守本心呢
    柯书清:你指的有钱就是这三块钱?滚,滚远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