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巅峰[重生]

作者:叫我胖大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机会来临得比他想象中还要快。
      
      灌汤包没能在下路打开局面,立刻选择了转战其他路线,否则青钢影就真要被这节奏拖垮了。
      
      他首先选择的是上路,在他看来,柯书清去过一次上路,还收获了一个人头,势必会让豆沙包有所警惕。防打野gank的方式有很多,豆沙包被击杀回到泉水,第一件事就是买了控制守卫,安放在了己方上路的三角草丛里。
      
      不仅如此,他还闷声控兵线,哪怕封飞舟的冰霜女巫得理不让人,屡次用技能骚扰他,他亦不动如山。灌汤包换位思考了一下,假如他是柯书清,一定不会选择防备重重的上路去抓人,浪费时间又拖发育,吃力不讨好。
      
      于是灌汤包悄无声息地操纵着青钢影,隐蔽在有控制守卫照耀的三角草丛里。只等封飞舟再把兵线推过来,就将他一举拿下!
      
      近了,更近了。
      
      封飞舟仿佛毫无所觉一般,按着先前的步调稳健补兵。有心算无心之下,封飞舟逐渐踏入灌汤包和豆沙包的圈套。
      
      动手!
      
      灌汤包给豆沙包标了个击杀标记,随即翻身冲了出去,一双海克斯科技改造而成的双腿攀上土墙,带动她的身体雷霆般接近目标!
      
      正是她的E技能钩锁/墙返。
      
      侧翼突然杀出青钢影,封飞舟却没有慌乱,立刻朝着下方草丛释放了一条冰川之径。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借助冰川之径逃生,就连解说都是这么认为,他却反其道而行,朝着豆沙包冲了上去!
      
      冰封陵墓,冰霜女巫的终极技能终于第一次出现在了这场比赛之中!只见她浑身被坚冰覆盖,宛若一座寒冰铸就的陵墓,坐落在豆沙包和灌汤包中间。这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神技,当丽桑卓对自己释放的时候,可以免疫任何伤害2.5秒,但同时也无法进行任何其他的操作。这时候这个技能的效果,就和装备中娅沙漏一样,能够完美保护自身,等待同伴救援。唯一不同的是,当冰霜女巫对自己或友军使用冰封陵墓的时候,可以给自己或友军提供一个回血并且减速和伤害敌方的区域。
      
      大屏幕上,可以清晰看见豆沙包和灌汤包都被限制在了这个区域内,移动速度被大幅度降低。
      
      解说有些不解:“丽桑卓为什么不把冰封陵墓丢在豆沙包或者灌汤包身上,再用冰川之径逃生呢?她将自己冻结,等冰块融化,不一样会被敌人击杀吗?”
      
      他身边的同伴接下话茬:“也许是失误?毕竟冰霜女巫的大招对自己和敌人都可以释放,出现失误也很正常。”
      
      没错,当冰封陵墓对敌人释放的时候,会将敌人冰封在陵墓中不得移动。期间同样受到冰封的伤害。
      
      但封飞舟真的失误了吗?
      
      须臾之间,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豆沙包身侧。豆沙包吃了一惊,这动静他太熟悉了,他分明记得,上一次他也是这么被蜘蛛女皇绊住脚步!
      
      豆沙包不敢怠慢,眼看自己被减速,柯书清又来者不善,动作先于思想按下了闪现!
      
      他以为柯书清必定对他穷追不舍,不料柯书清连头都没回,马不停蹄朝着另一侧的青钢影奔了过去!灌汤包见势不妙也想逃跑,可惜早有一团蛛丝粘住了他,让他寸步难行!
      
      封飞舟冰封陵墓效果结束,踏着寒冰而来,在灌汤包身旁放了一个冰霜之环,延长了整体控制的时间。此时的灌汤包都快郁闷死了,蛛丝带给他的眩晕效果前脚刚刚结束,脚底下的寒冰又让他不得动弹。这两个人的配合未免也太恐怖了!
      
      反观自己那个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队友,要不是还在比赛,他一定要暴打豆沙包一顿!灌汤包绝望地看着他的电脑界面变成灰色,对方的控制太足,一丁点可操作的空间都不留给他!
      
      之前说封飞舟失误的那名解说脸上火辣辣的,出于专业解说的素养,他忍着尴尬继续说了下去:“精彩!就在我以为他操作失误的时候,这位TCL战队的上单选手接下来的操作,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我很怀疑这是不是TCL战队商定好的战术,先是假装进入青钢影的捕猎范围,诱敌深入。紧接着用出冰川之径,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逃跑的时候反戈一击。当然,最刺激的莫过于蜘蛛女皇神出鬼没的偷袭,让我们看一下回放。”
      
      大屏幕上顿时将刚才那一幕击杀的全过程回放调了出来。
      
      另一位解说惊呼:“反蹲,又是反蹲!TCL战队的打野选手第二次进行反蹲,位置就在三角草丛侧面不远处!天哪,他是算好了控制守卫的视野盲区吗?”
      
      三角草丛下方是大龙坑,而柯书清使用的蜘蛛女皇,就隐藏在大龙坑的入口边,借用山峰和河道来隐蔽自己。青钢影冲出去的时候根本没看到他的位置,这也就为之后的击杀做足了铺垫。
      
      “应该是,否则的话他不会选择这么一个容易暴露的地方来反蹲,”解说继续说,“之前的淘汰赛我有关注,TCL战队打野选手的发挥一直非常亮眼,不止一次带领队伍走向胜利。尤其是他们第一场比赛,对抗PTK战队的时候,三条路线都不敌对方,最后也是他力挽狂澜,反败为胜。”
      
      “你的意思是,他真的有测算盲点的能力?”
      
      解说没有回应同伴的话,斩钉截铁或者模棱两可的猜测,都不是一名专业解说应该做的事。
      
      “继续看,目前双方的经济差距还不算大,总体而言,包子战队还有机会翻盘。”
      
      如果遇上别人,包子战队确实还有机会翻盘,可对上柯书清,他们是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灌汤包越玩越暴躁,嘴里一直嘟囔着骂人的话。
      
      是,青钢影是一个机动性极强的英雄,可要是她不论去哪都被人洞察的话,再强的机动性也没办法完成一次有效的gank。灌汤包如今面临的就是这样的问题,他甚至感觉柯书清就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不论他去哪里抓人,柯书清总会一声不吭从草丛里冒出来,就像一只真正隐匿在暗处的嗜血蜘蛛,无声无息地收取敌人的血肉和生命。
      
      这就是压制,毫无半点道理可讲的压制。
      
      十二分钟左右,柯书清补充好装备之后偷偷入侵敌方野区,精准找到了正在打野的灌汤包。他第一时间放出蛛丝,并且化身蜘蛛朝灌汤包张开了血盆大口!
      
      柯书清回泉水之后,在追猎者的刀锋之上附魔了符能回声,这件装备的成型,让他的输出能力大大增加。再加上法穿鞋的法术穿透,以及蜘蛛女皇和小蜘蛛本身的高额伤害,令青钢影被迫交出了闪现。他没有去追,而是顺势去了下路,失去灌汤包的支援,下路两人也只能死于柯书清的獠牙之下。
      
      至此,柯书清手里握着两个人头,另外三个他分别让给了封飞舟和奕建阳,绝对的人头差距拉开了双方经济,包子战队再想找到机会却已是于事无补。
      
      Victory!
      
      TCL战队以绝对的优势拿下了第一场比赛。
      
      包子战队五人面面相觑,眼底全然是颓败和气馁,尤其是灌汤包,脸色苍白得不像话。他回忆起整场比赛,说实话,他很清楚包子战队之所以会输,就是因为对方打野节奏太好了。可好在什么地方,他看不懂。
      
      对方的节奏,分明就是按照他的节奏来的。
      
      无论灌汤包去哪里抓人,柯书清就像是提前预知到了一样,守在那个地方等他。一次可能是巧合,那两次三次呢?即便灌汤包一开始还有侥幸心理,比到后来,他就彻底失去了信心。可是就算他躲在自己家里的野区发育,也会被柯书清抓到甚至击杀……大家都是电竞选手,差距就这么大吗?
      
      比赛就是比赛,没有那么多时间给他们反思。教练安抚了两句,灌汤包只得强自镇定,进入下一场比赛。
      
      很显然,被摧毁了信念的灌汤包,还有其他四名成员,发挥出来的实力甚至比第一场比赛还不如。除了奕建阳偶有失手之外,TCL战队轻而易举就拿下了这场比赛的胜利。
      
      TCL战队和包子战队的比赛是整个四强赛第一个结束的,理论上结束之后就可以离开赛场,但主办方来了一位项目经理,说是希望他们能稍等片刻。
      
      胖教练微微蹙眉:“但是比赛之前并没有这项规定,而且我们还有一些急事。”
      
      “今晚是平安夜,投资方希望选手们能在平安夜为大家送上祝福,”项目经理嘴角的笑意淡了,言辞间也多了几分咄咄逼人的意味,“咱们都是看别人眼色做事的,投资方相当于我们的大老板,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大老板不是?而且各位放心,赛后我们会送上令诸位满意的车马费,不会让大家白等一趟。”
      
      “这……”
      
      胖教练犹豫许久,还是默认了。
      
      毕竟接下来还有两场比赛,他们想比得体面一些,最好还是不要招惹投资方和主办方这两方大佬。他犹豫,是担心比赛拖延太久,让蒋成夺在外面干等。于是他拿起手机,准备给蒋成夺打个电话,让他谅解一下这种特殊情况。
      
      结果还没来得及拨打,就被柯书清按了下去。
      
      柯书清看向项目经理:“其他战队离比赛结束还有一段时间,我可不可以先出去一趟?”
      
      项目经理微笑着,语气却是和笑容截然不同的不容置疑:“这个恐怕不行,投资方说了希望全部的战队选手都能留在场上为观众送上祝福,那么少一个、多一个,都不成。
      
      “我会在他们比赛结束之前回来,”柯书清把手机放到胖教练手里,对项目经理警告的目光视而不见,“投资方是让我们留下来,但不是拘禁。不论是你\投资方还是主办方,都没有资格拘禁任何人,更没有理由限制他人的人身自由。”
      
      “可是……”
      
      项目经理还想说点什么,柯书清却淡淡瞥了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我会回来,你给我方便,我也不会让你为难。”
      
      “好,好吧。”项目经理苦恼地挠了挠头,和柯书清谈话他总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看着柯书清离开后台,他不由将目光投向了TCL战队的教练,“他真会回来?”
      
      胖教练笑了:“你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改一下错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